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一个老人
类别:小说 作者:缘年寒光 日期:2018/12/5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一个可怜的老人!含辛茹苦将孩子养大却被不孝儿子从家里赶出,靠捡废品谋生。赡养父母是儿女应尽的义务,没有谁可以推卸掉。百善孝为先,子不孝,枉为人!
下午四点钟我去接女儿放学。小女儿在幼儿园,大女儿上小学。我很少去接她们,一直在外地上班,今天来接她们一定会感到很惊喜。幼儿园在下面,小学在上面,把一条马路叉分成“人”字。这接孩子放学的人潮拥挤在“人”字路上,让我想起了中国春运的火车站,彰显的中国的人口之多。这群接孩子的队伍的年龄大多在五十岁以上,爷爷奶奶级别的,更有可能祖爷爷祖奶奶,而像我这种三十左右基本上寻不出几个来。这些老爷爷老奶奶天天在这里接孩子,估计也熟透了,互相打招呼,攀谈,拉家常,粗旷的笑,碎沫子飞来飞去。我这陌生的面孔显得格格不入,只能一个人度来度去。
去四楼接小女儿,小家伙外套都来不及穿,便小跑出来拉着我的手,爸爸,你放假了,放几天假?然后一蹦一跳的,从四楼一直到一楼。
“爸爸,你有没有带钱啊。”小女儿突然问。
“没有。”我假装摇摇头。
“那你手机有钱吗?妈妈的手机都有钱。”
我估计也骗不下去了,就直接问,“你要钱干嘛?”
“我……想……”刚开始低着头吞吞吐吐,然后抬起头望着我快速一口溜出来,一副假笑的样子,“我想吃糍粑,呵呵。”
跟小女儿买完糍粑,然后挤进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小学门口,等候大女儿放学。这时我发现坐在路边一排石头上的老人,有一张熟悉的面孔。那是本姓的大爷,八十多岁了,上身穿着一件皮棉袄,不过皮子都掉光了,没掉的都是半挂在衣服上,褐色的裤子倒显得完整,一双布鞋子,鞋尖都打了块正方形的补丁。最让人醒目的是他的花白的胡须和花白的头发。头发和胡须不算长,约摸三厘米,前额已经秃了,开始往后脑勺发展。花白的胡须从两边的鬓角出发,蔓延到腮边,最后在下巴下颚处汇集成一片湖泊。头发和胡须显得苍白荒芜,兴许是很久没有修剪过了,已经覆盖住了脸部的精神。我很疑惑,他家应该没有小孩子上小学或者幼儿园,怎么跑这里来了呢?他两个孙子已经上初中了,已经没有别的孩子,难道替别人接孩子或者带了别人家的孩子?不管怎么说,都是我的长辈,我得上前去寒暄几句。
“大伯……”我走上前便喊,“你一个人在这里啊,大妈呢?”
“××,你回来,什么时候回来的。”老人家抬起头喊起我的乳名,“你大妈在前面跟人家说话。”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去,是的又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她是老人家的老伴,七十多岁,身体也显得硬朗,不过是个聋子,跟人家交流很不方便,要侧着头耳朵贴在人家的嘴边。
“没事就到这跟认得的人说下话,聊哈。”老人家抬头看我一眼,然后左顾右盼。
“堂哥回家了吗?”我随便问着。
“这我不得。那我现在没有住他屋里了。搬出来好久了。没有住他屋里了。”老人家一边说着一边摇头,“你嫂说,现在不要我们跟她带小孩了,她请别人带了,屋就不给我和你大妈住了,她要把门锁起来,叫我们搬出去住。我说,你把把锁起来试试,我一锄头脑不把门敲了。房子是我儿子,我凭什么不能住。即使房子是媳妇的,我也住得。××,我们不搬出来,她真做的出来,把我和你大妈的衣服和鞋往门外一甩,满楼梯都是。”老人家说到深处,显得很激动,碎沫子开始不断地往外飞,左手握着右手腕,右手止不住地颤抖。
老人家有一儿一女,儿子是包工头,在镇上买的房子有五六年了,不过前两年才把房子装修好。老人家老伴有残疾,听说民政局来做调查准备给他家办什么福利的,不过民政局来人的那天,老人家的儿子刚好买个客厅空调回来,花了一万多,民政局的人问都没问情况立马走了。老人家的儿子儿媳不孝,在熟人都是熟事了。老人家的女儿现在已经离婚了,老人家以前都是帮女儿带小孩,女儿每月给老人家寄些钱。现在女儿离婚了,小孩子长大的长大,接回家的接回家。我的心不禁揪了起来,老人家不住自己儿子家,山里老家土房子早已垮塌掉,那他老两口能住哪里,吃喝经济来源从何而来?
