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小说 > 正文
李大坏其人其事
类别:小说 作者:蓝天剑 日期:2017/12/4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文章用朴实流畅的文字描写了李大坏的工作和生活经历,展现了一个头脑聪明、小心眼多、情感丰富、脾气急躁的人物形象,语言风趣诙谐、贴近生活,是一篇具有浓厚的生活情趣的好文章!
《上篇》

       “李大坏”,是李炳怀的绰号。
       人活世上的三维形象,一旦被人为地贴上了或好或坏的所谓标签,任凭自己怎么苦心意旨地想揭下来,那也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情。李炳怀,今年七十的年龄,已经退休有了些个年头了。可是,附着在他身上“李大坏”这个幽灵似的标识物,一点儿也没有伴随他的退休而消褪半丝儿的色彩。
       李炳怀,人高马大,体格魁梧。当年从农村招工来矿从事地面管道维修工作,人长得精神,两眼炯光,体壮力不亏;两只手就像两把大铁钳子一样有劲儿,头脑也灵活;只是走起路来的架势,乍一看上去,好像左腿比右腿少了两毫米的样子,好像不等于存在,实际没那回事,整个人的肢体灵便性没有欠缺。可能是他步履体态的日常习惯,造成了人们视觉上的误区。由于年轻上进能干,一年后,单位领导突然慧眼识金,似乎就挖掘晚了一样把他当人才发现了,安排他当了大班长。带领着几十号人,做着计划经济时代的安装、拆卸和维修工作。
       新官上任烧火旺,他对自己要求很是严格,对别人更是挖空心思严要求得近似苛刻。小聪明的伎俩平时没少耍,弯弯绕的心思不少用。一次两次的,别人不会怎么觉得,等到吃了亏、上了当、品过味儿、缓过神儿啦,都认为他做事为人不怎么样。无论什么事情,一旦总是兴自己不兴别人的作派,哪个也不会永远默默地承受下去。何况都是瞪眼攥拳跺脚,来挣钱吃饭想干事的。于是,大伙就给起了个恰如其分的外号-----“李大坏”。时间一长,李炳怀的真名没怎么在这儿叫响,“李大坏”的称谓却传了个家喻户晓,人尽皆知。
       李大坏自从当上了大班长,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干了小二十年的光景,一直也没得提拔重用起来。原因也是有的:一是技术好、脾气孬;二是能管理、为人差;三是没文凭、年龄大。自己感到施展的空间狭小拥挤,上升的天花板几近透明,再加上这几年老婆病歪歪的。医院没少去,钱款没少花,病情没见好转,抑或越发严重。自打女儿考上了大学,自己也就渐渐松懈了不少,邋遢了许多。后来矿上成立了安监科,他就去报上名,又托人弄景当上了“矿山法官”。
       他虽然身着崭新的安监员制服,看上去显得年轻,但毕竟档案年龄在那摆着呢。科里再三再四地考虑到他一来干工,就没有井下工作的经历和经验。就把他安排在井口检查人数,维持上、下井人员秩序。
       打铁先得自身硬。李大坏干事情,也并不是孬种那类货。工作一转行,业务从头学,一本堪比锅饼块子厚度的《煤矿安全规程》,还有这上级、那上级的,长远的、临时的这指示、那规定的,确实让他费了一门大心思,下了一番苦功夫。不能说全书内容倒背如流,最起码要达到在抓到哪个违章违纪的时候,你得有针对性地明确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才可赢得人家的信服吧。其实,李大坏的责任心还是蛮强的,工作态度也是认真的。很快就上岗胜任,出色担当了。在当年年底的评先选优工作中,他还荣获了“先进安监员”称号。
       干什么都有规矩,干哪行也有约束。每个安监员每天不少于抓三个“三违”指标,月月都有查违章违纪指标的硬性考核,若完不成任务,就从自己工资里按百分比倒扣。李大坏不能下井,发现“三违”的机率相对偏少。本来井上的工资就比井下少,那他怎么会容得别人再从自己口袋里往外掏钱呢。在他来说,这是绝对不可以的。从此,他那炯光有神的大眼睛,又派上了用场,抓安全“严、狠、准”的三字经,是他的座右铭。自己秉承决不会无缘无故冤枉一个遵章守纪的好人,更不会轻率盲从放过一个违章违纪的坏人的原则。每天都会超额完成指标。抓多了用不了还和自己不错的同事匀着使用。安全包保的重要性,也不能忘了利益互保友好性。打这以后,“李大坏”的名声叫得比先前更响了。当面都喊他:老李、李哥、李叔、李大爷;背后就说:那个大坏、李大坏、李坏蛋、孬熊坏种------敢这样叫的,都是在他听不见的时候。要是被他听到了,那还了得?
