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散文 > 正文
爱情之殇,风一般吹落紫陌红尘
类别:散文 作者:萧月月 日期:2018/8/8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一曲爱的绝唱,终止在汪洋中,惟有那些曾经的爱恋故事可以珍藏,化作一缕缕音符永久飘摇。

一曲爱情至上的绝唱,一曲讴歌爱的盛宴,一曲飙飞的爱之颂歌,旭日东升的冉冉太阳!

  一一题记

  【1】

  许许久久,没有从红尘中醒来;市声喧嚣,泯没了情怀;紫陌纤尘,悠悠地旋转,我的那个伊人啊!兀自在我怀抱,安眠。

  从不甘心,于梦魇惊醒;恍惚的夜,灯光迷离;电扇在狂转,大地仍黑暗;只有我,在夜的倥偬,孤独地遐思,浮想联翩。

  毋容置疑,红尘这么奇怪,熙熙攘攘,东风劲吹,拾起火焰,高上千万丈,由春走到冬,夏秋闹出疯,觥筹交错,推杯换盏,把几多喜悦,几多忧愁,几多悲欢,悠悠而起,垂枝摆柳,郁上心间。

  匆匆促促,从故事中走过,你,我,他,还有许许多多人儿,沧桑着心事,凝结出记忆,为曾经的几何,风花雪月,云淡风轻,无怨无悔,叹息声声,莅临红尘,也浪迹红尘。

  喧哗鼓掌,一遍遍声响;本色的市声,更显闹腾。我不语,因泪早流尽,默默地彳亍,于角落,沁想文字的温馨,眠熟我对她的记忆。

  默默承受,你已远遁,于自己,怎能不在乎。过去的岁月,过去的光阴,历历在目。只是怎么遇见你,既然不同路,却做不认识陌生人,让我更加不快乐。

  爱恨情仇,纠结了我的心窝,是岁月,冲淡了往昔。平复郁结,心情咋会变好,只依稀,记得你的面容,美艳、冷淡、强横、霸道,甚而有些小鸡肚肠,吵了架不吃饭,还干活闹得欢;像恶魔变种,像母夜叉再现,像王母娘娘莅临。这个一些些,那个一点点,我都非常喜欢,她如同天使,默默地,冷冷盯着我的眼晴,轻轻吻吻我,我高兴得上天入地,猛龙入海,云雨巫山行,去摒弃阴霾,去拜见红彤彤太阳。

  这是多么美的风景,世界可真是眼馋得俏皮:蔚蓝的天,飘浮朵朵白云,太阳和月亮,交替着呵护大地,小鸟以轻捷,啁啾天空的赞美;树木花草,植被丛林,河流山川,田畴沃野,包裹了生命之花,欣欣向荣。

  但你离去,让我流着数不清泪滴,好像泛流江河,湖泊里快去打滚。你的无欲无求,你的诺言轻许,我字字铭记于心。毕竟,一千次承诺,抵不过一次兑现;嘴巴蠕动的话,边说边移;没能兑现,仅算放屁,臭得来,泛滥十几二十里。

  许下誓言,管它个逑。有情有义,是互动源泉;既然你视情已尽,在天国独享氤氲,我的义只能飘逝,随随风而已;这是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物理学在向红尘表白;几乎没有人,能去违背自然规律;让不可能,变作意外灾难,船沉人亡,酿成悲剧,其情其义,嗟乎泯灭。

  再没有想念,梦里藏着无垠的期许。依稀梦魂,总是你倩影。霸道得喷鼻血,总觉得自己了不起;你是天底下最美,清纯的少女,可现实,我早成你的没;就是每每一吻吻,我都感觉仍有遗留的气息。

  我好想撕心裂肺,但好男儿怎会轻弹泪;真正的伤心处,是我咋会爱上你;醒悟得太迟,才让我铸成终身的悔恨。

  珊珊地跑哦!跑得远远地。一个一个地跑,穿越了城市。虽说城市美得奇怪,钢筋水泥垒叠,弄得亮晃晃,响着蹦蹦迪,勾引起帅哥、美女、贪婪和空气,让自私自利,发霉各种气味,使纷飞季节,悄悄变出滋味。

