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长篇侠义小说断魂刀之三
第三章:拜见外祖父
类别:小说 作者:邓祖平 日期:2018/11/20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郭麟拔刀相助的卖艺人不想竟是自己的外祖父,祖孙两人含泪相认,悲喜交加。

 紫衣大汉心中暗暗吃惊,眼前这位蓝装少年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活得不耐烦了。这小子是谁?胆敢跟他这个闻名方圆百里的地头混混——铁金刚马文唱对台戏,这小子的所作所为,太叫人不可思议,难道他有什么后台,还是他身怀绝技?若真如此,自己应该让他几分。但,这个已到手的美眉,就这般双手奉送给他,以后若叫别人知道,他马文的脸面往哪里搁。马文不甘心,见状后一声暴叱。暴叱声中,一个虎跃,手一指,一个“罗汉守关”挡阻了郭、云二人的去路。同时嘴中叱道:“臭小子,你真的要管这桩闲事?”
显然马文还是不相信,因此一问从对方口中得个彻实。
郭麟鼻孔里发出了一声冷哼:“恶贼,难道小爷跟你闹着玩?”
马文恼羞成怒,一张脸“唰”地变成猪肝色。一声怪叫,怪叫声中已挥起拳头,一招“黑虎掏心”呼地向郭麟胸脯狠狠击来。
郭麟一声冷哼拉着云小凤一个“凤点头”躲过对方袭来的拳头。
 马文勃然大怒,又发出一声震耳的怪叫,怪叫声中反手一招“掌横华山”狠击郭麟的“腹陷窝”,他要将面前这位蓝装少年毁在当场,方息心头之恨。
腹陷窝,人们所喊的胸口窝。内有肝、胃、胰等脏器及腹主动脉,距心脏较近,若经到用力的撞击,不仅会使内脏受到损伤,产生剧痛,而且还会造成腹腔内的血管膨胀,影响血液的流通及心脏的跳动,以致休克,甚至死亡。
郭麟跟随义叔“赤面郎君”周天龙学艺十数载,见后岂不明白对方的用意。当下眉头不禁一皱暗道:这家伙真不是人,一出手就想要取我性命。谚语有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今天不施点儿颜色给他点痛责,他绝不会善罢甘休。心念意动,想到做到,当下松开云小凤的玉手,化掌为拳,跃到对方的身后,一招“玉女穿针”戳向对方的腰部。
腰,是身体的中枢。位于胸椎与骶柱之间,两侧由肋膜包围着,前方附有腹主动脉和肾脏,若遭到猛力的蹬、踢、击、撞就会使腰肋和肾脏受到损伤,甚至于关节脱位,落成瘫痪。若马文不对郭麟痛下杀手,郭麟也决不会以牙还牙给他一个痛惩。况且郭麟并无心取他个终身残废,下手时,只不过施用了三成力道,估计不会伤到对方,他只不过想让对方知难而退。
谁知,这家伙不是郭麟想象中的那样有用。
在此,请君恕笔者饶舌,奉劝那些寻事挑衅的朋友,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而丧失理智,不顾一切后果对对方进行无辜的伤害,那时的你不仅是一失足成千古恨毁了别人,同时也毁了自己。
其实人生在世,只要自己活得开心、快乐,做自己想做的事。当你历经了些许烦忧的事情和挫伤,你才知道生活是多么的绚丽美好,你会更加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一切美丽。更主要的是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就成为什么样的人,谁也改变不了你的言行举止!
马文陡觉晚了一步,被郭麟击上了一拳,震得他身形腾飞起五尺,庞大的身躯“轰隆”的一声倒在草丛里,半晌也爬不起来。
云小凤见麟哥哥一拳将对手击倒,芳心里悬挂的石头方才着地,跑上来拉着郭麟的手娇声道:“麟哥哥,咱们快些离开这个鬼地方吧!麟哥哥。”娇语声中,玉手一伸拉起郭麟,迈开莲步就要离开。
马文见状在地上拼命地挣扎了几下。急喊道:“少侠,我不是人,冲撞了你的大驾,少侠,求你行行好,饶恕小人吧,小人下次再也不敢了,少侠。”说完,这家伙竟然呜呜地哭泣起来。
云小凤芳心得意掉过头叱道:“你这恶贯满盈的恶徒今日遭了报应。哼,想俺麟哥哥救你,门儿都没有。”
马文凝视着姑娘柳眉倒竖、凤目圆睁那气愤的娇靥,心里着实胆怯。哀求道:“姑娘,我不是人,没有人味儿,还请姑娘行行好,饶恕小的,小的以后再也不敢胡作非为了,好姑娘!”
