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守 藏
类别:小说 作者:林俊华 日期:2018/3/6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是一篇可读的耐人寻味的好作品。一是故事情节好;二是叙述流畅;三是人情味很浓啊。子救父,象救人,人救象以及老朋救友等,这个救是否比守藏更贴切些,仅供交流。
初秋晚上十点的纽约街头,伴着微凉的秋风,放眼望去,纽约街头还是一如既往的霓虹璀璨、华灯高照。城市的晚上,是多姿多彩的,既有热闹喧嚣的一面,也有孤独无助的一面。在一个昏暗无比、充斥着烟酒味的房间里,有一个男人靠着墙,一条腿曲着膝,左手随意地搭在膝盖上,右手指尖夹着一根烟,嘴里吐出的烟雾朦胧了男人英俊硬朗的脸。他就是吉姆。吉姆抬眸望了望窗外,外面喧嚣的世界此刻与他的内心世界是那么的格格不入,自己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在透明的空气里,孤独地生息,痛苦的游弋。突然,一道突兀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吉姆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眉头紧锁,缓缓拿过手机,最终,还是接了电话。电话里传出一道男音:“吉姆……救救我,爸爸求你了!”吉姆张了张口,却没说话,过了一会,吉姆对着电话低低地说了一声“嗯……”,之后便挂了电话。吉姆压抑着的怒气爆发了,狠狠地把脚边的空酒瓶子砸在地上,之后嘴边还痛苦的呢喃着“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时间回到今天早上,早晨的阳光是那么的和熙温暖,城市里的人们开始忙碌起来。吉姆今天穿着一件简单干净的白T,外搭一件军绿色外套,黑色牛仔裤,万斯经典黑色板鞋,加上一米八几的个,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清爽帅气。吉姆站在人行斑马线前等着红绿灯,看着街上的车水马龙,内心升起一种茫然无助的感觉。现在,吉姆还要走路去地铁站挤地铁,为了替那个爱赌成魔的父亲还债!吉姆要卖掉自己买的车,每天过着紧巴巴的日子,自己才26岁,真怕再这样下去怕自己坚持不住。到了电视台门口,吉姆摇了摇头,决定不想这些,还是工作要紧,之后,吉姆便迈着步走进了电视台。一路上,吉姆对遇到的同事笑脸相迎,可以说吉姆人缘相当不错了,热心开朗的人谁会不喜欢呢?吉姆善于隐藏自己的坏情绪,不想因为自己的坏情绪影响到别人的情绪,别人有什么错呢?吉姆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刚坐下,同事兼好朋友杰克小跑过来,拍拍吉姆的肩膀,说道:“嘿,兄弟,我看你印堂发黑,今天你会有倒霉事发生了”吉姆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膀,问道:“怎么说?”杰克眨了眨眼说“社长叫你去他的办公室一趟。”吉姆叹了口气,拍拍杰克的肩膀,便朝着社长办公室走去。站在社长办公室门口,吉姆深深吸了口气,想让自己放轻松,接着,便抬手敲了敲门,“进!”一道低沉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吉姆走进办公室,看着严肃脸色明显不悦的社长说:“社长,您找我有事吗?”社长抬眸看了看他说道:“吉姆,作为一名记者,你这么久没有一篇有价值的报道,像话吗?”吉姆低下头:“社长,我会努力的,我...”社长打断他的话:“行了行了,口头话我不想听,我要实际行动,这样吧,一个星期内你再不能给我一条有意义的新闻报道,你就不用在这新闻社待了。”吉姆睫毛颤了颤:“是,我明白了……”