  但我更会跑,莅临去乡村,走了的村寨,乡民非常热情;田园绿野,风景绮丽,无数认识不认识花儿,让我想到你。刚刚见一花,不知是啥名,但却从中间,读出了你。

  曾记得的倏忽,是你追的我。那年大四的礼堂,我开始了演讲,反正特神奇,讲得那个非常棒,掌声哗啦啦响,一遍遍震动大厦,雄赳赳,气昂昂,声音飘出在远方,不知有几百里,就连三四百里开外普佗山,佛爷爷也在悄悄给我打气。

  我长得特别帅,属于一米八二高挑身材,剑眉朗目,肤粉脸若,活脱脱,潘安小鲜肉,帅气一美哥;学习好,门门功课数第一,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三点一线,教室、图书馆、食堂,穿插一线回宿舍。

  但天生的缺陷,恭维的才子身世离奇。孤儿一个,无父无母无兄弟姐妹,其它一切,都是杳无丝毫讯息。吃饭、穿衣、睡觉、生病、住宿、读书等等,民政局救济长成人。只知卑微地活着,不懈地努力,顺利地考上大学,门门功课还是数第一;可生活,却像一张白水纸,从不敢与女孩子说上一句话,偶尔碰上,只晓得脸红耳热,要羞涩半个月。

  然,自己却发生了恋爱,震撼了整个大学城。被她,聂泓叶,一泓清泉飘浮的落叶,轻轻一勾,就堕入情网,陷进爱河,成为爱情奴隶,捕捉的爱神维纳斯。

  秋风拂过,演讲完毕,乘着精神抖擞,我步下楼梯,在夜的灯光迷离中,奔跑回宿舍。

  不冷的秋,默吟杜甫巜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一边喁喁自语,一边思想翩飞,不朽的杜老夫子,那个憨态,可爱老头儿,不错的神戳戳东西,怪不得飙升诗圣。

  在廊回曲折廊亭拐角,我已刹不住脚,不期而遇与人碰个满怀,还抱在了一起。是惯性思维,是脑袋发热,是爱神冲撞,她抱了我,我也抱了她,拧神一会儿,站定的瞬间,我秒呆,哇,仙女下凡,不知咋去表达清纯:

  高挑身材,肤白如雪,鹅蛋形的脸,泛着浓浓春意,风衣,束腰,美腿,“回眸一笑百媚生,脸绽春色颜色稀;撩人眸子未曾见,一逢定然俘爱心。”

  呆呆的我,在美艳少女面前,被冷美的凛,自己第一次失态,也不知怎么地,我俩开始了摆话语,一边边走,好像话聊不尽。这一夜,让我俩围着校园,走啊走,坐啊坐,浪漫多情的爱恋,轰动和惊诧了整个人文学院。

  一个冷漠少女脸靥含春,一个羞涩腼腆帅哥柔情;一个不与男性轻易沟通冷美人,一个不与女子搭讪俏哥哥;一个学霸无垠杀伤力强大,一个优异不知天高地厚优秀生;……让一个一个的一个,成为了才子配佳人,千里共婵娟。

  真相信么?相识的爱,濡沫了记忆,在校园、在吧厅、在歌坊、在影院、在公园繁茂浓密里,我俩的身影,洒下的爱,烙印身躯点滴,历历如睹,清晰如昨日阳光,曝晒出妩媚。

  【2】

  文豪哥德好像说过这么一句话:那个青年男子不善钟情,那个妙龄少女不善怀春?这是人性中的至善至神。

  我也想这么说,在情网中,聂泓叶与萧月月我,具备了这样的资格,谁个没有权利如如此此,怀春一回。

  太阳高兴,月亮高兴,星星高兴,仿佛所有一切,都会高兴,至少,我这样认为,当时的我,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花打湿了风,风吹跑了雨,雨落到学校花园里,与花一起嬉戏,飘入小小喷泉,不见了踪迹。

  与你在一起日子,非常非常地美丽。看花花笑,看水水漾,看人总是笑眯眯,连上厕所,我也时常笑出声。

  我经常问,你想我么?你不语!我也不再问。因我知道,无声胜有声,尽在不言中。

  我简直成了虐神二代,你是虐,我是被虐。虐的天空,虽说阴霾遍布,但那种畅快到心间的感觉,真爽,若飞一般,潮起潮落,直达仙境。

  两个人的爱,五花八门,九〇后,春天般灿烂,浴缸、床、沙发、地板,野外植被草坪、扛杆、条凳、车辆,反正一切可能环境,游余于爱的波涛,云雨声声,巫山喷淋,让爱之情昵,直达飘泊小船,于汪洋大海,驶入神秘领地。

