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文评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文评 > 正文
鲁迅笔下的柔情
论伤逝中的情感现实
类别:文评 作者:黛芷清沐 日期:2019/1/9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一篇相当细致的文评,对《伤逝》中两个主人公的命运做了详尽的记叙,可以说,涓生与子君就是那个时代知识分子的一个缩影,小说在带给人伤感的同时也会禁不住引发各种思考。欢迎来稿,问好作者,期待更多佳作。

摘要   《伤逝》是现代文学家鲁迅于1925年创作的一部以爱情为题材反映五四时期知识分子命运的短篇小说。小说以主人公涓生的哀婉悲愤的内心独白的方式,讲述了他和子君冲破封建势力的重重障碍,追求婚姻、自主建立起了一个温馨的家庭的故事。但不久爱情归于失败,最终以“伤”、一“逝”为结局。

关键词:  思想解放、婚姻自主、经济独立、承担责任

    在维新运动的直接促助下,突破传统的文学观念和形式出现。 “小说革命”后,小说的政治宣传和思想教化功能极大提高。1917年发生的文学革命,在中国文学史上树起一个鲜明的界碑,标志着古典文学的结束,现代文学的开始。“五四”时期,诉说婚姻不自由的痛苦,是许多青年的公意,争取恋爱婚姻自由已成为当时个性解放思想的重要内容。因此,20世纪20年代的小说创作,描写男女恋爱的占了全数的百分之九十八,其中最多的是写婚姻不自由。不同于当时流行的歌颂恋爱至上的作品,也不同于传统名著中以死殉情的悲剧。鲁迅用小说的形式,把妇女婚姻和青年知识分子的问题跟整个社会制度和经济制度的变革联系起来,以启示广大青年摆脱个性解放和个人奋斗的束缚,探索新的路。《伤逝》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创作动机下产生的。
一、“思想解放”下追求婚姻自主,实现结合
    在五四运动影响下成长起来的新青年,大都受五四运动浪潮的影响。追求个解放、恋爱自由、婚姻自主成为青年们的公意。民主与自由,成为了这一时期知识分子们思想的主流。涓生和子君便是在五四运动中接受了个性思想解放的具有资产阶级民主思想的知识分子的代表。
两人在相识之后,子君不断拜访涓生,听他讲新文化、新道德、新观念,他们谈雪莱、谈易卜生、谈泰戈尔、谈男女平等。子君深受其影响,他成为了她的思想启蒙者。在两人的相恋过程中,她表示:“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这是她追求个性解放的宣言。她以此为思想武器,为自己的恋爱婚姻自由而奋斗。她表现出来的坚定与无畏,让涓生感到震撼。她敢于蔑视封建礼教,勇敢地冲破婚姻制度,与涓生同居。相比一个有些怯弱的“我”,她不顾族长们的“威严和冷眼”,也毫无畏惧周围的“讥笑,猥亵的眼光”,目不斜视地骄傲地走着。她为追求恋爱婚姻自由的勇气,让人感叹!他们的行为,是惊世骇俗的。在那样一个黑暗的社会制度之下,他们的结合,是需要很大的勇气才能做出的决定。
    他们不顾世俗的眼光,走在了一起,并且用“我”筹来的的款子的大半和子君卖掉金戒指和耳环的钱添置了家居,在京兆胡同里建立了他们的幸福的小家庭。
    为追求“爱”的种种举动,表明了他们对自身解放,冲破封建制度的反抗。然而,这并不能说明他们的“思想解放”是完全的解放。子君看到雪莱半生像时“草草一看,便低了头,似乎不好意思”的表现,是她未脱尽旧思想的束缚的迹象。子君,也只不过是个受“五四”新思想的洗礼的知识女性,不能称得上是个完全“思想解放”的新知识分子。
