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剧本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剧本 > 正文
大山里的爱(第八集)
电视剧本 农村
类别:剧本 作者:柳韵鹰风 日期:2019/2/13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石龙一心为他人着想,内心装着其他人的品质在本集里延续,"爱"通过石龙这个典型的人物在张沟村继续得以蔓延.

时间:本世纪初。
地点:太行山回龙景区,张沟村。采石场。
人物:
    石龙:男,二十多岁,青年道德模范,来张沟落户的年轻创业者,回龙绿色环保产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采石场负责人。
    枣花:女,二十多岁,山村青年,石龙的妻子,公司财务总管。
    张婶:五十来岁,寡妇,养鸭户。
    徐新生:男,五十来岁,老矿工,冤案平反出狱后来回龙采石场当安检员。
    幺妹:二十多岁,外来青年。
    疤脸:男,山村青年,憨厚,缺点心眼。
    采石场青年工人、社会流痞青年。

第七集故事梗概:
    枣花想要孩子,石龙回村先去看张婶迟迟不往家来,心中烦恼。张婶在石龙劝说下同意找伴。石龙把张婶做的护腰转送给徐新生,徐新生见护腰想起往事,思念昔日的恩爱伴侣。

第八集提纲
1、枣花想要孩子;
2、石龙动员张婶找老伴;
3、石龙教疤脸挣钱做人;
4、幺妹遭到骚扰;
5、张婶有了难言之苦。

165•晚上。枣花家。夜内。
    枣花照着镜子梳妆。
    枣花整理床铺。
    枣花坐在床上回忆。
    画面回放:
    ——张婶:“我还急着抱干孙子哩。”
    ——张婶:“花花世界就得花花着过,都当干棒绝户头,还有啥奔头!”
    ——张婶:“啥都有窍门,生孩子能没窍门?……”
    ——张婶:“那是没摸着窍门,没弄对地方。”
    枣花抱着被子体验。
    枣花把枕头放到臀下体验。
    枣花出现幻想:        
    ——石龙与枣花做爱,做得酣畅,销魂。
    ——枣花扛起大肚。石龙贴耳听听,兴奋地咋呼:“听见叫爸爸了,是条小龙!”枣花戗他:“叫妈妈了,是朵小花!”石龙:“小花就小花,小花长大还找条龙,龙飞花舞。”枣花:“你能!”
    ——孩子出生了。石龙抱给枣花看:“带把儿的,带把儿的……”
    ——孩子的小机枪,英武雄壮。小机枪一挺,给枣花尿了一身。枣花乐,石龙笑。
    ——孩子的小屁屁,圆胖可爱。小屁屁一动,给石龙屙了一手。石龙乐,枣花笑。
    枣花笑醒。
    画面回放:
    ——张婶:“男人是酱缸子,女人是醋坛子。好吃咸辣生男孩,好吃甜酸生女孩。”
    枣花起床,倒了一杯山西老陈醋,嘴刚沾杯口,又停住了。
    枣花东找西找,找不到好吃的。
    枣花心一横,剥了根大葱,倒点酱油,又加上一勺碘盐。她沾沾大葱,捅进嘴里,狠狠咬了一口。                         
    枣花咸得辣得张嘴,流泪……

