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散文 > 正文
童年往事之一
类别:散文 作者:猪蹄 日期:2017/10/11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童年的往事总是那么有趣,儿时的玩伴很多,可以玩的也多,现在听起来,一切都是那么新鲜和亲切。感谢分享,问候作者,期待后续精彩。

    老屋子,有一种阴凉的气息。墙壁是石头砌的,潮晦天气时会冒汗,冬季是冰冷,盛夏则是清凉可人,用脸蛋蛋一次次地往上面贴着取凉,像贴住这老屋子的清凉美时光似的。傍边是水缸,靠在阴暗的角落里,盛满了井水,是猪头和他弟弟轮流用小桶提回来的。里面养着一条小鲶鱼。大家盘算着养它到年尾,把它养得大了,好杀它过年。小鲶鱼平时是看不见的,得仔细仔细地看,得沿着缸底的边缘看,而且还得用手电筒照着看。前天老三来看小鲶鱼,看它长多大了,找了半天,才找到了。它纹丝不动的,几乎和缸壁融在一起,颜色又是那么相像。它还是太小了。“不过,到了年底,它就会变成一只大鱼了。”猪蹄信心十足地说道。大家看完了,关了手电筒,盖上盖子,让它在黑暗里慢慢长大。水缸前面是两张板凳,板面很厚,被坐得光溜溜的,年纪比猪蹄还要大好多呢。坐在板凳上,吸夏天的米粥,撒一点盐末,味道好极了。在这炎炎长夏的巨光中,老屋子被照通透了,一束明亮的阳光从那块瓦当斜射下来,打在猪蹄身上,把他整个人都打亮了,像燃了起来似的。细细的尘埃在笔直的光线中飞舞着,他也不觉得热,正大口啃着芋头呢。板凳如此光滑,听着远处的蝉嘶一声高一声低的,好想跑出去一跳就跳进河里游泳,游个痛快!但是奶奶却让他们兄弟俩围着箩筐剥玉米,而且一剥,就是整整一下午。大太阳最终重重地西沉,如山的寂寞和黄昏,草地上的蜻蜓就轻轻浮起来了。有时猪头会胡思乱想,“要是自己也有一对翅膀,那该有多好。”不需要多大的,像蜻蜓那么大的就可以,能飞起来就可以。那样的话,奶奶就抓不到自己了,就再也不用坐在板凳上剥玉米了。晚上做梦,梦见的全是恐怖之物,要么是蛇,要么是棺材,为什么梦不见一对小小的翅膀呢?坐在雨天的老屋子,雨帘在对面的瓦檐上一串一串的排得整整齐齐的,相约弹琴,都是少女。雨水中的牛粪和破碗,有人赤足打伞而过,轻轻的淌水声,是一个小女孩,一个最小的小女孩,那种像嫩芽一样的淌水声,在雨水里被牛粪追着,被破碗追着,一直追到雨夜的梦中,而梦中全是恐怖之物……老屋子漏水了,猪蹄蹲在地上按住铁盆接雨珠。他仰着头,眼睛出神地望着屋顶,看着那一滴滴清澈的雨珠,在屋梁上慢慢地挪动,变胖变圆,然后像一滴丰满的蜂蜜似地,在一瞬间决绝地坠落,坠入盘子里,滴答一声,再也寻不见。“哥,我们去捉菩萨鱼吧!”“现在还下雨呢”“雨停住了就去。”“雨停住了水也涨了。”猪头翻开书包,掏出作业本来,从作业本中间小心翼翼地撕下两张纸,要去找姐姐帮着叠纸船。等雨停了,就去小溪里放船玩,正好还可以去下面的田里捉菩萨鱼。去到姐姐家,见老三和姐姐在捡黄豆,猪蹄他们也坐下来帮捡。捡完黄豆,空出来的扁箕反扣回来,就可以在上面叠纸船了。这时姐姐想起了什么,说你们等等,我去桂兰家借本书。外面的雨水小一点了,姐姐绑了一下头发,跑出去了,也不用伞。“你快点回来呀!”猪蹄嚷道。“知道啦!”外面的雨水答道。不一会,姐姐带着书回来了,连桂兰和她弟弟利利也跟着来了。一屋子的人,屋里变得暗起来。