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小说。“小炉匠”的家书
类别:小说 作者:蓝天剑 日期:2018/2/16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作品讲述了一个颇具吸引力的故事,“小炉匠”因丧父导致一家生活困难,前途无望,多亏还有一个远在他乡而且颇有地位的舅父,说不定,投奔亲戚是他改变命运唯一的途径了。

    在中原大地流泉镇的兀术台村,人们喊这个村的名字的时候,如果说话人的语速快了些,或是吐字不清。一些外来的不知道的人,就会误听成了“母猪台村”。这个村里有一个故事,在人们中间,一直就像流经村口的那条小河一样,口口里传颂着、汩汩地流淌着......
       那是四五十年前的事了,村里有一户穷得叮当响的袁姓人家,坐落在这个小村庄的村东头路边上。家里有一处三间附带着锅屋,用薄层石板充当瓦檐的石屋子,在房顶上苫盖着一层层麦秸和茅草的院落里,除了院子里挺拔着几棵碗口大小和手脖子粗细的杨树和梧桐树外,其它的都显得那样的单薄了一些。遗憾的是,男主人在一个深秋后的日子里,突发出血热急病不治身亡,撇下了孤儿寡母四人的家眷,撒手人寰。也留下了其身后满是困顿的不甘和寒冬长夜里煎熬的悲凉。
        这天傍晚,女主人披了个细花布旧棉袄,坐在屋角用土坯和石块搭起来的炉子旁边。她慵懒地用炉钩子捅了几下炉底,炉子里似着不旺的炭火,是孩子们捡来别人家和附近工厂里没有烧透的煤核儿。挑开炉盖,又用火铲子撮了煤核儿加了几块,在那儿等待着煤核儿残喘奄奄一息的余温。自从她男人咽了气归西,处理完后事,她就大病了一场,一病没起躺了二十多天。今个傍晚觉得好些了,起了身下床想干点儿什么事情,却又是浑身哆嗦着有气无力的沮丧和哀叹。在她稍微止息了一阵子的咳嗽,便好几次地扭身望向院门口的破栅栏门。
       她心思着这会儿,“干活的、上学的也都该回来了呀。”自说自话地呢喃。
       外面的西北风,呼呼地刮着,刮得街口胡同里、院子里、全村庄,都是一股脑地撕心裂肺的嚎叫声响。
       村西头走来一个头戴旧棉帽子的人,他那前襟拢共五个扣子的旧棉袄,没了三个扣子。就用一段儿旧的漆包线,简单地像捆白菜似的拢散着,到了该穿棉衣裤的季节,他只穿了两条单裤子,把裤管儿底脚掖进了破袜子里,想尽可能地阻住冷风在裤子里流窜,可还是冻得瑟瑟颤抖。只见他的右肩上,镢头后边挑了个土筐,筐里的冻地瓜、冻萝卜和几片烂白菜帮子,是他下午从生产队里散工后的额外收获。刚才耪地刨土累出的浑身热气早已消失了,这会儿,反倒觉得后脊梁骨贴着那空荡荡的破棉袄里的衬衫,更加湿润润、冷嗖嗖的了。两只手抄进了两个袖筒里,轻轻地拢着镢头把儿,急匆匆地往家里赶。
       路过村里集体的养猪场,正碰上在同一个胡同里住着,从养猪场干饲养员的大哥,推了满满的一车猪粪,刚出了养猪场大门。他这个已出了五服的哥,以前家庭成份高点,上完初中就没再让继续读书,但他平时爱找一些书报来看,肚子里也攒了不少的文汁墨水。平时俩人一见面,总有不少说笑的话头。虽然这还没过了他爹的五七日子,但也没少了他哥那独有的开朗和善意。生活中能看开一些事的人的快乐,只是比那些把事想得复杂的人多些罢了。
       哥:“小炉匠。你还不抓紧去新疆找你大舅,就你家现在这情况,你就心甘情愿这样在村里窝憋一辈子啊。”
       见“小炉匠”歪了头瞪了他一眼,咕嘟着嘴,却没吱声。接着又说: “哎!我说"栾平”老弟,怪不得人家都说,你是一个不怎么开窍的歪把子葫芦脑袋。你也年龄不小了,看谁家闺女没长眼,能来跟了你吧?”
       “小炉匠”,这人不傻。也知道他的这个哥,是心存了一番好意。只怨自己这会儿心烦,手冷脚凉的,就只顾自己走了路。没心情搭理他这哥的话茬儿。