166•晚上。张婶家。夜内。
    石龙:“干娘考虑考虑,您才五十多点,还是中年,还有几十年的好时光,应该活得有滋有味。”
    张婶:“自从你来到张沟,还认我做了干娘,我就已经活得有滋有味了。尤其是一看见枣花,不知道咋的,总觉得特别好受。”
    石龙:“那是天伦之乐,还是不能代替老来有伴的幸福。我们都还年轻,做事没有啥谱,枣花有时候还有点小孩子个性,哪能日日夜夜都贴进您的心里,哪能事事处处都让您快活。再说了,干娘有了伴,干爹就也有了伴,干娘、干爹就都有了照应,也能省去您龙儿和枣花很多心呢。您说是不是,干娘?”
    张婶:“你都说到这份上了,老徐还是龙儿的救命恩人,干娘还有啥好说?”
    石龙:“那好。找个时间,您俩也见面说说话,谈恋爱,谈恋爱,谈谈就恋爱了嘛。”
    张婶:“老了,还谈啥恋爱?只要你觉得合适,老徐觉得合适,您请瞧着办了。”
    石龙:“老年再婚,很不容易。我们当晚辈的,可不能包办代替。明天,干娘跟我去采石场好不好?”
    张婶:“不中。”
    石龙:“要不,过几天请干爹——就是徐新生,我认他做干爹了,请他来张沟?”
    张婶:“不中。”
    石龙:“怎么了?干娘还是不同意?”
    张婶:“哪能说风就雨,缓缓吧。”
    石龙:“干娘还有啥顾虑?”
    张婶沉默。
    画面回放:
    ——枣花:“一个接一个,没完没了。啥时候才走到头?牛年马月才顾上我这个家?……”
    ——枣花:“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吃蛋的不知道养鸭难。你试试,找个老病残照顾照顾,让老天爷报应你个金山银山,儿女双全……”
    张婶:“这么大的事,还是先跟枣花商量商量吧。我可是把枣花看得跟亲闺女一样了。”                                          
    石龙:“干娘顾虑这呀,没问题,我跟枣花说。枣花会同意的,枣花也没有理由不同意。我不能包办干娘跟干爹结婚,枣花也不能包办干娘跟干爹不得结婚……”

167•夜深。枣花家。夜内。
    枣花在屋里转圈,自言自语。
    枣花:“龙哥,你能跟干娘过生活么……”
    枣花:“干娘,还教我哩,你真不懂……”

168•夜深。张婶家。夜内。
    张婶:“我可不许你跟枣花生分,我还想快些抱孙子哩。”
    石龙:“干娘、干爹的大事一办完,我和枣花就一心一意鼓足干劲把种下,力争上游造娃娃。让你和干爹一人抱一个小淘气儿,一人抱一枝小刺玫。小刺玫,刺透奶奶的鸳鸯枕。小淘气,给爷爷屙尿一脖子。叫爷爷奶奶连明搭夜闻骚臭味儿……”
    张婶:“别耍嘴了,卖狗皮膏药吹糖人的——净嘴皮子劲。你没有病,咋恁不中用哩?银枪杆子蜡枪头!男子汉大丈夫,床上那点功夫,还得请老师教上几年?”
    石龙:“我真的不行,还真得找个婚姻学校上上,补补造娃娃这一课哩,就是……”
    张婶:“不知道害臊,就是啥?就是不用功。”
    石龙:“不。用功了,是没得窍门。窍门是秘方,人家都不外传。回来,等干爹来到咱家,我跟他开开窍。”
    张婶又气又笑:“别胡裢八扯了,快回家吧,让枣花教教你。”
    石龙:“枣花会中?跟我一样,瞎骡子驾辕——混拱哩。”
    张婶:“枣花比你精,得真传了。”
    石龙:“哦——我明白了。干娘真好,干娘真是俺小龙和枣花的最最亲亲的亲娘,我和枣花要不孝顺好干娘,就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野猴子,就是破砖窑里烧出来的白骨精……”                              
    张婶:“积点口德吧。快走吧,再晚了,小心枣花叫你跪搓板,顶天灯,也是我教的。”                                             
    石龙:“那,我就更不敢回家了。就住干娘这里,干娘不叫我跪搓板,顶天灯吧……”
    张婶推石龙回家。                                        
    石龙伸舌头,做鬼脸。
    一镰新月。
    开心笑声。  

169•深夜。枣花家。夜内。
    枣花心急火燎。
    枣花气急地开开屋门,走了出去。                                     

170•深夜。张沟。夜外。
    石头小路上,石龙兴匆匆走着。

171•深夜。枣花家。夜外。
    街门门外,石龙兴匆匆伸手敲门。
    门里,枣花气呼呼开门。
    枣花一头撞进石龙怀里。石龙向后趔趄两步。
    石龙抱住枣花亲昵。
    枣花捶打石龙。
    石龙:“你得真传了,教教我。”
    枣花:“你跟干娘过吧,咬死你!”
    石龙解枣花的衣服。
    枣花:“床上,床上,啥都准备好了。” 
    石龙抱着枣花进门。
    枣花:“关上,关上。”
    石龙放下枣花,关门。
    枣花从背后抱住石龙,哼哼唧唧。      

