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入党申请书 (小说)
类别:小说 作者:敬超 日期:2019/3/7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小说通过叙述老故写入党申请书的思想转变过程,反映了当代部分大学生对于入党存在不同的动机和认识,也侧面反映了部分大学生散漫迷茫的生活状态,令人担忧。
入党申请书 (小说) 
                           
                               作者   敬 超       
              
    老故近来总是不高兴。没有遇着不快的事,老故也常常不高兴。老故活得不自在老故活得很累,但老故就是不说,但老故不说人家也知道老故活得不自在活得很累。
    妈那个把子!老故在心里骂人。真不该让她来。老故骂过了又可怜她,给自己打嘴巴。能怪她吗?—-这不能全怪她。
   老故心情很坏,这么不出声地乱骂已是下午的事。红彤彤的夕阳正把都市边上染得红红糊糊。老故住六楼,阳台向西,心情不好时,老故看见太阳在笑也象在哭。这初冬的天已不热,但老故心里热烦得要死。
    妈那个把子,老故骂。老故对着一只白色运动鞋很很一脚。那鞋斜对夕阳一跃而起,越过栏杆边缘那根粗黑的钢管就要掉下楼去。老故心里一惊,但这一惊纯属条件反射。这鞋并不是老故的,谁要找起来日娘日奶奶骂脱骨头老故一声不吭就成了。老故来自农村,家里不富裕,别说一双鞋,一颗钉被子的细针老故也藏在抽屉最里面用一团写过的旧纸逼着。只要人家不知道的东西老故就是不肯拿出手。这是咱自家的哩。老故说,不能轻易丢弃。
    那鞋子在空中打了个翻身,不偏不倚,恰恰落在阳台端的钢筋缝隙里,趾尖头已悬向台外。老故不紧不慢地走上前,用脚尖钩住鞋后跟,很劲往内拉,那鞋被挟的牢,老故非但没有拉进来,反而身子一晃荡,重重地磕碰在钢管栏杆上。不是栏杆结实,老故准掉下楼去,婊子养的!老故不钩了,恨恨地用脚尖踢在鞋后跟上。哧的一声,黄亮黄亮的夕阳下一道白光从六楼阳台飞流而下,划出一段优美的弧线。老故似乎还听见卟哧一响鞋子着地的声音。心里便无端地轻松了许多。妈那个反子,老故这一句骂远没有以前火气了。他双手扶住栏杆,呈三角形,满有风度地低眼楼下。
    楼下男男女女三三两两边走路边唱边跳。她这时候还不会来,女孩子周末非洗了衣服化了装不得约会,上电影场什么的。这老故知道。老故看见去年成为预备党员的女同学江小晴提着一只红塑料桶从下面经过时便后悔不该把那只鞋过早地踢下去,再踢一只老故不干,寝室里人多眼杂,谁看见了都不好。老故深深懂得的就是这一点,好事不出名,坏事可传千里啊。
    江小睛一摇一摆悠哉游哉地过去了老故就不想她。才吃过饭,宿舍里的人几乎都在。老故精心设想下楼去打开水。这回子尽管老故打开水特勤竟没一个人放半个屁,老故始料未及。好事不出名,这老故明白。可耻的是本舍那位“作家”。那位在校内校外得过不少奖在报纸上发表过几段臭文章的号称“校园文人”的鸡巴作家。早就在宣传委员会议上宣称要为本系本年级树一两个典型先到校广播台去吹吹竟也无动于衷,却拿对门那位当班长的一件小事挂在嘴边。你听听,他就喜欢那些谈薄名利,不讨名利,但也不拒名利的人,比如班长,在大街上为送一走失的小孩自行车带人被警察罚款五元回来就是一声没吭。他就愿为这样的人吹吹,好久想去写写他。什么鸡巴!老故想起就来火。
