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处方
类别:小说 作者:蓝天剑 日期:2018/1/24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小病大治,利益至上,轻者让患者多花钱,重者贻误患者治愈的时机,这样的黑心医生确实不少,所以导致医患矛盾不断上升。医疗改革不彻底,这样的现象就不会杜绝,但也有一部分有良知的医生,遵守职业道德,以治病救人为先,他们让病人看到了希望,展现了白衣天使的美好。文章的叙述详细清楚,结尾意味深长,是一篇反映现实生活的好文章!
1

       夏日的晨阳,早早就升上了地平线,闷热慵懒的阳光,透过几棵杨树、榆树偌大的枝蔓,斑驳地斜映在一个偏僻村庄一户蔺姓人家的院落。刚修缮竣工不久的新房里,一时没得更换的几件旧式简陋家具,还在那里坚强地叹息着时尚新居与苍老陈设的不协调。
       蔺援的妻子李华,一大清早就把做好的鸡蛋面条端来丈夫跟前。又去忙着给猪、牛和鸡鸭鹅填加饲料的这点儿空闲,也没忘了好几次催促他:“快趁热乎劲儿,管怎么孬好的你多少得吃点吧,要不凉了面就坨了。” 又说:“这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说愁死人了吧。”
       蔺援闻着一股淋上了香油的热腾腾香喷喷面条味道。紧皱了一下眉头,抿了一下干裂苦涩的嘴唇,没一点儿胃口的样子。
       他望着妻子里里外外风风火火忙碌的身影。自说自话地:“哎,这都有些日子了。功夫没少费,钱也没少花,也不见好转,咋回事呢。” 随即,蔺援侧歪了一下身子,又锁了眉头,眯上眼睛。不无心神惶惑地沉思着什么。
       蔺援,五短身材,黑不溜秋,平时红黑油亮的方脸膛,近来有些苍白容悴,眼神呆滞。更显得一个四十来岁人的神色,与这副愈加沧桑的面容不甚相符。这一阵子,不知是啥原因,他总感觉肋叉子疼得厉害、肚子胀得难受。从村诊所查了,还去镇医院看了,用了不少药也不见效果。以往有个头疼脑热的,挺一挺,或是用几片药就好了。这次不同,觉得胃里空荡,有饭吃不下;急着想去干活,浑身没有劲儿。眼下正是夏锄大忙季节,看着妻子忙了地里忙家里。自己也只有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的份。
       光这样杵在家里咋整?平时身体好好的,这会儿又是咋的了呢?他私下里怀疑自己,难道是得了人家说的那种瞎包病了还是咋的呢。疑惑的神情里,多少增加了一丝丝的恐惧。天下人们都嘴硬,只是没到有病时。
       早晨窗前的亮光,映着他那满布愁云的黝黑脸庞。蔺援不时地拿起毛巾,擦拭着脸上的虚汗。
       妻子匆匆忙完家务,盛了碗面汤就着咸菜吃煎饼的时候,也想着男人这病的奇怪,眼看都快一周多时间了,总不见转好迹象,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不行,光这样硬挺着可不是办法。” 要是老公病倒了,家就阴了天。她要果断地找女儿,共同拿出解决这事的处置办法。 她立即起身从床边摸起丈夫的手机,给女儿打了过去。电话中的母女:
       妈,我爸有病这么长时间啦,你咋不早说呢。
       一开始寻思没大碍。怕你担心吗不是。吃了不少药,就是没好转呀。
        妈,有病可不能拖延。别再磨叽了啊。
       我这就找大夫去问,这儿是咱县的三甲医院,不能磨蹭,吃了饭抓紧带我爸来吧。
       娘儿俩挂断通话。妻子抹了一把眼泪,就忙着简单收拾安顿了一下,搀扶着蔺援,坐上了去县城的流水班车。