       兀术台村,有千把口人,五六个生产队。三面环山,一面邻水,据说当年金兀术曾在这里的校场点过兵将,村里有金兀术点兵将时站立的高台子遗迹还在,因此得名“兀术台村”。迄至今日,村里男女老少,都有个从古代金姓人那里流传下来的,擅打“罗汉拳”’的遗风习俗。每到逢年过节和喜庆活动,村里的三老四少们,都自发地把前人流传下来的“罗汉拳”的比武赛事,当作一项不可或缺的娱乐项目。男女老幼,大人小孩都会舞扎比划一两下子。村规民约里也有明文条款。不忘代代传承,使其发扬光大。
        “兀术台村的人,大人小孩都会武打拳。连老太太都身手不凡的。” 一时间里,这话,不胫而走,就一直被当作一个坊间趣闻,在人们茶余饭后的闲侃中传播着。
        随之,“兀术台”和“母猪台”就远近闻名了。尽管有说清楚而没听清楚的;也有听清楚而没说清楚的。总之就是这个“xx台村”。
       那个年代,走在大街上一看,从村委大院到各街道主要胡同里,都贴满了“批林批孔”的大字报,还有漫评《水浒传》的系列漫画。风吹得街头胡同墙上贴满的大字报,和街中挂满漫画的用芦苇席子扎成的专栏墙,都呼啦啦的响个不停,村广播喇叭里又传来了,村里年轻人在念大批判发言稿子的声音。置身在这个有着远古风韵与现代气息的村落里,仿佛又听闻到了古代金辽两国阵前交兵时弥漫沙场的战火硝烟,和冲锋鏖战的擂鼓声、厮杀声一样。心头交织着万千感慨而又说不清的复杂心绪。
        只是在今年的这个冬天里,尤其是对于这位遇上爹刚过了世不久,自己又没有厚裤子穿的“小炉匠”来说,更是寒意侵身,凉透了气的感觉。
       “小炉匠”的真实姓名叫袁陆。”小炉匠”的传开,那是因为村里人看了革命现代京剧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后,回头一瞧,一对照。
       “嗨,嗨!袁陆,这家伙,你俩个的长相和神态,太他妈像了。”
       “特型,栾平,袁陆,特型。”
        还有一些耳朵半聋不背的,也听成了“袁平”。
        不管喊对听错的,还是听错叫错的,大伙儿都众口一词地:“那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扒出来的,一样一样的。”  这是其中的一个原因。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袁陆一到冬季,就会把那顶蓝不蓝、黑不黑的褪了颜色的棉帽子箍在头上,系的帽带儿,有一边的那根断了好几年了,他也没让他娘给找一截儿缝上。两个帽耳朵耷拉着,走路一动弹,就在两个腮帮子上轻轻晃悠着。热了卷上去,冷了码下来。卷上去的时候,那尖凸着歪把子葫芦的后脑勺子又显露了出来,走路总是爱拱罗了背,蹑手蹑脚的,像孔圣人怕走路踩了蚂蚁的样子。真有机会的话,抓过来当个替补演员,装扮演“栾平”的那个“小炉匠”,不用化妆别无二选。打那以后,喊他袁陆这个真名的少了,叫他“栾平”的多了起来,但很快就在村里叫的最响的,还是“小炉匠”啦。任凭他怎么反驳,这贴在他身上的“小炉匠”狗皮膏药,他多少次的想揭了,可就是揭不下来的。
       “小炉匠”,冷呵呵地拥开了栅栏门儿,进屋见娘能起身下地了,满心欢喜。撂下筐头,就跑到炉子旁,倒了碗热水端给了娘喝,自己也暖和了一会儿。一看天色已黑下来了,他赶忙给娘单独做了一碗可口的面汤。又忙不迭去菜窖里取了些瓜菜,很快就做好了和妹妹弟弟三个人的晚饭。一直拾掇了把自家的猪也喂了,鸡鸭鹅兔也都入笼进圈,才停歇了下来。
       督促完了妹弟两个去写作业。眼见娘吃了热面汤,气色略有转好,他心里很是高兴。当他正要出门去收拾一下院子的时候。
       娘喊住了他:“大陆呀,你歇一会儿,今晚给你大舅写封信吧,等过完了年,你去找他,看看想个办法找个活干吧。一年年的岁数也大了,总这样,我看也熬不出个头绪来。”
        其实这事,那个叫他“小炉匠”的哥,在他爹还活着的时候,就曾多次给她两口子说起过的,一直拖到了现在,眼下来说,实在是不能再犹豫了。
        袁陆望着娘为难的眼神,就从娘手里接过以前大舅来信的旧信封。看了一眼那地址,算是默许了。他没敢和娘说自己不太会写信,也是怕写不好把事弄砸了。就先安顿娘歇息后,才忙转身连蹦带跳地跑去,找他那住在同一个胡同里的哥去了。


