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长篇侠义小说断魂刀之六
第六章:命运开了一个玩笑
类别:小说 作者:邓祖平 日期:2018/12/3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为救人设计演戏,谁知假戏真做。
晚霞,渐渐地被月光吞噬了,柔柔的月光轻轻地掠过大地。月亮虽说只露出半边脸,但离圆的确不远。但她还是一样地把柔和、清澈的光泽洒遍人间。
大地的山峰树木、田野村庄通通地笼罩在一望无涯的,洁白朦胧的轻纱薄绡里,显得更加缥缈、更加神秘而绮丽,树叶儿已经悄悄地散发出浓郁的清香。
小菁在云氏家中吃过晚饭,回到家里。
此时,天色已是一更天了。姑娘端坐在床上,满面的失意,数年的心事涌了上来。她好后悔自己爱上了麟弟弟,更恨他无意中闯进了她的生活。更恨自己不争气,明知道暗恋他喜欢他是不可能成功的事,自己干吗还那么傻,对他痴情不忘,对他忠贞不二。而他是属于凤妹的,瞧他们天天在一起,多快乐多幸福。自己是个第三者,干吗还要夹在他们中间,破坏他们的幸福。
唉,就让自己平平淡淡地度过一生吧!就这样放弃了这个自己最挚爱的男人,姑娘心中实在有些不甘,况且他伟岸的形象时时地呈现在她的眼前,而她的脑里装满的全是他的影子。姑娘爱麟弟弟实在太深了,犹如走火入魔,他的出现不仅毁了她的人,也毁了她的一生幸福。倘若在一段时间内要忘掉这个令她痴情倾心的男人,姑娘绝不可能做到,就是做到了,他对她的一生都有极大的影响,况且这是她的初恋。初恋是难忘的,初恋的情也是最纯洁的,它可以让一个人活下去,它也可以让一个人活着比死还难受。爱是快乐的,也是最残酷的。世上没有什么东西能代替爱,也没什么可以代表爱。爱是无私的,爱是一个人的灵与肉。假若一个人没有爱,就好比一个人没有血液,他不能活下去,活下去他只会更痛苦。这就是爱,比死还难受的爱。爱是伟大的,也是最神圣的,爱也是最卑鄙的。有的人为了得到别人的爱,不惜手段去骗别人的爱,他一生都不快乐幸福。因为别人会背叛他,会瞧不起他。只有出自心底的爱,才是世间上最伟大的、最无私的。一个男人或一个女人都希望找一个真心爱他的男人或女人。他一生会快乐,会心满意足。一个人爱上一个人,他也不知道对方对他的感情是否是百分之一百,但他至少爱对方是百分之一百。
小菁爱上麟弟弟是刻骨铭心的。一个男人或一个女人,如这样地得到这样一个人的爱,这个人真的很幸福,也不枉来人世走了一遭。谚语有云:只有爱过的人,才知道什么是爱。
郭麟若知晓菁姐姐如此地爱他,他一生都难安,感到他对不起菁姐姐,一生都欠菁姐姐的情,一生都欠菁姐姐的债,他一生也不会快乐幸福。毕竟天下有这样的女人如此待他,如此痴情倾情于他。
夜深深地降临了。
 小菁陷入了沉思,姑娘今晚是彻底地失眠了。
 窗外,如水的月光轻轻地踱进窗棂,星星在深邃的在天空里深情地闪烁。
夜静得可怕,栖息在树梢的鸟儿也轻轻入睡,进入梦乡。