172•黎明。枣花家。日内。  
    床上。                  
    石龙和枣花在说枕边话,两人都格外兴奋。
    石龙:“今夜,我的表现还可以吧。”
    枣花:“顶多算及格。”
    石龙:“才及格呀,我可是真用功了。”
    枣花:“还是交卷太早,马虎潦草。”
    石龙:“也是,我毛糙惯了,总耐不住性子。下次,一定先打腹稿,再规规矩矩誊写一遍,交个满分。你这个老师,也得宽大一点,评卷不能太严厉了。”
    枣花:“严厉吗?干娘说了,还叫跪床旮旯,顶尿盆哩。”
    石龙:“能恁狠心?”
    枣花:“狠心,就是专治你投机取巧,出勤不出力,荒地不打粮食哩。我,可是好田好墒。天,也是风调雨顺。”
    石龙:“这回,能怀个大胖小子吧?”
    枣花:“想死你!我要朵小花哩,玫瑰花,带刺的,扎死你。”  
    石龙:“小花就小花,刺扎也好受。”
    枣花:“想死你!我还要条小龙哩,能挣钱,顾家的。可不要你这样的,净顾别人,不管孩子老婆……”
    石龙:“管,管。管孩子上大学,管老婆吃油馍。”
    枣花:“谁稀罕吃油馍?”
    石龙:“吃泥鳅?”
    枣花:“腥气。”
    石龙:“吃螃蟹?”
    枣花:“吓人。”
    石龙:“吃老鳖?”
    枣花:“恶心。”
    石龙:“吃鸭鞭吧,活血,大补,还刺激性幻想。”
    枣花:“清孬了你!我啥都不吃,就吃活龙,吃龙哥,吃你这个没心没肺没有家……”
    枣花咬住石龙。
    石龙求饶。        

173•清早。张婶家。日内
    幺妹:“干娘,今天我还得去拾掇。他家太不是家了,天天不知道咋过哩,跟个猪窝差不多。”
    张婶:“去吧。男人都这样,没有女人料理,过得都是乱七八糟。你也在那给自己按个床铺,回来搬过去住。”
    幺妹:“我还跟干娘挤铺哩。”
    张婶:“干娘老了,幺妹正水灵。我鼻鼻涕涕,臊臊气气的,沾你身上,还找不了男人哩。”
    幺妹:“看干娘说的!龙哥都说干娘不老,干娘一点都不显老。龙哥还要给干娘找老伴哩,干娘得赶紧给我们找个干爹。”
    张婶:“死丫头,也拿干娘寻开心哪?”
    幺妹:“真的,您找个伴吧,一个人过多孤单呀。”
    张婶:“孤单,幺妹快找吧。”
    幺妹:“龙哥正给幺妹操着心哩。要是明天找着了,干娘可别嫌他老实头,缺心眼。”                                             
    张婶:“好,好,好!干娘要是找一个,幺妹也不能嫌他老没用,老残废,老吃才,老拖累。”
    幺妹:“才不会呢,龙哥,我,枣花姐,还有疤脸,都会像孝敬干娘一样孝敬干爹。”
    张婶:“巧嘴八哥。去拾掇吧,拾掇好了,领我去瞧瞧,我也拾掇拾掇我的猪窝。”
    幺妹:“干娘的可不是猪窝,是福窝。”
    张婶:“福窝,福窝,真会说话。去吧,要回来吃饭,不能顿顿啃干粮,喝凉水,还啃出病哩。”
    幺妹拿出毛巾、香皂、洗衣粉、牙膏、牙刷给张婶。
    幺妹:“来不及买新的了,这都是我正用的。你让龙哥给疤脸捎去先用吧。还不知道他在那里会不会洗衣裳,知道不知道洗脸刷牙。”
    张婶:“幺妹到底年轻,心真细,找的真快。”
    幺妹:“哎呀,不是啦!干娘,您也快点嘛。”  