云小凤瑶孔里发出一声冷哼,哪理他这套,拉过郭麟便要离去。
马文汗都急出来了,拼命地喊叫:“姑娘,姑娘!”
郭麟知晓关节脱位的痛苦,心中不忍,轻轻地拨开姑娘的玉手,上前对马文叱道:“瞧你这德性,男人的脸都让你丢光了,小爷今天就饶了你这一遭,若不痛改前非,他日撞上定管杀不管埋。”话声中,郭麟已蹲下身子,用手抓住他的腰椎,旁人还没有看清他使的何手法,只听“嘎吱”一声,马文脱节的关节已经接上。郭麟叱道:“滚吧!”对于这种人,郭麟又恨又怜。
 马文哪敢吭声,急急地蹒跚而去。
 旁侧,云小凤气得朱唇翘起,莲足直蹬,麟哥哥决定的事,她也不好阻挠,她怕惹他生气不高兴。再说了男人都好面子,她又不是他什么人,她干吗要和他作对过不去,让他下不了台阶。
郭麟视而不见。故意询问道:“云姑娘,你是生郭某的气了吧!”
云小凤凝视着麟哥哥诱人心荡的俊面,觉得他很傻,并且傻得很可爱。闻言后娇嗔道:“麟哥哥,俺哪里会生你的气。”顿顿又接着道:“俺不过是担忧你与这种地头混混结下梁子,日后他会报复,到时后悔就来不及了。”
“哦!”郭麟明白姑娘的心意后显得有些忐忑不安,但他马上又镇定下来。抱拳拱手道:“多谢姑娘关心。”顿顿语气一缓:“俗语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他已知错,我怎好意思乘人之危而为难于他。”说到这儿,郭麟也止住了话头接着道:“云姑娘,如今世道不太平,你一个女儿家如果没有太重要的事,还是少出门走动为妙。云姑娘,咱们后会有期。”话落,郭麟向姑娘抱拳作别,转身离去。
云小凤急拉住郭麟的手娇嗔道:“麟哥哥,你这是上哪里?”
郭麟停住身子道:“郭某准备云游中原,一睹神州风采。”
“哦!”云小凤沉吟片刻冉冉而言:“麟哥哥,此地离寒舍不远,大哥何不到寒舍歇息一夜,明晨再赶路,小妹也好略尽地主之谊。”
“这……”郭麟语塞了。但他怕太麻烦人家,半晌才道:“云姑娘,这恐怕有些不妥吧!”
“这有什么不妥的。”云小凤娇嗔道:“麟哥哥,咱们走吧!”娇语声中,姑娘玉手一伸拉起郭麟。
郭麟心怯起来:“云姑娘,别、别这样!”
云小凤秀目一瞥娇嗔道:“麟哥哥远道而来,涉足上千里,不知是何原因使你变得婆婆妈妈,我看大哥是怕寒舍照顾不周,还是怕妹妹吃了你。”此话一出唇,姑娘娇靥上飞起了一朵迷人的红霞,脑袋低垂,心中有个小鹿儿蹬蹬地蹦跳不停,而且越来越激烈厉害。
郭麟忙解释:“别误会,云姑娘,郭某人可不是那个意思。”
云小凤双眸一瞥凝望着郭麟嗔道:“既然不是那个意思,干吗还要推三阻四,咱们走吧!麟哥哥。”娇嗔道声中,姑娘可不管郭麟答不答应,拉着就走。
郭麟知道诚意难却,又拗不过姑娘,只得同意道:“云姑娘不怕郭麟增添麻烦,郭麟遵命就是。”
云小凤大悦,冲郭麟嫣然笑道:“麟哥哥,这可是你自己答应的,妹妹可没有逼你啊!”