村外的树林中里“嗖”的一声钻出一个人来。只见他蒙着面,小心翼翼地向村内探望。村庄内,灯光早已熄灭,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已经在疲倦中憨睡。此人心中窃喜,大胆地钻出树林,向村内扑来,转眼间他已来到了村庄内,穿过了一条又一条的小巷,他很仔细地在每一家的房门口搜寻着。
原来此人是一个惯偷。今晚他路过这里,准备在村里捞点儿什么,准备明天去镇上换点儿肉类犒劳犒劳自己。
突然,侧旁一间屋里亮出了灯光。小偷一惊,忙避身躲在檐角下,小心地吸了口气,暗道:“妈啊!好险。”
屋内,灯光很久没有熄灭,不时地传出一阵翻身声和微微的低叹声。小偷很好奇,蹑手蹑脚小心翼翼地来到窗前,一对贼眼小心地向屋内偷视。
 屋内,除了一些简单的农用工具外,什么也没有。
 不过,在床上却斜躺着一位美女。
但见她:脸若银盆,目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薄衣青纱,双峰隐约,乌丝秀发垂散两肩,修长的玉手轻抚床头。
小偷不由得被姑娘的姿色迷住了,一种占有的欲望油然而生。凝望四周,并无动静,他心中大悦:“天助我也。”他小心地推开窗,轻轻地跃进屋内。
屋内床头的姑娘毫无知觉。小偷来到姑娘身后,一个“饿虎扑食”向姑娘猛扑过来,将姑娘狠狠地、牢牢地压在床上。
姑娘大惊,被这忽来的动作惊呆了,正待呼喊,小偷已闪电般地封上了姑娘的嘴,同时双臂一拥,已将姑娘紧紧地拥在怀中。
姑娘拼命反抗。
小偷拳头一挥,姑娘“啊”的一声昏了过去。他发出了一阵得意的浪笑,将姑娘平放在床上,解开了姑娘衣服。瞬间姑娘已赤条条地呈现在眼前。但见酥胸白如雪,凤体浑如银。小偷看着姑娘这绝伦的胴体惊呆了,回过神疯狂地为自己宽衣松带。
蓦地,门外传出一阵脚步声。
只听得一个女郎的呼声。“菁姐姐!菁姐姐!”
小偷陡觉大惊,急从后窗翻了出去。门外朦胧的月光下伫立着一对绝色男女,他俩正是郭麟云小凤表姐弟俩。
原来,云小凤在家里睡不着,便拉着麟弟弟前往小菁姐这面来走走。云小凤上前敲了敲房门道:“菁姐姐,菁姐姐,开门,开门。”
屋内,仍然没有动静。
云小凤感到奇怪。暗吟道:“屋内明明亮着灯,菁姐姐上哪儿去了?”暗吟声中便对心上人道:“麟弟弟,咱们进去吧!”
郭麟轻轻地应道:“好吧!”门没有上栓,云小凤“嘎吱”的一声轻轻地将门推开,来到了小菁房间,表姐弟俩不由得惊呆了。
只见小菁赤条条地躺在床上,春光撩人,白花花的一片。
好许云小凤回过神见心上人正傻傻地凝视着菁姐姐的胴体,姑娘秀面不由发红。如今他已看遍了女儿家的全身,女人的秘密全被揭穿了。当下娇叱道:“你盯着干吗?还不快出去。”娇叱声中,姑娘已转过娇躯推赶着麟弟弟。
郭麟急忙转身出了门,有生以来他第一次见到了女人的裸体。
原来,女人的身体是那么神秘,怪不得女孩子不许男孩子碰她。
云小凤抓过衣服遮住菁姐姐羞处喊道:“菁姐姐,菁姐姐。”
小菁躺在床上,仍然昏迷不醒。
云小凤急了,把了把菁姐姐的脉,一切正常。“哦。”姑娘明白了,原来菁姐姐被人点了“昏睡”穴。当下,姑娘玉指一点,便解开了菁姐姐的穴道。
小菁微微地睁开了双眸。
云小凤轻轻询问道:“菁姐姐,这是怎么回事?”
