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天地传秘(十九)
二六、素馨情仇
类别:小说 作者:脯美过去 日期:2018/6/1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故事一波三起,因为要急于知晓吴鸾对自己说了什么,何不可急急回岛,这样让万云龙窥探到了进入岛上的秘密通道,通过几个人的谈话,又引出了不少反清复明的故事情节,同时也暴露出江湖中各个派系之间的诸多争端以及个人之间的恩怨,披露了江湖世界的惊险。

    何不可误把万云龙当成吴鸾了,因为在他想来,这世上只有吴鸾身具不老神功之寒冰真气,也只有吴鸾能从容进到后厢房来,并能一举偷袭得手,十几年来的恩恩怨怨,吴鸾何尝不是这样算计着置自己于死地而后快呢?!现如今是得手了,总算有个了结了。
    “玄天玉女,刚才打我这一掌我从未见你使过,而且掌力中阳气精盛,是不是火凤金丹服食过多了?还是近来新练的心法?”何不可语气甚是关切,“吴鸾”却不应答。何不可苦笑道,“现如今已遂了你心愿,你连和我说说话也不肯吗?”久久等不到回应,不禁长长叹了口气,缓缓悠悠说道,“想当年,在南澳的老城头,失魂落魄的我本已生无可恋,死,却又不甘心。就在我六神无主万念俱灰之际,你从天而降,如日月普照,如清风轻抚,如甘霖浇润,顿使我将死之心枯木逢春重燃希望,......是你,让我见识了什么才是倾国倾城之貌,那一刻,我只有个念头,你就是九天玄女派来打救我的,你就是玄天玉女!——即使你根本没注意到我。呵!......于是,我千方百计无论手段的追寻你到了麒麟岛,途中的艰辛以及那入门考验之罪,与时时能见到你相比,就都不值一提了......”何不可说着说着,话音渐歇,行将断气。云龙大急,道宗先生的下落还得指望他,可别就这么死喽!即探手按其项背大杼穴,缓缓输入寒冰真气为其化瘀去痼延续生机。
    何不可忽喜极而泣道,“你还是对我有旧念的!这世上也只有你真心对我好的了……”忽又戛然而止,厉声喝问,“你是谁?!竟敢戏弄老夫!”云龙在察觉其意动时已撒手后撤,与之保持可控的安全距离。看来云龙的内功心法及脚步身形与那吴鸾根本不是一路,可能还相去甚远,不然即使云龙身具绝无仅有的寒冰真气,何不可不会幡然醒悟偷袭者并非是朝思暮想的玄天玉女。云龙致歉道,“对不住,非晚辈有意戏弄,是老先生认错人了。晚辈就是万云龙。...哦,是吴…就是她派我来的。”何不可闻言“嘙”的吐了口血,惨然道,“你就是万云龙?呵,死不了的万云龙!果然江山代有新人出。”转而不安急切的问道,“玄天玉...吴鸾呢?你是她派来的?她自己怎么不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是她的什么人?跟她什么关系?”云龙并不厌其烦,反而灵机一动,何不可有求于自己事情就好办了,“这个嘛...这样吧,老先生带晚辈去见道宗先生与阿朴哥,晚辈即告知老先生详情。......还有吴鸾所托之言。”何不可喜形于色,急道,“吴鸾有话对我说?哈哈,你终于有话对我说了...她说什么了?”云龙冷冷道,“老先生,你得先带我去见道宗先生,我才会告诉你的。”何不可狠狠“哼!”了一声,“我很老吗?开口闭口老先生老先生!”
