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类别:小说 作者:兰花草 日期:2019/3/11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作品用诙谐的手笔,把官场的潜规则描述的淋漓尽致,笔触如行云流水,游刃有余而又妙趣横生,观后给人留下深深的思考和余味.从中可以感受到笔者的老道的文笔与丰富的社会经历.欢迎来稿,送上问好,期待更多佳作.
 
    大学毕业以后,我进入水阴县官场将近二十年了。虽然已到了四十而不惑的年龄,但是混到现在,我至今还是个镇政府排在最后一名的副镇长。屈指算来,我在副镇长的位子上已经干了十余个春秋了。我干副镇长,既不是花钱买的,也不是因为工作出色干出来的,更不是托关系要来的。而是当年时兴考选领导干部,侥幸考上来的。自从当上副镇长,一直干到现在,原地踏步走。镇机关的同事们取笑我,说我“优点是实在,缺点是太实在”,所以难升官。
    我承认,我自己不是当大官的料。我胸无大志,对自己要求低。我说话难听,不会巴结领导,不会讨好同事,容易得罪人。我是农民出身,家境贫寒,没钱为升官送礼。我没有后台,没有奥援关系,无人提携。这些因素,就注定了我不会飞黄腾达。所以,升不升官,这些年我心态平衡,从来没有为此发过牢骚。基于以上现实,我随波逐流,不与人争官,不与人结怨,多交下层朋友,饱食终日,无所用心。这样,我在下层群众中博了个“人缘好”的虚名。
    说心态平衡,也不是绝对的。当看到比我任职晚得多的人,都一个个爬上了高位,心中也是愤愤不平。即使有气,也只是压抑在心里,在公共场合从来不妄议领导,怨恨组织。我就是做梦,连个屁也不敢放。
    每当夜深人静,独自躺在镇政府宿舍的床上无眠时,常常安慰自己:人家骑马,我骑驴,后面还有个担担子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中学同学之中,还有好些人在农村。为了生活,他们常年四处奔波,风里来,雨里去,也就是混个温饱。我虽然官不大,但是出门坐汽车,隔三差五的下一回馆子,祖国有名的大城市我也都到了,年节里还有人给我送烟送酒,这不很好吗?再说,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加大了反腐败力度,那些靠买官卖官爬得高爬得快的人,好些不都跌下来进监狱了吗?我们县爬得高爬得快的城建局长周大路就是个活例子。
    我与周大路是同村人,从小就是同学。中学毕业,我考的是本省的农业大学。他考的是中专,上的是本省的城建学校。我干副镇长已经好多年了,他还是个一般人员。周大路找了个好老婆,家里有钱,送礼有后盾。他为人脑子灵活,脸皮厚,会巴结领导。通过拉关系送礼,他后来当上了镇党委秘书。他登上这一步,正值过去官场混乱、无人管的年代,劣币驱逐良币。他如鱼得水,不到三年就干上了镇党委副书记。换届时,镇党委书记升官当上了副县长。他从龙有功,被提拔到县里当上了财政局长。到了县里,官多、人多、团团伙伙多,各种利益集团交织在一起,矛盾也多,一不小心,就可能触礁翻船。正当周大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候,没想到他却遭遇了官场的“滑铁卢”。
    周大路与新来的知县王郎是城建学校的同学。王郎为人凶狠狡诈,六亲不认。周大路生性张扬,有老同学来当知县,他认为腰杆硬了。他拉大旗做虎皮,常常吹嘘与王郎知县是同学,关系好,以此来吓唬同僚。没想到,他这个做法,被王郎知道了。王郎为了树立自己的威信,大义灭亲,毫不留情地把周大路的财政局长给撸了,发配到县侨办当主任。全水阴县一个华侨也没有,侨办主任这个位子,是冷板凳中最冷的板凳了。
    周大路在官场遭遇了挫折,要是换成别人,早就灰心丧气了。可是他不,周大路就是周大路。他的官场生存本领大着呢!他听说,王郎来了不到半年,就与副知县刘艺斗上了。刘艺斗不过王郎,就装病到东京住院去了。原来,周大路与刘艺并没有什么特殊关系,只是一般的上下级关系。现在,老同学王郎既然六亲不认,拿牺牲自己来提高他的威信,那就来个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他另拜码头,改换门庭。因为他知道,按王郎的升官轨迹,他不会在水阴干长的。他干出一定的政绩工程,就会升官而去。王郎的升官史就是一部损人利己、投机钻营史。周大路还知道,王郎走后,会把知县的位子交给刘艺。王郎不是开恩,而是怕自己走后,刘艺秋后算帐,给他添麻烦。刘艺图得就是这个。他的目的达到了,就不会给王郎添麻烦了。周大路透过现象看到了事物的本质。他烧冷灶,下闲棋,用尽浑身的解数,极力巴结讨好刘艺。此时此刻,刘艺门前冷落车马稀,竟然还有人敢来投怀送抱。哎呀!这官场中还真有讲情义的人呐!患难之中见真情。所以,周大路就这样成了刘艺的心腹。