   这天老故与近来的经常一样,勤快地下楼去百米外的厨房打回四壶水。哦呵,开水来了!老故与近来的往常一样将双手举过头顶大声告白这群有些近视但每个人不戴眼镜都可清晰明白地找到开水壶的同学。这时候作家正坐在书桌旁写什么。听见喊声,转过脸,又转回脸拿了桌上还冒着热气的一杯浓茶,又转过身,斜斜地背靠书桌与老故正对。老故不知道作家比他还快,竟已打了水自己倒上喝起来了。老故对作家笑,作家也笑,却是一丝丝的笑。似乎还很冷,这老故不会感觉错。一年前老故与作家外出与位生意人发生口角他也就这样对人家笑的,那是轻蔑。老天,他竟不屑于老子每天给他们打水喝!老故气得心尖子发颤。
    老故你又打水上来了,你真是好样的。里间一位室友乐哈哈地出来。手里操了个洁白透亮的茶缸,笑着说,刚才作家打的我没赶上。他是八百度高近视老故知道,可他没戴眼镜竟与老故擦身而过径直走向四个放在一起的热水瓶。哟,这水好烫呢。近视眼弯下要打开瓶塞连口称赞,老故好样的,老故值得表扬,值得表扬。
   老故听他却不看他。老故只注意作家。暗暗地注意。老故曾对作家的观察力佩服得五体投地,而不是刚才作家也打了开水。那时候老故也有女朋友,但老故的确喜欢本系本年级某女生,便在睡前闲聊时。老故说,我喜欢本系某某某,谁能猜得出来谁厉害。室里八兄弟六个唧唧喳喳没人定论。作家开腔了,老故,我一猜准中,只是你要不要面子,说出来可别赖。那语气似乎能让人在黑暗里看见他的神气。莫说莫说,没意思。那时候老故心里有事便有点儿慌,生怕作家猜个中,而他只不过想想,真的,至今他在她面前还自卑呢。我打个哑迷吧。作家说,只你老故一人明白就行。那就打个哑迷吧,老故答应。老故不信作家邪门。他们才入校一年,而他与她与他几乎没打过交道。
   作家清了清嗓子,对了你别赖,别以为我与你没呆一起就观察不出来,听着啦。作家提醒伙计们,给老故两句唐诗“羌笛何须怨扬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话音没落,老故在被窝里差点惊出一身冷汗。他喜欢的就是江小睛。这诗的首字“羌”与江近音,而老故家乡这两字读音一模一样,这叫谐音通假。作家还说明,这只能从老故家乡的语音习惯去理解。室里人叫作家再说一遍,作家说了三遍也没人明白,至今尚为一大疑案。当时着实把老故惊个半死,私下便道,这小子,今后非防着他不行。
    其实也没什么。老故与作家同取一室三载有余除依然知道他观察力强外作家并无半点特异。他不出风头不登台,有时向广播台写稿连姓名都忘了写。简直平常得象老故抽屉那颗钉被子的针。这会,连那观察力也“哑”了。妈那个把子,老故骂,老故一看作家就气不打一处来。老故打了开水,表演完毕,迎面向作家走过去却不正眼看他。老故听见同伴的赞语也不反应到脸上,只从眼角角里透出一丝丝光向作家闪过去。作家平平静静地笑,有点象傻笑。嘴皮子一小口一小口地抿茶,不看老故,也不看弯腰弓背倒开水笑赞老故的近视眼。作家左脚搭右脚,悠悠闲闲地一上一下,头也象木偶似的跟着脚的拍节轻微微的一点一点。老故气得脸都成了猪肝色。一屁股坐到自己书桌边,拉开抽屉,又关上。这一箭之仇不报不行。老故将桌上的玻璃杯重重地一敲,转过身大胆地向作家投去挑畔性的一瞥。再转过脸对夸赞的室友道,是呀是呀,我老故打开水就是为听你们表扬哩,不表扬我哪能受。老故笑着。老故为能想出这话有些得意。便又向作家投去一瞥。作家咧开嘴,吹了吹浮在杯口的茶叶;哎呀,老故,你过谦了,夫人的建议那叫远大理想呢。这话听了,室里哥们顶多知道他老故早有位女朋友,以后要当模范丈夫之类的理解。而老故不同,老故心里明白着呢。他娘的作家,要你给吹吹你不干倒罢了,还要吵老子架怎的?老故恨恨地又忽地拉开抽屉,拿出一叠写得工工整整的信笺那入党申请书,皱了皱眉,啪哒摔到桌上,又撕拉抓起来,往抽屉一丢,心里骂了句,娘那个把子,老子就是要交。