姐姐去开灯,大伙便在灯下照着折纸书叠起来,不仅叠了船,还叠了飞机,癞蛤蟆,纸鹤,灯笼,板凳等等之类有趣的小东西。雨还没有停,猪蹄和利利就在天井里把船放了,而且是放在鸭槽里,把本来很欢的鸭子吓到角落里边去了。姐姐给猪头和老三叠了船,又叠灯笼,算算人数,要叠好几对呢。灯笼不比别的,得用一些红纸来叠方好。姐姐去卧室摸了半天,往年腊月裁纸衣的彩纸竟还有剩下的,都压在许多旧衣物下面了,怪不得爷爷找不着,都蒙着灰哩。拍一拍,摊开来,半新不旧的,有红有紫有黄,也有白的。“这下可以叠好多了!”桂兰嘻嘻笑道。这下真的要大干一场了。姐姐找出尺子和剪刀,摆开架势,交给老三和猪头,一边指挥他们裁这剪那,一边自己也和桂兰心灵手巧地做着细活儿。不知外面什么了,玩着玩着,两个小子竟然打起水仗来了。嘻嘻哈哈的,鸭子也开始惊起来,嘎嘎嘎乱叫。雨还在下。一道水柱被泼进屋内,溅到桂花他们身上,气得姐姐跳起来,摔下纸片,急到门口对他们吼道:你们疯啦!看他们两人早已是两个水人儿,笑嘻嘻的立在那里,滴着水珠儿,浑身上下没一块干处。鸭槽里的两只小白船已是可怜兮兮的歪着泡在水里了。“再闹,就撵你们出去了!”姐姐生气了。他们两个这才停下来,捡起纸船,又愧又笑地捏在手里甩干。这时角落的母鸭子,突愣愣地嘎嘎地叫了两声,像嘲笑他们似的。嘎嘎!嘎嘎!嘎嘎嘎!姐姐听着鸭叫了,也不由得一笑:死鸭子!你们还不去换衣服,这里在叠灯笼呢!等下还有炒黄豆!猪蹄他们那里肯换衣服,直接抢着进来看灯笼来了,嘴里喊得咿咿呀呀的,猪头连忙嚷道:别靠别靠,要湿到这里!他们那里肯依,随便在屁股上抹两把,伸手过来就要抓,但全被姐姐用尺子打了回去。
    姐姐看看他们玩,也不妨什么,就去生火炒黄豆。黄豆在锅里,镐铲搅着,玲玲玲,玲玲玲,每一粒都圆溜溜的,滚来滚去。一群豆孩子。 
     雨还在下。雨似乎不愿停的样子,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感觉雨就这么下下去了。
   大堂外面有鞋底刮泥巴的响声,又踢又踩,是谁回来了。一进门,是哥哥。哥哥见满屋子黑压压一群小孩子在玩耍,一边倾着天井里的水桶洗脚,一边鼻子里嗅嗅:“嗯,好香!”大家七嘴八舌地叫哥哥。是谁炒黄豆的?老二吗?老二去爷爷那了。姐姐答道。哥哥进来了,姐姐正好端来黄豆要摆在凳子上给大伙吃,还没摆下,哥哥过来,一伸手就抓一小把。“不怕烫啊你!”哥哥丢一粒黄豆进嘴,一嚼,咕突一声,自得地说道:还有吗!大伙笑了。桂兰一手支颐,吃吃地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似井冽泉濯,莹洁如玉。姐姐还没摆下,猪蹄和老三已站起来学哥哥抓豆吃。“急死你们呀!馋鬼!”不曾想,一抓没个深浅,都被热豆烫手,急忙撒回,甩出一些黄豆来,溅在各处。“哎哟!烫烫烫!”哥哥看着,卟哧一笑,豆末都喷出来了。姐姐道:“活该!你们把地上的黄豆都吃了,才能吃碗里的,明白没!”他们两个就滚到地下,翻找黄豆,捡一粒吃一粒,像在比赛。大家吃着,见桂花没吃,姐姐催道:桂花你吃呀!哥哥俯身过来,抓了一把,也说道“嗯!你到我家还客气,略迟些儿,等下可就见底了!再迟些,连底都没了!是不是猪蹄?”哥哥对着猪蹄挤了挤眼睛。猪蹄跪在地下,嘴里嚼着黄豆,也嘿嘿地傻笑。姐姐也笑道:就是就是,你吃呀!桂花抿嘴一笑,方羞涩地伸出两根手指,从碗里拈了几粒,放在掌勺里,再用手指拈着,一粒一粒地放入唇内,轻轻嚼动。她清秀的脸上发出清脆的嚼豆声,每一嚼都清晰可闻。
   