小菁一见云小凤,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姑娘起身,见自己赤条条地呈现在凤妹面前,姑娘什么都明白了,不由得泪如泉涌痛苦万分,从桌上抓起菜刀就向自己颈脉抹去。
云小凤急伸手点了小菁的几处穴道夺下刀,用被将小菁盖好含泪道:“菁姐姐,事已至此求你别这样,菁姐姐。”话声中,泪水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小菁泪如泉涌伤心哭泣道:“凤妹,姐姐今晚遭此浩劫,有何颜面苟活世上,凤妹你成全姐姐让姐姐去死吧!凤妹。”话落,小菁又伤心地哭泣起来。
云小凤一时无主,忍不住心酸,陪着菁姐姐哭泣。
菁姐姐如今要寻短见,作为挚友,她岂能见死不救。一个念头突地跃入云小凤脑海。“他能否解菁姐姐一时之危,若真能,事情就好办多了。”想到此,云小凤止住泣声。拉过小菁道:“菁姐姐,你别伤心,欺负你的人已被小妹擒住了。”
“是谁?”小菁止住泣声,切齿咬唇道。
“是……是麟弟弟。”云小凤半晌才道。姑娘是这样想的:麟弟弟给菁姐姐的印象不错,念在自己与菁姐姐的情谊上说麟弟弟欺负了她,菁姐姐虽然痛恨麟弟弟,但至少可以减去菁姐姐自尽之危,只要他们不说出去,谁会知道,菁姐姐日后还不是一样嫁人育子。云小凤嘴上虽说这件事是麟弟弟做的,但姑娘很伤心,至少菁姐姐会恨麟弟弟一辈子。谚语有云:只要身正,不怕影斜。只要自己知道麟弟弟不是那种人,别人说什么她也不计较,况是为了救菁姐姐性命,她万不得已才这样。
小菁听闻是麟弟弟欺负了自己,姑娘说什么也不相信。“不会是他,不会是他,麟弟弟绝不是那种人,你这是骗我的。”话完,姑娘失声痛哭起来。
云小凤努力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菁姐姐,发生了这种事,小妹岂敢骗你,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若你不信,小妹就把他抓进来向你认错。”云小凤嘴上虽说得如此有理有据,但姑娘心里好比打翻了五味瓶。到时麟弟弟不与自己合作,自己岂不是更快地要了菁姐姐的性命,自己岂不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小菁听凤妹说得如此认真,心里不由得信了几分。“凤妹真是他做的?”姑娘感到自己很庆幸,心里暗暗地欢喜。
“菁姐姐,难道我会冤枉他?”云小凤努力地控住自己。
小菁止住泣声沉默了,破碎的心海得到了安慰。
云小凤替菁姐姐穿好衣服柔声道:“菁姐姐,我这就去把这个白眼狼抓进来,任你处置。”
小菁又忍不住又扑在床上呜呜地啼哭起来。
云小凤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她明白,菁姐姐是一时间不会自寻短见了。走出房间,她轻轻地带上了门。
郭麟瞧见忙迎了过来问道:“姐姐,屋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云小凤把麟弟弟拉到远处嗔道:“你还问,可把姐姐急死了。”姑娘接着就把小菁被人点了穴道,遭人欺辱及自己如何搭救小菁性命告知了郭麟,希望他能跟她合作救菁姐姐一命。云小凤最后恳求道:“麟弟弟,你一定要帮我救菁姐姐一命。”
郭麟心里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脸色大变道:“姐姐你好糊涂啊!把这种见不得光的事竟往弟弟身上揽。弟弟成了什么人,今后怎么立足于世,你这不是坑害弟弟吗?”话落衣衫一拂,转身就离去。
云小凤见后吓得急拉着郭麟的手娇泣道:“求你救菁姐吧!麟弟弟,姐姐求你了,麟弟弟。”说完姑娘拉着郭麟的手痛泣起来。
郭麟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真对眼前这个不知是傻还是可怜的凤姐又气又恨又心痛,他回过神深深地舒了口气,心里暗暗地叹息:你这傻女人,你知不知道我心里喜欢的人是你啊!你这么做知不知道事情的后果有多么严重,你有没有去想过,我的名节是小事,但是我想和你在一起啊!为了我俩今后的幸福我不能这么做,我一定不能这么做。郭麟推开云小凤的手道:“不行不行,我不能答应你,我不能答你。”他显然要疯了。
云小凤急忙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答应我,难道你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菁姐姐去死吗?我不相信你是这种人,我不相信。”
“因为,因为我喜欢的人是……”郭麟停顿了一下,用深情的目光凝望着云小凤,一动也不动,弄得凤姐姐心里慌慌的,其实她也不想这样做啊!因为他是自己所喜欢人。谁又有那么傻诋毁自己爱人的声誉呢?若不是迫不得已,谁会这么做呢!云小凤心如刀割,但是她却不得不这么做,因为这是救菁姐姐唯一的希望啊,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菁姐姐去死。云小凤见麟弟弟并没有回心转意的意思,两腿一跪,抱住了麟弟弟的双腿。
郭麟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得不知所措,他的心在滴血啊。他点点头,只能无可奈何道:“我答应你。”说着扶起云小凤问道:“你这样做真的能行吗?万一出了什么差错,不但救不了菁姐姐,反而会招来他人的唾骂,许多事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样简单,姐姐你想过没有?”