    果如周大路所料,王郎虚张声势地干了一阵子,就升官走了。刘艺接了知县的位子,立马就把与王郎走得近的人整了下去,把他认为与他一心的人提拔了上来。周大路是第一批被提拔到下面大镇上干党委书记的。镇党委书记干了不到一年,城建局长到龄退休,他给刘艺家送了四十万元,把城建局长这个官位轻松地买了过来。
    头些年,全国都在搞房地产大开发,当城建局长能发大财。但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加大了反腐败力度,发不义之财被抓住逮进去的也不少。周大路当上了城建局长也不能免俗。他发了大财,可在刘艺一走、千草接过知县之后,便因贪腐锒铛入狱,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
    说实在的,过去看到周大路噌噌地提拔,噌噌地发大财,我当时似乎有点不厚道,羡慕、嫉妒、恨。可是,看到他被抓进了监狱,我又为他感到婉惜、可怜。可怜他替别人蹲了监狱。你们想想,刘艺贪腐问题比周大路大十倍。但是,他的保护伞大、保护伞铁,不好抓起来。只好丢卒保车,拿像周大路这样的走狗开刀。唉!在官场,走狗不好当。弄不巧要替主子坐牢。在可怜周大路老同学之余,我忽然又想到“爬得高,爬得快,跌得也狠,跌得也快”这句话来,心里对于自己这些年升不升官就更加释然了。
    人类社会无时无刻无不充满了矛盾。我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明哲保身,与世无争,自认为没谁给我过不去。可是,错了!
    今年夏天,一场暴雨把全镇种植的大部分庄稼、蔬菜都给淹了。原因很简单,过去修的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全被破坏了。土地分到各家各户,挖谁家的地往外排水都不让挖,水排不出去,就形成了内涝。有些农户,思想狭隘,宁愿把庄稼淹死,也不愿意让水从自家地里排出去,问题很难解决。镇里连夜组织干部到田间地头帮助解决问题,收效甚微。我作为分管农业、水利的副镇长,一夜没合眼,累得精疲力尽。按说,全县涝灾形势这么严峻,县里主要工作应该是抗涝救灾。可是,在人民群众最需要领导干部解决排涝问题的时候,千草知县却不顾人民的死活,反其道而行之。她组织了十辆中巴车,把各乡镇、各部门的主要头头们集合起来,观摩什么美丽乡村建设,迎接省市排名检查。观摩车一进我镇地界,就被群众包围了。妇女、老人、小孩,有成百口人,点名找千草,要求现场解决问题。面对情绪激动的群众,千草不敢下车去接访。而是先把镇党委书记和我叫进她的车里,当场把我俩骂了个狗血喷头,继则宣布给我“停职检查三个月、停发工资三个月”的处分。她为啥不给镇党委书记处分,单单处分我自己?因为这几年,镇党委书记没少给她家送钱、送东西。她怕处分镇党委书记,镇党委书记告她。处分完我以后,她把公安局长李春叫来,让公安局把上访的群众,不分男女老少,一律抓起来,关进局子里。李春一听立马照办。他一吹警笛,来了上百个如疯狗般的警察,像老鹰捉小鸡似地把跑得慢的上访群众抓住,然后像扔猪似地扔到车上,一拉警报,带局子里去了。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瓦凉瓦凉的。你千草知县刚干了几天,心思不是用在为人民服务上,而是大搞形式主义、虚假政绩,削尖了脑袋想往上钻。你骂我、处分我,我接受,谁让我没把工作干好来!你一个女的,一当知县,为什么一点善良之心都没有了,对待群众简直像疯狗。你当知县,群众有问题不找你找谁?尤其是上访人员,大多数为妇女、老人,你能下得去手吗?难道当知县就成了疯狗了吗?这还不算完,观摩结束后,她在全县干部大会上直接点我的名,说像我这样懒政怠政的干部,永不提拔使用,打入十八层地狱,也不解恨!