  你一颦一笑,靥面如花,虽说很少笑靥,很惊,很艳,是冷面玫瑰,“花蕊静悄悄,蜜蜂细觑看;待到悠然时,快乐若神仙。”

  仙仙仙,还真是位列仙班。在重要领地,我们开耕得仔细。你说不悔,我说不悔,宝马配金鞍,薜平贵配上王宝钏。呵呵呵,夜夜夜,真心真情的话语,我说了无数倍,飘满了长空,天老爷也嫌我牙长得令人反胃。

  你不在,我也常常思念,连梦中,也与你颠鸾倒凤,痴情起爱恋。泛舟而渡,洗浴阳光的照射;小桥流水,携手许仙白娘子传奇的温馨,清爽,靓丽,一路风景,惹出眼馋目光频现,好想把我俩杀死。

  你霸道,动不动,柳眉倒竖,有几次,因我无意觑了别人一眼,哇,菜刀、棍棒,追得我,满屋打转,甚至把门关上,踢破一扇门,花了好几张红红毛大爷。

  去城市亮风景,去乡村找惬意;城市的喧嚣,把季节碾碎;乡村是季节引擎,逮着不松手,疯了一般,禾苗,小草,稻谷,麦穂,油菜花花,到处都有劲吹的美丽。

  你相伴我,我相伴你。灵魂之歌,架构幸福伴侣;心驻守,穿梭灵魂,千年的等待,在此一回。碰撞,稀释,潇洒够拽。

  寄生么?你说,我答,是。然后抱着她,亲吻,从季节之始,走到季尾,让欲望,滚他妈的骚,湿漉漉。日升月落,花鸟虫鱼,为虚设良辰美景,插入图画水墨,好想若画家,描摹我俩衷情,爱意盈盈。

  嘶哑箫声,依旧缄默,淡红着眸子,熬着幽怨眼神。看着我,你不言,但哀叹,却已响起,然后睡去,不管我,还自顾自,发呆,发愣。

  一夜无话,睡梦的我,好像仍然与你,爱意融融,唤来啼鹊鸣唱,花儿绽蕊,回眸,一江春水,缠缠绵绵,此生此世,折腾得猛烈,死去活来,沉沉睡去,再无回声交集。

  【3】

  一夜的风流,在梦里完美,我笑了,她也笑了,笑靥含春,粉面柔情,喧波叠浪,浓郁掀起,好想于你怀里死去,“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生死相依爱缠绵,不渡乌江枉流声。”

  睡得好沉,好沉,不知过了多少时辰,穿越时光的隧道,把枯萎花瓣救活,我多想给你,完完美美,缔造优雅结局,率意成真。

  我醒了,醒是菩提,剪裁二月,捋出有缘有分。可揉眼之间,斜摸床,吓我一跳,寥落无人,睁开眼,人去楼空,只有我一个人。

  猛地想起,她说与父母,到国外旅游,辛苦一辈子爹娘,还未出个国,待到玩高兴,把我们的事说说,那样我们,才好纵谈婚配。

  度日如年感觉,我才真正体会,仿佛擦肩而过情分,需要有缘人。岁月静好,依托最美,在回忆里度过,泪痕也是幸福,清澈,透明,不用试去,也甜到心里。

  好想与她打电话,可她叮嘱,她给我联系,QQ、微信,荧屏总未闪烁,我紧紧盯。

  等待时间,疏影无声,堪怜无助,孤独长夜,一分仿佛一年,一天等于一辈子。

  终于响起,嘀铃铃声音。还未说话,泪已先流。声音哽咽,我的亲爱,你知不知道,度日如年滋味;没有看见你一眼,简直过不下去,亲爱的人啊!望早早回归,望缔结终身,望终日厮守,夜夜陪君。