174•清早。枣花家。日内。
    石龙、枣花吃过早饭。枣花收拾餐桌,石龙准备返回采石场。
    枣花:“你不能在家住几天么?一次点种,咋能保证出苗!干娘说的,昨夜一慌张,都没有做好。”
    石龙:“这不能怪你,我也够笨蛋的。甭急,急也没用,慢慢用功,总能开窍的。等咱们的公司和采石场效益好了,咱请个长假,找个好地方,专心造娃娃,不管是小龙小花,准能造出个小天才。”
    枣花:“那要等到啥时候?干娘也急着抱孙子哩。”
    石龙:“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老人都这样。”
    枣花:“我也急。一直不开怀,人家还笑话我是衰货哩。”
    石龙:“你甭急,笑话我也不该笑话你。让干娘再等等吧,等她找到了老伴,让老两口好好抱咱的小宝贝。”
    枣花:“你还是净想着别人,心里就没这个家。”
    石龙:“这样想就偏了,干娘跟咱已经成了一家人。她看见你跟亲骨肉一样亲,咱活得好她就快乐,咱幸福她就幸福。干娘的幸福,不就是咱的幸福吗?”
    枣花:“咱的,咱的,咱的都帮她了,她的钱你一分钱都不让动。”
    石龙:“干娘让咱花,咱不能花。”
    枣花:“再给他找个老伴,还不把咱贴赔光!”
    石龙:“账,不是这样算的。老人也是财富,老人幸福了,晚辈们才能无忧无虑干大事,挣大钱……”
    枣花:“别说了,你咋给她找我不管,只要不叫咱贴钱。”
    石龙:“你想省心也可以,但不能用脸打干娘。老人再婚不容易,干娘嫁过几嫁都嫁怕了。干娘还要先问问你哩,她说枣花是她的亲闺女,枣花叫找她才找。瞧对你多亲!”
    枣花:“中,她问我啥都中。还不都是你的主意?我跟着你就是了。只是你得顾住家,我可没有恁高尚。”

175•清早。张婶家。日内。
    张婶找出一条护腰,掸尘,检验。
    张婶手抚护腰想心事。   
    张婶把护腰装进提包,又把幺妹托石龙捎给疤脸的东西放进提包。
    张婶提包出门。

176•早饭后。枣花家。日内。
    枣花正要送石龙出门,张婶来了。
    张婶把提包给石龙:“里面是幺妹给疤脸的几样日用品。还有一副护腰,是我早年给男人做的,一直没用。天要凉了,夜里睡不好肯伤腰。你带走看看,谁用得着就用了吧。”
    张婶向石龙传眼神,石龙会意。
    张婶:“看来幺妹对疤脸动心了。叫他好好干,多长进,别负了幺妹一片心。”
    石龙:“干娘也该动动心了。我们都支持,是不是枣花?”
    枣花:“是,动吧。”
    张婶:“这样,我可真成老没脸了。”
    石龙:“不,是老来俏,老光彩!”
    张婶笑。
    石龙笑。
     枣花也跟着笑了。

177-1•采石场。日外。  
    徐新生正领着疤脸检查安全隐患。
    石龙来了,提着提包。
    疤脸:“龙哥回来啦!”
    石龙停下,跟几个工人说话。
    疤脸:“龙哥,见幺妹了没有?”
    徐新生:“小声,小声。”
    疤脸:“龙哥,幺妹!幺妹——”
    徐新生:“别喊,别喊了!”
    
177-2•【画外】
    爆发笑喊:
    “疤脸发财了,想泡妞哩……”
    “猪八戒闻见嫦娥屁啦,蹦欢蹦欢……”
    “疤安检员,开过荤吗?”
    “奶头山好不好爬?”
    “女人河淹死驴!”
    ……

177-3•
    疤脸:“我操……”
    徐新生连忙捂住疤脸的嘴。

177-4•【画外】
    愤怒:
    “疤脸喊啥?”
    “疤脸骂人,操!”
    “操公鸡,骟驴屌!”
    “当个安检员,装啥人模狗样!”
    “打他的肉夯!”

177-5•
    疤脸急躁
    徐新生:“忍住,忍住!”
 
