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这个冬天不太冷
类别:小说 作者:花梦伊人 日期:2019/3/18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在学校干着与自己专业不沾边的图书馆工作,明月身心俱惫,可她不去诉说,一个人承担着,痛苦而无奈。。。
都进入12月份了,天气还是那么暖和。在街上走着,只需穿件毛衣,外加一件薄薄的羽绒服就行了。明月想,东北的冬天要是能一直这样柔和,谁还盼着春天的到来呢?
明月在一所重点初中工作,并不是做教师,而是学校图书室的行政人员。她们图书室一共有三位员工。两个岁数大的女老师,都是评过高级教师的职称后退到二线的。一个马上要退休了,一个身体患病不想再教学那么辛苦的。后勤岗位怎么说也比教学岗位压力小,能养病。明月刚毕业时断断续续也上了几年课,后来学校又吸收了其它学校的老师和新的大学毕业生,老师不缺了,正巧原来负责教材工作的老师患病不能上班了,校长就让明月来图书室接替她的工作。
图书室可是全市最大的图书室了。有240多平方米,四个教室那么大。它处在整个教学楼的最顶层。屋子大,窗户就多,南北通透的窗户将近30个。窗户多,屋里就透风,再有暖气也没有用呀。寒冬时外面刮大风,屋里刮小风,说是屋子实际上就跟走廊一样。有一回校长一进屋,马上就来个激灵。
还有一点也很要命。就是坐在办公室里耳朵会听见呼呼的风声,鬼哭狼嚎的让人想到聊斋。也许是学校旁边新盖的高层挡住了风的脚步,在楼顶形成了漩涡。反正一天到晚耳朵里都不得安宁。这屋子冷得象冰窖,放点白菜萝卜什么的当冰箱用倒挺合适,人呆久了可真有点受不了。外面穿的羽绒服在屋里是不能脱的,还得不时地起来活动活动,要不断地喝开水,让身体保持持续的温度。可是水喝多了, 就得一趟一趟地往厕所跑,权当活动增加热量了。
图书室三个人的工作分工很明确。主管李老师负责教师借阅图书资料,订阅报刊资料,还有迎接检查要准备的材料等。快退休的张教师负责初一全学年的阅览课工作。明月负责全校教材的征订分发以及和书店往来结帐等事务。李老师的工作作风是各自工作分得很清楚,她只做自己的事,不帮别人的忙,对于明月开学初的繁重的发书工作不闻不问,每一个开学季明月都恨不得自己是个机器人不知道累。这不,又一个新学期开始了。
“校长,我血压高了,周一不能上班了,跟您请假。” 星期天早上,明月在手机里跟主管教学的副校长请假。50多岁的女校长显得挺关切的,问道:“怎么了明月,周五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病了呢?”明月说:“校长,开学我忙乎发书,腰疼得厉害,一着急上火的血压就高了。今早上我起来感觉头昏昏沉沉的,一量血压,140多。校长明天我真的不能上班了。实在对不起了。”校长又问:“那你想请几天假呀?”明月回答:“我也不知道,反正明天我是上不了班了。真是对不起校长给您添麻烦了。这么多年来您也知道这工作有多急多累,我一直是挺着干下来的。”校长说:“这我都知道。你在家好好休息吧。”明月撂下电话,觉得自己的身体和心灵都彻底解脱了。
明月自从五年前接过这活,就觉得慢慢地练成了一身好力气,也打就了一副钢筋铁骨。为什么这么说呢?明月的工作主要是负责为学生老师征订教材,开学时分发教材。订教材这一块虽然学校班级多学生多,需要征订的用书多,也就是比别的小学校多写几张订书单,也累不了哪去。明月觉得吃力的地方是开学初的发教材。全校初一到初三有三个学年将近60个班的学生,差不多3000多人。每个学生要拥有的国家规定的教科书和各种地方教材还有练习册加起来将近有30多本,在开学的两个星期内都要陆陆续续发下去。每一种书都得拆开包装,查好数目,再让学生领走。