    此时此刻,吉姆想到,刚刚父亲的话和社长的话,就觉得心力交瘁,但知道,自己不能失去这份工作,因为,自己还要生活,还要替父亲还债,要振作起来,是的,绝对不能倒下。第二天,吉姆起了个大早,虽然有点头疼,但知道,自己的时间有多么紧张,不能再拖下去了。可是,接连几天,吉姆背着相机到处走访,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素材,心情真的似乎快要崩溃了。就在这时,吉姆抬头看到了一张马戏团的宣传海报,海报中有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笑着和身边的大象合影的照片。吉姆看着这个男人,隐隐觉得熟悉,想了想,这不是老家邻居伯伯家的儿子马克斯吗?!记得小时候,吉姆一直跟在马克斯身后唤他一声大哥,马克斯也把他弟弟一样保护,直到马克斯成年以后,因为家庭原因不得不到城市闯荡,两人因此分开。想起这些,吉姆是惊讶的,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自己竟是通过一张海报得知马克斯的消息。吉姆按着海报上的地址找到马戏团训练场,走进训练场,迎面走来的是马克斯,吉姆定定地看着他,一时间竟忘了如何开口说话,马克斯看着吉姆,问道:“小兄弟,你找谁吗?”吉姆张了张嘴,说了声:“大哥,你还记得我吗?”马克斯听到这久违的称呼,愣了愣,惊喜道:“吉姆,真的是你吗?太不可思议了!”两人久别重逢,内心无疑是感动的。
    吉姆告诉马克斯因为海报所以才能找到他的事情,马克斯开玩笑说早知道这样,就叫早点贴海报了。马克斯带着吉姆在马戏团训练场转转,两人一路聊着天,马克斯对吉姆说:“你知道吗?别看我现在是个马戏团老板,好像混得还不错,其实很多人认为我是失败的,马戏团规模不大,投资的资金周转不过来这是事实,但我不会轻易放弃的,我现在的的目标是成为美国第一的马戏团,证明我不是失败的;对了,叔叔阿姨怎么样了?”吉姆微微叹了口气:“我爸妈他们已经……”
    “马克斯!”吉姆的话被打断,因为远处一位年轻女孩大声地叫了马克斯的名字,一边轻快地向他们这边走来。吉姆疑惑地看向马克斯,马克斯解释说道:“她叫萨利,是一位动物唯权主义者,动物在她心中可是有相当高的地位,喏,看见她身后的大象了吗?这头大象可救过她的命,她天天都会来这边看望它。”说完,萨利走近他们的身边,吉姆这才看清楚萨利,萨利留着一头齐肩短发,高鼻梁大眼睛,将近一米七的个子,看起来20出头的样子,现在正眉眼弯弯,笑盈盈地看着他们,萨利问道:“马克斯,这位是?”马克斯:“这是我朋友吉姆。”这时,吉姆礼貌地伸出手:“你好!”萨利笑着回握:“你好,我是萨利。”这个时候,马克斯手机响了起来,他走到旁边接听,不一会,马克斯对吉姆萨利说:“不好意思了,我现在有事需要处理,你们在这边随便转转吧!”就这样,变成了吉姆与萨利在路上聊着天了。吉姆开口说道:“萨利,听马克斯说那只大象救过你的命,你能讲述讲述你的经历吗?我很好奇呢!”萨利看着那头大象,嘴角带着微笑:“我很爱动物,我觉得它们和我们人类没什么区别,它们也懂得爱和守护;记得两年前,我去野外冒险,想多多了解野生动物,可是去到那里,都是会有危险的,我被一只美洲狮攻击,我拼命地跑,就在我以为我必死无疑的时候,这头大象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了出来,它大声吼叫着,用力地甩着鼻子,追赶着那只美洲狮,那时候,我的心情无法言喻,我是多么多么地感激它。”“那你是怎么知道现在这头大象就是救你的大象?”吉姆有点不解的问,萨利笑笑说:“因为它的右耳下方有一个类似于爱心的胎记,出于那次难忘的事情,我仔细观察它才发现的,因为那时候我想从它身上找到我能认出它的记号。”