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类别:小说 作者:蓝天剑 日期:2018/2/3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作品通过一对夫妻的经历,揭示了一场精心设计的钱财骗局,很有教育意义。在这里,“金总”夫妻俩的经历再次证明,天上不会掉馅饼!什么钱生钱,什么大项目,都是给贪图便宜的人们下的“套”,对此,人们一定要小心,谨防上当受骗。

     一个不到二百万人口的小城,每天都在她那坚韧不拔的脚步里,繁忙而又静谧地走过晨曦日暮的每一时刻。
       又是一个晴朗明媚的大好天气。 金义武两口子吃了早饭,又怡然自得地走进了临街一胡同里,迈步走向那家才开业不久的一家投资机构办公室。
       好几次在路上碰见金义武他俩口子,他右肩背着个男式包;她右臂拎着个女式包。相同的是每人手里都有个喝水杯子,不同的是他右臂別着背包,手插在裤兜里,左手提了个精制套装的水杯;她左手托着水杯,右手轻轻地扶着,女式包在她的臂弯下随着脚步的节奏,自由地晃荡着。俩人紧挨着走路,潇洒浪漫的神态,引得路人羡慕不已。
       每到在路上对面遇见了,我们总是客气地打招呼,谁先望见了对方,谁先搭话。
       他:还没退?
       他俩再或是:上班去呀。
       我:不行啊,还得等三年多才到点。
       我也再或是:看你俩都熬出头了,多滋润啊。
       近来常常的,他总是喜不自禁的,搭话的热情高涨了许多。他老婆满脸的容光,微微点头。算是随同着他问候了致意似的,乍一看上去,比往日里又多了几分,不知来自哪里的由衷地欣喜和愉悦。
       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他两口子的衣着打扮,女人的头型发饰,也流韵着光鲜靓丽的新潮气派。
       虽然我和他俩认识,不是特别熟识那种的认识,但一般见了面,如果不打个招呼说个话故意装没看见,就走过了的时候几乎没有。
       据和他俩是同事以及很了解其底细的人说:“那两口子,热心肠,有了好事都想着我们。”  
       因此受益的也乐不可支:“我这几个月里,很见效果,幸亏他俩帮了大忙。”
       众人纷纷涌来了一大堆赞美的夸词。还有的说:他两个,男的遇事不慌张,女的有事敢决断。哈哈,鸳鸯一对,一对鸳鸯。大好人一个,一个大好人。面对众口一词的夸赞。他俩不管谁遇见了这情景,也都在半推半就的客套一番之后,美滋滋地哼了小曲走开了去忙他们的事情去了。
       他两口子都已退休。几年前,女儿大学毕业从所在城市,找了个对象安了家,婆家生活无虞,小孩也不用他俩照看。如此二人世界也是欢愉甚慰。最近,他俩从一位知己朋友那儿得来了财富资讯,投资了一个理财项目。数额不少,在该公司目前有记录可查的的档案里,遥居第三四位光景。已经参与进来的内部人员见了他俩,都改变了一开始“哥”啊、“姐”的打招呼方式,还省却了姓氏后面的名字,直接在他的姓氏后面加了“总”;在她的姓氏后面加了“经理”的称谓。一见面就微笑地都互相打招呼问安祝好。一开始略为觉得有些别扭不习惯,后来两口子也没再拒绝,感觉也是众望所归使然,欣喜若狂似的,从心底里洋溢着信心满满志在必得的昂扬神色。


       
       傍晚,人们散了陆续走出理财室,走出了那个胡同拐了弯,各自回家。
       路上,他老婆半玩笑半认真地说:“金总,我今天不愿意动弹,懒的做饭了。”
       他老婆的身材,看上去还算匀称。随着年龄增长也没太怎么发胖发福,只是不穿高跟鞋的时候,比金义武矮了十公分不到的样子。说完了这话没见有什么动静,她又抬眼望向他说:“干脆从外面吃点吧,省了回去忙乎了吃了,还得忙乎了拾掇。”
       先前时候,刚投资才十几天不到的功夫,银行卡账面上就有了数额不菲的回馈。这段时间里,两口子高兴得差不多连睡觉都能笑出声来。赚了不花那不是楞棍儿吗。只见金义武笑嘻嘻地用舌尖舔了一下上唇,虽然嘴上没说,但不经意间从鼻腔里冒出了“哼哼”的气息声响,就已经证明了,他心里早就同意今天老婆“经理”的这一伟大英明的决定。
      小城区街的饭店,大多都是面街冲路。除了美食一条街的店店相邻景象,别的街道上,也都是隔不远一两家,隔不远五六家的临街经营店面,几乎天天爆满,好不热闹。尤其是每临晚饭以后时分,灯红酒绿,霓光影闪,人流徜徉,汇成了城区街路两旁一道道别样的风景。