2

       蔺援两口子有个女儿叫蔺美。从小就长得胖,学习不太赶趟,大学没有考中,技校又不愿上。她一年前自己找到在县城的姑家给找了份活干。
       蔺美这孩子,有点儿特点,身材浑实不算漂亮,有把子力气像个男孩。起初去宾馆应聘服务员没成功;后来,她姑父托一个在医院后勤管事的朋友,给揽了个卫生清洁工作。她一上手干得挺带劲、很卖力,多干一天就多一天的钱。平时没大事一般不舍得歇班,也不愿意回家。家里的农活她也懒得干。现在的有些孩子,家里的活计,你都根本指望不上的。
       十一点许,蔺援两口子来到医院。让女儿领着挂号、从急诊室检查、抽血验尿、拍片。很快,医生就安排他们办妥了住院手续。一进病房,护士就跟进了来量压、输液、吃药一套路的程序下来,折腾的一家子好不忙乎。蔺援总算蔫蔫恹恹地歪倒在病床上歇一会儿。护士又叮嘱明早空腹后的血、便、尿的准备化验事宜。娘两个跑前跑后地忙活着,一家人就是抱定着一个尽快把病早治好、早出院、早回家的美好祈祷。
       第三天的例行查房时间。主治大夫前面走来,身后跟了一大帮见习医生,男女都有。前后围拢在蔺援的病床前看片问诊查询。又是一通不可缺少的CT、影像等之类的处置检查安排。之后就是照例地挂瓶输液。照例的一揽子病历方案。
       眼看又是快一周多的时间过去了。蔺援还是不停地左手抵着肋叉子,右手捂着肚子呻吟不止。看到丈夫难受的样子,妻子李华,那可是人在医院,心疼着他,脑子里也挂着家里的一摊子杂务事。虽然临走的时候交代了请邻居给帮忙照顾,可她还是放心不下。总来回跑,也是费事费功夫费车票。
       从住进来那天至今,住院费交了三次了,这不又下了缴费通知单。蔺援一天也吃不了几口饭,除了去医院食堂或院外饭店,单独给他弄些精细可口的饭菜。娘两个能省就省,中午打两份菜就凑合一天。就怕短了医药费,耽误了病人的治疗。
        随着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蔺援脸上的愁云没见舒展,妻子的忧绪又添上心头。难道真是得了他瞎猜的那种瞎包病。想回家看看又不宁心,在这儿闲着还着急上火。去年刚翻盖了新房子,借的钱还没还完。这几天又借了个遍。虽说是新农合医保普遍提高了报销比例,可这现钱上哪儿倒腾来呢。李华是个明理懂事的妻子,这些明摆着的事,她心里再明白不过。不管怎样,自己再怎么难为,也没在丈夫面前有丝毫表露的痕迹。
       又是一次查房巡诊。主治大夫身后又跟了一大帮见习医生。又是一番例行公事的说辞。却见其中有一位已经在这干了三年多的见习医生,吞吞吐吐地似乎想说一下自己对这病的看法。刚一张嘴。主治大夫就锄地间苗一样接过了话茬儿:“老蔺,你这病,看来问题不是很大,就先按这个方案用药观察吧。有了病不用怕,来了就得静心休养,病来山倒,病去抽丝吗,急不得的呀。”
       现在医院都是科室承包经营,主治医生不发话,科里不另作安排,如果哪个见习的想学点本领,不会来事、不懂行规、不捧、不拍,即使自己再有能耐,也不会有哪个主动给你提供临床锻炼的机会。除非你关系硬,或是通天眼有人助力可以脱颖而出,否则,你就得板着手指苦熬日头,去等待不知哪儿曙光的来临照耀你吧。
       现在有的医院。一旦有病号来了,小病小灾的,能打针吃药的就都给派上,可住院可不住院的都尽量用大话、好话、掺杂吓唬人的话,劝其住院治疗。没人来看病哪咋能行,床位闲置了怎么创收,去哪盈利。全科室这么多人还要吃喝拉撒,养家糊口;全医院各个科室还要评先争优创一流。开医院没病人还叫什么医院?没病人不挣钱怎么生存?过日子吗。病人不容易,医护人员也是更有难处的啊。
       看来,这个县级三甲医院,也正在这样的一个魔圈里转悠着,踅摸着······并非全都良心坏,只因现实太无奈。
       室外涌来炎热的气流和病房里空调吹出来的凉风拧巴在一起,纠结着、烦扰着从医者的医术仁心,迷惘了患病人们期待的眼神。