  喁喁的话语,视频面对,聊了许久,四目凝滞,目睹着人儿,好像有些憔悴,遥寄的心,穿破网络,植入于心,你一半,我一半,合为一体。

  回味咀嚼,两人相处日子,爱,恨,情,仇,粒粒甜腻;披晨光,踏朝露,沐阳光,顶月儿,呢喃缱绻,细语霏霏,倾心吐纳,不后悔,相识,相见,相知,相守,相出三生三世。

  【4】

  从这以后,虽我时时刻刻,把班而上,心却早飞,盯荧屏,简直傻痴,同事都笑,说我痴种,上天啊!肯定让痴情人儿,赢取完美爱情,漫过整个人生。

  荧屏一闪,我抓住就觑,照片、视屏、特写,各个景点片断,父、母、她,合照,单一,一张张,一个个,美景配丽人,笑靥成了花世界;可还是看出,于里之间,那藏掖芬芳内里,淡淡的轻愁,绕在眉头之间,令刻骨铭心,矢志不移,与你,共赴爱河,徜徉,三千里江河。

  然接着就不妙,始终无只言片字,荧屏的闪,还停留在那日里。一连三天,我疯了一般,等,等,等,等待我毛焦火躁,终于急上火,联系微信、QQ和电话,一遍遍地,打得人要断气,到最后,还是无讯息。打开电视,电脑和网络平台,搜搜搜,发现她们去的目的地,两艘船舶路遇风暴,遭了沉船的命运,有人落水,有人获救,有人失踪,渺无音讯。

  这时,我好像真地疯了,狂了好几里。难道,分别为了爱,爱是分别才珍贵。

  于是的包打听,一切成了真,她和父母,一家三口人,惨悲,惨悲,惨悲,全部,到龙王那里报了名,货真价实,枉死旅游,微妙的意外,中了陨灭的海洋归宿地。

  我把眼泪哭干,哭得眼儿翻,朋友们和同事,看着我哭得这样惨,纷纷都来劝,还怕我出事,那个想不开,专门轮流陪,一直好多天。

  这样的颠颠簸簸,这样的死去活来,十多天来,我几乎滴水未沾,饭未吃一口,觉只在打盹中尝鲜,幸而朋友们,看我哭昏,赶紧水灌,命虽保住,但却瘦了一圈。

  唉!悲观,真是心疼得难言。哀,莫过于心死;缘聚缘散,虽说平常;可这散是永远,却痛得苦不堪言。牢记真谛,往往痛过之后,世事无常,若不去旅游,可一切无虞。但“死生有命,富贵在天”,相识,相知,相爱,不一定缔结姻缘,我与她,仅差一纸,外加一仪式举行,然这,却成为谜题,飘上了天。

  别了,我走了,我再也无心这里。背上电脑,背上行囊,背上无限的思念;怀揣手机,钞票,缕缕的爱恋;浪迹天涯,追寻心爱人儿,搜寻你足迹,为你我许的愿,需要去掠看。虽然心高气傲,霸道独裁,冷面高寒,有这样那样缺点,有时还让我难堪,但自己太贱,贱能容忍这一切,优点缺陷一概包揽。可,还是应怪苍天,应怪命运,应怪爱情天使,她没有站在我们一边,拆散了好鸳鸯,罪莫大焉。惟有的没办法,只能在虚妄地,面对苍穹,面对大地,面对一切,叩谢!我俩,毕竟走过这一段。

  此生足矣!爱已有过,天翻地覆,地覆天翻。恨,可说从未有。信天游骤响,街巷的那个疯老汉,吹奏,是否与我一样。幸福的甜蜜,品尝!铭心的铭心,锥刺!爱情之殇,风一般吹落紫陌红尘,有我,有她!萧月月,聂泓叶!一泓碧绿碧绿的清泉,飘逸气质高雅的永恒叶片!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萧月月 发表作品:55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爱情之殇,风一般吹落紫陌 萧月月
    · 尖刀(外一首) 听光阴爬坡
    · 虫鸣 老歪
    · 妄念 小保
    · 马路 薛永峰
    · 老张 孙建成
    · 叶之声 a 江山
    · 冷风吹 金成哲
    · 新闻早班车 刘天贵
    · 偶遇 杨永兴
    · 轮回 暖语
    · 煤(组诗) 蒲公英阿伟
    · 今日立秋 邬学芳
    · 寒秋雪 孙建成
    · 心,在最痛时复苏 布建忠
    · 缘分天空有雨 丁碧君
    · 立秋(微诗) 青林
    · 过夏有花 春江青苇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万豪金业 ·大通冰室 ·策划网 ·花成代孕网 ·天游主管
    ·南京宣传片制作 ·乐居财经 ·微信刷票 ·微信刷票 ·微信投票 ·自主招生 ·以太坊 ·黑曜石本命佛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