云小凤止住泣声道:“麟弟弟你别担心,姐姐有把握。只要你跟姐姐合作演好这场戏,咱们肯定会成功的,何况咱们不久后就回紫云观。佛家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麟弟弟你不可能不救的,对吗?”
郭麟无奈地点了点头,也许对吧!这是唯一能救人的办法。
云小凤破泣为笑,她拉住郭麟的手,推开门来到小菁的房内,此时的小菁仍伏在床上哭泣。
郭麟垂着头站在凤姐身后,此刻的他真像做错事的孩子。郭麟心里明白,自己今晚不把这场戏演好,菁姐姐这条小命就断送在他姐弟俩手里。
云小凤把麟弟弟拉到小菁床前道:“菁姐姐,我把他抓来了,你来处置吧!”话落姑娘向麟弟弟丢了个眼色。
郭麟会意哭丧着脸道:“菁姐姐,弟弟不是人,做出对不起姐姐的事,请姐姐念在咱们过去的情谊上,饶了弟弟吧!弟弟下辈子做牛做马也不忘记姐姐的大恩大德,菁姐姐。”郭麟诉到伤心处,还真挤出了几滴悔恨的眼泪。
小菁闻言哭泣声越来越急越厉害了。
云小凤对郭麟的表演感到很满意,姑娘可不敢表露出来。只闻姑娘娇叱道:“看你面如粉玉,原来背后竟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禽兽不如的事情来,我得告诉爷爷去。”话落,云小凤已抽身跑出房门。姑娘知道自己在这里待下去,不仅帮不了麟弟弟的忙,反而有碍于麟弟弟,何况姑娘不忍心看见麟弟弟认那不该认的错,她心中将更加的难过。
屋内只剩下小菁、郭麟二人。
 小菁伤心地泣哭一阵子后方才从床上起来。姑娘轻轻地抹去眼角的泪花,凝望着眼前这位神采飞扬令她芳心念念不忘的男人,是爱是恨她说不清楚。
也许女人天生就是那么脆弱,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她们永远都失去了抗战的勇气。
 小菁抱住了这个令她又爱又恨的男人,双手狠狠地捶打着他的胸脯,她仿佛在发泄她心中的愤怒和气愤。
郭麟努力地镇定地承受着菁姐姐对他的捶打,不敢吭声,此时此刻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是什么?
小菁捶打郭麟不知是累了还是困了,俯在他肩上失声哭泣。
郭麟顿感浑身的不自在和焦躁不安,怔在那里一动不动。
小菁止住泣声责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郭麟心里可慌了。支支吾吾道:“我,我喜欢你嘛!”
要是不喜欢,岂会强行占有。郭麟用了男人们最爱说的话:“我喜欢你!”那就是为了博得女人的芳心。
小菁秀面一红,娇嗔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真的!”郭麟镇定自若。“我没有骗你。”说完,他作势要去搂抱她。其实郭麟心里早炸开了锅,他不过是装模作样哄骗小菁罢了。在他心里曾这样想,只要他说出一些肉麻的话,女孩子准腼腆,他好借此机会下台,尤其对菁姐姐这类温柔文静害羞的女孩子而言。
 谁知小菁并不是郭麟心中想象的那类女孩子。
 小菁嗔道:“喜欢我干吗这样猴急,你不是先斩后奏强逼人家答应你?”嗔声中,姑娘的娇躯反而更大胆地向郭麟的身体偎紧。
“这……”郭麟已经无话可说,心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由得埋怨起凤姐姐来。都是你把我害得上不粘天下不着地,自己倒脱了干系,把这桩为难的事交给我来支撑。唉!反正我已被你拖下了水,你也休想脱掉干系。郭麟想到这儿,急中生智道:“菁姐姐可错怪小弟了,若不是凤姐姐说姐姐沉鱼落雁倾国倾城,小弟才不会这么傻做出对不起姐姐的事来。总之是凤姐姐挑唆我这样做的,你要怪就怪凤姐姐!”
