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舆论
类别:小说 作者:缘年寒光 日期:2018/1/25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通过几个人物的对话,表达了对婚外情不同的看法。文字语言贴近生活,真实生动,不错!
韩初杰一如既往七点半准时进车间。只是寒冬腊月的,都变成了起床困难户。整个车间还是乌漆麻黑的,没有一个人。韩初杰把电闸一一推上去,车间里一片亮堂。这时有陆陆续续的人来了,头缩进高高的衣领里,手缩进长长的衣袖里,耸拉着后背,整个身体蜷缩。不用说这个冬天有多冷。
这时肥矮肥矮的胖墩也来了,迎上去便跟韩初杰打招呼,“嘿,韩老弟,早上呀,天天第一个来呀!”
“嗯,早上好,胖墩,看上去心情不错呀。”韩初杰一边准备着手头工作一边回头跟胖墩寒暄。
“昨晚睡的怎么样,宿舍那边有什么情况。”胖墩扬着眉毛是问非问的样子。
“没什么情况吧,我睡的很安稳。”
“听说昨晚有人从楼上摔下来了,你不会不知道吧?”胖墩开始卖关子了。
“有这回事?昨晚整个宿舍都很安静呀。有这事的话,整栋楼还不闹的沸沸扬扬的。”韩初杰完全不相信这回事。
“告诉你吧,凌晨五点我听到救护车的声音,在我们楼下。后来,我秘密打听到,原来是我们车间主任,说是收衣服,摔到一楼去了。”
“车间主任?他不是一个人住的夫妻房吗,就是我对门。他那是中间位置,整个宿舍外围把他圈起来了,怎么个跳楼法?”
“啊?谁跳楼啦?”这时瘦影出现在胖墩的后面,瞪大眼睛很惊讶。瘦影真的很瘦,瘦的只剩一道影子。他本来不高,因为瘦所以看上去略高一筹。
“是车间主任。我来分析下,我们晒衣服要么是走廊过道楼梯口,要么是上十四楼顶。如果是十四楼,那摔下去肯定是一命呜呼了。如果要是在我们三楼,那完全没有摔下去的可能啊?”韩初杰很纳闷,理解不通。
胖墩立马抢过来说,“你大概有所不知吧,我们这个车间主任在我们车间有个‘情况’。他老婆又不在身边。那女的住大房间,厂里人不多,所以大房间(大房间有独立卫生间)也就住她一个人。你看,住夫妻房的都是在公共卫生间洗澡,我是一次都没有见到车间主任去公共卫生间洗澡的。他就去那女的房间洗的澡。”
“胖墩,你这智商完全可以去当狗仔队了。让卓伟收了你。”瘦影重重得拍了下胖墩的肩膀调侃着。
“那个女的?”韩初杰一脸惊讶。
“看你孤陋寡闻的,也难怪你新来的。就是八组长头发的那个,矮矮的,胖胖的,田子脸,一张脸仿佛烟熏过一样,黝黑黝黑的。也真难为车间主任的口味,找个这么丑的。要找就找个漂亮点的。”胖墩为车间主任感到惋惜。
“人丑,‘那’不丑嘛,靠完就走。再说了,这黑灯瞎火的,只要身体感觉爽了,哪里管眼睛觉得漂不漂亮。”说完瘦影用力撞了一下韩初杰,“你说,对不对!韩初杰。”
“都是有家室的人,那对得住自己的老公老婆吗?”韩初杰反问。
“哎呦,你真out了。这孤男寡女的在外头,都是生理需求,哪有谁对不住谁的。”瘦影的观点似乎真的高人一筹。
“这是一个没有贞操的社会,是一个生理需求的社会。”韩初杰摇摇头说,“不对,那他是怎么摔下去的?就算是他去那女的房间收衣服,自己的衣服,那女的衣服,我觉得这么大一个男人不至于这么大意收衣服会从窗户掉下去。肯定另有隐情。”
这时上班的人越来越多了,组里面的人都到了差不多。组里面的人听说有人坠楼,都大惊失色,觉得这只有电视上或者新闻才发生的事情竟然突发在自己身边,太不可思议了。一组人像苍蝇叮牛粪一样,都砸开了锅。一个个都扮起警察办案,分析案情。
“这么个大冷天的了,都想找个暖脚的了。他去她的房间,刚好洗好澡了,不想出去了,就躺在她床上睡下了。早上五点收衣服,摔下去?骗鬼了,我看十有八九就是被抓到了。”一个年纪稍微大点的中年人头头是道地分析着,歪着脖子,眯着眼睛一大一小。
“捉奸在床?”大伙几乎异口同声 。
“这种事情新闻上也有报道过,有一男的被逼和空调蹲一宿。车间主任这是逃的多迫切啊,命都不要了。”
“我看活该。有老婆的人在外面瞎搞。”
“一看车间主任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前面是聪明绝顶,绝顶下面是两只色迷迷的眼睛…”
“摔的个什么情况?”