3

        一个星期天的早上,那位见习医生,值了夜班交接完准备下班回家。他从卫生间出来,见那娘俩在清洁室里小声说话,还哭眼抹泪的正在为医疗费犯愁。这一阶段,蔺援的住院情况他看了也深感同情,深有感慨。此情此景,不免使他心生怜悯。
        只见他走到楼梯拐弯处,又折回了身来。见四处没人,恻隐之心不由得他:“我看老蔺也没啥大毛病。我记得以前在老家,我爷爷给一些人也是治的这类病,我这有个方子,你们不妨试一下,想必是会管用的。” 他随手从短袖衫的上兜里掏出笔,在一纸条上写了四、五味药材名称和煎服方法。“你们先去外面抓几副药熬了试试吧,兴许好转的快些。记住,千万不要和这里的任何人说这事啊。”他又忧心忡忡地:“别在这院里抓药,去外面抓好熬了悄悄喝了试试吧。我这样做可是违规犯忌的。主要是看你们一家挺难的。没别的意思。”
       说完这话,他就想马上离开这儿,去回宿舍休息。
       蔺美她娘儿俩,手捧着这张沉甸甸的药方。感激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见那位见习医生的身影已经远去了。
       蔺美他妈早饭也顾不得吃了,很快就去街上找了药店依照处方抓了五副药。又去小姑子家把药熬好提来,安抚老公喝了,一副药一次熬好,分两次喝下,一天两副要温热了喝。
       他们按处方、遵医嘱,先喝了两副。次日晚上,蔺援就跑了两三次厕所,接下来,觉得气也顺畅了,肋叉子的疼减轻了,肚子也不那样憋闷臌胀了。半夜里还起身找了东西吃呢。李华看着自己男人舒心爽意的样子,蔺美见到爸爸又吃又喝的神态,一家人心里偷偷地乐开了花似的。后来,专门找了那位见习医生,千恩万谢不在话下。见习医生,高挑个儿,三十岁不到的模样,慈眉善目。出生在一个中医世家,爷爷和父母都在自家诊所坐诊看病,原本就想让他学成毕业后学习西医,掌握本领,增长才干。以便将来扩大自家里诊所的规模,形成中西医结合的双向并举诊疗局面。只是他性情直率,不太会来那些所谓的事儿,三年多了,一直没有得到临床练手的机会。这也不能全怪他。不全怪他的话,难道还有其它的什么理由吗。也不知道谁能说得清楚这些啦。
       他听了李华和蔺美娘俩个真诚致谢的话语,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好了就好,不用客气。你们回去吧,我还有事要忙的” 于是,辞别转身而去,他又心存莫名的怅惘去忙他的工作去了。
       翌日,蔺援一家就主动要求出院。岂不知这时候,那位自以为是、全盘掌管的主治大夫,一直以为是自己的处置方案大见疗效,使其病情好转。更是喜不自禁,一再挽劝:刚见转好,再观察几天,等完全康复再考虑出院也不迟的。
       蔺援两口子哪里还能等什么几天啊,一霎也不能再等了。再等几天也不是享福,简直就是一种煎熬。况且,地里的庄稼和家里的牲畜,都在等着他俩早点回去操持侍弄呢。
       夏天的午后,太阳狠毒,热浪袭人。
       挥别女儿。坐在驶向回家的长途汽车上。窗外,一幕幕掠过路边的树木、村庄、山野······ 蔺援、李华两口子,虽然脸上流下了热汗,可他们的心里却是凉爽着呢。
       这时,汽车里的音箱里,又传来了《在希望的田野上》的悠扬旋律······


       蓝天剑     2018年1月16----18日记笔。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麻雀爱苹果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蓝天剑 发表作品:655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处方 蓝天剑
    · 云和光,是我的节选 堇力
    · 最好分开 张丽春
    · 冬天的仇恨 茅鲁
    · 种点时间生出来 茅鲁
    · 有关茶 茅鲁
    · 在冬日深处打开春天 天外
    · 致命的坠落 钟希珩
    · 孩子,我要对你说 何坚雄
    · 五绝.四九逢暖日 风中絮语
    · 你离走之后 金成哲
    · 两只蝴蝶(十三) 金成哲
    · 田园将芜 满江蓝
    · 两只蝴蝶(十二) 金成哲
    · 村庄红尘 红蝴蝶
    · 两只蝴蝶(十一) 金成哲
    · 鸳鸯灯 钟希珩
    · 图片摞出历史 钟希珩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东北作家网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华人中文文学网
    ·万豪金业 ·gucci ·慧聪网 ·悦效 ·新三板 ·比特币 ·简历模板 ·安徽电力招标网 ·浙江希望机械有限公司 ·广州工作服定做 ·毕业金 ·石家庄房产 ·癫痫病能根治吗
    ·MT4 平台下载 ·高仿沛纳海多少钱 ·富光杯官网 ·北京培训网 ·旅游 ·现货贵金属平台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