“你……”小菁又爱又怜:“你俩也真是。”姑娘心里甜甜的,点住郭麟的额头嗔道:“你这个木头,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心吗?”话一出唇,姑娘的秀面上已飞起了一朵红霞,害羞地垂下了头。莲花般的娇羞,撩人的媚态,男人们见后心甘情愿为她付出性命也值得。
郭麟俊脸一红,感到很难堪,同时暗暗告诫自己:这是演戏,不能认真。同时轻轻地推开小菁的娇躯道:“菁姐姐,你先歇息,小弟还要回去向外祖父请罪呢!”话落,他拔腿就溜。
小菁玉手一伸,将郭麟拉住。嗔道:“回来,你现在倒怕了吗?反正我是你的人,咱们也不要再顾虑那么多,你就在这里睡吧!”
郭麟大惊失色,暗暗叫道:“糟糕。”怔在那儿,一动不动。
小菁好气又好笑,她把麟弟弟拉到面前,开始为他宽衣松带。
此时,郭麟已成了案桌上的肉,任菁姐姐宰割。
随后,小菁自己也脱下衣服钻进了被窝。
郭麟立闻到一阵如兰的幽香,这幽香自然是来自这美如天仙的女人身上,令人心旷神怡,如痴如醉。
小菁紧紧地偎住郭麟,玉手搂住他的脖子,双眸柔情似水。半娇半嗔:“木头,你怎么不说话啊!”
“我……”郭麟感到体内的血液在燃烧,身体蓦地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他真想一把推开这个拥抱他的女人,但他又有些舍不得。有生以来,他首次遭到了女人的主动,这种情况下他实在不知如何应付。
小菁开始吻麟弟弟的嘴,脖子、胸口、小腹。
郭麟感到菁姐姐的吻好热好狂。
孤男寡女,女人的主动引诱男人哪挡得住,况血气方刚的郭麟,在无法忍受的情况下,还不是做了菁姐姐的裙下之臣。
她蛇一般的身体已经侵透了他的全身。
他感到他的心愈跳愈激烈,血管在膨胀。他控制不住了,手已经轻轻地不老实地在她那诱人的脸蛋、双峰,小腹和男人不会放过的地方抚摸。他疯了,紧紧地搂紧她,把她压在身下。
片刻,只闻一阵气喘声在交织中进行,他俩宛如两块磁铁紧紧地粘在一起,许久没有分开。
小菁凝视着麟弟弟那诱人的俊脸,露出了满足的笑。
窗外,被乌云蒙着的月亮又流露出了她那明媚的神韵。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一片云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邓祖平 发表作品:275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长篇侠义小说断魂刀之六 邓祖平
    · 三生石 叶国栋
    · 我的村庄 丹青
    · 我的启蒙 丹青
    · 社会病态(男子阳刚气) 薛子羽
    · 深化银行综合营销机制的研 凌顺达
    · 长篇侠义小说断魂刀之五 邓祖平
    · 后现代历史 脯美过去
    · 回家 薛永峰
    · 覃万明
    · 平衡 花梦伊人
    · 宝贝 薛永峰
    · 等雪 张勇
    · 我就是一个监狱 孤客
    · 叶,执念于根 蓝天剑
    · 蓝天剑
    · 沟通中和谐工作 凌顺达
    · 《师生群名谱》续 天涯浪子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万豪金业 ·大通冰室 ·花成代孕网 ·天游主管
    ·南京宣传片制作 ·微信刷票 ·微信刷票 ·微信投票 ·自主招生 ·以太坊 ·卡神官网 ·阳澄湖大闸蟹礼券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