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天地传秘(十八)
二十五、隐身龙袍
类别:小说 作者:脯美过去 日期:2018/5/9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本篇淋漓尽致地展现出云龙无与伦比的武功,不但在瞬间击杀两人,躲过了追杀,成功脱身,而且运用智慧,瞒天过海,巧妙地潜入对方巢穴,窥探得到内中的机密。

  万云龙见流星锤来势迅猛,身在空中已不及退让,扭身避过锤头,顺藤摸瓜抓住链索用力一扯,整个身子在空中倒划出舒展的弧形,“老鹰扑食”由上而下探手抓向使锤之人。使锤之人虎口欲裂,心中大骇,以致方寸大乱,刹那间竟失了反应。待要撒手避让,面门已被云龙抓住,“噗”的一声闷响,桥马稳扎的身子生生被按扁于地面,不成人形。云龙在下扑之时,已察觉另有他人围攻,借抓按“锤人”之力,化直坠于横冲,身子贴着地面激射向就近之人。就近之人正奋力挥舞狼牙棒横扫空中的云龙,欲意打他个避无可避,不料云龙身形如电,已冲进防守大开的下盘,倒让自己避无可避了,还不及惊心,已觉腹部一紧,身子如对折的稻草向后被拽飞,远远砸在火凤园的门楣,恰好被挂在抬头上,眼见不活。云龙右手平推“棒人”之际,左手抖扯流星锤击向使九节鞭之人,左右开花,一气呵成。使鞭之人已有所防备,忙改攻为守,却不敢硬接流星锤,急急侧后翻滚开去,样子虽为狼狈,倒捡回了一条性命。云龙顺势挥舞流星锤,横扫几个大圈,余下之人皆已跳出阵圈去,与那些尾追之人汇成围攻之势,以暗器相向。云龙便撒手流星锤,整个流星锤横扫开去,势如雷轰,只听得竹干噼啪脆响,连断几棵竹干后与折弯的竹子缠绕一起。围攻人等急抱头匍匐,待云龙纵身翻过院墙里去了,这才胆战心惊的起身合拢,看着不成人形的“锤人”和“棒人”,个个面如土色,再不敢追进火凤园。
    火凤草约人高,灌木成丛,团簇在火山口区域的湖畔。云龙一进火凤园,芬芳熏人的气息即扑鼻而来,令人说不出是舒心还是恶心。走进火凤丛中,只见单株枝干滚圆结瘤,蒺藜也似的枝杈如藤似蔓,交结错杂。果子珍珠般大小,紧紧依附于枝杈芒刺间,艳红而泛着金色光晕,捏之亦如珍珠般坚硬。叶子稀疏厚而艳绿,掩衬着丹果与芒刺。云龙小心翼翼摘了一把火凤金丹,身上无袋可装,只得抓在手上。如此出园,必招麻烦,那些围追堵截之人皆非泛泛之辈。思来想去,唯有上乱石如刀遍体冒着热汽的火山,然后直接下到藏王殿,即可免去啰唣。主意一定,云龙运六度阴阳“准权度虚”,催动寒冰真气于周身,纵上“刀山”,足下轻点石棱,远远迂回至藏王殿。山脚下火凤园外人等见状无不口瞪目呆,从其身形步伐上看分明是个武功高强之人,情感意愿上又不信世间竟有如此之高的武功修为,自己纵然也可上得了“刀山”,却绝对做不到似其一般如履平地、跳跃自如、飘忽洒脱!为顾全自身混迹江湖脸面的必要,更口口咬定那就是个鬼魅了。
    云龙分别给蔡德忠、朱洪竹一颗火凤金丹,余下交洪竹收好。方大洪乃受重创内伤,倒也不必金丹解毒。德忠看着手中滴溜溜的火凤金丹,不无担忧道,“阿朴哥不是说了,以热毒来解阴闭之毒岂非危险更大?”云龙虽殊无把握,口中却道,“我给你们输些寒冰真气,再依六度阴阳心法归元化极,便无大碍。我先带你们去个安全之处。”言毕扯下大堂暖阁两旁的幢幡,在殿前院子边大水缸里浸透,然后先给德忠缠绕全身,只留鼻孔出气。幢幡够长,余下披在自己身上,抱起德忠。大洪大惑不解,“干嘛?”云龙道声“信我!”直下十八地狱阿鼻地狱,再过岩浆翻滚的大熔炉洞,至照庐洞石室,解了已被熔岩烤干的幢幡,将德忠安置在照庐,令德忠安生静坐。又在海里浸透了幢幡缠于身上,复回藏王殿接了洪竹下来,最后才接大洪。有了湿凉幢幡包裹,进出大熔炉洞就没那么难受了。