       就这样每天上班,千篇一律的对上、下井人员的检查核对,工作轻松,责任也大。干着干着,李大坏觉得没啥挑战性和刺激性。即使心理上产生了厌倦情绪,但他行动上却也不敢有丝毫懈怠松动。不过,他心里开始了琢磨着了,怎么能再有机会,脱开这个可养老而又挣钱少的“风水宝地”呢。
       
                           《中篇》

       “李大哥!你那天说的那个事行了,有谱了。” 张老二夜班上了井,看见李大坏在候车室里维持秩序的背影,就大声喊起来了。
       李大坏听到有人喊他。回转身来,笑呵呵地:“哎,好好好。二弟,你先去屋里填卡登记,随后咱俩细说。等着我啊!”
       张老二是机电区队安全联保员,每次上井后,按规定要把在井下发现的安全隐患情况记录在册,以备汇总集中,分类安排处置。全矿井下三十多个单位,每个班次都有安全联保员,以配合安监部门工作,有隐患信息被采纳的,将有安全工资奖励兑现。
       五分钟不到的功夫。李大坏忙完一钩人行车放行,就急促地跑来见张老二。
       “老二,这么快就行啦。太好了。” 李大坏刚说了这话,又忙不迭给张老二递上了一杯温凉适中的矿泉水。随即又眨巴了一下眼皮,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这会儿屋里人多,就按咱俩懂得的话意说,可千万别说漏了嘴,免得让别人听了去这好消息坏了他大事似的。
       张老二接过李大坏递过来的那杯水,咕嘟咕嘟一气喝完。又把往卡上填的最后一句话写完。说:“哥,你就擎好吧,准了,妥妥的。” 俩人心领神会了几句之后,李大坏紧握着张老二的手:“老弟。晚饭等着我啊。上我家,我好酒好菜请你。”于是,二人简短话语,握别告辞。
       原来,李大坏供女儿上完大学不久,病歪歪的妻子,就因病情加重医治无效撒手人寰了。好歹孩子学的专业还好,被安排在离家百十里以外的同系统一个矿医院上了班。可他这几年为妻子治病和孩子上学,欠下了一屁股的债,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正巧,这阵儿听说矿上遇到什么金融三角债危机,倡导和鼓励自谋职业。他不知从哪儿打听到了张老二有个亲戚,在皇明太阳能公司负责销售工作。又认为自己懂得安装技术,打算趁这个机会,想做个区域代理商干点儿事挣些钱。省却干现在这活儿,轻松得无聊。再这样下去,要等到猴年马月也还不清那一大堆的饥荒。
       打那以后,经过张老二的中间联系撮合,终于和厂家达成合作意向。签订了在本地区的代理销售合同。不几天时间,李大坏又从矿上办妥了离岗手续。租了个通衢临街门头房,大大方方当起了皇明太阳能代理商老板。他要大干一场,抓紧堵上欠账的窟窿,早日实现发财致富的梦想。
      代理商业务顺利地开张营业,一切都按部就班活跃了起来。巧合的也是赶上了当时市场和客户需求的契合机遇,业务做得日新月异,风生水起,红红火火。随着业务量不断增多,自己忙不过来了,又聘请了三个助手前来帮忙。也就三、五年那样,李大坏不但偿还了所有欠款债务,还有了不少积蓄。脖子上挂上了大金链子,手指和手腕子上也配置全了土豪应配所配的所有物件。
      有钱就豪迈,性福相随来。妻子去世后,他荒漠沉寂已久的荷尔蒙又生发了新的冲动,梅开二度的浪漫爱情帷幕,已被一个他熟悉、而她又熟知他底细的风情女人悄悄地拉开了。她因他的阔卓和富有,不惜和她那位在某个单位效益好收入高的前夫慨然挥别。痴情无悔地投入到了他的怀抱。
       随即而来的,是此前他那在外地工作,已结婚生子的女儿,在得知这件事后,基本上就很少回来看他了。年少不知老人难。而他和她,早就不管不顾地办理了结婚手续,大张旗鼓,阔摆喜宴,兴高彩烈地进入了温乡情梦的二人世界。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正当他们的生意日趋兴隆蓬勃的当口,他的助手在一次登临高层楼顶安装太阳能装置时,因不慎操作失控,不幸坠楼而亡。赔偿死者损失,自当不在话下,而且还不是个很小的数目。从那以后,资金周转不畅,生意日渐萧条。外来钱项少了,李大坏又把他的退休金捂的紧紧巴巴、严严实实。女人抽空去给人家干物业保洁,回来也是累得情绪低落。因此。二人世界的含情脉脉、两厢情愿的浓情蜜意也日见颓萎。业务少了挣钱也少,挣钱少了心情也就不好,心情不好了言谈举止将不太着调。既是闲了从门头打个扑克、闲着唠嗑也将犯起口舌之争。。。。。。千金难买是真诚,因钱生爱不长久。