    这一较量老故觉得输了,老故就生闷气。都是因为抽屉内那入党申请书,老故不但没小心提醒作家看到自己做好事打开水还让作家揭了短,而这个短怪来怪去似乎应该怪女友,女友一个半月前不来提醒他劝他甚至威逼他,老故也许不会这样。但也不能全怪她,老故早觉得人是应该精一些才成。老故曾经说过,本人今后不再谦虚,自己不吹不中用,能钻不钻是傻瓜。当生活委员要发饭菜票费力讨不了好老故争取当团支部书记,既清闲又能常与系领导直接见面老故干得挺欢就是例证。在自己心里老故从来不撒谎,女友说的大有道理,只怪自己这姜还不辣。
    在阳台上踢过鞋子以后,老故天翻地覆想了个九九连环。刚才不是作家他不至于气成这样。但愿那只鞋是作家的。反正老故不认账,不可能下去拣。(同学一起三年多了,见有人下楼拣不小心丢下的象棋,扑克什么的却从没见过人下去拣鞋)天没说黑就黑了下来。老故气消了却绝没有高兴的预兆。朦朦胧胧楼下的人群拿板凳看电影热闹过一阵子后便冷清下来,淡淡的天光还没有褪静,惨然地抹在水泥路面上,酷似被恫吓后死白的瘦脸。老故怒火燃过,便感觉有点儿冷。风拐弯抹角地从西天吹过来,绯红的天涯此时一片灰暗。江小睛什么时候过去了老故竟没看见。老故紧了紧衣衫,两眼向楼下搜索一遍,缓悠悠地转身回室,把门啪地带上。
    宿舍静得有点难受,室友都去看电影了。老故不能去。女友说今天她还要来看,其实是监督审查老故的入党申请书。上星期六她就来过了。连劝带教训让老故受用了一夜。当时老故说不想写。怎么不写呢,傻瓜。这么好的机会,女友说。
    想起来,总觉得没意思。老故说,做起来也很别扭呢。
    哎呀我的傻大哥(其实她比他大半岁),你还说别扭,别扭算什么哟。她显然以经验者的口吻说,你都读三年多了。我只一年才读六个月都写了呢。你不知入党对你的一生多么重要。
   老故摇摇头。对着浑白的墙壁呆了足足一顿饭工夫。“唉”地叹口气,懒洋洋地拉开抽屉,取出入党申请书。刚才发火时弄乱了,老故便又一张一张叠好。双手让稿纸在桌上横边几下,竖边几下弄整齐,然后平放到桌面上。又没心思再看一遍,专等女友来敲门。
   老故对这位女友说不出好歹来。高三时候他似乎挺恋她。她是乡长的千金,未来是有工作的,尽管不怎么漂亮。老故那年子读补习,也不知有没有上大学的命,要娶上这个老婆可应了家乡的熟语“养女攀高门”。他老故家是“养崽攀高门”了。考上大学后他对她就说不上来了。女友高考落选不久果然有了工作。干得挺勇敢,挺合门道,两年以后居然送到某重点大学农学院进修来了。恰好与老故同在一座大城市。这不,三天两头跑。室友再不便随意叫老故“乡长”了。当心被女友碰上没意思。那会儿,室友们叫老故“女乡长”时,满是戏谑的口气。老故心里那个难受呀。堂堂正正的大学本科生,竟还热衷于一位农村娃!老故猜测室友准这么讥笑他。因此老故再三称是时代的失误。你们瞧,她来信我都是个累赘,回都难回呢,老故须时刻当心室友瞧不起。癞子配和尚,老故又不癞,健全着哩,天地良心,老故上大学还多亏这位女友。工资几乎全寄给老故了,室友说老故娶了个银行话虽不好听,却实实在在说他是还应该感激女友的。如今好啦,女友也进了大学,全国名牌农学院,星期天周末来转一圈两圈,给你们眼红吧!━━人说,该室还只老故有位堂堂正正的女朋友呢。
