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好戏还没谢幕
类别:小说 作者:蓝天剑 日期:2018/7/4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文章用诙谐的语言描写了主人公李远达的生活经历,给我们展现了一个生活安逸不甘平庸又缺乏经营头脑没有家庭责任感的混混形象,让人可笑又可叹!
文/山东-蓝天剑      (短篇小说4614字)

谁也想不到,在宁城有个叫李远达的,不知是因哪根筋的拧巴,这回又开张了一家饭店。
屈指算来,短短十几年的功夫里,他这已经是横跨两地,第四次与人合伙开店了。一听说他又开了饭店,如果十个人知道了,没有十二个人说他不适合干这营生的,那才叫怪来。可是,只有李远达自己不这样认为。虽然连一个拿手菜也做不出来,可他在与其合伙的现在这第四个女人面前,总是自吹自擂地说:倚仗我的经验,开个饭店,那可是老太太擤鼻子-----手拿把攥的。
本来嘛,李远达在一个企业单位上班,干了个跑跑材料协调关系的工作,除了一个月的固定工资拿着,另外还有三四千块钱的活动经费专门供他支配。抽烟不为难,饭局经常有,不管是他请的,还是请他的。干得也轻松愉快,活得也舒畅滋润。只是后来,因为有个在市里干副市长的叔叔,给他搞了个带薪上省科技大学的名额,自从上了这个大学开始,李远达的人生就发生了比戏剧情节还要有戏剧性的变化。
一去省城上学,受约束的地方多。平时懒散惯了,听课犯困,看书犯愁。起初还隔三差五回来家,看看父母和妻子儿子。后来,从手机上摇了个附近的人,是与省城临城某镇上的女的。见了面知道她是个干煤炭的老板的女人,羡慕爱慕倾慕不在话下。
以前花钱手头宽卓,上了学以后感到明显的拮据。俩人商议找了当副市长的叔叔,干了几笔小生意也赚了四五百万的样子。可经不起他的无度挥霍,没几个月就囊中羞涩了。那女人又给他投了肆拾万元。就回来找了以前的好哥们,去那女的镇上一家鱼馆,花了五千元学了个专做鱼的菜肴技艺。回来开了“千岛湖鱼馆”,做了尝了,感觉味道不是在那里吃到的那样鲜美。又去了一趟那个镇上,人家老师傅留了一手,没全告诉该放一种关键材料。又悄悄塞给那师傅兜里两千元钱,才拿回了秘方。

宁城不算大,也就将近三百万人口县市级规模。
李远达,论年龄,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七十年代中期生人,眼看过四往五奔的人了。从小有个皱眉眯眼吸了口长气需要缓上劲来,才可说话的习惯。喜牌热赌,爱跷二郎腿。人瘦屌长个儿高挑,若是在饭店遇上了一块儿喝酒,他总是左手捂着裤裆右手抠着脚丫子,他手里捏着的烟卷儿的烟灰,能抖落到对面人的小碟子里,这算个啥玩意,你说这饭还能吃吗。他头一次去女方家上门相亲,人家给倒水,他端起了就喝,喝完了把杯子放茶几子下面。人家再把杯子拿上来倒上。就这样也没耽误成就了一段佳缘。沾了他叔叔的名望的光,终算娶了家室有了孩子。
他一直很有女人缘。以前夏天热,大多都没空调,晚上打完了牌就去找那个上夜班的男人家的女人尽欢。他妻子经常一大早就用变速自行车驮着孩子,满大街小巷里找他也难见他的人影。这一回上这个学,他妻子也是既支持,又连带了不放心。
一天的周末上学回来,见邻楼的老王在路边打牌。他卸下肩上的一提包书说:老王,我上学了。老王回头一看:快要死的人啦,上啥学。他说:老王你咋这样说话呢。其实老王也没有坏意,那意思就是说,去上学没有错,别忘了要老婆孩子好好过日子才更好。他也没有气恨老王的意思。第二天还利用他的关系,给老王家楼下的储藏室门前安装上了雨搭。
一边上着学,一边合伙开着饭店。一开始饭店生意不太好,后来好了见了利分了点钱。他又注册了个生态绿化经贸公司,种植草坪,专为城建绿化供货。活还没干一点,租了房子,十几口子人的规模设备,都已武装齐全。印了名片还没忘了送给了老王一张。老王一看,名片上有两个错别字,说他办事不严谨。他略有带搭不睬的神色。也因此取消了原本聘请老王当顾问的打算。真是个不看事的老王啊,眼看都煮熟了的鸭子就这样飞了。