    在这细微的细节中,子君未完全脱尽的旧思想便可见一斑。从这一细节中,不得不让人思考一个问题:他们的“爱”到底是什么?是子君对涓生带来新文化、新思想的崇拜、敬仰?还是涓生从子君身上看到她的勇敢与无畏时欣赏和震撼?我想,不论是其中的哪一种,都是带有盲目性的,或者说是他们“爱”的盲目性的致因。
    小说在开始就写这样细微到稍不留意就有可能忽略掉的细节,使我在阅读这篇小说时,感受到了小说布局的精妙。通过对这一细微的细节的描写,暗示了下文他们“盲目的爱”,使得整篇小说布局严谨,步步发展,丝丝相连。
二、安宁生活中,思想的“暗潮汹涌”
    幸福安宁的新婚生活,是他们勇敢追求“爱”的结果。在幸福的家庭建立后,两人都沉浸在这份得之不易的爱情中。这时候的子君“她并不爱花”,“我们”的眷属便骤然加得很多,四只小油鸡,还有一只花白的叭儿狗。子君的变化,涓生一直在留心着。但相比他们同居之前,涓生对子君的态度在悄然发生变化。在这时他感受到的他之前从未认识的子君,一个和从前不一样的子君,一个以生活为核心的子君。然而子君并没有发现自己慢慢而有的变化,她反倒是“胖了起来,脸色也红活了”,似乎很享受这样子的生活。她渐渐的把家庭生活当做整个人生的意义,就整天忙碌于家务,热心于养“小油鸡”“叭儿狗”,或者浪漫地回味过去爱情生活的乐趣,再无别的追求价值和生活理想。一点点的,她沉溺于家庭之中。她开始回归到旧社会的女性的境况中去——她对涓生的依附性不断增强。以至于在涓生被“小东西”告密后,收到免职令时,“便会受到很深的影响”。
这时,子君和涓生的思想在发生着不同轨迹的变化。涓生认为“我从此在新的开阔的天空中飞翔,趁我还未忘却我的翅子的煽动”。子君却是在“每日川流不息的吃饭”中。他们思想的隔阂在生活中不断的显露出来。显然涓生比子君的思想更为开阔,他希望能“空中”翱翔。
    在他们在婚后情感、关系的变化中不禁让读者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在新婚后,子君的变化如此的明显,她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涓生“不认识”的子君?这就该论及到当时的社会背景和子君的经济不独立。“五四”时期,社会改革使得妇女的思想开始觉醒,她们渴望自由和幸福。但在当时的社会中,由于妇女地位的不平等,妇女追求自由和幸福,是很难实现的。虽然子君实现了婚恋自由,但这是只是妇女中的极少数,而且他们的婚姻也并未得到世俗的接受。再有,由于几千年封建社会的影响,在经“五四”后思想得到解放的妇女,在经济上还没有取得独立。就如同鲁迅提出的:娜拉走后会怎样?女性解放还只是处于一个探索的阶段,还并未取得明显的成效。因而,在涓生被免职时,加之子君本身并无经济来源,这就让他们的生活、婚姻陷入了严重的危机之中。以至于在寒冬里,连火炉都生不起。面对子君越来越怯弱的性格和她昔日的勇敢的荡然无存,涓生感到不满、愤怒,甚至是失望于爱情。
    概括起来,他们影响婚姻的变化既有客观的社会原因,也有他们个人的主观因素。一方面,面对强大的封建势力,他们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力量过于贫弱;况且,虽已经进行社会改革,但封建思想并不是就被一扫而尽。另一方面,他们之间出现感情的裂痕,很大程度上,源于子君那未完全解放的思想。
    可见,在当时社会条件下,他们的婚姻很难实现真正的幸福。尽管他们婚姻问题的出现,不单只是因为他们个人的主观因素。但在小说的构思上,明显是侧重于对他们人物心理进行剖析,从人物心理的描写来解读他们婚姻出现问题的原因。正因为是用极其真实的心理描写来“讲述”这样一个情感故事,因而它在时代中极具代表性。是“五四”后,新青年们情感状态、婚姻状态的一个缩影——在严酷的黑暗统治的压迫下,因知识分子本身所具有的苦闷和空虚,新生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婚姻注定无法取得成功。