吉姆摸摸鼻子:“太不可思议了,你们又是怎么再相遇的呢?”萨利踢踢脚边的石子,回眸笑着对吉姆说:“因为缘分,有一次我在看马戏团表演,一眼就看到了它,它也看着我,那感觉无比的熟悉,我在它身上找到那个记号的时候,我又喜又悲,喜的是我和它又重逢了,悲的是它现在失去了自由,我不知道它是经历了什么来到了这里,我只知道马克斯是从贩卖动物那买回来的。”萨利说完,眼睛已是朦胧一片,吉姆看着难过的萨利,拍拍她的肩膀,算是无声的安慰。就在这时,不远处的传来大象的叫声和人的喊叫声,萨利和吉姆反应过来立马朝那边跑去。作为记者的吉姆,敏锐度极高,第一时间就拿起相机拍下大象伤人的第一现场视频。现场很混乱,大象情绪很狂躁,不时地两条前腿抬起,头朝天的吼叫着,而它的脚下正躺着已经受伤晕过去的训练师,大象很有可能会踩下去,后果不堪设想,这一幕看着是多么的触目惊心,最终大象还是一脚踩了下去,现场惨不忍睹,而这一幕幕全都记录在了吉姆的镜头下。据了解,大象在训练过程中情绪不稳定,表现出拒不合作的态度,训练师毫不留情地用一把尖利的铁钩刺向它,用粗暴残忍的手段训练一头成年象,发生这样的事情也是意料之中。受伤人员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生死未卜。事后,吉姆看着相机里的视频,这个第一现场的视频可以说是很好的新闻素材,这里没有监控,那么他手里的是唯一的现场视频了。马戏团大象伤人!这是一条爆炸性的新闻报道。吉姆为自己捏一把汗,自己工作似乎算是保住了。萨利走了过来,看了看手里的相机,严肃地问道:“你是记者吗?”吉姆点了点头。萨利:“所以你要报道这件事吗?”吉姆叹了口气:“萨利,每个人都有迫不得已的时候,我现在正面临被解雇的困境中,我不能没有工作,没有了工作,我怎么替父亲还债?你知道吗?我的母亲就是因为父亲赌博整天郁郁寡欢,最后病倒了。然而我父亲不但没有反省,反而变本加厉,作为儿子,我很恨他,可是,作为儿子,我怎么可能不爱他呢?”说完,吉姆留下了两行清泪,痛苦地抱着头蹲在地上。萨利见了,很是心疼,她不知道他经历了这么多,于是萨利蹲下身子抱着吉姆,轻轻地拍着他的肩膀安慰着他。
    马克斯得知这件事后马上赶了回来,他找到吉姆,难得用严肃的表情对吉姆说:“绝对不能报道出去,其他人我都做好工作了,他们不会说出去,只要你不报道,我的马戏团就还有救,你不知道舆论有多可怕,它可以轻易摧毁我的。”吉姆皱了皱眉,说:“你让我想一想。”走在回家的路上,萨利默默地陪在吉姆身边,吉姆突然停了下来,对萨利说:“你希望我怎么做?”萨利直直地看着吉姆,坚定地说:“我不希望你报道出去,因为舆论只会说大象不对,所有人都会唾弃它,我不希望它受到这样的伤害,我相信它,无论怎么样,我都站在大象这边。”吉姆低下了头,沉思了很久,最后吉姆说:“好,我不报道。”萨利笑着点头,轻轻抱住吉姆:“爱一个人,就要相信他说的话。”两人相拥在一起。
    到了与社长约定的时间,吉姆走进社长办公室。社长问:“怎么样?”吉姆手里握着口袋里的U盘,迟疑了一会,最终说了句对不起。吉姆走出电视台,望着天空,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工作最后还是丢了。杰克跑了出来,拦住吉姆,问道:“真被解雇了?”吉姆道:“你说呢?我现在是个无业游民了。你会收留我吗?”杰克摸摸鼻子,笑了笑:“不敢不敢。”吉姆什么也没说,抱了抱杰克,算是道别。杰克望着吉姆的背影,眯了眯眼,笑了笑。