    云龙到厨间蒸馏水缸取来淡水,先让德忠服了火凤金丹,令其平躺石床上自运六度阴阳心法,借热毒打通经络,自己盘坐床边,右手按其丹田,缓缓注入寒冰真气,助其化散经穴中的热毒。不一会儿,见德忠一时消化不了寒冰真气,便让大洪搀他到书桌去慢慢消化。又令洪竹服了火凤金丹平躺床上,手刚伸至洪竹腹下时停住了。洪竹刚才见云龙为德忠散毒时已有了心理准备,倒是平静的运起六度阴阳心法开始打通经络。云龙暗暗吁了口气,排除杂念,将手掌轻轻按于洪竹丹田,缓缓输入寒冰真气。也许洪竹是个女孩子,在接受消化极阴真气甚是快捷,且时候也长,不像德忠不一会儿就接受不了。反而是云龙一时间输出太多阴气,全身燥热起来,不得已停了下来,自己运起六度阴阳心法平衡自身阴阳真气。寒冰真气属于外来真气,输出一点就少一点,对云龙来说,功力确有所打折了。而且打乱了已融合的阴阳平衡,只得运用六度阴阳心法来重新调和。最后索性跳入海里,借海水的清凉加速调和,也顺便将一身装扮小鬼的颜料洗去。
    这时,大洪已在钓鱼台钓起一条大石斑,在厨间上煮了满满一盆清鱼汤,招呼几个趁热吃。吃鱼时,互道了岛上遭遇,大洪几个是被人点了穴道后用奇怪的斗篷包住了,想来就是那斗篷有隐身的功用,然后就一直关在藏王殿,未曾与道宗先生阿朴哥见过面。云龙自是略去流光洞的奇遇,只说被巨蜥拖下悬崖后在照庐洞遇到了一个海上高人,不但解了热毒和巨蜥病毒,还得了一身寒冰真气。德忠羡慕的感慨道,“早知如此,我也跳下树让巨蜥拖我掉海里了。”洪竹笑道,“你想啊!你敢跳下树去,早成巨蜥腹中之物了!”大洪也笑道,“现在恐怕早已被巨蜥屙出来了。”四个一起哈哈大笑,几日来的阴翳短暂的一扫而空。
    四个说笑着吃完了清鱼汤,大洪正色道,“云龙,当下唯靠你一人独撑光明社总坛的危局了,你不必管顾我们,还是打探道宗先生他们下落为要!这照庐洞既然人迹罕至,我们就于此自行疗伤,不急。”德忠洪竹频点头称是,洪竹笑道,“德忠也想在此得遇海上高人呢!”德忠笑了笑,转而担忧道,“外面为了抓鬼严防戒备,堪为麻烦。”大洪点头道,“硬闯恐为不利,需想个法子。”云龙上下打量了大洪、德忠,然后让德忠把僧衣直缀脱了。大洪随即明了,云龙这是要扮成德忠,德忠只比云龙略矮,而自己身形较高。云龙背对了洪竹,扯去虎皮腰裙——说来也怪,云龙自十来岁时被陈近南带上梁山桃园的光明社总坛后,就羞于当众裸身了,无料经过不久前在乌山上救起被山洪冲走的万逑一而裸身相对的奇遇,特别是在流光洞得了吴鸾不老神功的一身寒冰真气而几番肌肤相娱,以致周公之礼后,竟可以当着洪竹他们面前自然的裸身换衣而未感有何不妥!这就是一个人挣脱了思想禁锢却又不谙世故的自然流露,何况云龙性本豁达直爽。洪竹也不再像年少时一样大惊小怪,只略将头偏了偏。云龙穿好直缀,还算合身,转而注视着德忠洪竹道,“散毒时慢慢来,如觉得烦热,就泡到海水里,有点益助。”又详细传与自己的心得方法,这才辞了三个,裹了湿幢幡入密道而去。
    至藏王殿时,云龙将直缀勾成破破烂烂,口中撕心裂肺的大喊救命,惟妙惟肖成恶鬼手下逃生的样子,没命价的奔出山门去。守在山门外紫竹林里的那帮奇人异士一怔,慌忙间见逃命之人正是三个匪囚之一,并不生疑,聚拢过来围住了他。云龙口中求救不绝,蜷缩到众人之后抱着头不住哆嗦,倒感染了众人的惊惧,一颗心又提到了嗓子眼。操人奶奶之人对身旁人语调微颤道,“离勿!你上院墙查探。背尸!你带他到观音庙去,看好就行了。操他奶奶的,老七比干、老八负尸都被撂翻了,看老子扑牢怎么..怎么整治…抽他筋扒他皮!”为仗声势,高举龙首吞口九环大刀作欲砍之状。那旁人应了“是,四哥”费力搀起云龙往紫竹林深处走去。云龙一边装着手脚哆嗦无力一边暗自好笑,“这些人都起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哦,原是龙生九子!草莽之辈,自己高兴就好。螭吻叫离勿,赑屃叫贝尸(背尸),狴犴叫比干,负屃叫负尸,蒲牢倒是叫对了。乖乖,我叫云龙,可不想要你们这些儿子,还九个!”不禁又笑自己打小叫惯了哪吒为那托,平常一到兴起讲古,仍脱口说成那托闹海,却不见得别人笑话自己。