177-6•【画外】                                              
    石龙的呵斥声:
    “烧躁啥哩!操心干活!挣了钱都有老婆。”                 

177-7•
    徐新生朝远处喊:“注意安全!落下伤残,找老婆难。”

177-8•【画外】
    怒嚷声渐渐平息。
    
177-9•
    石龙来到徐新生和疤脸身边。
    疤脸:“咋弄哩?”
    徐新生:“都怨你,弄不好,还出事哩。混小子,知不知道?你这也是安全生产违规行为……”
    疤脸:“我咋违规了?是他们笑话我。”                    
    徐新生:“咋违规了,问问您龙哥。”
    石龙:“没长脑子啊你?这里是个光棍汉子的世界,谁不想女人?你咋呼幺妹,幺妹,能不惹人笑话?你骂人,谁会饶你!打起来,你不死也得伤残……”
    疤脸:“咋弄啊?”
    石龙:“检讨!”
    疤脸:“罚钱吧,龙哥,别检讨了。”
    石龙:“罚钱再说,必须检讨。”
    疤脸:“你和干爹打我也中,我不检讨。”
    徐新生:“为啥不检讨?还不认错?”
    疤脸:“认错。”
    徐新生:“承认错了,就得深刻检讨。”
    疤脸:“我怕幺妹知道了,笑话。”
    徐新生和石龙都笑了。
    疤脸:“真的,龙哥,干爹,我才有点进步,就……”
    徐新生:“大家要不原谅你咋办?”
    疤脸:“我去河里摸点螃蟹,去草窝找俩刺猬,再逮只黄鼠狼,请客。中不中?”
    徐新生对石龙:“这样瞧着,这小子还有点心眼哩。”        
    石龙点头:“干爹的心血是没白费。”
    徐新生:“这次多亏你在现场,没造成大的恶果,就饶他一回怎么样?”
    石龙:“大会检讨免了,要给你好好检讨。”
    疤脸:“中,我给干爹磕头。”
    疤脸趴下磕头,徐新生连忙搀扶。

177-10•【画外】。
    远方哄笑。

178-1•夜。采石场。夜外
    采石场工房外。
    疤脸在激动地玩赏幺妹给他的物品。
    两个青年工人不声不响偷偷过来,相互示意要开疤脸的玩笑,听到响动,急忙藏起身来。  
    石龙过来:“好好干吧,自己争点脸气。幺妹是个好妹子,可不想嫁给没出息货。”
    疤脸:“啊,啊。”
    石龙:“今天你多不知道啥,谈恋爱的事,能开广播吆喝吗?往后一定要记住,爱情,都是在心里藏着的,只能两口子悄悄告话。城市公园里一对一对谈恋爱的,都是只见嘴动,谁也听不见他们告的啥话。”
    疤脸悄声:“啊,啊。”
    石龙:“还有,幺妹同意去给你看门了。”
    疤脸悄声:“真的?”
    石龙:“你要回去,可不许撵人家。”
    疤脸悄声:“不撵,保证不撵。”
    石龙:“你也不能跟幺妹争床,你要没地方睡,就去钻草窝。”
    疤脸悄声:“中,钻草窝。”
    石龙:“最重要的是,幺妹要不叫,你可不能碰人家。早先的下作毛病要不改彻底,我就不叫幺妹嫁给你。”
    疤脸悄声:“改彻底,不碰,不碰。”
    石龙:“做到这些就中了。安心挣钱,别胡思乱想,可不能夜里跑身子,白天没有劲干活。”
    疤脸悄声:“中,安心挣钱。”                          
    石龙:“回去睡吧,我走了。”
    疤脸:“龙哥——”                                    
    石龙:“还有啥事?”
    疤脸张张嘴,没说出声。
    石龙:“有啥说嘛,看你这材料!”
    疤脸一急,抬高了嗓门:“她要叫哩?”
    石龙:“叫咋?”
    疤脸:“碰。”
    石龙忍住笑:“不要胡思乱想!”
    疤脸:“不是胡思乱想。龙哥,真的,幺妹要叫碰她咋弄?”
    