    我在官场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人,与千知县也没什么恩恩怨怨,真没想到会遇此塌天大祸,我的精神都快要崩溃了。老天爷,我又没得罪你老人家,你为何下暴雨淹庄稼,秧及于我?你们这些不听话的刁民,淹庄稼排水需要挖沟疏通。挖谁的地,谁都不让挖,庄稼淹死活该!穷山恶水出刁民!你们还有脸上访,让老子我跟着受牵连、受处分,抓起你们来活该!事后,我意志更加消沉。我给县委写检查写了十多遍,镇党委书记李小华为了掩盖自己的责任,硬说我写的不深刻,光强调客观原因,没从主观上找原因,不予通过。李小华你个王八蛋,你平时对待上级像个哈巴狗,对待下级和老百姓就像条恶狗。我在镇政府分管农业、水利,这次涝灾,我应负一定的领导责任,我认帐。但是,过去我没少向你们汇报,要大搞农田水利基本建设,抗涝防灾。李小华,你个千草的走狗。你把我的意见当作耳旁风,从来没组织有关人员研究过抗涝救灾的事。这些年,我让水利部门打了好多次关于兴修水利的报告。镇人代会上,人大代表每年都提关于兴修水利的议案。可是你们有钱把镇政府大楼盖得像天安门一样,雄伟壮丽。但一提到兴修水利,不是说没钱,就是说劳民伤财。如果没钱,你们向上边送礼,一掷千金,那是从哪里来的钱?你们在城里下馆子,又是从哪里来的钱?这次受水灾,知县千草断事不公,为什么光处理我一个人?为什么不追究镇党委书记李小华的责任?为什么群众因为拦车上访,就抓起来做牢?这是为什么?