    何不可重伤一瘸一拐在前,云龙披着隐身龙袍缓缓在后,出了红木楼,转而折入红木雨林,走近一课径达两丈有余的大树。只见这棵红木树干周遭分出许多伞形的巨大脊岭倒锥立于地面上,鬼斧神工般斜斜支撑着巍巍百丈的树冠。树旁几个门徒匆忙肃立,何不可不予理睬,蹙蹙走近树干的脊岭,从一个掩在脊岭间的洞口进到中空的树干里,然后沿着树干内螺旋而上的阶梯艰难攀行。何不可不愿在小辈面前失了面子,硬咬着牙强撑爬行至树杈出口处,这才倚靠在树杈栏杆上喇喇喘气,一口淤血涌上喉头,瘫坐在树杈上昏死过去。云龙观察了片刻,确定无诈后近身扶正他,手按其背输入六度阴阳真气。半柱香时分,何不可气息吐纳略归平稳,一口吐出了淤血,又自我运行了一会儿真气,颤颤巍巍站起身继续沿着盘绕在树干外的阶梯攀行。终于,爬上了一座修架在树冠枝杈间的大木屋,上气不接下气的瘫坐在藤椅上歇息。屋里的两个门徒满腹疑孤面面相觑,递茶水时小心翼翼询道,“宗主,您这是…?”何不可有气无力的摆摆手,门徒不敢再吱声,侍立一旁。
    云龙耐心静候,顺便将大木屋里里外外打量了一遍。只见木屋前窗开敞,便于瞭望整个岛内,左右及后墙皆敞开式门窗,各有三道小门以吊桥联通其他树冠枝杈上的小木屋或平台,然后各小木屋或平台再以吊桥分散开去,有高有低,迂回曲折,只是掩隐在茂密的树冠里难望详尽。整个红木林树冠上四通八达,山下纵横交错,尤若蛛网迷宫,而且每座木屋或平台皆有侍卫持械值守,倘是生人独闯,寸步难行。难怪初来时绕岛一周都寻不着入口,原来是隐在树梢。云龙不禁哑然自嘲,“当时大伙儿躲避巨蜥围猎而被何不可隐身抓住,怎么没想到爬上树梢看看呢?”云龙这样想就有点马后炮的意味了,其实也是人之常情。
    何不可歇够了,循着一道往岛内方向的吊桥继续慢慢前行,云龙在后则默记去路。兜兜转转,来到了一座比之前大木屋更大的木屋。这座大木屋只有一道吊桥正门出入,建制也比较讲究点,前有庭台中间厅堂后间寝室,乃树顶布防区域的总控室。何不可对几个护卫摆摆手,示意别发声,轻轻在大门外立住了,云龙则跟着静立窗边。万五道与阿朴哥果然就在屋里!两个并无大碍,正心事重重的谈着话,所言之事乃是关乎光明社与天地会因宗旨主义不同而自相残杀的当下时势。只听得道宗先生道,“豆箕燃豆斧啊!本同是天父地母日月兄妹,一个反清复明,一个却成了反明拥清!眼看大好的形势,恐要栽在内斗上,殊为可忧可恨!”阿朴哥叹道,“改朝换代,从来都不是简单之事。主要还是太过注重大义而忽略小节,致使底层社众被他人利用了。”道宗先生道,“是啊,民心所向,金石为开。是我好高骛远不切实际了,辜负近南先生将光明社总坛交付我一手打理!难道我老糊涂了吗?!”
    “你不是糊涂!”何不可奋力推开大门走了进去,狠狠道,“一个人能在江湖上安身立命、有口饭吃就不错了!什么反清复明,改朝换代?你是在痴人说梦!”硬撑着四平八稳的步子坐到上座。阿朴哥驳道,“国命不立,人命何立?!大明子民,岂可作亡国奴之苟活!为复国而抛头颅洒热血正是我辈之安家立命!”万五道拍案叫好,连声赞道,“所谓匹夫有责!只要每个不愿作亡国奴的人都团结起来,则驱逐鞑虏反清复明指日可待,绝非说梦!”何不可竭嘶底里叫道,“不要跟我说家国!我平生最恨的就是家国!清也好,明也好,都是一丘之貉!如果大明那么好,又怎会被夷族灭国?!......”何不可边叫嚷边大口喘气,激烈的咳嗽起来,一口气转不过来,晕厥过去。
云龙一进厅堂,还不及见过道宗先生,却让他们几个的争吵给打断。于是干脆静立一旁默默倾听——有时真理往往都是争吵吵出来的,反正想与道宗先生阿朴哥全身而退也不是轻而易举急在一时之事。见何不可昏厥,忙走近为他输气续命。万五道与汤朴也注意到了何不可身后浮影,只道是何不可亲信,却哪里想得到竟是云龙?