       从超市出来,又散澹的看了几家饰物店,顺便取了快递。俩人一前一后,就进了临街东边的一家小餐馆。老婆点了俩菜,他又上吧台退了一个,要了一小碟花生米。金义武捏着酒盅喝了一小口酒,吧嗒了一下嘴巴。慢吞吞地说:养生的都说,过午不食,咱晚上尽量少吃点儿就行。他老婆“嗯呐”着只顾喝她盛了满满一碗的南瓜粥,吃起了三鲜馅饼。
       金义武,人高脸俊,会过日子。在家里两盅酒就脸红,菜也不讲究;在外场上别人请他吃饭,喝半斤八两也不推辞,别人点菜孬了,他再重点,很不见外。等轮到他请客喝酒的时候,就点最便宜的菜,喝最便宜的酒。眼见一茶杯酒,刚喝上两三口的功夫,他就把盛酒的杯子往桌上使劲一蹾:“酒这东西,辣吼吼的,有什么喝头,咱抓紧喝完了吃饭。” 时间一长, 熟悉他的人,大伙儿都知道了他的毛病,慢慢地和他聚场的人日渐减少。只是他蹭蹭歪歪喝别人的酒,不愿退减。
       有一年,他被调去干安检员,恰巧发现他老师,正在废料堆旁偷拿一根信号电缆线。他老师只顾着低头盘拢那团线缆,急急忙忙往一个破尼龙袋子里装塞,没注意观察周围的动静。不管怎么说,这可是盗窃行为。他觉得如果自己这时候迎上去的话,不但老师面子上过不去,而且显得自己也不好看。随即,就眼珠子一转,给他同事“李大坏”递了个眼色,躲远处去了。
       李大坏心领神会,疾步上前盘问,得知他老师说是想从楼上引电下来,在储藏室按个灯照明。李大坏哪能会让逮住的这个罚款指标的机会跑了,一番上纲上线地把矿上“盗窃矿产资源将以其物品的十倍价值处罚”的规定,声色俱厉地摆了出来。老同志觉得假如只罚钱还算是小事,若因这事下了通报,各单位都知道了,那多丢人啊。于是,再三央告求其宽恕。并再四辩解:“我干了快一辈子了,从来也没偷拿过矿上的任何东西。今天呢,犯了糊涂。这线缆我不拿了,你抬抬手过去算了。再说我徒弟金义武,不还和你在一块吗。”李大坏斜楞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装作一本正经地说:“那好吧,你让他找我再说吧。”
       下了班洗完澡,他师傅特意在澡堂大门口,等待金义武帮他找李大坏说说情化解此事解个围,免得惹了大麻烦,传出去了好说不好听。不一会儿,两人遇见,老师将事情的经过如实说给了他听。又瞅了一眼,见四下没人,把两盒好烟塞他兜里,“別吱声啦,让别人看见不好。” 金义武佯装惊讶出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他知道他老师的心思,只沉吟着没说帮忙,也没说不帮忙。
       他老师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液。征询而又试探地:“你叫上老李,咱几个喝一气去。”
       这话正中他的下怀,又假惺惺地:“就这点小事,犯不上弄这套吧 ... ?要不,你去准备,我问一下他有空吗。” 都下了班了那还能没空。他老师脸上挂着笑意,心里嘀咕着这是什么徒弟啊。不情愿归不情愿,还是去了饭店要了一盆羊排炖山药和胡萝卜块,一盆鱼头汤。李大坏又叫上另一个同事,四人一桌喝了个酒足意畅以后,好歹说了先不上报看情况再说。他老师觉得话中有音。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第二天又约了他们,弄了一盆炒鸡和一盆羊汤,他们还真都如约来了。又喝了个酒足饭饱才算搞定这事。
       就这么点儿事,让他老师窝了一肚子火。这破线缆,只怨自己一时犯晕,花这么多请酒的钱,买几百米线缆也用不了。他纳闷的是怎么找了自己的徒弟还弄得这么复杂曲折?后来经旁人侧面一打听,人家说:“操他妈的,你可遇上了个好徒弟。整个过程都是你那个好徒弟设的圈套,也行啊,破财免灾吧,反正比下了通报罚款丢人强呗。”听了这话,他师傅脸色愠怒,望着窗外飘落的树叶,心里翻腾着像打翻了五味瓶的滋味。只蹲在门口那儿,抽着烟喘着粗气,气得一句话也没说。那人又劝他说:“行啦,事都过去了,也别太放心上了。”见他略有释缓地消了气的样子, 就开玩笑地说:“可也是啊,你这大半辈子的爱好,下了班除了钓鱼,不是套狼套狗的,就是套黄鼠狼子。一到冬天还给兔子下套,金义武也没少跟你吃兔子肉,还真是应验了"有什么师傅就有什么徒弟"的那句话?”,他师傅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你这是什么狗屁逻辑,我套狗套兔子不假,可我从来没给哪个老少爷们们使过绊子下过套啊。” 一边气嚷嚷地说话,一边又气嘟嘟走开忙去了。