    听说我被千知县处理,镇里的同事们不但不予以关心同情,反而疏远我、嘲笑我。过去常在一块喝酒的,也不喊我喝酒了;在一块打牌的,也不邀我玩牌了。他们看到我,一个个像躲避瘟神似的。我从镇里大街上走过,从前见了我给我打招呼的街坊邻居、摆摊的小商小贩们,也不给我打招呼了。他们扭着个头、绷着个脸,就像我借了他们的钱不还似的。更有甚者,不打招呼就不打招呼吧,他们却在我背后指指划划,议论我,造我的谣。我刚转过街心,在路西卖菜、外号叫“二百斤”的胖娘们,就议论起我来了。她小声地对一个白胡子老头说道:“听说了吗,这小子他的官叫千知县给撸了。这个千知县别看是个女的,还真有气魄哩。这小子过去好假装穷酸,据说纪委昨天夜里从他家抄走了一卡车黄金。他光搞女人就搞了二百多个,真是个腐败分子。下一步,他得坐大牢了。”闻听此言,我的肺都快要气炸了。我平时沾点公家小便宜是有的,年节收瓶酒、收条烟,也是有的。我在镇政府里是排名最后的一位副镇长,我掌握的权力很小,谁这么傻蛋,给我送一卡车黄金?再说,我无钱无权,长相一般,这二百个女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让我搞?真冤枉死我了。我这一受处分,成了丧家之狗了,任人喊打。要说到贪污搞女人,调走的前知县刘艺,还差不多。你个胖屌娘们往我身上按,载赃陷害,我真想返回去给她一个耳光。又一想,自己现在刚被处理,不能再惹祸了,先忍了吧。于是我还真像个丧家之狗,急急地低着个头逃回到镇政府宿舍,关紧门窗,盖紧被子,在床上蒙头大睡。
    一觉醒来,已经是上午九点钟。我现在处于停职检查阶段,是待罪之身,不用上班。我披衣伸了个懒腰,正想穿鞋下床,往窗外一瞥,只见镇党委书记李小华,在通迅员小牛的陪同下,急匆匆走来了!平时,别看李小华官不大,架子不小,见了像我这样的人,肿着个脸,目中无人,颐指气使,他从来就没有到过我们住的地方来过。他每天想的是如何升官发财,从来不关心同志们的生活。这次,他匆匆而来,难道还真想把我抓起来?看他的眼神不像。如果抓我,他应该目露凶光。他现在是带着谦卑的眼神走来的。再说,抓我也不用他出面,我手无缚鸡之力,一普通警察足矣。我赶紧披衣下床,打开门,把他俩让进来。李小华在沙发上一落座,就对我讨好地说道:“长城镇长,你得感谢我!”他这样一说,弄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看着我发愣的样子,笑嘻嘻地说道:“我昨天到城里为你受处分的事,专门找千草知县去啦。我向千知县汇报,长城是个好同志,干副镇长好多年了。在各个岗位上,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是我党老黄牛式的好干部,是个好人。至于前几天闹水灾,责任不在长城镇长,责任在我,不要处分他了,处分我吧。千知县一听我的汇报,马上拍板决定撤销给你的处分,补发停发的工资,检查也不让写了。她听我介绍你的情况后,觉得像你这样忠心为党的干部很难找,人才难得。她准备把你提拔到新组建的正科级单位——驻东京办事处当主任。你小子因祸得福,喜从天降。今天上午县里来人考察你。说是考察,只是走走组织程序。你小子今后升了大官,可别忘了我这个引荐人。人家千知县虽是个女同志,可比男同志水平都高。她是刀子嘴、豆腐心,英明万里,我们啥时候都得感谢她老人家。走吧,到办公室去吧!”闻听此言,我赶忙向李小华表示感谢,胡乱洗了把脸,就赶往自己的办公室。在去办公室的路上,对于李小华传达的喜讯,我不敢想信。因为有好事都是李小华的,哪能轮到我这个排名末位的副镇长身上。再者,喜从何来?我在办公室一落座,就见前几天因为受处分而冷落我的同事们,呼啦啦都来了。有给我提壶倒水的,有给我拖地抹桌子打扫卫生的,有给我点烟续茶的,有给我抛媚眼讨好的,等等。总之,还是这些人,昨天冷若冰霜,今日暖如三春。难道我真要升官了吗?这些人怎么这么势利。昨天和今天的行为,真是有云泥之别。从这些人前踞后恭的表现中就可以知道,人活在官场,权力是多么重要啊!你无权,没有多少人答理你;你失权,没有多少人关心你,但有人看你的笑话,毫无同情怜悯之心,甚至落井下石。你有了权,大家众星捧月。唉!在当今的官场,还能交到真心的朋友吗?只有利益的交换,找不到一丁点真正的同志情、兄弟义。