秋后,下午三点多一点,老王在班上接了李远达打来的电话:老王,晚上别应玚了,我在车上往回赶呢,回去请你吃饭。老王纳了闷,好长时间都没联系了,他这又是哪根筋不合适了。还以为他开玩笑呢,老王也没太搁心上去。五点不到,手机又响了:我在鱼馆等你,你下了班过来有事。
一见面就来了一副悲苦样子:老王,我上了这三年学,把个家弄破了呀。
一时间老王懵了:咋回事?
她和人家搞到一块去了。这事也怨不得谁,他整天不着家,到了家就装死酣睡的;她正值年轻,怎耐得住他的装憨卖呆。一次,他爸早上来接孩子送学校上学,见有人从他家出来,没声张。又观察了几次直到确认了。就找了块砖头用绳子栓了挂在门把手上以示警告,却没见她俩收敛。一气之下,便告知了儿子。不知便罢,一听火起。就是计划好了今晚回来堵窝子的。老王:奥,你这是种了人家地荒了自家田。这事只受道德谴责,不归法律约束。哪个男人遇着了也承受不了。但你要仔细想好了慎重处置。他哪听得进去这些,怒言定要让他一番好看。
正巧这时,他妻子来电话了:远达,你是光忙着上学了,过礼拜天也不打算回家来呀?她在试探情况。
他:我和老王一块去安城电厂送炭,现在刚到迪湾吃点饭呢。明天就回去。从安城超市给你和孩子捎回点什么吧?她:什么也不用买了,挣钱这么难,省着点花吧。他先把她稳住了。为了让她确信,他又把手机递给老王让其接听:让远达给你买条大金链子吧。对方的她“嘿嘿”地直说啥也不要,才挂断了手机。接下来是怎么劝也没用,老王用罢了酒饭就回单位值夜班了。
原定十一点开堵,九点半就沉不住气了。敲开门,俩人正坐在沙发上说话呢。男的见势不妙,越窗而窜,早有人将楼南窗前围堵了。省了房费惹来了麻烦,心里没鬼你跑啥呀。围堵擒拿,五大三粗的个子,被提拎回来又遭一顿狂揍。并要三万块钱放人。夜已很深了,通知女方家来领人,一听此事挂了电话。又将此事告知了叔叔。叔叔晓得法律:私自拘禁没权利,索要钱财无法理。只一句“抓紧放人”,说完了就摔了电话。女的当晚净身离家继而离婚。

据说此前有风言风语的,李远达曾找过那男人说道过。人家那女人很开明,远达,你要揍他可以,可别往狠里下手啊,我们家还指望他挣钱吃饭呢。那晚的第二天,女人又四处借钱凑够了数额息事宁人。真是奇葩的懂事明理的好媳妇。
尽管事儿沸沸扬扬,可时钟还是一圈圈的转。这儿离了,那儿也得离。俩人租房住了一段时间,牵扯的太多,匮乏了激情。又是分道扬镳。天寒地冻的,女的患了感冒,孩子还小,也正需要人照顾。李作达的妈妈买了排骨炖油菜做好给送了过去。糊涂人的糊涂逻辑,遇到糊涂事的糊涂办法。又邀请儿媳妇回了家住。李作达是个死要面子的人,他怎么能认下这本账呢。风波一起,见了她就十分厌恶。再复合在一起,绝无一丝可能。
临近冬季,上完了学,李远达分到了一家技术设计院工作。没活闲得慌,有活不会干。又想起了他开饭店的那套本事来了。立马从“千岛湖鱼馆”抽身,毅然清理了生态绿化经贸公司的烂摊子。又从煤老板的女人手里弄来二十万元,在宁城南关地带开起了一家“千食门酒家”。厨师和打杂的一干人马,一应招募,不知又从哪里网上找了个女人管账收银。说是汽车站的职工家属,小女子人俏面甜,也有几分姿色。李远达能把持住自己那才叫不可能。
店里经营的主打菜是甲鱼炖母鸡,吃肉喝汤食疗食补。所有认识的都打电话通知来吃甲鱼炖鸡,这城里人的下馆子是一群羊的方式,只要有开了新店的,都呼隆一下子围上来了,优惠期已过,客源也就寥寥无几了。投资人来了几趟“千食门”,敏感地发现了猫腻,大骂了一顿,生了气走了再没回来。眼看生意日渐萧条。他和那女收银员一商议,就退了租地,迁址到临近家里很近的美食街上继续推销甲鱼炖鸡。又是一通的打电话来他店里用餐。又是一阵子的红火。连着四五年的忙活,也赚了不少钱,只是到他手里的也就是个空瘪的钱袋子。干收银员的小娘们儿可是盆满钵满了。总说自己开饭店有经验,一个不会买菜,送来了货物也不验收,月底没个盘点的糊涂人,白天和收银员取笑打闹,晚上一起睡觉,不睡觉了就把一天的收入带回家了去。所有的收入支出自己不清楚。面对的就是一笔糊涂账,有什么经验可谈呢。几经风雨,千食门也已几经改头换面,换了好几茬老板了,早已没了昔日的那点痕迹了。收银员也回家买了楼房,照顾孩子上学去了。虽然现已物是人非,人没经常在跟前,电话微信弄矫情扯犊子也没断了溜。只是李远达的那份创业求成的浪漫激情还在悄悄地燃烧着。