    178-2•【画外】
    哄笑。
    “叫你顶尿盆,请顶了……”
    “叫你兔子扛枪,请扛了……”
    “叫你猪八戒拱地,请拱了……”
    “叫你霸王上弓,请上了……”
    “叫你蛤蟆吹笙,请吹了……”
    “傻瓜,找哥们替吧!”
    “你去替吧。”
    “你去替吧。”
    “都去。”
    “都去!”
    ……

178-3•
    石龙:“去去去,都去睡觉!”
    画外哄笑平息。
    石龙:“看看,能声张不能?多动动脑子,自己开窍吧。”
    疤脸俩眼珠直打转转。  

179-1•夜.采石场。夜内。
    工房里。
    徐新生抚摸护腰,陷入回忆……
    
179-2• 回忆画面。夜内。
    上世纪80年代。矿山工房。
    年轻徐伯下班进来,趔着腰。
    年轻张婶:“咋?扭腰了?”
    徐伯:“没有。不知咋弄的,腰不得劲。”
    张婶:“怨你睡觉不老实吧,总是盖不严实。”
    徐伯:“不碍事。老工友们说,常年下井的都肯这样,井下阴气大,出汗多……”
    张婶:“我给你做个护腰吧。”

179-3• 回忆画面。日外。
    上世纪80年代。矿山工房。
    年轻徐伯离家上班,走了挺远的一段路。
    年轻张婶出门叫喊:“大山,护腰做好了,你戴上吧。”
    徐伯:“下次吧。”

179-4• 回忆画面。日外。
    警车开动。                                         
    张婶:“护腰,护腰给你!”
    张婶把护腰投向警车。
    徐伯看着护腰在空中飘荡,泪流满面……
    
179-5•采石场。夜内。
    回忆结束。画面回到采石场工房。
    徐新生抚摸着护腰,老泪纵横。    
    石龙过来,给徐新生擦泪。
    徐新生抱着石龙抽泣。
    石龙轻轻拍徐新生后背,给他安慰。
    两人倾心交谈。
    一镰新月挂上树梢。  

180-1•张沟,张婶家。夜内。
    月挂树梢。  
    张婶试穿石龙早先给她买的大红新衣,喜不自禁。
    张婶看到桌上的钱,脸上喜欢的表情慢慢收住。她木木地拿起钱,缓缓数着,陷入回忆……
    180-2•回忆画面。枣花家。日外。                                       
    枣花正在翻看账本,张婶进来。
    张婶:“枣花,正忙哩?”
    枣花:“空忙,弄不了啥。”
    张婶:“枣花……”
    枣花:“干娘有事吗?”
    张婶:“我想用一千块钱。”
    枣花:“不是才进过饲料吗?”
    张婶:“这一窝鸭快孵化出来了,我想再补充几十只小鸭,还弄一小群,成一大家。”
    枣花:“谁要谁拿钱,不用咱出。”
    张婶:“这一窝,是石板河李嫂定的,说要等到丈夫打工回来才能给钱。”
    枣花:“龙哥是杆叉,你也乱攉挑。他往外赊,你为人垫。就是有座金山,也搁不住这样破财。”
    张婶:“就这一次吧,我答应李嫂了,先替她垫上。李嫂说俩月后保证还咱,还要出利息,我没让。”
    枣花:“没钱。”
    张婶:“没钱?”
    枣花:“不信,你看看账本。算起来盈利有高楼大厦,刨下来赊垫要啥没啥。这个家,我是不能管了。”
    张婶:“那……就用我的存钱吧。”
    枣花:“你的?!”
    张婶:“我知道,都是小龙和你帮我的,存在我的名下,实际也是您俩的。”
    枣花:“知道就中。明天你找到老伴,就甭跟俺俩沾沾滋滋了,过时光都是屁股上的圪针——自己为的。自己当家多好,弄了钱想给谁给谁。”
    张婶:“枣花,我问过你的,你同意过的。你要是不同意我找,我就不让小龙找了。”
    枣花:“同意,同意,谁说枣花不同意了?你想告诉龙哥,叫他跟我生气呀!”                                             
    张婶:“我不会说。我才怕您俩生分哩,你和小龙,我都当成亲骨肉了。”
    枣花撇嘴:“亲是亲,钱财真。”
    张婶:“是,是。”
    两人无话了。枣花胡乱看账,张婶等在那里。
    枣花:“还有事吗?”
    张婶:“给我一千块钱吧,我就要这一次。”
    枣花给了张婶五百块钱。
    张婶接过,数了数:“枣花,不够啊。”
    枣花:“就这么多钱了,给她少添几只,够用了。”
    张婶:“我还想买点自己用的东西。”
    枣花:“买点吧。不过,老寡妇找伴,也不用倒贴很多啊,是不是?”
    张婶苦笑。
    枣花又给张婶三百块钱:“干娘,忍耐点吧。我可不是龙哥,割自己的肉行善,受不了。”
    张婶没走。
    枣花又给张婶一百块钱:“中了吧?”
    张婶:“中。”
    张婶要走。枣花叫住她:“今天这事可不能跟龙哥说。你要说我刻薄你,俺俩还咋过!”
    张婶:“我咋能说昧良心话?你和小龙,对我恁好!”
    枣花:“知道就妥了,别叫人家笑话。”
    张婶苦笑……                   