       来到哥家,见哥正在昏黄的油灯下看书呢。袁陆吭哧瘪肚的说明了来意,他哥,看了他老半天。说:“这回,你可总算想明白了啊。”
       袁陆兴奋中又不免疑惑地:“哥,你说,就这么一封信过去,我大舅他们能同意我去吗?要是......” 还没等他的“要是”后面的话说完。
       他的哥就开了腔:“你大舅解放前就去了那儿,在部队上又当了大官。这是你娘同意让你去的,兴许问题不大。不过呢,从咱这里到新疆这么远,要是拍电报快,太费钱,写信邮了去,又太慢。我看呢,好事多磨,你也不能嫌慢,主要是你这封信寄过去,一炮打响了,就是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袁陆的哥,把书拢归到一边,拿出了纸和笔。冲着站在桌子对面的袁陆说:“你坐下,我说你写,确保一炮打响,才能成功!要善于掌握新动向,牵住事情的“牛鼻子”。少做无用功,别费二遍事,如果一来二去的耽误了时间,你就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滴。” 他把后半句话拉长了声音,带有调侃的意味说完以后, 只见他手捻着下巴上的那一撮撮儿稀不冷登的胡子,低了头沉吟了一会儿,还用手指在空中点晃着。你,你,你听我慢慢说来。
       “袁陆,你先在信纸起笔抬头那儿,先写上尊敬的舅父舅母大人,见字如面。” 于是,一封用袁陆他哥的思维、依据袁陆自己的口吻写成的、满怀着深沉呐喊和充满了憧憬向往的“小炉匠”的家书,就在“兀术台村”一个农家小院的昏暗的油灯下,一挥而就,影闪光彩。其文如下:

尊敬的舅父舅母大人,见字如面:

舅父舅母,二位老祖
娘亲舅尊,我乃袁陆
外甥在家,天天受苦
眼下熬煎,生计恍惚
爹去世后,家天崩柱
临咽气前,还曾叮嘱
让儿找您,奔好前途
改变家境,意慰吾母
混个模样,娶房媳妇
繁衍后代,绵传家族
妹弟尚幼,上学在读
勤奋有加,不能耽误
娘身患病,更有苦楚
无可奈何,写信求助
我在这里,挥笔泪簌
正襟叩谢,遥寄家书
甥儿不才,祝您幸福
能否允诺,盼能回复

               此致,敬礼!
   甥儿:袁陆      敬呈
                 x年 x月 x 日

        信的草稿写完了,袁陆的哥又仔细检查了几遍,直到最后满意了。又叫袁陆重新正规地抄写了一遍,叠好粘封。
        翌日晨起,“小炉匠”赶忙就去镇上把信寄出了,一封沉甸甸的家书,就这样邮给了在那遥远地方的亲爱的大舅......
       人生旅途上,凡事往往都是这样。偶尔的期待是一种美好的祈愿,漫长的等待是一种类于折磨的熬煎。正当“小炉匠”对那件事,快要失去希望,没得了耐心,感到流风已过而十分渺茫的三个多月以后。一张邮单和一封书信,从遥远的新疆飞落到了,引得一片沸腾的“兀术台村”。因而,“小炉匠”的名声更响了。不亚于现在的网红,引发的轰动。
        春暖花开人欢笑,桃红柳绿好时节。直到把家里春耕春种的事情全部忙完以后,袁陆的娘和家人们,依依不舍地,把“小炉匠”送上了“中原通往乌鲁木齐”的火车上。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蓝天剑 发表作品:682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小说。“小炉匠”的家书 蓝天剑
    · 五绝·逸心 沈仙墨人
    · 七绝·春节 沈仙墨人
    · 新春咏怀(新韵七律) 朱爱林
    · 除夕 华龙
    · 七绝  《观蓝月 悄云
    · 七绝.怀旧 梁耀琦
    · 雪来吟 王爱
    · 齐天乐•新年 萧莫
    · 七绝·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 黔山翠松
    · 七绝   和 夜林
    · 五绝·春节 沈仙墨人
    · 五绝·岁暮写怀 沈仙墨人
    · 五绝·静思(三则) 沈仙墨人
    · 想说点什么(13) 蓝天剑
    · 想说点什么(12) 蓝天剑
    · 想说点什么(11) 蓝天剑
    · 除夕夜景 爱农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东北作家网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华人中文文学网
    ·万豪金业 ·gucci ·慧聪网 ·悦效 ·新三板 ·比特币 ·简历模板 ·安徽电力招标网 ·浙江希望机械有限公司 ·广州工作服定做 ·毕业金 ·石家庄房产 ·癫痫病能根治吗
    ·MT4 平台下载 ·高仿沛纳海多少钱 ·富光杯官网 ·北京培训网 ·旅游 ·现货贵金属平台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