       他师傅之后好像猛然想起了什么:难道这孩子莫不是...还在为那年因为领导找我从班组长中推荐区队长...我先把大徒弟做举荐的事他记恨我...?“那大徒弟,也确实不赖,有能力又能干,心路正人缘好,没几年时间就干副矿长了”  他自言自语着。转而心里又想,可现在眼前这档子事和谁能说出口呢,不说出来太气人,说出去更丢人。他即使从外面生了气,回到家里和老婆也丝毫一个字没说过这事。打那以后,师徒俩人偶尔走碰了面,哪怕碰破了头皮,他师傅再没搭理过他。虽然他老师没往外说,但不代表能堵住别人的嘴,很快就传开了。他老师直到退休,再也没和金义武说过一句话。


       如今,金义武也已早退了休。这件事距今已经光景久远,他似乎早已淡忘了这茬儿。可知道这事的人见了他,就会禁不得想起了他曾经的不靠谱、不地道、不讲究的可气、可恨、可笑缘由。
       餐馆里灯光明亮。橘黄色的光泽映着四人座的餐桌,也映着坐在桌边这一对满心幸福的两口子的脸庞。他老婆一边细嚼慢咽地吃着饭,一边耐心地听他算计着这笔投资一年后的回报数额。还不时地插话说:咱俩这次的决断是非常对的。你看那几个服务员,累死累活的一个月下来才挣不到两千元。不值当的下这个憨力。他滋滋味味地:就是就是。选择在于胆量,机会要靠把握。
      外面,夜色笼罩,路灯眨着昏黄的眼睛,看着匆匆来往的人们 。这金“总”和“经理”老婆,享受完了有人伺候的感觉,回家放下随身物品,就遛弯消化食去了。俩人轻松愉快的脚步,伴着锻炼养生的人群,在晚风的吹拂下,优哉游哉地漫步在充满憧憬和希望的城区柏油路上。
      近来的很长一段日子里,临街路口的胡同里,车来人往,人气大增。
      胡同里的小院大门口。彩虹门高悬矗立,电动气风鼓胀着它的丰腴和饱满姿态。在彩虹门上边中间的一条横幅上面,粘贴着“众志成城”四个红底黄色大字;两旁分别悬挂了左右条联。左边上写:瞄准机会把握机遇不失时机干实事;右边上写:面向未来不畏艰难急起直追创大业。院里头有个门厅,有黑板和好几排连椅,电视、空调、饮水机之类的一应俱全。一时间,这里的人气剧增,氛围火热。
       讲课的老师,是机构的总管。西装革履,操一口颇具地方特色的普通话,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各位老师,各位同仁。我们品牌的思维定位,战略规划、管理章程、未来发展、目标方向,都已经很明确了。新来的几位先生和女士们,一会儿金总就把公司资料发给你们。接着又提高了嗓门:回顾和总结这半年来的工作情况,形势还是非常喜人的。尤其是我们的金总夫妇,从一开始就热心热爱关注着我们本地公司的各项事务事宜,从一开始的几个人发展到现在的400多人,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与他俩的积极努力和亲历见证密不可分。咱这儿是刚起步的分支机构,与总部目前已有百十万人的大部队相比,我们还要不断壮大......俗话说:一年之获,在于树谷;十年之获,在于树木;百年之获,在于树人。我们还将筹建精干的营销队伍,有如此庞大雄健的人脉资源作支撑,有大家雄厚的融资实力作后盾......阳光总在风雨后。.相信吧朋友们,其实各位也都切身体会到的,幸福天天在向我们招手示意,前景无限美好,未来梦想成真。
       一天天的阐释:你不理财财不理你...投资大,回报多,见效快。金总他们的收益情况就是很好的例证。真金白银的实际数额已打进了他的银行卡,一长溜提示短信都在手机上显示着呢。闲下来,大家围拢了金总身边央求着,翻看手机,浏览信息。
      又是一天天的传授:我们把平时的闲散钱聚集起来,让钱去生钱,用钱去赚钱。自己轻松快乐,又不用风里去雨里来的操心费力...

      其实他们这就是自我膨胀的一种发财梦想模式,就是想尽办法把自己的“智慧“装进别人的脑袋里,把别人兜里的钱财捞进自己的口袋里。不过一旦财迷心窍了被洗了脑,人就很难自拔出来了。
      有一次,路上的熟人遇见了他俩口子。问其干嘛去?