    老故心里紧蹦的团子舒展了许多。就把齐整整的入党申请书用手摸了摸,又按了两按,伸手在桌头端上满满 一杯白开水。小心冀冀地用舌头添了添杯口掌握水不烫嘴了就学作家的样儿小口小口的呷水,两眼利索地盯着申请书三个字骨碌骨碌地转。这三个字是老故用碳素墨水花了半小时一笔一画精心描成的,正楷。字体稍矮,壮实雄浑。老故抿抿嘴挺得意,好象那字如自己的身段,五短结实。嘿嘿,老故笑了,我是为申请书而生的哩。老故自言自语,女友说,这可是前程哪。
    前两周女友特来督促老故写入党申请书,不写她就与他没完。老故不愿申请,非要女友来催促,老故有老故的理由,一言难尽。老故自己心中有数,论哪点老故也先锋不着,人家共产党是工人的先锋队哩。这近来积极了但决非老故自愿。老故压根就不想先进长久。老故心里还拿不准争先锋当个党员与混日子做老百姓谁优越。要做好党员发不了财,即使当官,当好官也发不了财,当的没滋没味。女友说,谁叫你当好官啦?瞧瞧,是哪些人坐高级沙发,坐小轿车;抽免费烟,喝免费酒;公费旅游,公费出国,公费住高级宾馆,公费供应专场舞会?都是当官的!女友只差吼了,要想当官就要入党,入党才能当官。老故估摸着,也是。但老故又怕周围眼太杂,自己可是要“做”党员,挺难哪。演员要选天赋,经过特别训练临阵时有的还出差错呢。女友立即激将了。这事你都不敢冒险你还是个男的不是?今后谁跟你都要倒八辈子霉。这话把老故吓了一跳。这位女友虽然得之不难,可还没让老故有那回事,老故尝试过好几回女友横竖不干。如今要再找一位怎么说老故心里也有点发怵了。那就干吧。写,反正这么段都过来了,不成也演他一场再说。可系党委马书记说,我们欢迎同志们积极要求进步,向组织靠拢,但入党可谓政治生命;同志们,生命不能半点儿戏呀。老故咽了咽口水,那天马书记给全系同学训话时说到这里就停下了咽口水。马书记说,我们要经得起考验,党时刻在考验我们!考验,我的天。老故摇摇头,嘴皮上沾了两滴水,轻轻地斜掉在申请书上。
    老故左等右等不见敲门理站起身在室内来来回回地踱步。看样子这位女友算找对了。老故还真有些暗暗地服她。毕竟嘛,人家是经过两年社会锻炼的人,可我为什么还死心眼呢。哼,真是,连个娘们也不如!江小清不也是位女生吗?人家去年申请书一交,党就预备上了。她就比人家强很多?想来还是作家可悲可恨,要入党大谈什么先应有共产主义信仰,对党有感情。咳!信仰,感情。人家江小晴赏都预备上了,你去问她信仰感情听听。那么多的党员,你作家又一个个问问他们信仰感情去?真是。我老故入党你就这么可恨?老故干脆把剩下的半杯水往申请书上一放,仰天躺上床去。老故越想作家越可恨。谁的好事他都要作梗似的。那位38岁的进修生,人家好不容易默默地向系党委递了申请书他不知怎的嗅出来了,前星期五校广播台就立即播出一篇杂文,题目叫《校园党风不宜吹》,说人家38年过去,弹指一挥间,思想先进,成绩突出,唯独没有吃透“党票”这一关。听说校园入党比地方容易,校园党组织可是“特殊”材料制成的“邪”?讥讽笑骂,半点同学面子都不给。还谈什么大学生入党宁精勿滥,切不可刮风。世界观初初成型,信仰还不够竖定,等等等等。可笑的还有某些同学……