三、思想摩擦中,感情的淡化、思想“觉悟”的开始
    涓生失业后,没有了经济来源。原本并不富裕的日子,越发难以维持。“我”为了能维持家庭生活、也为了能在更广阔的天空中翱翔,开始四处投稿。在“我”翻译的时候,“我”的构思常常为“吃饭问题”而打断。不光是“吃饭问题”对我的创作有影响,更让我苦恼的原本难以解决的生计,却因为房东太太的嗤笑越加“艰难”。我在吃残饭的时候,我看出来了自己的位置——“不过是叭儿狗和油鸡之间”。这是怎样的悲哀呀!曾经并肩同行的两个人,如今却是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
    处于极度的贫苦之下,油鸡被“我”和阿随享受,紧接着阿随也“留不住”。最后,阿随被我推进了西郊的土坑里。也就是在这时,“我”发现子君的“凄惨的神情”里出现了“冰冷的分子”。面对天气的冷和神情的冷,终于,“我”在通俗图书馆里找到了“我”的天堂。在图书馆里,涓生孤身枯坐,他回想起从前,才觉得:“这半年来,为了爱,——盲目的爱,——而将别的人生的要义全盘疏忽了。”“她的勇气都失掉了,只为着阿随悲愤,为着做饭出神。” 
涓生感受到了自己情感的变化——他对子君的爱一点点在减少。看着子君眼里的“稚气的光”,他知道“他近来的超过了她的冷漠”;他明白自己对子君的态度的变化,已引起子君的忧疑。所以“也得勉力谈笑,给她一点慰藉。”
    面对生存危机,涓生想到的恰恰不是他所说的“携手同行”。相反,他是想摆脱子君。这样的心理变化,是子君的悲哀。这不仅代表她的“人生理想”的破灭,更是她思想的彻底“沦陷”,沦陷到小小的家庭中,为了“盲目的爱”,迷失了自己,再无思想,再无学习。对比子君,这时的涓生却产生了再一次的思想觉悟,他比子君要清醒的多。他看到了“盲目的爱”的现实,他在思考着“新的生路”,他认识到:人必须活着,爱才有附丽。他想去奋斗,想去开创新的路。但他的努力,都只是个人的努力。在他所想的、所追求的“新路”上,始终没子君的位置。子君在他心里就如同“死去了”一般。
    失业后的恐慌、感情濒于破裂的痛苦,在鲁迅的笔下,通过手记的形式和诗化的语言,在字里行间展现得淋漓尽致,充溢着浓郁的情感色彩。对涓生的刻画,采取心灵自剖的的方式表现他的内心世界及其情感变化,使得人物形象鲜明。
四、情感破裂,各自寻找“新的生路”
    在新路的历程上,涓生把子君看作是自己的累赘,认为在求生的道路上子君只知道拖着自己的衣角。经过思想上的强烈的斗争之后,“我”常常想到:说真实自然须有极大的勇气;假如没有这勇气,而苟安于虚伪,那也便是不能开辟新路的人。 因而,在一个极冷的早晨,在再次与子君闲谈,回忆起往事之后,涓生终于向她坦白:我已经爱你了!他说:“你已经可以无忧无虑,勇往直前了。这于你到好得多,因为你更可以毫无牵挂地做事……”
    听完涓生的话,子君的脸色变得“灰黄,死了似的”。是的,的确是死了。她的心在涓生无爱的情感中,当他说出的“我已经不爱你”时,就死掉了。紧接而来的,是涓生持续的逃离与冷漠。最终,在冬春之交的时候,子君被父亲接了回去。这样的结局让人伤心:一个原本充满新生希望的幸福家庭,竟在社会的迫害和自身的软弱中走向了灭亡。子君她离开了,她毫无怨色的离开了,她留下了“我们两人生活材料的全副”——盐和干辣椒,面粉,半株白菜,十几枚铜元。自始至终,从面对涓生的逃避与冷漠,到被父亲接走,她的心是在不断的失望,走向“死亡”。即使她在陷于小家庭变得毫无情趣可言、庸俗之后,她依然深深地爱着涓生。不然何以解释在最后离开的一刻,将两人的全部生活材料都留给了涓生呢?她知道涓生想要去寻找新的生路,她知道涓生认为她是累赘,她留下能生活的材料,是希望涓生能维持较为长久的生活。啊,这真挚而无言的爱呀!