以前明月帮分管这工作的王老师分书时,都是在寒暑假时来到学校,按照每个班级的人数把他们班的书都点齐码好,开学时学生们把自己班的书搬走就行了。那时候明月二三十岁,虽然累点,书还抬得动。可是现在自己也40多岁了,这么多年干这个重体力劳动,得了腰肌劳损,腰椎管狭窄等毛病。坐时间长了起来都得猫着腰,别说抬起三四十斤重的书包了。有一学期的书全是老公在寒假里到学校帮着分的。眼瞅着书是不能查出堆来分的了,现在只能是等学生来再点数然后直接取走。
一开学三个学年的学生都等着书上课呢。就是练习册先不用发,上课的教材总得要发下去呀。语文数学外语,道德与法制,历史生物地理,再加上音乐体育和美术,这工作量也不小呀。学生们都在家呆了一假期了,这时候都伸出渴望的小手迎接新书的到来。明月觉得自己就是长100只手也不够忙乎的。还要发上课老师的书呢。往往是这边给学生点数呢,那边电话响了,是那两个区的老师来要书了。明月觉得自己是全校开学时最忙的一个人呢,比大校长还忙呢。
这不又开学了,书是搬不动了,腰疼得受不了,自己又病倒了,学生们还都等着书上课呢。校长着急,学生着急,家长着急,自己也着急呀。头疼得很厉害,无奈之下,明月跟校长请了假。
终于能把一切都放下,躺下休息了。明月用沉重的脑袋想:一个人如果病痛到了极点,就会在临终之际不再害怕死亡,也行认为死亡未尝不是一种彻底的解脱呢。明月真的是太累了。除了身体上的,更多的是来自于心灵上的痛苦。她躺在洒满阳光的床上,想想学校的人事安排,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到底什么事情让明月这么伤心,一下子病倒了呢?这么多年来不管这工作多苦多累,个中有多少辛酸,明月都挺过来了,一次也没有因为累倒了请假而给领导和学校带来麻烦,虽然有一回给学生发完书后由于腰病犯了而住院。为什么现在她不想挺下去了呢?原来明月偶然听同事说起本学期领导安排一位历史老师教语文课,并且任班主任工作。还有一位是比明月后参加工作的老师,也是没有上过语文课。这回都教上语文课了,而明月本来就是汉语言文学教育专业毕业的本科生。19年前,她24岁,大学毕业后进入这所市重点初中时,本科生进初中当老师还是凤毛麟角。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应了“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老话,除了学生以外,班主任老师,学生家长还有校长大人都一致弹劾明月,硬是把她从一线老师的岗位拨拉到了后勤。从学校的办公室,教务处,到图书室,明月几乎都做了个遍。明月伤感之余,每份工作都尽职尽责地做了。谁让自己的组织能力不行,口才不行,做不了一个好老师呢?只要在学校里,工作就很稳定,既然做不了老师,那么行政的活都差不多,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吧,还有什么挑三捡四的呢?明月觉得自己现在干的是最重最脏最累也是最重要的活了,地位只是比临时工好一些。这工作再也没有人抢了,稳稳当当地如果自己的身体允许,可以做到退休。其实明月这活也不想干到退休。明月心里清楚得很,这工作跟自己的所学兴趣特长一点也不搭边,好好做,想做好只是为了让领导知道自己对于学校工作的忠心,希望有朝一日,有合适的机会自己的能力得以展示,能做更适合的工作。现在可倒好了,不是科班出身的其它科的老师都来教语文课了,自己这么多年来努力工作换来什么呢?难道自己本科四年的努力学习就只配做发书这一无须动脑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体力工作吗?这么多年来自己在单位做最低等也是最需要责任心的工作,付出多少艰辛,都累出病来了,领导就看不见吗?难道自己在学校里就真的没有出头之日了吗?