    云龙倚靠在离勿的肩上,在紫竹林里的黑石小道兜兜转转,渐渐远离了人群。前头院墙已隐约可见,于是用手肘在离勿肋下一撞,离勿一声不吭满脸惊讶,软软匍匐在地。云龙这次留了分寸,封其口而不灭口,不过离勿今生想再舞枪弄棒,就得看他的修为造化了。云龙拧了离勿在密林里换了他的一身行头,复拧着离勿翻进了院墙。
    院里正是观音庙的后院,后墙外一带椰子树,挨着石砾坡下参天蔽日的红木雨林。院里种着几垅菜蔬瓜棚,几株芭乐香蕉,一道圆月门洞的瓦脊墙隔着前院。柴房茅厕靠着后墙的两侧,云龙将离勿扔在柴房里,听得前院有些动静,便从院墙另一侧翻了出去,悄无声息的靠近前院窗下。
    “好一个享誉百年的恶魔岛!竟让一个小鬼搅了鸡犬不宁。大水冲了龙王庙,混账!什么恶鬼,八成是那死不了的万云龙!”一个浑厚而不屑的语气正好提到了云龙,云龙更是饶有兴致的竖起耳朵来。
    “什么?!阿爹,你说他、他就是云龙?”却是万逑一急切的询问,惊疑中也似乎几分肯定。云龙一听到逑一的声音,心理又起波澜,总有种坏笑着去逗她欢笑逗她生气的冲动,可是自己已在道宗先生面前发誓与她不共戴天了!真要杀她,自己下得了手吗??逑一若不是天地会的什么龙女仙姑该多好!……逑一叫爹的人自是什么鸟圣教主了。云龙心中想着,耳里听得圣教主关心的问道,“怎么?”逑一却没作答。
    一个带着咳嗽的沙哑声道,“囚牛!你的颜面何在?咳咳”。囚牛洪亮应道,“是。老三,叫上老五一起去看看。”圣教主有点不耐烦道,“都去!抓不住万云龙这个小鬼,把阎罗殿烧了!”“不、不、咳咳、不能烧、烧、咳咳…”几个声音一起应了,齐刷刷出去了。圣教主不悦道,“老何啊,我看你越老越糊涂了……你跟你那好兄弟谈得怎么样啦?不行就都杀了清净!”“不、不、咳咳、不急杀,咳咳、我再去好好谈谈。咳咳”一路咳着出去了。
    云龙心中已断定咳嗽之人就是阿朴哥的师弟何不可,跟着他就能找到阿朴哥了,总算有了眉目!云龙暗自欣喜,忙悄悄循着咳嗽声跟去,也正好赶紧远远离开逑一,耳不听心为清。耳后却听得圣教主温言道,“郑公子,你可得三思而后行啊。听陈近南的反清复明,不异螳臂当车飞蛾扑火;听我的武林独尊,则可荣华富贵福荫子孙。哈哈,不急,……”原来郑堃也在这里边承受着生死立场的抉择考验,听圣教主的口气,似待之如上宾。看来,麒麟岛是天地会殊为重要的据点。
    何不可出了观音庙山门,穿过紫竹林小道,沿湖心曲桥行至对岸密林里就地取材的红木楼,云龙亦趋亦缓低头跟着。何不可身形瘦削高挑,略驼微跛,一头半秃的乱发自然披散,脚步虽顿挫缓慢还伴着时不时的咳嗽,前行却飘忽迅捷,分明是个内家高手。正如俗话说的,世间之事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有时眼见也不定为实。一路上各门庭节口的护卫竟有些是长相奇形怪状的异国人士!白肤卷红发、黑肤大白牙的都有,还有些东瀛倭寇,此番景致若让内陆寻常百姓见了,还不道是妖魔鬼怪乎?护卫们远远见了何不可都毕恭毕敬的低头肃立,而随后云龙一身离勿的行头,他们也不敢怠慢,故而云龙倒是轻松跟到了红木楼。
    云龙径直入到楼堂内,并无他人。大堂形如朝堂,所应建制皆为粗犷厚实的红木材质,无不彰显着恢宏霸气。云龙眼观八方耳听六路,悄然转入内堂。内堂乃药房茶厅,旁有楼梯可上正堂二楼的藏经阁,藏经阁里满满当当是发黄的经书字画,件件名家孤漏,无价之宝。云龙当然无暇去翻看这些墨宝,虽寻不着何不可,却透过窗户发现了隐秘的后院厢房,当即摸索入后院。
