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钓(2)
类别:小说 作者:柳韵鹰风 日期:2018/2/8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作品通过一个钓字,影射出社会和人生名利场的各种现象,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耐人品味。

“可不能叫空手回去,王编辑答应发了。头版不行,三版,大豆腐块。有咱村的精神文明建设,还有李主任你……”小胡把“咱村”、“李主任”、“你”几个字叫得特别响,鬼精灵!
“这一回,拔个大萝卜,胡站长该请客了吧?”
“请,咋能不请。”小胡紧追不舍,“得叫人家带走点呀,李主任。”
“网没在家。”
“哎呀,咋办呢……”小胡脸上的得意扫掉了一半。
“抬轿只抬轿,管她小姐尿不尿!”老同学给我使了个眼色,“晌午吃饭要紧,我去安排一下。不再抿两盅?您这些大喝家,酒罐。”
老同学又朝我笑了笑,转身走了。小胡圆圆的脸型拉得老长。
 
池塘那边骚动起来。
一个孩子拽出一条一斤多重的大红鲤鱼,引得人们一片咋呼。
王编辑呼的站起来,差点把变色镜掉进水里。夏编辑连忙脱下风衣,往钓浮周围再撒引食——他声称,这是用酒浸泡十多天的,多种饲料,科学配方,鱼嗅到味儿就来。
那孩子捉住鱼就跑。隔着十几米的后面,一个妇女——大概是承包池塘的养鱼户主——紧紧追赶,嘴里还不停地龟孙、王八羔混骂。孩子被截住了,妇女撵上来了,好管闲事的人七嘴八舌,胡乱吵成一锅粥。
有人把村委主任找来,村委主任不知使个啥法,孩子不跑了,妇女不骂了,好事的不插言了,看热闹的也散开了。那条诱人的大鲤鱼,在一片热烈的赞扬声中,活蹦乱跳地跟着村委主任回家走了。
像淘气的小鱼翻个浪花,一支短短的插曲转眼即过,水面、岸边又恢复了天然的恬静。王编辑摇摇头,蹲下身来,眯缝的眼神又回到稳稳的钓浮,仍一派矜持的学者风度。夏编辑重新穿上风衣,飘逸地举起日本进口玻璃钢钓竿,还原出一个亭亭玉立的天外仙子。
小胡的脸型也复了原,向我滔滔炫耀起来:“这还是去年写的稿子,只改了时间、地点、人名……”
“一年了,还新闻哩?”我觉得可笑。
“咋不新?十一届三中全会是老话,我改成了在即将召开的十三大精神鼓舞下,还不是一样!”小胡既为我的将军而不满,又为他的才气而自得,“过几年再投稿,就改成十四大,十五大……”
“奇怪,文学创作能幻想,新闻报道也允许?”
“咋不兴?只要把夏编辑维持得劲,他的版面就会给咱让。想出来的事儿都能见报,信不信由你……”
“哦……”这也有诀窍,我想。
“没有抹蜜不舔的傻瓜,编辑啥特殊?那眼镜看到我写了这村办个沙发厂,他就要买沙发床。我说,沙发家具奉送一套。他要照价付款,我还不清楚?他是弄是啥哩?咱是弄啥哩?人都是这劲儿,面上越正派,骨里越贪馋。咱咋能照市场价格收他的钱,至少得对他优惠百分之六十,工钱贴上,料再赔点。谁贴赔?我去找李主任说说,管他哩,让村上填黑坑,在乎这……”
小胡走了几步,又回来,热情地鼓动我:“文秀哥,你不是想写小说吗,没跟夏啸天拉拉?他是副刊部主任,写诗的,小说、散文啥都管。”
“我——”我拿不出东西,也不愿在他面前丢丑,就舌头一绕,绕出一个有分有寸的圈儿,“我自己还看不过眼,不能太马虎,想再推敲推敲。”
“嗨,自己改有啥用?叫他改。他说中就中。家,是人家当哩。”
“我……”我无法自圆其说了。
“文秀哥,写个报告文学把,张书记有这个意思,叫我写,写不成。听说快提副县长了,得给他吹吹。光写小说,弄成了也给领导搽不上多少粉,谁待见你?……”小胡见说得我动了心,就匆匆找村委主任去。走两步,又回来悄声说:“要是弄成了,给我也挂个作者名。文秀哥,可别错过这个店,啊!”
我算服气了。怪不得小胡混得开,吃得香,人家就是站得高,钻得深,看得远,摸得透。我把积累的素材在脑子里翻江倒海,加工提炼,终于唤回灵感,灵感出一个报告文学题目。自己觉得挺新颖的,有点惊人,于是便鼓起勇气,满怀信心地向天外仙子夏啸天靠去。
 