    在深度的去解读了子君的心理之后,我让产生的思绪更多的是对涓生自私虚伪、不承担的失望。他明明知道子君已经变得怯弱,失去了往昔的勇气,却还是在危机来临的时候,抛弃了子君。对她说:我已经不爱你了。他没有与子君“携手同行”,却将生活的现实、重担卸给了子君,让子君一人承担世俗的压力,一人面对“威严与冷眼,”自己走向所谓的“新的生路。”虽然他对子君说分离是为了:新的路的开辟,新的生活的再造。但实际上,他想通过抛弃子君,“救出自己”。这是他虚伪自私、不承担责任的表现。尽管这背后有他的个性解放、个人奋斗的思想,却也掩盖不了他抛弃子君的事实。涓生显然是受到了“五四”时期被介绍进来的挪威剧作家易卜生的思想影响。他的思想,在“盲目的爱”中再次觉醒了,但仍不可否认的是他身上所有的那个时期知识分子的软弱性和不切实际。他和子君是有过热烈的爱情,可这份情感终究是在现实中死去了。
五、婚姻失败、以一“伤”、一“逝”结局
    子君被父亲接走之后,“我”的心沉静下来。半夜醒来,“我”的心很沉重:我为什么偏不忍耐几天?要这样急急地告诉她真话的呢?子君的离开让“我”感到不安和空虚,“我”开始为自己追求“新的生路”,抛弃了子君而后悔。当一切请托和书信都一无反响,我访问了一个久不问候的世交,并在他的口中得知实际上是自己说出的真实导致了子君的死的消息,他追悔莫及。“我已经忘却了这样辞别他。”沉重的自责与愧疚,涌上了“我”的心头。子君她再也不会回来了!她在威严和冷眼中背负着空虚的重担走着所谓的“人生的路,”在我给与的真实——无爱的人间中死去!
没有子君的家里,依然有“我”的期待,“我”期待有一天子君能像在会馆的时候一样,穿着皮鞋,踏着相似的步声来拜访“我”。而这终究是在不能的了。因为子君已经死去,已经在无爱的人间中死去。留下来的只有空虚、寂静和颤栗。
    后悔的同时,涓生也在寻找着“新的生路”。他说:“新的生路自然还有很多,我约略知道,也间或依稀看见,觉得就在我眼前,然而我还不知道跨进那里去的第一步的方法。”事实上,他对自己所谓的“新的生路”还有很多的不确定,他也不知道他该往哪一个方向走。一方面,他失去了子君;另一方面,他没有找“新的生路”。所以他内心感到愧疚和谴责。并说自己要“为子君,为自己”,“写下我的悔恨和悲哀”,作为“向着新的生路跨进第一步”。涓生心灵深处的这种震颤,表现了他对自己走过来的人生道路的一种朦朦胧胧的否定意识。
小说通过涓生形象的描写告诉我们:个性解放、个人奋斗对于社会地位低微的广大中下层知识分子来说,是根本行不通的;只有和人民群众相结合,实行社会的根本变革,这才是一条“新的生路”。


结语  鲁迅通过《伤逝》向我们揭示了在没有完全变革的社会里,在旧势力的压迫下,未经过完全解放思想的女性与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之间的结合是难以看到希望的这一现实。涓生这一代知识分子在五四运动之后觉醒,发现“无路可走”。他们是迷茫的,是可悲的。正如他在《娜拉走会怎样》的演讲中说过:“人生最痛苦的是梦醒后的无路可走。”小说从某种程度上是对当时的青年的思想的一种有力的批判,但与此同时也寄托了鲁迅对青年们的期望:期望广大青年在黑暗的现实中,勇于摆脱个性解放和个人奋斗的束缚,探索新的路。

     参考资料:1、中国妇女出版社2007年版《秋夜  两地书》
               2、1981年由施光南导演的民族歌剧《歌剧伤逝》
               3、1981年由水华导演的同名电影《伤逝》
               4、后选入鲁迅杂文集《坟》中的演讲稿:《娜拉走后会怎样》
               5、北京大学出版社2018年版《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
               6、新浪娱乐:伤逝作品盘子点——子君涓生都是谁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 推荐作品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黛芷清沐 发表作品:2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鲁迅笔下的柔情 黛芷清沐
    · 微诗三首 袁建民
    · 五绝  送故人 乔治
    · 五绝  冰雪天 凌顺达
    · 光阴赞 钟希珩
    · 七绝.白骨精 韩天雨
    · 我在山口这边等你 司马靳德
    · 七绝.冬至 韩天雨
    · 七绝.藕荷 韩天雨
    · 七律.为多年未见少时好友接 蘭貭冰心
    · 入选《中国馆藏级艺术家》 柳韵鹰风
    · 入选《中国馆藏级艺术家》 柳韵鹰风
    · 门(外一首) 残章断句
    · 入选《中国馆藏级艺术家》 柳韵鹰风
    · 七律   九 周新进
    · 七律   师 周新进
    · 七律   笋 周新进
    · 题书友会辞旧迎新大联欢 冯立新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万豪金业 ·大通冰室 ·花成代孕网 ·天游主管
    ·南京宣传片制作 ·微信刷票 ·微信刷票 ·微信投票 ·自主招生 ·以太坊 ·卡神官网 ·阳澄湖大闸蟹礼券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