“嗯!”郭麟轻轻地应了一声。
云小凤嫣然一笑,轻轻地松开了玉指。
于是,二人并肩向前走去。
四周又恢复了往昔的寂静,地上的小草在微风的吹拂下轻轻颤抖,一层层淡薄的云霞在空中飘浮着,那些迷惘的苍蝇旋转飞舞,嗡嗡地闹成一片,像个大风琴,它们轻轻地倚在树干上,静静地默默地享受大自然这份抚摸。
云小凤蓦地问道:“麟哥哥上次匆匆别过因何事闹得那般慌忙?”
郭麟俊面一红道:“云姑娘,上次的事是郭某的不是。”
云小凤娇笑道:“麟哥哥既然这么说,算你聪明。”顿顿,姑娘接着又询问道:“麟哥哥此次足涉千里,云游中原,又是为了何事?”
“这……”郭麟有些为难,实不知如何回答姑娘,更不敢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姑娘,他顿了一下反问道:“云姑娘,依你说呢?”
云小凤垂下头道:“若妹妹料得不错的话,大哥准是寻觅知音。”
郭麟佩服起姑娘来。惊异道:“云姑娘,那你猜郭某要寻何人?”
云小凤芳心窃喜,忍不住捉住郭麟的手娇声说道:“麟哥哥,你是到此寻觅妹妹的吧!”因为上次在柳林镇吃饭时,云氏祖孙向郭麟谈起过他们的家乡。
郭麟俊面不由得通红,此刻他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也摆脱不了这副窘相。说真的,姑娘的话使他感到很难堪。这不挑明他是个登徒浪子吗?自己不说,旁人要这样去想。
云小凤为了不让郭麟为难,痴憨地娇笑道:“麟哥哥,咱们这儿的人浑,妹妹跟你闹着玩的,千万别往心里去,麟哥哥。”姑娘很担忧麟哥哥一气之下不理她。
郭麟半晌才道:“云姑娘,你这话实在太浑了。”
云小凤闻听麟哥哥生气,芳心十分着急,吐吐舌头道:“麟哥哥,是妹妹不好,惹你生气了,麟哥哥求你饶了妹妹吧!”话声中姑娘拉着郭麟又是说又是撒娇。“妹妹下次再也不敢了,麟哥哥。”郭麟被云小凤弄得哭笑不得,他真的怕了这位凤姑娘,再跟她谈下去,她不知会把他搞成啥模样。
郭麟绕开话题催促道:“云姑娘,郭某不怪你,咱们上路吧!”
云小凤扮了个鬼脸:“请!”话声中,姑娘便在前方领路。
半个时辰后,郭、云二人已来到一村庄前。
此时从村庄里走出一位年过四旬的妇女。
中年妇女陡见郭、云二人,感到十分惊奇。好个英俊的小后生,他是谁?怎么跟凤丫头在一起?当下,她迎上前对云小凤道:“凤姑娘,你还不快回家,你爷爷正着急呢。”
“周婶,凤儿知道了。”话声中,姑娘拉起郭麟急向村庄里奔去。
周婶轻轻地叹了口气:“这个疯丫头!”
郭麟随云小凤穿过一道一道小巷,最后在一座简陋的四合院前停下来。云小凤柔声道:“麟哥哥,到家了。”话落姑娘上前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郭麟打量着这座简陋的四合院,心中很不安,见到老人家他该从何说起?
云小凤来到屋内,云国良正忐忑不安地在房里踱着步子,而灶屋的锅里,早没有了热气。姑娘见后兴奋地呼喊道:“爷爷,凤儿回来了,爷爷!”话声中,姑娘宛如一只娇小的乳燕投入老人家的胸怀。
云国良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孙女嗔道:“凤儿,你这是上哪里去了?现在才回来,叫爷爷好等!”顿顿又关切道:“孩子,你饿坏了吧!爷爷给你端饭去。”话落老人家就迈步去厨房。
云小凤拉住祖父道:“爷爷,您快别这么急,门外还有贵客在等着呢!爷爷。”娇语声中,姑娘已把祖父轻轻地向门外推。
老人家见孙女这娇态,心中一怔。询问道:“是谁啊?凤儿。”老人家实在想不出有何贵客来串门。
“爷爷!”云小凤不住地把祖父往门外推。“您见过就知道了!”