    县里来考察的人到了以后,找几个人座谈了一下,没有说不好的。令人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更热闹,省市有关部门,在县里陪同下,到我们镇调研基层党建工作,点名要到我承包的片区看看。天呐,我是政府的成员,党建工作不归我抓。再说,我所包片区的大部分党员,为了生活,长期在外面打工,很少回家。他们的带头作用,还不如普通村民发挥的好哩。前几天排涝,不让从自己地里挖排水沟的就有几家是党员户。在农村,这些年就没见过党员发挥过什么作用。他们信仰缺失,图有虚名,还不如那些信教的人履行教规认真呐。说是来调研,其实也是走形式。他们与我见了面,都很热情客气,胡扯了几句,到我所包片区坐着汽车胡走了一圈,就回县城胡吃海喝去了。
    省市县里的同志们,这一来一走,真把我弄晕了。扪心自问,我何德何能,令上边现在对我这么重视?我一没钱,二没靠山,三没有非凡的业绩,四没有重磅著作,为什么好事接二连三的光顾我呐?心中不仅不爽朗,反而郁闷,忐忑不安。“爬得高,爬得快,跌得也狠,跌得也快”,这句话又在我脑子中浮现,一个人也同时浮现在我的眼前。是谁?是我的老同学原城建局长周大路呗。一会儿是周大路当了城建局长趾高气扬的形象,一会儿是周大路手戴铁铐、脚带铁镣跪地苦苦哀求的形象。一想到这些,我不寒而栗。我干脆到大街上走走,透透气去吧!
    我刚在街上站定,好家伙,原来诽谤我、说我闲话的那帮人,也像镇机关干部那些人一样,呼啦啦地也像众星捧月似的把我围上来了。一个个低眉顺眼,憨态可鞠。还是那个诬蔑我、外号叫“二百斤”的胖娘们,只见她腆着个胖脸,嘴里吐着腥气沫,老声老气地说道:“长城镇长,好人有好报。听说你要到东京当大官去了,可别忘了咱们这些穷乡亲。我女儿正在东京帝国医科大学读书呐,毕业后找工作就拜托你了。”我很讨厌她这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虚伪家伙,没好气地答道:“给你女儿安排工作得送礼,送礼我只收黄金。”她一听就知道我说的不是好话,脸一红,赶紧说道:“长城镇长,你大人大量,不要与我这没文化的小女子一般见识。前几天议论你的那些个坏话,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不知道是哪个嚼舌根的往你身上泼脏水。像这种缺德冒烟的人,断子绝孙!”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叽叽喳喳,全是夸我的。我赶紧还像丧家之狗一样,逃回了办公室。
    刚一坐下,一位端着茶杯、留着络腮胡子的老者,手里拿着一包红茶,慢悠悠地度着方步走了进来。他到了办公桌前,把茶叶一放,带着亲切的口吻说道:“兄弟,这是普洱茶中的上品,茶名叫冰岛,一万元一斤。过年的时候,儿子从云南给我买来的,尝尝。”这位老者,是镇政协办主任,叫伍德臣,他明年就要退休了。别看他快退休了,镇里大小事他都参与,人送外号“老狐狸”。他带着长者般的慈笑,小声地对我说:“长镇长,俗话说的好,是金子就会发光的。你大学毕业在基层一干就是二十年,这经验、这阅历,谁也比不了你。我昨天在县政协开会,听到了很多对你有利的议论。有的说你到市里当市长去,有的说你到省里当农业厅长去,有的说你到东京高太尉处当部长去。别管干什么,都是为人民服务,都比在镇上强。我看还是组织上用人公道。兄弟,今后不管你走到哪里,不管你当了多大的官,都不要忘了我这个老大哥。这两天需要花钱的地方,咱别小家子气,找我。”我赶忙说道:“谢谢伍主任老大哥的一片美意。我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老大哥对我的关怀的。”