    厢房门半掩,向里窥探,左厢寝室,右厢书房,却也是空无一人。云龙掩进屋里,正欲搜寻密室,见书架微动,避无可避,跃身上了房梁。刚藏好身,书架已侧移露出个门洞,何不可披着一件土不土花不花的斗篷披风走了出来,转身关了密室。就在他转身停顿的那一刻,云龙只觉眼前一花,何不可竟凭地消失不见了!果然是眼见不定为实。似这般诡异之事,云龙已不再像初上岛时那么惊骇失魂,却仍是惊疑困惑,慌然无措。幸而何不可转身往外走时,土不土花不花的长袍复又现了形。云龙心中着急,只要让他出了门去就无迹可寻了,下意识间脚上一蹬房梁,直扑而下抓向何不可形体。何不可即已察觉,后发制人,不回头侧身扬手直向头顶来袭处弹指。这弹指并非传说的凌空打穴,而是借物打穴,所借之物就是阿朴哥所言的这个药门师弟一生专研旁门左道,令名门正派无药可解的毒物!在这唯快制胜的电闪火花之间,云龙下扑中忽爆长身手,一把抓住何不可项背上的大杼穴,手心吐劲,只听得“咵”的一声闷响,何不可膝盖与地板俱裂,弹指虚弹而口中狂吐鲜血,委顿在地。
    云龙顺势一把扯下长袍,披在自己身上,退开一旁静候。低头瞧瞧自己,果然身下一花,与地板浑然成一色而消失不见了,稍动则仿似浮影。云龙新奇不已,勾起童真顽性来,摸摸这,瞧瞧那,蹲一蹲,转一转,只觉世间好玩之事不外如是。
    此隐身长袍确为何不可的独门首创。早年在一次培制毒液时无意发现毒液竟能保鲜活物,又偶然将变色龙活剥之皮置于毒液中仍能保持变色功能,后匠心独得,收集了足够多的活变色龙皮拼凑缝补于外袍上,竟能似变色龙一般隐身于所处环境!然而神袍最大的缺点就是必须保持表皮毒液湿润,不能长时间使用,否则即永久失去变色功效,而且须提防自己中毒。因此缝制变色龙皮须时时接触毒液,单这项女红之活就不知熬死了多少个女徒弟!在此期间,何不可仍孜孜不倦,为保持隐身龙袍毒液湿润耗费着毕生的心血。终于大功告成后,何不可为神袍取名隐身龙袍,奉为神物,秘不示人。隐身龙袍在他统治海岛、对付来犯仇家等过程中都发挥了直接有效的神助功用,并循环加深了麒麟岛在江湖中的恶魔反响。
“玄天玉女,十年不见,你终究还是来了......可喜可贺,你的武功精进了不少......”何不可虽萎靡不振,突然说出话来却显得异常平静,仿佛如此境地是他早已预见之果。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脯美过去 发表作品:145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天地传秘(十八) 脯美过去
    · 老故事 锁清秋
    · 眺望 牧远
    · 关于花(组诗) 星海阳光
    · 寻访记忆中的老地名 布建忠
    · 蒲公英 薛永峰
    · 听菜花歌唱 薛永峰
    · 印象刘三姐 碧莹
    · 春天,我在等你 天山鹰
    · 告别故乡 丁碧君
    · 父母爱情 剑谷
    · 平遥古城奇幻宫 平遥雪野
    · 这人 余帛
    · 分明 康亚超
    · 劳动者之歌 覃万明
    · 犬年首场大雾 邬学芳
    · 怀念好友朱国平 邬学芳
    · 拾荒老人夜卧运河广场 徐虎本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万豪金业 ·罗茨风机 ·大通冰室 ·策划网
    ·南京宣传片制作 ·武汉楼盘 ·微信刷票 ·微信刷票 ·微信投票 ·品牌设计 ·自主招生 ·以太坊 ·免费起名网 ·黑曜石本命佛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