“秘书老弟——”
我就要跟夏啸天近乎了,听到一个亲切的呼唤。一看是退居二线的赵支书,只好把手伸了过去。一番嘘寒问暖,他得知了我是陪客人来钓鱼玩的,立即叫孙子、孙女搬来两个小低椅子,提来热水壶和茶杯。
赵支书跟我谈了退下后这几年的生活,话语中流露出他对上面的政策很满意,包了就是比吃大锅饭强得多。但是,他对本村的新干部很有意见,说他把他们培养成了,他们忘本,一上台就翻脸不认亲。我这才注意到,赵支书的头发白完了,颧骨凸高了,皱纹加深了。虽然才刮过脸,但昔日那油光发亮的神色隐退了很多,只显得连鬓胡茬硬硬的,像枪,扎人。
“过去咱把得紧,群众都没分啥,干部也没贪污,怕运动来了贴大字报。现在教让贤哩,退下来不当家了……办事难,谁管哩?”
我知道他说的是宅基地。赵支书计划生育没做好,有个老生儿,还是个人芽子。他想要片地方盖个院,大坑不愿垫,他也真没力量垫。平地划完了,耕地又不准占用,也确实难呀。
“南头还有一片空场,是给钱主任的五小子留的。他一家户口都出去了……”
“你盖了不是正好嘛。”赵支书当年可是令人刮目相看的土改干部,全县响,进过省,现在落到这种地步,我确实有点同情。
“十几家子乱争哩。听说老弟升秘书了,替我给书记、乡长说说吧。”
我想赵支书真是老糊涂了,批宅基地,名义上权限在乡里,实际上还是村上领导班子定的算数。乡政府不过要个册,盖个章,留个案,有啥意见了给村干部撑撑腰。这样,村干部好给群众做交代。一直都是这样做的,当几十年老支书了,怎么还不清楚这种微妙关系?我给他提醒:“给李强好好说说就办了。”
“我不找他!那小子,我看着他哩,瞧啥下场。心最狠,他认谁?”赵支书脸上霎时罩上阴云。
我恍然大悟了,刚才老同学说的阻力,根子不正扎在这个下台老支书身上吗?他俩曾是搁班伙计,现在还是拐弯亲家,过去掰不开的一个人,现在成了反贴门神——不照脸。这千年芝麻万年笤帚的公务参杂家务的官司,谁能判断得清楚?为了老同学的党员转正和提升支书,为了赵支书的宅基地,为了编辑们的鱼和沙发家具,甚至为了张书记的副县长前程,更重要的,还是为了我的创作道路,应该让两代干部填平鸿沟,重归于好。于是,我决心和一和这个稀泥,就向他打保票说:“这个事交给我办吧。不过,您是长辈,也要海量宽点,担待担待年轻人。”
“专等请你喝酒了啊。”老支书脸上又堆出笑容。
“李强的转正是怎么回事?有什么原则问题吗?”我要转老支书的弯弯了,为老同学。“张书记很关心这件事,凭你的威望,做做工作吧。”
“我……他……张书记!回来说吧,你晚上再来——甭了,我去找你。”
赵支书带着复杂的表情走了。
 