       无奈之下,先是冷战,再是分床,东拉西扯没戏唱,最好办法就离婚。他俩又际遇了那几年闪婚闪离的那一波风潮。
      法庭上,公平正义当头,法理人情有纲。原告女方起诉被告十万元的诉讼不依不饶,被告男方只给付原告五万元的精神赔偿情有可原。白纸黑字,尘埃落定。
       原告纵然心有万分的不甘愿,也只有无奈忧伤的泪别而已。由爱而恨的倾诉见人就唠叨个无休无止:“李大坏这个孬屌日的,太不仗义,太不地道,俺有近十年的时间,搭人搭钱搭工夫,伺候着吃喝拉撒,买菜做饭收拾家务,照看门头陪着睡觉,他妈的,五万元就把俺打发啦。真不是个玩意儿。奥,那个。。。。。。” 
       她有一肚子的委屈,见着个熟悉的不熟悉的人,都要怒火中烧地表白上一番。有时听的人不等她说完,就赶快岔开话题,说些别的想早点儿离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她总是一副因情而殇、言犹未尽的样子,仿佛千言万语诉不完李大坏对她造成精神损害的苦楚,宛若万语千言道不尽李大坏给她带来无尽忧伤的苦水。
      已经到这年月了,有意思吗?说这些还有个屁用吗?! 你真有那闲功夫的话,去找你前夫说说去。在那么好的单位里上班的男人,你都情愿舍弃了他,早干啥了呢。


                          《下篇》

       男人离开女人久了会心情不好吗?看来这是个通病。这事儿到底准不准呢。看来也只可意会无以言传。不过有时候不经意的观察发现,会充分验证这句话的正确和其真理性所在。
       李大坏离婚的时候,已近六十五岁年纪。离了婚,关了门头,退了生意,天天打扑克玩开心。一开始还行,情绪上看不出来咋地,似乎觉得自己在离婚官司上赚了某些大便宜了。就像他是个胜利者归来的样子,有时还喜滋滋地哼唱几句。时间久了,回家满屋凄凉,久已不沾女人身体的寂聊渐升心头。俗话说:六十赶会七十歇歇,八十不中用了。六十六岁的他,正好介于一年一次赶庙会的年龄档期和歇歇喘息的中间阶段,不知他的荷尔蒙还能否再度频繁的萌发出来。他这得去找杨振宁老先生共同探讨才好。
       李大坏这个人,有时打牌不高兴就发火,不按他的意思出牌也嘟囔,偶尔他有对子牌没发出来,对方若是在出牌时无意中给顶破了,就会说你不会打牌。真是脾气怪了起来了。和他打对门的女的也批评、男的也训斥。脾气好的不予理睬;脾气不太好的,谁闲的没事吃他这一套?有好几次都吵吵巴火的脸红脖子粗。有一次还和一个邪脾气叫赵本正的吵起了,祖娘奶奶的对骂起来。这是什么场面。人家都不和他玩了,玩不起,躲总躲得起吧。
      在那片玩不下去了,他后来就转移到北边这一伙凑热闹。一时间见他比早前好些了,因为正玩牌呢,偶有女士打电话来,他就会慢声细语的聊说,并说:“老妹呀,一会儿哥会将电话给打回去的。” 你说他瘆人吧。
      缺失女人也不能朝旁人撒气啊。几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又有一个女人走进了他的生活。恬不知耻笑容满面的神情。打牌也有说有笑了。也不和以前一样的耷拉脸了。即使把脸耷拉到脚面子上也没人理这个茬儿。只是不经意的发现,可以证实前边那句话在他这儿得到了验证,奥,李大坏情商还挺高的啊。少了女色不愉快,有了女色你可珍惜啊。
      看来这会找的这个女人不错,自己干着买卖,开着门头。他经常不断地赶集上早市,买鱼买肉买时令新鲜菜蔬,调剂改善生活,品赏三婚生活如喝温吞开水一样的味道。俩人好着呢,经常散步,走在街头或花园拐角,趁着没人的时候还手牵手浪漫遛弯儿。据说女人挺满意满足的,
      女人以前的家,有俩孩子,一男一女都已成家立业,就是以前的男人酗酒闹事,家暴不断,说是忍无可忍离的婚。都说一面之词,谁也没去调查,任由自说自话吧。