    得知吉姆失去了工作,萨利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觉得庆幸又替吉姆感到可惜,歉疚之中,萨利一直陪在吉姆身边,默默照顾着他。过了一星期,吉姆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是有一家杂志社希望他能够到他们杂志社工作,吉姆觉得这太突然了,惊喜又惊讶。这天,吉姆把自己打扮得很是正式的出了门,打算去面试杂志社,萨利刚好在去吉姆家的路上,看见吉姆出了门,觉得奇怪,所以就一直跟着吉姆到了杂志社,萨利打算在门口等着吉姆。吉姆进去了杂志社,在工作人员热情的招待下,吉姆来到了总编办公室,总编坐在旋转沙发椅上,背对着吉姆,只露出了半个后脑勺,吉姆很是好奇,总编居然不用面试直接录用了他。总编这时把椅子转了过来,正对着吉姆,吉姆张大嘴巴,一时组织不好语言:“杰克,你……你怎么会是总编?”杰克挑了挑眉,一脸坏笑地说道:“一直没告诉你,我其实是个富二代,我父亲投资给我开了这所杂志社,可是我想在基层工作,锻炼一段时间,所以在电视台做了一名小记者,并且和你成了好兄弟。作为兄弟,这个时候我肯定要拉你一把的,刚好我在电视台工作,没多少时间,这所杂志社现在交给你打理,我相信你的实力的。”吉姆一下没反应过来,愣了愣,然后就一把抱住杰克,“谢谢你,杰克!”杰克拍拍吉姆的肩膀,“我听说你父亲欠债的事情了,我可以借钱给你,放心,这是提前预支给你的工资,不用有负担。”吉姆双眼通红,认真地看着杰克说:“杰克,我愿意以身相许。”杰克一脸嫌弃地推开了吉姆……吉姆杰克两人走到杂志社门口,双方微笑着握了握手。这一幕正好落在一直默默跟在吉姆的萨利眼中,萨利似乎顿时领悟,以为吉姆还是要把这个消息报道出去,甚至用这个消息换来了一份工作;立刻,萨利很是生气,掉头气冲冲地走了。
    吉姆走到自家门口,看见萨利站在院子里看着花草发呆。吉姆眸中尽是温柔,想要把刚才发生的这个好消息告诉萨利,微笑着走上前,欣喜地说道:“萨利,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已经找到工作了,在一家杂志社!”萨利面无表情地说道:“哦?怎么会这么快就找到工作了?该不会是把报道,卖给了杂志社,换来了一份工作吧?”吉姆皱了皱眉:“这是什么意思?你不相信我?”“对,我不相信你,你怎么可能会尊重我的意见呢?”说完,萨利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吉姆站在原地,又生气又难过,原来不被信任是这种感受…… 萨利终于跑累了,停了下来喘着气,她这不是在跑,她这是在发泄心中的怒气。萨利抬起头,发现前面就是马戏团训练场,看来她是想她的“恩人”了。萨利抬腿迈进马戏团训练场,顿时发现气氛不对劲,众训练师围在一起窃窃私语着什么,和萨利还算熟悉的训练师对萨利提醒道:“萨利小姐,劝你还是请回吧!”萨利摇摇头,坚决地走了进去。萨利看到了让她恐慌绝望的一幕,萨利睁大了眼睛,捂住了嘴巴,满脸写着不可置信。在她眼前,“恩人”四肢被铁链拷着,大象只能肚子着地的趴在地上,马克斯用铁钩狠狠地刺向它,好像这样还不解恨,然后又用鞭子用力地抽打它,大象只能发出凄惨的叫声,双眼流下了两行清泪。萨利的心像是针被狠狠的刺了一样,那疼痛无法言喻,萨利不顾一切地拦住马克斯“你疯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马克斯愤怒道:“你懂什么?你知不知道它毁了我的事业吗?那个人受重伤,一辈子都要躺在床上做个植物人,巨额的医药费我要怎么赔?”萨利眯了眯眼,冷笑一声“所以,你怪它?把气撒在它身上?它只是在自我保护而已,它没想过伤害任何人,要不是你们用惨无人道的训练方式,请问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吗?”马克斯没说话,放下了手中的鞭子,低着头转身走了。萨拉回过身,紧紧抱住大象,安抚着说道:“不要怕,我一定会救你的,逃离这个地方,一定!”