孙女越神秘,老人家就越来越好奇,忍不住抬步走出了屋门。
此时,郭麟已走进了四合院来到了屋门前。
出现在老人家眼前的是一位蓝装少年,只见他:迎风而立,英俊的脸上有一股英气。见到这蓝装少年,老人家十分惊奇,但又马上回过神来,兴奋地上前握住蓝装少年的手颤声道:“恩公,快屋里面请。”落座后老人家兴奋地喊道:“凤儿,拿酒来!”
此时,云小凤已换了一身干净的服装走了出来。闻言后显得有些为难。娇嗔道:“爷爷,您的病刚刚才有起色,酒还是不要饮为妙。”道完,双眸似水地凝视着郭麟,她希望麟哥哥能帮她说句话。
郭麟见后岂不明白姑娘的意思。当下忙劝慰道:“老人家,凤姑娘所言极是,您老的病刚刚康复,饮酒的确有伤身体,老人家您就听凤姑娘一次吧!”
云国良今天很高兴。“凤儿别担忧,爷爷今天心情好,少喝一点儿是不碍事的。凤儿,听爷爷话,把酒拿来!”
云小凤无可奈何,只得把酒壶取来,摆上酒杯替祖父、郭麟各倒上一杯,自己在旁侧坐下,姑娘一时看看郭麟,一时看看祖父。
云国良端起酒杯站起身道:“恩公远道而来,小老儿先敬恩公一杯,恩公喝后,小老儿才好说话。”
郭麟忙站起身,知诚意难却,端起杯将酒一饮而尽。
云国良满意地掂了掂胡须道了一声:“好!好!”
云小凤蓦地说道:“爷爷,今天若不是麟哥哥相助,凤儿恐怕是再也见不到您老人家了,爷爷!”
云国良大惊,忙问是怎么回事?
云小凤便把今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祖父。
云国良听完孙女的述说,站起身来一拍桌子,破口大骂:“老天爷啊,你睁开眼好好地看一下吧,是什么世道,老天啊……”
云国良破骂一阵仿佛才知郭麟在旁,忙道:“恩公对俺云家是恩重如山,有如再生父母,请恩公受小老儿一拜。”说完,老人家便整理衣装就要下拜。
郭麟急忙搀住他道:“老人家,别这样,太折煞小晚辈了。谚语有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我辈中人应有的品德,老人家。”
云国良拗不过郭麟只好作罢。“那恩公可得多在寒舍住几日。”
郭麟沉吟片刻道:“老人家的好意小晚辈心领了,不过小晚辈尚有其他事在身不便久留,若他日有空,小晚辈定来探望您老人家。”
“哦!”老人家也不好再为难郭麟:“恩公有事,小老儿也不敢强留,不过恩公涉足千里,此事看上去也非同小可,不知恩公能否告知小老儿一二。”
“是啊!”云小凤不由得为郭麟着急。“说不定咱们能帮上忙!”
郭麟知晓云氏祖孙憨厚善良,实不好隐瞒:“老人家所言极是,小晚辈前来中原,一则是拜师学艺,二则是寻找失踪的姐姐。”
“哦!原是这样。”老人家顿了顿接着又问道:“恩公,那你拜着师父了,令姐姐的事有些眉目了?”
郭麟摇头苦笑道;“实不相瞒老人家,小晚辈愚笨,出道江湖月余,不但没拜上师父,而且连姐姐的踪迹也一无所知。”
“哦!”老人家沉思了一会儿道:“恩公行走江湖见多识广,小老儿想向恩公打探一个人,不知恩公意下如何?”说完老人家凝视着郭麟不再说话。
郭麟忙问。“老人家您打听谁?只要小晚辈知晓一定奉告。”
老人家满意地掂了一下胡须询问道:“恩公,你可知二十年前那位名震江湖的郭云飞郭大侠他们一家搬迁到何处去了?”
郭麟暗吃一惊不露声色询问道:“不知您老打探郭大侠一家有何事?”