    这些年,我在镇里的地位从来没像现在这么高。从镇党委书记李小华,到一般人员,到司机伙夫,见了我都毕恭毕敬。李小华一改过去的蛮横劲儿,见了我光怕我哪里不满意,我相信叫他喊爹他也会喊的。我无所事事,百无聊赖。我老家就在另一个乡镇,离这里只有六七华里。古人说,衣锦不还乡,等于夜行穿锦绣。我谁也没打招呼,自己骑着平时下村时骑的自行车,回趟老家看看去,也算调离乡镇前给乡亲们打个招呼。
    刚到村口,就遇到了下地干农活归来的二大爷。他拉住我,神神秘秘地对我说:“老三,你知道吗?省里来人到咱们村来调查了。那个好上电视的东京大官徐正与你是表兄弟。他现在在东京当吏部天官。他奶奶与你的爷爷是亲姊们俩。他奶奶就是你姑奶奶。你姑奶奶十八岁那年,就跟着共产党干革命打日本鬼子走了,从那再也没有回来过。你爷爷死得早,你父亲为人老实,你们两家从来没有联系过。但是徐正知道咱们村是他老家。前一段时间,他到省里视察工作,在与总督大人闲谈时,曾提及过这个事。他回东京后,总督大人专门派人来了解此事,知道你是徐正的表兄弟,并且在镇里干了多年的副镇长。这两天,上边也没少来了人,说是要给咱们村修一条柏油马路,直通县城。这下子可好了,我们作为徐正的亲属,也算扬眉吐气了。”听了二大爷这一席话,我终于明白了这一段时间喜从何来了。我没敢在村里大停,匆匆拜访了几家,就回镇里去了。
    回到镇里吃罢晚饭,我独自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我一直认为,我不是一个当大官的料,我也从来没那个野心。前几天闹水灾,我被知县千草辱骂并处理。虽然心里不服,但也无大怨恨。谁让咱没把群众关心的事处理好来。没想到,千知县一听说我与东京高官有亲戚,不仅撤销了对我的处分,还立马提拔我。镇党委书记李小华原先把责任都扣到我一个人头上,一点责任也不承担。这听说我上边有了大靠山,立马替我承担责任,就差给我磕头下跪了。还有那些同事们、街坊邻居,看到我受处理,不仅不关心我、同情我,反而冷漠视之。这听说我要升官了,一个个又趋炎附势地再回过头来,买我的好。人啊!人,这是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我只能认为,这是狗的奴性在官场中可笑又可恨的表现。他们对上司,唯唯诺诺,像哈巴狗;对下属,呼五喝六,横行霸道,像恶狗;对人民群众的利益诉求,漠视淡然,肆意打压,动辄抓起来,像疯狗。
    想着想着,我走下床来,打开电视看看新闻联播。没想到,看到的头一条新闻,就是东京高太尉团伙因恶贯满盈垮台的报道。其中也包括我从未谋过面的亲戚大官徐正。这下子可好了,我官也升不成了。对于升不升官,我仍然抱着顺其自然的心态。但是最令我担心的是:千草知县、李小华书记、街坊邻居们各色人等,将用什么态度,来对待我这个悲喜沉浮的人物呢?!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 推荐作品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兰花草 发表作品:95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兰花草
    · 时光 丁羊
    · 深夜月光 刘振海
    · 六个地方启示多 快乐退休老
    · 星宇尘埃 云河
    · 黑猫 钟希珩
    · 吟诗过大年 凌顺达
    · 梦飞扬的海湾 王瑞龙
    · 秋日,在葵花林 钟希珩
    · 善恶 脯美过去
    · 枝花之恋 王瑞龙
    · 二线为一线服务应具备的精 凌顺达
    · [ 人生的主见 ] 王瑞龙
    · 【飞音说学习】王瑞龙笔记 王瑞龙
    · 女汉子 百芳草
    · 真是一个爱睡的人 百芳草
    · 往亊 锁清秋
    · 寄语 锁清秋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万豪金业 ·大通冰室 ·花成代孕网 ·天游主管
    ·南京宣传片制作 ·微信刷票 ·微信刷票 ·微信投票 ·自主招生 ·以太坊 ·卡神官网 ·阳澄湖大闸蟹礼券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