明月在家里躺着,想想这些伤心的事情,眼泪就止不住地滑下来了。如果天下真有多余的人,那无疑就是自己了。明月这时候想自己差不多就是贾宝玉了,就是青埂峰下的那个无材补天的顽石了。痛苦之极,她用手指在手机的记事本里打出一首诗“未知天命鬓已霜,三十不立四十忙。两手空空满腔血,双涕落地弃石伤。”一番洒泪后,想想自己已经够委屈了,不能老是伤感这不公平的待遇呀,还是写点什么调侃一下自己吧,于是就有了下面的对联。
上联:课本谁都能发,语文谁都能教,班主任谁都能做
下联:累活谁都不干,俏钱谁都想赚,没关系别想升职
横批:想干就忍耐不干就滚蛋
写完之后,明月觉得心里痛快多了。以前的大校长还说是说这活是好活,是季节活,就累一阵儿。那就累一阵的俏工作那别人咋不愿干呢?没有技术含量不说,还没有成绩不受重视,发书那阵就是不累倒也得扒层皮来,尤其是对于一个象明月那样的柔弱女子来说。想想那个初三的男生看到明月在费力地搬动书包,同情地说:“阿姨,你是不是上学时不好好学习,现在才干这么累的活的。”明月只有苦笑。于是下面的诗就来了:

别看就几天,要命不是编。
上炕扯猫尾,起床要几番。
腰痛不算病,累倒愿长眠。
工作接在手,责任担在肩。
给起个什么题目呢?就叫《赞教材分发人员》吧。明月写完了,心里的郁闷也发泄出去了,也没有眼泪了,只是觉得头晕得厉害,鼻子发痒,嗓子发紧,明月意识到自己这是感冒了。
      这时候副校长打来电话,问:“明月怎么样了,好点了没有?能不能到学校来一趟?有一个班的地理图册找不到了。我们找了半天都找没有找到。”明月一听这话,知道校长挺着急的,那么没有办法挺着去吧。于是她从流满了泪水的枕头上爬起来,梳理一下头发,穿好衣服打车去了学校。到了一看,校长正领着几个岁数大的老师正在给学生发书呢。明月拖着疲惫的身体在书堆里翻找着那几十本地理图册。原来它们藏在了几本语文书的下面,没干过这活的老师们怎么能想到在上面放着的书的下面翻一翻。书找到了,校长就让明月回家休息了。明月想直接去药店买点感冒药吃吧,让病快点好起来,不管做什么工作总得要上班呀。
     周二那天副校长又打来电话询问明月的病情,让明月觉得异常温暖。也许是多多休息的缘故,再加上吃药也管用,明月的病好得很快。到星期三那天,明月感到自己的头不那么沉了,也许是血压降下来了的缘故。学校还有一大堆书没有给学生发下去呢,校长都亲自下来发书了,明月想自己能挺着就挺着上班工作去吧,于是来到了学校。
上了三天班后又到周末了。本学期学生要使用的书也差不多都发下去了。明月在周六那天来到了图书室,把自己的东西全搬走了。她不打算再在那里坐班了,屋子太冷不说,活还各干各的,忙时也不互相帮一把,一点人情味都没有。要是三个人在一起互相帮助配合,自己能累成这样吗?唉,心哇凉哇凉的。光在这屋里坐着有什么意思呀?还是找个暖和的办公室坐班吧。自己从家里带来烧水的开水煲还要不要带走?算了,给她们留着烧水喝吧。这屋里这么冷,全靠喝开水取暖呢。她们那么自私自利,可自己还是为她们着想。毕竟在一起那么多年了。唉!