    汤朴急切关问道,“师弟,怎样?”何不可稍缓过气来,一只手无力的乱摆道,“不要叫我师弟!我也没你这个师兄...”汤朴不禁深深长叹,心里浮想联翩,悠悠道,“都这么多年了,却是积怨更甚。师弟...”何不可暴怒道,“你师弟早死了!”汤朴一怔,续道,“何健,你...”何不可直摇手,强咽了口气,咬牙切齿道,“我说何健死了!我是药王门药仙宗宗主、天地会护教法师何不可!”汤朴无奈,轻轻摇摇头叹道,“好吧,不管如何,我汤朴对你的情义不假吧?”何不可“哼”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儿才缓声道,“不假。若非你,我早被师...早被人杀了。”汤朴动情道,“你还记得就好!足见石鼓何健原非无情无义之人。”何不可此时已无力再辩驳,静默承受云龙的真气疗伤。汤朴这才得以续道,“你可能还是不明白当年师父为何要逐你出师门,后来又对你赶尽杀绝的缘故,如今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告知你明白为时还不晚,也无需再保密了。”汤朴和万五道对望了一眼,娓娓说起了往事来。
    “南宋末年,信国公文天祥受卖国奸臣排挤,在江西老家独树驱逐鞑虏抗元保宋的义旗,一时间闽赣两广的江湖好汉民间义士即纷纷响应,短期内就组织了一支数万人众的勤王之师。这支王师所向披靡,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一度打下南京,占领江西全境。可惜奸臣当道,粮草断供,叛徒丛生,汉奸四起,以致兵败溃退至闽南粤东,仍矢志不移继而抗元,最终兵败退避五坡岭时再度被叛徒出卖。是时几个亲信纷纷杀身成仁,文信国公仓促间亦吞食龙脑意欲为国捐躯,却未遂。被俘后坚不降元,忽必烈老儿亲自许与丞相之职劝降而无果,最后慷慨而从容就义,留下了千古名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无时不激励着每个稍有良知的汉人。信国公是死了,南宋也灭亡了,可是信国公的精神不死,全国各地反元复宋的斗争壮举此起彼伏,赶之不尽杀之不绝,直至太祖洪武大帝在“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旗帜下建立了大明王朝,从没间断。”万五道默默点头,以示所言非假。
    “信国公招募的亲兵中,有一姚姓名念祖的人在突围漳州城之时失散,只得潜回云霄马铺的老家暂避风头。在闻讯信国公慷慨就义后,就在大山里秘密搞起了信国公未尽之事业。由于在两宋期间江浙福建已多有事明教者,而姚念祖就是其中一个。于是就以明教教义为组织形式,驱逐鞑虏反元复宋为最终目标,悄悄的操起老本行,崇拜日月,广收门徒,秘密结社,积极响应全国各地抗元义举,在一百多年里忠贞不渝,前赴后继,直至大明王朝开创。不料洪武帝等得根基一稳,即听信谗言,剪除功臣,剿灭明教,明教信徒得逃性命者竟寥寥无几!云霄的这些后世明教信徒莫敢忘本,以开山祖师姚念祖之姓改云霄明教为姚门密教,继而传承香火。三百年来,教义与门规虽改了不少,如破除斋戒、酒戒、婚戒等,——那也是为了更好生存于江湖以传承密教香火,虽然也出过几代危害江湖的教主,可祖师爷的遗训却始终秉持不变。”万五道肃然点头以示赞同。
    “师父罗心镜作为石鼓药王门分支素馨园掌门,其实还有个身份,就是姚门密教的光明使者。(何不可与云龙同时发出轻轻一声“啊”)其实说到这里,你这个药仙宗宗主也该明白个大概了吧。想当年,你自小被师父收入门中,不出几年,已是风华正茂,一表人才,且才思敏捷,医术精进,怎不令师父及罗馨宁师妹对你青睐有加?江湖之中,谁人见了不感叹你与师妹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金玉良缘?可为何师父却迟迟不肯应允你们这桩美事?就因为你不是姚门中人。密教之事,关乎每个教徒至死不渝的绝对忠贞!其实师父又何尝不是从小就开始考察你的心性?可是你徒有美玉其表,却始终玩忽浮华,桀骜不驯。每一次考验,你无不巧弄聪明,让大师兄罗素土为你背锅受过;外放采购看病,你竟私自作起买卖来!这一切,师父都洞若观火,渐渐由注重转为失望,由失望转为厌恶,从而滋生清理门户的念头。聪明机灵胆大妄为如你,又怎不郁闷窝火?竟撮掇师妹私奔,意欲背出师门另立门户。亏得师妹还有孝敬父亲的一念之明,临到事头禀告了师父。师父怒不可遏,毫不犹豫的将你逐出师门,并扬言若再相见,必取性命。净身出户的你学业未成,师出无门,难以在江湖立足,由此更心生不甘。于是又偷回师门盗取经书秘笈,却无意听到师父与姚门中人讨论教务的谈话,逃出素馨园之时正好是我当值被我擒住,我终是于心不忍放过了你,被师父责罚不提也罢了。师父事后察觉,即令教中十八集团的兄弟们围追堵截,言明格杀勿论。最后是万十三回报说已将你掩杀在了闽粤分水关。”何不可脸色稍变,却不插话。