眼看李远达年龄一天天大了,总是如此放浪形骸也不是个完美的归宿。家里人那个着急啊,恰也凑巧,两家父母遇见说起了这事,就找了个媒人说和此事。女方在外城的证券公司担任经理。在外城上学毕业工作了和同学结了婚有个女孩,后因男的出轨俩人离异后。女的就和女儿租房生活。他去了一趟,将娘俩领回,又通过其叔叔安排在本地一家会计事务所工作。但女方的条件是只要买上新楼就结婚。男方父母的底线是先要个孩子再往外掏钱,因前几位女人已把家底折腾得差不多了。老两口手里那些钱,就考虑着不见兔子不撒鹰。
按说俩人也够厉害的。刚回来的冬天。俩人在李远达租住的门头房里,没有暖气,栖居了一个冬天,真难想象那是怎么熬过来的,看来火热都是来自爱情的力量。
一天中午,俩人在租住屋旁的饭店准备吃饭。以前干收银员的那女子闯了进来,上去就对李远达拳打脚踢,旁边的人误认为是散打队的呢,李远达只是躲避,也不还手,嘴里只是说:这么多人,不好看。一顿打骂之后,才解气一样的走开了。看来还是没断线的联系。其实也没挑起他和现在这女子之间的事端。之后这家饭店因为转租搞培训中心就歇业了。他俩就在自己住的门头开起了“肥羊涮烤”饭店。俩人都不会炒菜,雇个正规的厨师,工资额度低了不行。就先把原来在邻居饭店里干活的面点师傅,请来配菜、穿串、打理日常事务。他俩每收支一分钱歀都从女的微信钱包经过。女的每天给他留够烟酒钱,其余的全都一手把持着。零花钱不够用,他就找来以前的赌友打牌,一把牌提十块钱,凑够了百八十元就摆一桌喝一顿。不但挣不了还要搭上一两箱啤酒。俩人为此经常拌嘴吵架。毕竟俩人相差八九岁,知识层面有差别。她连他的手机短信微信都捆绑了后台掌控,他还忍不住和以前的好友聊天说话,一有动静她就知道,知道了就吵闹,那是少不了大动干戈的。
一次喝酒,他不知怎么知道老王能瞎写几段文字,就央告老王给他写写。说一个老头本来是怀着善心和热情,挽救了一个年轻女子不幸的命运,后来女子发达了有负于那个老头,并说这个事要是写了会轰动整个宁城怎么怎么的。老王听了不明就里,只是连连推辞,不行不行,我可写不了这深奥的东西。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后来俩人又打仗了。女的用刀把菜板都剁烂了。晚上男的喝醉了酒,回到他俩的租住屋,女的不给开门。男的就爬上了墙头,揭起砖头砸门、砸窗户。惊动了物业人员和110出警。第二天物业催促他去修墙,房主说租期快到了将不再续租。
这不,眼下两人正商量着结婚呢。有人问他,俩人在一起一年多了,咋也没弄出个豆来呀。他也是满嘴有理:她带着环儿呢,你们都以为我是清水罐子啊。
夏日午后,送餐具的车子停在了门口。车上下来一男子,卸下了餐具进屋找老板。见他刚醒来正在里屋打电话,就在门口等待。驾驶室里的一个女人探出头来说:别等了,那男的不当家,都是女的说了算,你告诉他个数就行,咱赶紧走,别和他啰嗦了。他在屋里全听清楚了,门口还有很多人都听到了。这时他跑出来嗷嗷的不愿意了,见此情景,那车一加油门,一溜烟地跑了。要知道。李远达是个很要面子的人。挣不挣钱先不说,失了面子不好看的。不管是谁都因为这些零杂小事,在店门口咋咋呼呼的说他不当家,你让他的脸往哪儿搁呢
到底是先买楼,还是先怀孕,双方正在纷纭争执之中。其实,操闲心是没地方拿操心费的。
哎,只是顾及着他那走路不着调,干事不靠谱的这状态,还将会持续多久才算是个终结。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麻雀爱苹果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蓝天剑 发表作品:796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好戏还没谢幕 蓝天剑
    · 乌夜啼·情人泪 四魔神君
    · 致母亲 信鸥
    · 阮郎归·北海游 四魔神君
    · 中考 徐岱锋
    · 周杰
    · 锄禾 徐岱锋
    · 不要 湖言
    · 苦难 湖言
    · 在历史中旅行 魔与神
    · 《荷塘写真》 薛永峰
    · 《山野》 薛永峰
    · 拉林河
    · 《春天》 薛永峰
    · 写在端午节前 港河渡
    · 看吧 湖言
    · 接物说话 茅鲁
    · 悄悄的…… 田力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万豪金业 ·大通冰室 ·策划网 ·花成论坛
    ·南京宣传片制作 ·乐居财经 ·微信刷票 ·微信刷票 ·微信投票 ·自主招生 ·以太坊 ·黑曜石本命佛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