明月到初一年级音体美办公室坐班了。那个屋子在五楼处在教学楼的南侧,屋子很小,就几个老师,阳光好得让人觉得人生幸福。几个老师没课时在一起聊聊天什么的,生活挺美好。有一天,明月在走廊碰到副校长,她问:“明月你在哪坐班呢?”明月说:“我在五楼初一小办,音体美那屋。图书室太冷了。我腰疼怕冷。”校长又说:“那你咋不跟李老师说一声呢?”明月冲口而出:“我为什么要跟她说?她从来都没帮过我干活。”明月觉得她差不多是喊了出来,声音很大,里面带着气愤。校长也听出来了,没再说话。过后明月觉得自己有点失礼了,怎么跟校长喊起来了,可是当时那句话真是没经大脑就出来了,说出去的话就再也收不回了。自己也真是对图书室的李老师有气,岁数比明月大,职称又高,当然工资也高,还是图书室的主管,可是工作起来,活分得那么清,你干这个发书的活累死了也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就是因为你们这样排挤人明月才不愿意再干下去的。窝一肚子的气不能说走人了还要跟你打报告?哼!想得倒美。
又过了一周,明月的感冒也好得差不多了,书也都全部发下去了。有一天,明月在校门口碰到开学时校长安排的替自己发书的老师。那个老教师说:“你这活真够累的。我只发了两天书,回家腰都疼得不行了,你长年干这个,真不容易呀。”明月听了,眼睛酸酸的,泪水在里面直打转。明月又找校长请求调换工作。女校长还是那个态度:“这回我也知道你的工作多不容易了,还是那样,发书时我给你派人,不用你亲自发,你只要认真负责管理好这工作就行了。现在学校真的没有合适的人来做。”明月一听,还是卸不下来。既然校长话都说到家了,就只有挺着干了,也真的没有办法的事。
第三周的周一,学校的工会主席找到明月,对她说:“明月,你咋不在图书室了?”明月说:“我不在那里坐班了,活还干着,那屋子太冷了。”主席说:“大校长说你工作拈轻怕重的,开学初正忙时还请假了。我说你不是那样的人啊。我安排你的工作你都做得很好呀,是个很积极的人啊。”明月说:“我确实是请假了,我也确实是有病了。我知道这份工作不适合我,我也多次跟校长提出辞掉这份工作,,可是领导总是不答应。我做这工作已经很尽力了。”工会主席又细心地询问:“你是不是看到学校让那两个年轻老师上语文课,没有安排你,心里难过了?你今年有四十多了吧?来到学校也快20年了,也不短了。”明月觉得话说到自己心里去了,她感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哽咽:“主席呀,自从我许多年前服从学校安排去后勤工作,再没有提出过上课的要求。发书的工作虽然很累,但是自己一直是努力地做好。只是现在身体有病了,挺不下去了才找领导要求调换工作的,并没有想去教课当老师。实际上,现在自己的身体状况也当不了一个好老师。”主席听了,说:“那你愿意不愿意帮我批批作业,你的书发完也没啥大事了。我这一身好几摊工作,工会的,党委的,教育局的,还有一个班的语文课,忙得焦头烂额。你要是愿意我跟校长说让你做工会干事帮帮我。”明月说:“主席这么多年来给我很多的帮助,一直很信任我,你需要我做什么我肯定尽全力。就是冲着个人关系我也得做呀,帮你干活我累不着的。”
于是明月又有了每天的新工作。批一个班的语文作业,生字,练习册,周记,有时还有考试测验卷子。日子过得飞快。
现在节气上都快大雪了,温度依然在零下10度左右徘徊。从温暖的办公室出来,凉爽的小风吹在脸上格外怡人,走10多分钟又到了阳光明媚的家中。而且每天都有一大桌子的作业等着明月的红勾勾,日子充实而又美好。不知不觉的一学期就要过去了。明月觉得,今年冬天一点都不冷。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一片云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花梦伊人 发表作品:48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这个冬天不太冷 花梦伊人
    · 我的忧郁.像太阳的忧郁 钟希珩
    · 无风的故事 钟希珩
    · 七律☆月季花 史信忠
    · 就在冰消那一刻 钟希珩
    · 有些瑕疵才是真 凌顺达
    · 菩萨 诗人東邪
    · 无题 吴亚中
    · 猫咪卡拉 卡拉
    · 七律·医问(其一其二) 四怋子
    · 改革中的金融电子化 凌顺达
    · 轻轻地飘散 水沧浪
    · 想念 小九
    · 高原的三月 牧远
    · 故乡 叶国栋
    · 岩画 赖吉文
    · 河边杨柳 龙佐文
    · 相约江南 龙佐文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万豪金业 ·大通冰室 ·花成代孕网 ·天游主管
    ·南京宣传片制作 ·微信刷票 ·微信刷票 ·微信投票 ·自主招生 ·以太坊 ·卡神官网 ·阳澄湖大闸蟹礼券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