   有风来来
   有草狼狼
   有云动动
   有水唇唇
 
   深秋是这样子,满山静叶疏落,寂寂枯萎,上面的天空高高朗朗,光阴凉薄。山上的小动物机警地莎莎踏叶,不知是在觅食还是在散步。枝桠会挂一些枯果子,枯瘦的纤纤长柄一根根如丝地缒着那些枯果子,随风而动,荡着荡着,似乎要断了,但却始终没有断。大半天都没有断。大雀儿很胖,肥肥地踏踩在枝桠上,也不知轻重,一蹬,飞去了,枯果子就被蹬下一两颗,落在下面的池子里,打出一圈圈静静的涟漪儿,一圈圈一圈圈,划着美好的圆弧。深秋太冷清,得坐在石堆上往池子里丢石子,使得池子画出涟漪一圈圈,一圈圈的。这样打发寂寞的独处时光。或者,去檐下寻些碎瓦片来,平着水面打碟子,看那些碟子一跳一跳地,从水面上飞旋而去。要是哥哥的话,还能把瓦碟子打飞到对岸上去,跑到对岸,捡起来又打回这边……
    新月有时突然显现山顶半轮,又突然消失无影踪,下面一块土块,堆着另一块土块,堆着堆着,土块也有些凉了。想着那些遗落在地里的果实,直到它们悄悄发芽,像受惊似的,破土而出,再也无人发觉。大雀儿飞走得干净。可能害怕另一只大鸟来攫住它,撕碎它。那是一只黑色的大鸟,展翼而出,在黄昏的微风中稳稳平升,静静地浮上苦楝树的高高枝丫,一踩踩在上面,抓住树枝,收起翅膀,然后双目圆睁,深不见底地死瞪着你看。听奶奶讲,那是一只咕咕鸟。咕咕鸟,其名自叫,就是咕咕叫的鸟。猪蹄最怕咕咕鸟了,当咕咕鸟叫了,黑黑的夜里,村中就要有人死的。苦楝树很苦,在树下抱住它,绕圈仰望,发现都是树枝。咕咕鸟,咕咕鸟呢?咕咕鸟还没有来,天上全是树枝。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 推荐作品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猪蹄 发表作品:1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童年往事之一 猪蹄
    · 花自芬芳 睦月
    · 无花的啬薇 平湖在线
    · 雪铸大地 纤夫
    · 三月雨 纤夫
    · 骆 驼 冀成
    · 告慰正名 柳韵鹰风
    · 喜报 柳韵鹰风
    · 秋风 何坚雄
    · 路遇 孤客
    · 落叶 袁文章
    · 秋收 白碧龙
    · 时间交给谁 孙永斌
    · 迎冬 孙永斌
    · 缘聚鼓书赛 心蔚传奇
    · 济南芙蓉街传奇  郭玉山与 布建忠
    · 野游联(2副) 柳韵鹰风
    · 二OO八年一月大雪•忆 纤夫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东北作家网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华人中文文学网
    ·gucci ·慧聪网 ·悦效 ·新三板 ·比特币 ·简历模板 ·安徽电力招标网 ·浙江希望机械有限公司 ·广州工作服定做 ·毕业金 ·石家庄房产 ·癫痫病能根治吗
    ·MT4 平台下载 ·高仿沛纳海多少钱 ·富光杯官网 ·北京培训网 ·旅游 ·现货贵金属平台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