“嗐,三楼摔下去而已,估计没多大的事。记得读初中时候,我几个同学在课桌上互相追逐,那也是三楼,窗户没有防盗窗,其中一个就直接往窗外冲。把老师吓的半死,结果一点事都没有。”
“我觉得,这女的也是脑壳有问题。也是有家室的,在外头跟别的男人鬼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遇见真爱了呗……”
什么是真爱?是一夫一妻,一群孩子,孩子渐渐长大,夫妻相安老去。还是这生理时代,因性随心所欲而起的路边爱情。循规蹈矩的人,心有枷锁,随心所欲的人心无枷锁。每个人从小就被教导,被心缚枷锁,活着活着便肆无忌惮。曾经有一部电视剧,有一个孩子质问大人,到底是孩子不懂事还是大人不懂事,你看看监狱里蹲的是大人还是孩子。有时一个人还是需要一两副好的枷锁才不至于让自己犯错误。正如古人所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只是现在的世界自我欲特别强,强到随心所欲。韩初杰觉得成人的世界很荒唐,“那西门庆和潘金莲,马蓉和宋喆也算是真爱?”
“哈哈,他们自己肯定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快八点了,这时组长来了,看见大伙聚集一块高谈阔论,责问到,“大清早来不干活,在这里干嘛?”
一群人一溜烟地散场了,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工厂渐渐忙碌热乎起来,开始了它一天的工作状态。而刚才大家还在热议的坠楼事件早已忘在了脑后。仿佛刚听完一个笑话而已,仿佛没有发生过,反正跟自己无关。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麻雀爱苹果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缘年寒光 发表作品:72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舆论 缘年寒光
    · 五律·冰花男孩-王福满 香池寒莲
    · 扬州 兰花草
    · 七绝.涂叹 林全钦
    · 春秋望 杨秀锋
    · 腊八粥 徐虎本
    · 七绝·腊八节 二郎山醉客
    · 菩萨蛮  《雪竹 德石
    · 七律  麻雀(新 君临城下
    · 12岁的那个夏夜 钟希珩
    · 反省 大熊明明
    · 躺在高山之巅(五) 武孝君
    · 哪一寸心事美不过蝴蝶 非白屿
    · 打工族 秋风韵
    · 一场春风所有的秘密 钟希珩
    · 不忘初心跟党走 龙治宏
    · 心路 张延平
    · 风与雪 张延平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东北作家网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华人中文文学网
    ·万豪金业 ·gucci ·慧聪网 ·悦效 ·新三板 ·比特币 ·简历模板 ·安徽电力招标网 ·浙江希望机械有限公司 ·广州工作服定做 ·毕业金 ·石家庄房产 ·癫痫病能根治吗
    ·MT4 平台下载 ·高仿沛纳海多少钱 ·富光杯官网 ·北京培训网 ·旅游 ·现货贵金属平台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