云国良不是郭麟肚里的蛔虫,岂知对方心意,闻言后老泪纵横颤声道:“恩公有所不知,郭云飞乃小老儿的贤婿,云飞这孩子真是,夫妇一去十八载毫无音讯。唉,他们大概是把我这个岳父忘了。”老人家说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郭麟又惊又喜,小时候他听叔父说过他娘亲乃中原人氏,有舅父舅母,真想不到自己竟在这儿撞上了亲人。当下急忙跪拜在地:“外祖父在上,请受麟儿一拜。”说话声中,郭麟已向老人家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郭麟此番举动真把云氏祖孙弄呆了。
云国良疑惑不解的询问道:“恩公,你这是……”
郭麟很明白云氏祖孙的心意。当下忙解释道:“外祖父,我是郭云飞郭大侠之子麟儿啊!外祖父。”
云国良恍然大悟,满面泪光,急把郭麟紧拥在怀中。“孩子,这不是梦吧!孩子。”云小凤在旁侧见后,泪水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好许,云国良才颤声道:“麟儿,你双亲好吧!”
提到双亲,郭麟就触动伤痛哀哀道:“爹娘已经驾鹤西归。”
“啊!”云国良一下子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当场昏了过去。
郭麟见状慌得不知所措。
云小凤急喊道:“麟哥哥,快,快,爷爷的病又复发了。”
郭麟急忙封上了老人家几处要穴,从怀中掏出玉瓶倒出一粒“龙虎还魂丹”纳入外祖父唇中,接着又忙替外祖父推拿活血。
半个时辰后,老人家才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紧抓住郭麟的手,头一句话就问:“麟儿,你爹娘是如何归西的?”
郭麟泣道:“娘亲老人家在麟儿五岁那年不慎染上恶疾而亡,而爹爹老人家在麟儿八岁那年被仇家湘西四霸所害。”郭麟说到这儿,已是泪满腮。
云氏祖孙热泪也忍不住纷纷往下掉。
又闻郭麟哀哀哭道:“当时麟儿被父亲送到柳林庄周叔叔处,麟儿才免遭此劫。麟儿出道江湖拜师学艺就是为报血仇,没想到在江湖上四处漂泊,行踪不定,落到这般模样,自己年幼,稍有不慎,坠入邪门,不仅报不了血仇,而且有可能一失足成千古恨。”
老人家明白后忙道:“孩子,既无去处就在外祖父家中住下!”
“是啊!”云小凤握住郭麟的手,“麟哥哥。”
郭麟沉思片刻道:“看来唯有这样了。”
云小凤兴奋地欢呼起来:“爷爷,这下好了,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欺负凤儿了,爷爷!”
老人家看着孙女那兴奋的劲儿,忍不住瞪了她一眼嗔道:“凤儿,他不是你的麟哥哥,是你的麟表弟。天色不早了,明天还要干活,凤儿,你早些去歇息,爷爷还要跟你麟表弟聊聊哩!”
云小凤秀面一红道:“有了麟弟弟就不要凤儿了,爷爷偏心,爷爷偏心。”姑娘满嘴的不快。
“凤丫头,少给爷爷耍嘴皮子。明早起不来,当心爷爷打你的屁股。”说完,老人家起身就拿起扫帚,扬起要打孙女。
云小凤吃吃一笑,向郭麟扮了个鬼脸,进了自己的房间。
老人家轻轻地嗔道:“这死丫头,越大越疯。”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一片云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邓祖平 发表作品:272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长篇侠义小说断魂刀之三 邓祖平
    · 长篇侠义小说断魂刀之二 邓祖平
    · 落魄无不在心, 邬学芳
    · 浅谈如何改进银行作风 凌顺达
    · 感恩花 郭建华
    · 孔乙己之死 宇光
    · 小品《咱当兵的人》 张阿杰
    · 天空很蓝 刘俸羽
    · 秋之悟 书扬
    · 发展自己强大自己 园田耒公
    · 冬夜,他在雪地里前行 满江蓝
    · 冬天我看海 a 江山
    · 歌儿唱给母亲河 桌尔
    · 泰山挑夫 布建忠
    · 《七律.纪念母亲谢淑芳》 潇湘京韵
    · 七绝.开笔礼 马文超
    · 心少烦忧,健康长寿 邬学芳
    · 加入地坛公园阳光合唱团有 傅国川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万豪金业 ·大通冰室 ·花成代孕网 ·天游主管
    ·南京宣传片制作 ·微信刷票 ·微信刷票 ·微信投票 ·自主招生 ·以太坊 ·卡神官网 ·阳澄湖大闸蟹礼券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