      " 干嘛去?退休了。总闲在家里闲了干嘛!去公司也是玩,那儿有水喝、有电视看、还有人陪着说话唠嗑、教你知识,丰富头脑,每天活动了还锻炼身体。十样八样里面没一样有坏处的。哈哈,你说是吧。”
      中秋节过后的一天,我下了班刚走到那条胡同的路口,正巧和金义武常在一起的小孟碰了面。
      他说:“干啥呢,王叔。进屋去坐坐吧?”
      我说:“坐啥啦,得回家吃饭呀,”我故意装作不知道:“爷们儿,忙的啥?”
      他:“叔,你不想挣钱吗?你不理财财就不理你。”
      我:“你这孩子,钱是好东西,谁不想啊!”
      他:“只要你敢投资。多投入就有高回报。两三天就见实效”
      我一听还是离他远一点儿吧。我说:“我愿意吃鱼,没时间去钓,想去套兔子,自己不会做套儿。我穷的叮当响,没钱也没这脑子,干不了那闲情雅事儿。”
      他咧了嘴哈哈喜笑地说:“哈哈,爷们儿,少来这一套啊。” 于是,我就说说笑笑地往家走去。
      他心有不甘似的,又朝我撵上来几步。悄悄说:“叔,你要是不认可这个,我还有好几个大项目,都是很赚钱的,你老就不考虑考虑吗?” 这时,我虽然心里有点烦了,可我还是递给了他烟。他麻溜地掏出了火机点上烟,我吐了一口烟雾。我说:“什么他妈的大项目高利润高回报,现在QQ、微信什么的,总有人找人加盟什么期货乱七八糟的。我有一银行的朋友说了,一般情况下,利润超过12%以上的诱惑,都应当小心谨慎了。哪有挣钱的买卖,满大街上吆喝的。这年头能有那么傻的人,有钱自己不赚,把好处拿出大头让给别人的?” 
       他见我油盐不进一点儿架势。也就死心塌地的客气了一番。我才终于脱开了他的纠缠。
       一两个月的时间匆匆过去了。自从有一天见到金义武单独一人在路上匆匆走着,又匆匆打了招呼以后的日子里。很久没再见到他了,也没再见到他的“经理”老婆在路上走过了。
       秋后的天气,霜冷逼人。风刮得一天比一天猛烈了,枯叶落得一天比一天多了起来,早晚时间里衣物要渐以添加方得抵御寒凉了。
       有一天,我特意打听几人问了金义武的情况。有的说,这家伙发了大财,卷了钱款撇了老婆找地方过好日子去了。有的说,他把全部家资投上了什么致富项目,赔掉了底儿啦,老婆气得去城里找闺女去了。有的说,哪有的事啊,那天,他一大早的就去胡同小院去上班。一看房门锁着,从玻璃门往里探望,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了才傻眼了,气得回家躺下再没出来过大门。一时间人们说啥话的都有,也不晓得怎么可以分辨的清楚,谁说的比较准确靠谱。
        后来的日子里,每当走过那个街口,或是走过临街东边的那家餐馆的时候,我就会常想起早前在路上遇见他两口子打招呼的情景。仿佛又看见了他肩上背着包,手里提着精制套装水杯;她一手托杯子一手扶杯子。他两口子有说有笑悠闲自得的身影。


      蓝天剑       2018年1月21日------23日记笔。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蓝天剑 发表作品:661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蓝天剑
    · 七绝·感悟(藏字诗) 二郎山醉客
    · 五绝·月 二郎山醉客
    · 五律·乡村喜事 二郎山醉客
    · 祖国的攀枝花 赵斌昱
    · 代价 李云川
    · 在一片草叶上躺下 非白屿
    · 长相思《学诗》 诗画
    · 轱辘格[鸿雁携诗冲九天] 诗画
    · 讨债 贺云飞
    · 登庭赋 陈国玺
    · 赏菊 陈国玺
    · 唐多令.思乡 陈国玺
    · 倾城之恋 刁蛮小魔女
    · 二小姐 不食人间烟
    · 五绝·梦故乡 彭立
    · 封存的人生 诗画
    · 张家界写意(组诗) 烈烈西风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东北作家网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华人中文文学网
    ·万豪金业 ·gucci ·慧聪网 ·悦效 ·新三板 ·比特币 ·简历模板 ·安徽电力招标网 ·浙江希望机械有限公司 ·广州工作服定做 ·毕业金 ·石家庄房产 ·癫痫病能根治吗
    ·MT4 平台下载 ·高仿沛纳海多少钱 ·富光杯官网 ·北京培训网 ·旅游 ·现货贵金属平台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