“上次,你大妈去拿筷子吃饭,你嫂子把所有的筷子都撒地上了。我也没扫,刚好你哥回来。他一进门看见满地的筷子就问,怎么回事。我说,还能怎么回事,又发疯了。他也没捡,把筷子扫了全部到了。
“他那次回来,我把电费折子给他了,不在他那屋住了。那天我把钥匙给他,他接过去。他也没问,‘爷,你这把年纪了,不在我这住,你能到哪里去呢’,他问都没问,日头眼在那里,我可以对日头眼发誓,他说都没有没说过。他对他舅舅们说了的,每个月给我们多少,多少生活费,你不信去问,到现在一分钱都没有给过。今年年初跟我做生日,你去他那屋了,你也看到了啦。”
听说每次堂哥跟大伯做寿辰,外婆家和丈母娘家都要吵架不欢而散。今年年初也不例外。晚上堂哥邀我去他家吃饭,我便去了。进门便听到嫂子坐在客厅沙发哭哭啼啼,堂哥在饭桌上倒好酒,只有我一个客人,也没见大伯大妈。饭吃饭一半,大伯大妈才推门进来,换上鞋子。我喊大伯大妈一起过来吃饭,大伯说不饿便进了房间,大妈倒进来拿碗筷盛饭吃,不小心弄掉了热饭的筛子,正准备弯腰去捡起来。堂哥起身去盛饭,见状立马一脚跺下去,他脸上还残余着中午陪客人的酒精红。接着,一脚,两脚,三脚……直到把整个筛子跺瘪了,还不甘心,仿佛要把整个楼板跺个大窟窿,所有的愤怒、火气都发泄在那个无辜的筛子上面。大妈端着一碗饭一动也不动地站在旁边看着自己的儿子泄愤,然后喃喃自语说道,“好好的一个东西,被你踩的没得用了咯。”堂哥跺完筛子,转身面朝着他母亲,瞪大眼睛,气急败坏地说,“我让你吃,我让你吃……”说完又用双手捏住母亲的嘴巴,他的母亲不断地往后退,他的母亲不再说话,一直推到墙边,他恨不得永远封住母亲的嘴巴,“我让你到处说,湾里说,你娘屋说,街坊四邻说,你儿子不孝,媳妇不孝,你这吃谁的,喝谁的。”
这时大伯从房门蹒跚地走出来,指着老伴对儿子说,“你再吼大声点,你妈都听不到。不如拿把锄头把我们这老骨头一锄头脑敲死算了,或者买点老鼠药毒死算了,省得你两口子天天吵架。”好好的一个生日,一个春节,闹的不像一家人。我也不知何劝解,只想快点逃离现场,后悔真不该答应来吃这顿饭。
我看着大伯脸上的深沟高垒,是散不去的岁月的浪潮,曾经在大山里挑担挖地的庄稼汉怎么会想到自己竟老无所依呢?
“大伯,那你们现在住哪里呢?”
“就住在前面马路下边,在那里租的房子。你说,这一把年纪了还怕死不成,倒不如眼睛一闭到山里睡去,活着受罪。可是我死了,你大妈怎么办,又听不到……”
我不想再聊这么个让老人家痛苦难受的话题,便问起别的事,“前不久我看到堂姐接您两去武汉玩了,玩的开心吧!”
“嗯,玩了好多地方,玩了一个多星期回来的。你怎么知道的。”
“网上看到的。出去玩下,心情也会好些。”
“造孽,也就你姐孝下我和你大妈了。说起你姐也是个可怜的人。前面这个离婚了,找了个,又生了小孩,在那工地做小工能做几个钱啦。她说明年孩子满一岁了就把小孩给我们带,她出去打工。”
这时临近小学放学时间了,整个人潮往学校门口涌动,我便道别了大伯,牵着小女儿朝大门口走去。这时大伯也冲到了大门口,我真疑心他难不成真的也是接小孩的?突然我发现他的右手多了一个蛇皮袋,左手扶在铁门上,仿佛在等待大门开启第一个冲进去。
大门开了,果真大伯第一个“冲”了进去。穿的虽然是布鞋,却不见得抬得起来,步子倒跨的蛮大的。人潮都往教学楼涌动,他却“冲”到角落处的垃圾桶,弯下腰,恨不能把头塞进垃圾桶把里面看个清清楚楚。我没看到他淘出什么宝贝,又小跑到教学楼后面去了。我牵着小女儿快速登上教学楼二楼,在栏杆处看见大伯又跑到一个很大的垃圾箱跟前,他旁边还有一个同行,两个老人赤着手就在垃圾箱翻天倒地,手脚倒显得利索多了。小女儿在一旁拉着我的手,踮起脚,“爸爸,你在看什么,抱我看看,抱我看看。”
我抱起女儿,“爸爸,你看到什么了,什么都没有啊。”小女儿奇怪地看着我。
此刻,我的心一片凄凉,一片荒芜,我却也无能为力。大伯的那双手,曾经种庄稼的手,抱着孩子成长的手,撑起一个家的手,八十岁还得靠那双手捡废品养活自己和老伴。父母养孩子,恨不能把世间最好都给自己的孩子;孩子赡养父母,衣食起居都成了负担。如果时间倒退五六十年,如果他回到我这个年纪,他一定爱他的孩子如初,就像现在他还在担忧自己的女儿处境。如果这个世间没有不孝子,所有的老人都可以颐养天年,老有所依,每一个家庭都会幸福美满。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一片云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缘年寒光 发表作品:94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一个老人 缘年寒光
    · 一场雨 石金旺
    · 落  叶 流星阁
    · 一场没有谈完的恋爱 钟希珩
    · 周家大院 周宏秋
    · 人生原本是一场噩梦 钟希珩
    · 绝句·春寒望远(回文诗) 李林峰
    · 第一次看海 薛永峰
    · 切格瓦拉 阿华乔木森
    · 游莲花山胜水禅寺 布建忠
    · 如何打造客户贴心银行的调 凌顺达
    · 鲁菜精品   一品豆腐 布建忠
    · 难以突破的精神枷锁 梅山红雪
    · 满意是在贴心服务下实现的 凌顺达
    · 和尚山传说 伊水言
    · 七绝.游云梦山览鬼谷子遗迹 马文超
    · 自己就是自己最好偶像 萧月月
    · 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 邢松海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万豪金业 ·大通冰室 ·花成代孕网 ·天游主管
    ·南京宣传片制作 ·微信刷票 ·微信刷票 ·微信投票 ·自主招生 ·以太坊 ·卡神官网 ·阳澄湖大闸蟹礼券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