    他娘个把子!老故怒止圆睁。不想不气人一想气死人,那篇杂感竟如潮水啸啸如涛了。老故忽地坐起,右手很很击打在红花格棉被上,钢筋床吉他尾音似的颤颤不肯停下。他说,某同学大约猛然想起入党有好处或是听了老乡女朋友的点拨,匆匆提枪上马,杀向积极阵线。以前大扫除他睡觉,如今看见室友一扫地,唉呀,让我来吧。以前政治学习他上街,如今逢周五下午学习他午觉也不睡,时间一到,乍乍乎乎,仿佛人每个人都突然懒了而他突然勤快无比。星期六帮室友拿凳子看电影,打水买饭他必抢先让同学插队。哎呀,怪不得那天作家说,老故,你可说脱胎换骨了。大约是一月前吧,对啦,就是女友来过不几天。女友要老故注意表现表现,先作给伙伴们看。那天老故与女友直谈了整个白天加半个夜晚。老故自女友走后,一个半月来也着实事事打头阵了,可你作家好毒,竟将老故作为杂感的例证。稿纸虽署了个怪名,这不明摆着吗?妈的作家,老子申请书还没交你竟给打起预防针来了。听听,只要这些同学果真有一片热情,衷心向着党,何时不是美好的开端呢?我们祝愿,亲爱的同学们,你们进了党的大门以后永远保持那一腔热忱,永远做人民的好儿子……
    关你屁事,作家!老故(想发火敲床移过来)江小晴那会交申请入党你作不说?莫非你他妈也看上她。人家男朋友早有了,我说你图个屁!
   老故恍惚听见有敲门声。便懒懒地站起身,软软地掉拖着双臂,沓着脑袋去开门。没人,老故突然又很恼。看看表,都八点整了。老故恶很很地将门一推,砰的一声,地动山摇,连老故自己也吓了一跳,身子晃了两晃才站定。老故抽着脸见什么踢什么,地上两片碎纸屑也被踢得满天飞。作家桌子旁边放了只红塑料桶,老故很很一脚,正踢出室外阳台。阳台门被撞开,桶子转了个弯,在阳台上“哧哧”打转。老故不解气,跟上去又是一脚,扑通桶子碰在墙上反弹回来正正打在老故膝盖骨上。室里桶子共用,老故不心疼,只管膝盖疼,正要上前再踢,“笃笃”敲门声响了,这回老故听的真。这门敲的挺温柔。
    你有点不舒服?女友红扑红扑的脸站在门边问老故。外面夜风有点清冽,走的急,女友脸就红了,灯光下格外的好看。老故正脸对着女友,发现她没有哪天这好看,就一下子把桶子碰疼的膝盖骨忘了。用屁股把门轻快地一躬,恰到好处,门梢刚刚进孔,索的一小声,既清脆双圆润。
    哪里。老故答,我正等你呢。女友听老故今晚讲话格外温柔,尽管有那么点不协调。刚才爬过六层楼梯,心就有点蹦的慌。老故一抓住她的手,她就有点抵挡不住即要入怀。但女友挺乖,问老故申请书写好了吗,老故说写好了,改了三遍。女友便给老故使了个娇媚小眼色,屁股一歪一扭,到老故的床缘上去坐。老故象尾巴紧紧跟随,双手搭在女友肩上想就势搂住女友的好好亲热亲热。女友嘟着红红的小嘴巴有些嗔他,莹莹的眼光象是逗他,红红的脸蛋象在笑他。交了吗?女友在接吻的间隙温柔地问老故。老故不愿答,但老故口不由心,没有,我不想交了。
    咳!老故吓了一跳。女友哼一下鼻子已挣脱他的怀离开床沿坐到老故的书桌旁边,冷笑一声。你怎么这样没出息。
    老故没有跟着过去,而是长叹一口气倒卧床上,象刚才回忆那篇广播稿。老故想说,自从你一个半月前提出要我创造条件入党我均这么干了,但我觉得我还不够格,不能递申请。人家说入党要有有感情,要对得起共产党,对得起自己,很有道理。学校刮党风入党容易那是道听途说。我老故对这事半点把握也没有。这回入了我不愿装下去即使装下去迟早要露出破绽叫人笑掉大牙。其实如今早被人看出了,人家还在看我是不是真装,装多久,只要我永远装下去还说向我祝福呢。可我受得了吗?我不能这么傻。但老故终没有说。上星期女友说得够详尽够英明的了。老故要再这么说是个十足的笨蛋。上星期女友说你这回即使不入,毕竟递交了申请书,领导决不会说你这样那样,总认为你老故积极向组织靠拢积极要求进步积极忠于党,对你毕业分配只有好处,没有害处,绝对没有害处。只要你今后注意点就成。