       居家过日子,并不都是歌舞升平、山花烂漫。勺子总有碰到锅沿的时候,米里的沙子也会咯牙。都这个年龄了相逢是缘相遇是伴。如果非得弄出一些貌似年轻人的轻歌曼舞,那大概也是装逼弄景的矫情个样子给别人看看。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鸡零杂碎,少了金钱维系的生活,都少不得混杂柴米油盐的酸辣咸淡。当今的社会,有面包不一定就有爱情。在升值增值的空间曲线上,没有人看你是不是潜力股。就像革命现代样板戏《红灯记》里有句台词说的那样:有桃木的吗?-----要现钱。
      有一次,李大坏可能实在忍不住了。和旁人唠叨:“你说,我都差几个月就七十的人啦,还得一天三顿饭做着伺候她,说是干买卖忙,呵,早上我把早餐弄好,人家吃完了去店里;中午回来,饭已经在桌子上放好了,吃完了去睡午觉,醒来又去店里;晚上又回来不早了。你说,我还能活几天。那我找这样的女人有什么用呢。” 有什么用呢,你问谁。
      旁人又能说啥呢:“老李,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搭伙过日子也得多将就啊。” 仅此只作安抚,没谁会去挑拨离间,唆使他俩干仗。 他这是没有女人想女人,有了女人烦女人。呵呵,这会儿不是你耷拉脸使性子的时候了吧。
      宿舍里,坐门口倚墙根,看风景、乘凉、晒太阳的老汉老婆有的是。闲了打牌的也不少。新式打法不明白,老式打法爱不释手。一出牌就问啥是主,出到最后还是问。可别较真纯是玩乐。人老了还都不服输,平时嘴上一点儿也都不让人,一句话的亏都不吃。什么抬杠、别杆儿,都有一套不小的能耐。反正有来言又去语的挺有意思。熟悉了知根知底的也是乐趣。
      李大坏却不同,那个只兴自己不兴别人的脾气,他这辈子也改不了啦。有一次,他上了邪火,抄起马扎凳子和一位七十多的吴老邪子对阵。吴老邪子,人好脾气邪。年龄大了,抢白了几句,别人一拉架,见好就收不和他一般见识就走开了。李大坏看人家走了更来劲儿了。还妈妈姥姥的骂开了。同玩的几位老年人见此情状,可不让他了。
      “老李,你怎么这样呢,什么年纪了。”
      “就是啊,不就是个玩吗,你怎么还开骂了?!”
      “你这是干啥,以后没人和你玩,以后你也别再上这儿玩啦。太不像话了。”
      围观的一些人,也都七嘴八舌的将他毫不留情的谴责了一顿。李大坏只得气嚷嚷,灰溜溜地离去回了家中。
      从第二天开始,几位年龄大的老年人,遇见以前喜好打牌的人,唯恐不晓得李大坏穷凶极恶的样子,再搭理他,就挨个嘱咐了一遍又一遍。就一句话:太不像话。都再也不要和他玩了!
      从此,这一片宿舍区的牌局上,再也见不到李大坏的身影了。


       蓝天剑     2017年12月午后着笔至午夜时分完稿草成。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麻雀爱苹果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蓝天剑 发表作品:597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李大坏其人其事 蓝天剑
    · 远与近  爱与不 a 江山
    · 一只空花瓶的欲望 醉起雄风
    · 《玫瑰花与稗草》 德石
    · 爱芸的婚事 文易
    · 婚姻与背叛 刘俸羽
    · 车过东二环 严永俊
    · 傍晚 尹涵颖
    · 梦想 纤夫
    · 丝语暖冬
    · 未眠的夜 南杨
    · 速写眼睛 许云枫
    · 情路天远 李云川
    · 与雨搏斗 心梦
    · 爱(三) 金成哲
    · 等待 朱顺兴
    · 露珠掉落(外二首) 依山行
    · 写诗 闵昭涛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东北作家网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华人中文文学网
    ·万豪金业 ·gucci ·慧聪网 ·悦效 ·新三板 ·比特币 ·简历模板 ·安徽电力招标网 ·浙江希望机械有限公司 ·广州工作服定做 ·毕业金 ·石家庄房产 ·癫痫病能根治吗
    ·MT4 平台下载 ·高仿沛纳海多少钱 ·富光杯官网 ·北京培训网 ·旅游 ·现货贵金属平台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