180-3•结束回忆。夜内。
    画面回到张婶家。
    月挂树梢。
    张婶拿着钱痴望夜空。
    【画外】  
    张婶心灵告白:
    天上,没有难言的苦吧……

181•夜.疤脸家。夜内
    幺妹坐在床上想心事。                                
    门外小声呼叫:“幺妹,幺妹。”
    幺妹不应声。
    门外:“出来玩玩吧,掏鸟窝。”
    幺妹仍不应声。
    门缝塞进一张纸。
    幺妹过去拾起看,是一张十元面值的人民币。
    幺妹把十元人民币塞出门外。
门外:“真是傻妞,不要钱。城里小姐,只要给钱,给十块钱就叫摸大妈,给二十块钱就脱洗肚……”
    幺妹生气,但不敢声张。

182•夜. 张婶家。夜内。
    张婶在痴望夜空。

183•夜.疤脸家。夜内。
    幺妹坐在床边,望着屋门,心情烦乱。
    扑通!窗边落下一块砖。
    幺妹害怕。

184•夜. 张婶家。夜内。
    张婶心绪不宁,出门。

185•夜.疤脸家。有夜外。有夜内。
    张婶敲门。
    幺妹:“滚!”
    张婶:“幺妹,咋啦?”
    幺妹:“是干娘?”
    张婶:“是我。”
    幺妹赶紧开门。
    幺妹偎在张婶身上,抱屈,流泪。
    幺妹偎在张婶身上,抱屈。
    张婶安慰幺妹。
    张婶想想自己,心里也不好受,她劝慰开导幺妹,也像自言自语劝慰开导自己:“咱做女人,还是有个好男人靠着好过呀……”
    幺妹哭。
    张婶掉泪。
   
    本集剧终。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柳韵鹰风 发表作品:2180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大山里的爱(第八集) 柳韵鹰风
    · 浮云、大海、土地 王瑞龙
    · 七绝· 题晓露泉 蒙山松
    · 七绝 春晚乐 凌顺达
    · 柳暗梅红 张志明
    · 小寒 我种梧桐等
    · 卜算子.小寒 我种梧桐等
    · 雾与桥 我种梧桐等
    · 吉祥无限 张敬宪
    · 【脱离是福】 王瑞龙
    · 诗仙云中小白 其五 云中小白
    · 春雪其三 司马靳德
    · 王瑞龙 诗思 王瑞龙
    · 鹧鸪天-除夕思儿孙二0一九 欢乐大侠
    · 加强银行结算工作的探讨 凌顺达
    · 兄长 纤夫
    · [拥有之忧]王瑞龙笔记 王瑞龙
    · 赏评明杰老师主编 《 麦健华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万豪金业 ·大通冰室 ·花成代孕网 ·天游主管
    ·南京宣传片制作 ·微信刷票 ·微信刷票 ·微信投票 ·自主招生 ·以太坊 ·卡神官网 ·阳澄湖大闸蟹礼券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