    “过了不久,江湖中就出了个心狠手辣的用毒高手,其功力门路及使毒技法与素馨园如出一辙,且更直接巧妙,甚而至于将师妹与大师兄刚出世的儿子也偷走了。师父公私皆耻,义愤填膺,认定非你莫为,亲自出马,凭着几身过人本领及姚门密教的人脉,追踪至南海恶魔岛,此番志在必得却不料擒贼不成反受重伤,回到素馨园后怒火攻心加上重伤不治郁郁而终。大师兄夫妇及我等众姚教门人锲而不舍,继续追查你的踪迹。后来郑成功保明抗清招募十八集团,众姚门密教皆悉数参与其中,此事也就暂时搁置下了。再后来几经变数,云霄姚门密教中人所存无几,且年纪向老,又投身于反清复明大义之中,无心纠缠这个过往恩怨了。却不料又是你助纣为虐,倒行逆施,甘为清廷鹰犬,残害汉室忠良!你与那秦桧洪承畴之流有何区别?”
    “哈哈哈!”何不可忽干咳而笑,阴沉道,“不错,老罗的孩子就是我偷走的,伤我心之人必让他更伤心!这正是我身为妖魔岛岛主的兴致所为。那罗心境老匹夫,找得到我又如何?还不是怀恨而死!哈哈……能解心头大恨方为人杰!秦桧又如何?没有秦桧,就有赵桧钱桧孙桧李桧,就当我是何桧好了,有何不可!”汤朴急道,“可师父所受之伤乃至阴致寒之力,并非你所为。”何不可歇斯底里道,“有何区别?!我要的就是结果!”汤朴无奈摇头,极力耐心道,“那老罗夫妇的孩子你弄哪儿去了?现在在哪儿?”何不可有气无力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就让他们伤心一辈子好了。”
    “那孩子就扔在云霄城漳江边的一棵老榕树下。老何叔,告诉他们又何妨?说不定那孩子现在已成乞食帮帮主了呢。”一个琳琅娇俏的女声从门口传来,只见万逑一两手别在身后,一副闲庭信步的走了进来。何不可重伤萎靡之下脱口而出,“你这么知道?”随即意识到自己失态,忙用强威颜襟坐。逑一仍是俏皮道,“我认识乞食帮帮主呀,他说他就是在那棵老榕下被领养的。”汤朴急问道,“帮主年纪几何?”逑一歪歪脑袋,食指支在下巴道,“十八。”汤朴默默掐指,摇摇头道,“不对…”逑一又道,“二十。”汤朴仍是摇头。逑一再道,“二十五?三十…”万五道不禁失声而笑,汤朴也跟着摇头哑笑。心切则神迷,竟让一个小姑娘戏耍了。逑一嗔道,“老匹夫,还笑得出来?没听过人为刀俎你为鱼肉吗!”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脯美过去 发表作品:147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天地传秘(十九) 脯美过去
    · 看望微电影《初心》摄制组 高豪迈
    · 幸福是正在行走着的人生旅 萧月月
    · 五绝蛛网 杜天太
    · 闻香思故乡 吉祥
    · 淑女求缘 桃点英心
    · 《七律.榴花(新韵)》 李发印高中
    · 弯月寄 刘晖
    · 古风·诗魂 刘达耕
    · 七律 《 首尾吟 不痴者
    · 七言《小镇早春》 悄云
    · 七绝·老树吟 刘达耕
    · 神农溪 家刚
    · 七绝·悟禅 刘达耕
    · 天净沙    夜林
    · 七绝·残荷 刘达耕
    · 七绝藏头诗【墨韵书香】 刘达耕
    · 五绝 诗情画意 杜天太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万豪金业 ·大通冰室 ·策划网
    ·南京宣传片制作 ·武汉楼盘 ·微信刷票 ·微信刷票 ·微信投票 ·自主招生 ·以太坊 ·黑曜石本命佛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