    半夜两点,马戏团训练场上一座草屋起了火,惊得人们赶忙去灭火,就在大家人心惶惶的时候,萨利牵着满身伤痕的大象从训练场另一个不起眼的小路逃离了现场,萨利也是被逼无奈,才做出了放火这一极端的举动。很快,马克斯就知道,这是萨利所为,赶快行动追赶萨利。萨利早就想好了,她要把大象藏匿在吉姆院子里,然后拜托吉姆帮帮她,她现在只能找吉姆帮忙了。可惜,吉姆晚上不在家,萨利只好和大象戴在吉姆家院子里,直到天亮。第二天清早,天刚蒙蒙亮,吉姆听闻消息赶忙回到了家,萨利拜托他帮忙,吉姆答应了,还说:“相信我,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把视频报道出去。”萨利重重地点了点头。
    吉姆找到马克斯,两人在一起聊了很久很久的知心话。吉姆认真地说:“大哥,我想请求你, 放了它吧!你看着它难受,它留在这里又很痛苦,你们在一起就是互相折磨,还不如放过彼此,成全它也就是在成全自己啊!”听了吉姆的话,马克斯久久未说话,终于他还是点了点头,马克斯选择成全。吉姆紧紧地握住马克斯的手,忠心地说了声谢谢。
    就这样,吉姆和萨利在野外放生了大象,就在萨利和大象第一次初见的地方。大象一步三回头地看着他们,长鼻子甩了甩,嘴里不时地发出声音,似是道别。萨利忍不住哭了,吉姆安慰着她:“你应该为它高兴,它自由了。”萨利哽咽着说:“我知道,我这是高兴的泪水。”夕阳西下,吉姆揽着萨利的肩,萨利靠在吉姆的肩上,画面是那么的和谐美好,萨利对大象的守藏,吉姆对萨利的守藏,何不为是是一种爱呢?(作者:赣南师范大学 广播电视编导专业2016级本科1班 罗 艳;推荐人:赣南师范大学 林俊华)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王爱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林俊华 发表作品:44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守 藏 林俊华
    · 《七律.咏春柳(平水韵》 李发印高中
    · 红尘热土 尘封岁月
    · 【七律】记行 孙希良
    · 汤圆(四言杂吟) 柳韵鹰风
    · 为母八十大寿而作 浴火重生
    · 七绝.暮雪 陈国玺
    · 说给血压的悄悄话 丁碧君
    · 五绝 枫叶情(姚文长 姚文长
    · 烟逝 放下执着心
    · 青玉案-元夜寄妻二0一八年 欢乐大侠
    · 别把爱看的太重 布建忠
    · 草莓 布建忠
    · 家风 布建忠
    · 变迁 林得胜
    · 河流 生长
    · 元宵(外一首) 阿能
    · 与一场白雪恋爱 田歌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东北作家网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华人中文文学网
    ·万豪金业 ·gucci ·慧聪网 ·悦效 ·新三板 ·比特币 ·简历模板 ·安徽电力招标网 ·浙江希望机械有限公司 ·广州工作服定做 ·毕业金 ·石家庄房产 ·癫痫病能根治吗
    ·MT4 平台下载 ·高仿沛纳海多少钱 ·富光杯官网 ·北京培训网 ·旅游 ·现货贵金属平台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