我和夏啸天谨慎地攀谈起来。从攀谈中得知,夏啸天既是一个一路飞黄腾达的天之骄子,又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文坛才子。他出生于高级知识分子家庭,有亲戚在海外,还有个远房叔在中央。他文革后上的大学,本科毕业,在大学入的团,来工作岗位入了党,现在是副刊部副主任,很快就要破格提拔报社副主编。他的诗歌在省里得了奖,散文在国家级权威报刊上过副刊。眼下又创作出了电视剧本,拍出来很有希望冲出亚洲,拿国际大奖。
“你要成为国际名人了,这是全市人民的骄傲和光彩。”我五体投地了,发出的赞叹,决不是违心的阿谀奉承,拍马溜须。
“钻进朦胧的夜市/充满美妙的希望/游到晨光将露/使人懊恼沮丧……向着太阳奋飞/不怕海阔浪高      /可是妖魔——妖魔要折断凤凰金色的翅膀/金色的翅膀……”
夏啸天兴奋起来,出口像朗诵诗的吟唱,我被感染了,鱼塘也被感染了。
“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是国家的大政方略。谁敢挡驾?特别是挡您的金鸾御辇!”我不是安慰夏啸天,我也没有资格安慰夏编辑,我是由衷的赞颂,我也是出于内心的为他鸣不平。
“愚昧,中国的愚昧,中国落后世界的愚昧。愚昧,是吞噬一切社会进步和现代文明的魔鬼。”夏啸天愤愤然起来,“拍电视剧还要作家找赞助,国家连这点精神文明本儿都不肯下,这是不是国家愚昧?企业赚了钱,个人发了财,滥发奖金,啥都捐助,就是不赞助生产真善美精神食粮的事业,这是不是人民愚昧?国家愚昧,人民愚昧,能不折断凤凰的翅膀!……”
“就是。——得多少?”我试探着问。
“十五万,你有门路?”
“我……”我惊呆了。十五万能办个可以的小厂,能建个像点样的村小学。钱不是大风吹来的,谁肯白白扔给你!可一想又不对了,正想求人呢,咋能先一口拒人千里,就说:“没把握搞那么多。”
“能赞助多少?三万?五万?”
夏编辑顿时来了兴趣,放下钓竿跟我热乎起来。我答应想法活动,估计活动一万多应该不会有大问题。他高兴得连秘书都不叫了,只喊老兄。当我提出要拿小说、报告文学请他赐教时,他爽快极了:“没问题,请你代我先向张书记致个谢,回来您一块往市里去吧,家有好酒。想游玩,报社有小车,十二万,去年买的,今年得十八万,全市最高级的,市委还没有,比皇冠还神气……”
真灵验,终于成功了。我佩服老同学和小胡的洞察,更感激小胡的诀窍,老同学的慷慨。我也叹服夏编辑关于愚昧的切中时弊高论,愿意赞助凤凰展翅奋飞。我想着想着,心里扑哧笑了。我笑小胡的浅薄,你能想到夏编辑也有恁大的难处,向我张恁大的口吗?你能想到我有恁大的胆子,敢许恁大的愿吗?我笑老同学的吹牛,这个圆你包得圆吗?这可不是两网鱼、几条“二十响”、几箱“手榴弹”的小生意呀。我笑夏编辑的轻信,把希望寄托于一个迂直板子,没楞蛋,能不使绚丽的泡沫破灭吗?咋称我这身瘦干柴,像个有肉的大亨?咋评我这副德相,是个手腕通天的仙家?我更笑自己的可悲,欺人总是先自欺的,赞助落空,发稿还能有希望么……
笑归笑,我总算见到了成功的曙光。钻天拱地,也得试试。夏编辑不是指点了,张书记有办法。他现在管一个乡,很快就管半个县,肯定能磨动天!……
 
午宴,虽然酒菜丰盛,我却什么味儿都没吃出来。只是多喝了几杯,客人也没有陪到底,便昏昏然倒在了老同学的床上……
很阔很深的池塘,是天池,百宝池。里边应有尽有……熙熙攘攘的钓客,来自四面八方——坐车的,拉车的,骑车的,跑步的……个个争先恐后。滑稽古怪的钓具——笔杆子,麻绳子,直叉子,弯刀子,长嘴巴子,厚脸皮子……件件得心应手。味道奇异的钓饵——蚯蚓蚂蚱,酒肉罐头,百货香片,光环金砖……各诱各的钓物。百花齐放的钓技——钩子钩的,绳子捆的,杠子敲的,白手抓的,浑水搅的……都显神奇功效。个个钓获丰厚——有钓出鱼鳖虾蟹的,有钓出金银珠宝的,有调出蟒袍乌纱的,有钓出白马王子、倾国公主的……大家笑乐翻天。
一眨眼,池水干了,鱼虾没了,池中岸上骤然哄乱起来。你勾住了我,我缠住了他,他咬住了你,都钓住了,都被钓住了……
龙卷风,卷得天昏地暗,全被卷上了高天,都被丢进了大海……
我跌进一个冰冷的深渊,呼人救命,哭天喊地……
哭醒过来,一身虚汗。

(1992年冬创作于故乡,收入《村梦》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柳韵鹰风 发表作品:1658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钓(2) 柳韵鹰风
    · 五律·确权事件平息后 香池寒莲
    · 五律·过香庙 香池寒莲
    · 祭灶 柳韵鹰风
    · 五律.旷淡 林全钦
    · 星空黯淡,槐树花开 余洪凯
    · 我的乡恋 老歪
    · 活着的尊严 爱农
    · 向死亡告别 清晨
    · 我家门前是资江 红蝴蝶
    · 抑制不住爱你 红蝴蝶
    · 七绝 盼团年(二) 黄从明
    · 五律·无题(二) 香池寒莲
    · 五律·早起 香池寒莲
    · 五律·摘田艾 香池寒莲
    · 七绝《枫之恋》 诗画
    · 五绝 《枫梦幻》 诗画
    · 七绝 《山水寄情》 诗画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东北作家网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华人中文文学网
    ·万豪金业 ·gucci ·慧聪网 ·悦效 ·新三板 ·比特币 ·简历模板 ·安徽电力招标网 ·浙江希望机械有限公司 ·广州工作服定做 ·毕业金 ·石家庄房产 ·癫痫病能根治吗
    ·MT4 平台下载 ·高仿沛纳海多少钱 ·富光杯官网 ·北京培训网 ·旅游 ·现货贵金属平台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