    老故最怕的就是今后注意。今后谁知道谁?入党好是好,可要我不分年月接受考验我不干。老故还没跟女友说,前几天评宣传先进分子本来非作家莫属,但老故在系领导面前说作家有能力不错,但不积极,积极和能力不能等同,作家向广播台写稿多但他不是纯为搞宣传。他写诗写散文还写就小说,个人奋斗倒有一套,再说作家是班级团宣传委员写稿可谓他的职责。系团支书立即提出老故前几天报道了一次系团组织的义务劳动,为系里工作制造了舆论准备,系干部会上拍板刷了作家。结果虽然还没正式公布,但老故心里高兴。作家你再狠也白狠,要真摆弄起来,哼。老故想来便挺满足。你女友就以为我老故吃素?这几年,长大了。跟你女友学的?还不至于呢。
    当老故躺在床上弯弯曲曲,断断续续把故事讲给女友时,女友看着桌上工工整整的入党申请书时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但老故头顶着床缘墙壁眼盯着女友心里有些别扭,有点欠疚,象是对那桌上的入党申请书,又象是对作家。语气便越讲越淡了。可是女友却舍不得似的,用莹莹的眼色送给老故甜润润的笑,示意地详详细细讲利索点。
    做人虽然要精明些,但何必每件事都那样精呢。老故说,我担心古语道:“聪明反被聪明误。”
    女友低头看入党申请书大约没听清老故最后说的什么话,毕竟大学四年级学生,文笔流畅,女友自叹弗如,她象自语道,我那申请书要俩人合写一下就好了。
    老故在女友审阅申请书时还想说些什么,比如再强调一下这么做没意思,困难很大;群众眼睛是雪亮的,系领导也不常吃素。但老故没说,空着脑子,耳畔不时传来女友的夸赞声。老故只差没有睡熟。
    送女友走时,女友再三嘱咐老故别再犯傻,男孩子应该顶天立地,装也装这几个月,分配工作以后到单位再看形势,见机行事,先快把申请书交了,越快越好。 但老故把入党申请书压在抽屉里,苦苦思索了两星期,最终还是没有递交。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麻雀爱苹果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敬超 发表作品:186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入党申请书 (小说) 敬超
    · 那些花儿 飞絮无情
    · 我只是把它存在这里 贺云飞
    · 【散步散语】王瑞龙笔记 王瑞龙
    · 不忍释手,卒睹偶像 萧月月
    · 红玫瑰 卢捷
    · 抒情长诗:阅读春天 平湖在线
    · 故乡渡口的小船 杨云峰
    · 新生者 诗人東邪
    · 走进春天 蓝翎
    · 讨债 薛永峰
    · 别之感 阿文
    · 思念 杜鹃花红
    · 忆去年四月雪 旭华浩林
    · 无理的时间 孤客
    · 冬天,寂静的早晨 华野
    · 关系 薛永峰
    · 还乡(组诗) 敬超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万豪金业 ·大通冰室 ·花成代孕网 ·天游主管
    ·南京宣传片制作 ·微信刷票 ·微信刷票 ·微信投票 ·自主招生 ·以太坊 ·卡神官网 ·阳澄湖大闸蟹礼券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