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剧本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剧本 > 正文
大山里的爱(第三集)
电视剧本 农村
类别:剧本 作者:柳韵鹰风 日期:2019/2/10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本集中,石龙把鸭蛋推向市场,猴能通过搬弄是非让枣花对石龙有了怨言,对山村外面的世界开始动心,整个剧情逐渐全面展开。

时间:本世纪初。
地点:太行山回龙景区,张沟村。
人物:
    石龙:男,二十多岁,青年道德模范,来张沟落户的年轻创业者。
    枣花:女,二十多岁,山村青年,石龙的妻子。
    张婶:四十多岁,寡妇。
    徐伯(年轻时):二十多岁,矿工,张婶的第一任丈夫。
    疤脸:男,山村青年,憨厚,缺点心眼。
    胖妞:女,二十多岁,山村青年,枣花好友,心爱石龙。
    猴能:男,二十多岁,山村青年,心眼灵活,见钱眼开,品质不好,爱着枣花,嫉妒石龙。
    超市青年总经理、超市年轻女摊主、良禽养殖繁育防疫中心主任、退休老干部夫妇、邮所服务员、禽蛋小贩、超市和农贸市场顾客。

第三集故事梗概
    张婶养鸭起步,石龙帮她推销鸭蛋。石龙超市给张婶和枣花买衣物,开放女老板揽生意,与石龙热情,被猴能窥见。猴能搬弄是非,枣花对石龙稍有怨意。石龙与枣花正在恩爱,张婶的猪鸭生急病,把石龙喊去,枣花抱屈。石龙给张婶的猪鸭治病,听张婶回忆她跟矿工丈夫徐伯的婚史。徐伯老实厚道,两人恩爱。徐伯入狱,含冤难辩。张婶鼓励他相信政府,狱中上诉。猴能拉枣花、胖妞出去挣哗哗的钱,过花花的生活。枣花心有所动,但还舍不得离开石龙,不想立即跟他出去。胖妞来找石龙帮拿主意。

第三集提纲
1、石龙进程销售鸭蛋;
2、石龙超市买衣物;
3、石龙给张婶家的猪鸭治病,防疫;
4、张婶回忆与第一个丈夫的生活,徐伯遭遇冤狱;
5、猴能搬弄是非,要枣花离开石龙。

商业性分析:
    爱,是永恒的主题。中国“三农”普遍关注。《爱》剧反映山区农村变革,农民生活和思想、情感的变化过程,多有感人情节,能引起广泛关注、喜爱。
有观众就是市场优势,预估其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都会很好。
     《爱》剧取材山区真实生活,拍摄场景和人物服装、道具等都可取于自然生态,不少人物也不必用专业演员,能减少大量制作成本,最终利好商业运行成效。

53•县城。日外。  
    农产品市场。
    石龙正跟一个摊贩讨价还价。
    石龙:“我们是优良品种,自然生态养殖……”
    摊贩:“就这价钱啦,都是一样啦,都是卖甜瓜的啦,没有卖苦瓜的啦,再高我就赔钱的啦……”
    一个青年一直在察看石龙的鸭蛋。
    青年对石龙:“跟我走吧。”
    石龙跟青年离去。
    摊贩:“回来,回来,我再给你涨一毛钱……”                 

54•太行超市。日内。
    总经理办公室。                                          
    从农产品市场把石龙领到超市的青年,员工们都称他赵总经理。他让会计付钱给石龙。
    石龙:“我们的鸭蛋,保证比你们现在货架上摆放的好卖,赚钱,回头客多。”
    赵总经理:“双赢,我们双赢吧。如果好销,这次一元一个,下次还给你涨价。”
    石龙:“合作得好,我们还给你送。”
    赵总经理:“一定会合作愉快,一定还要供货。——你们的鸭蛋,也该有个牌号吧?”
    石龙:“就叫回龙张婶、回龙枣花,好吗?”
    赵总经理:“好,好啊,就标回龙张婶、回龙枣花,既响亮,又亲切,又厚诚。”
    石龙告辞。
    赵总经理送石龙出门后,立刻招呼售货员:“来人,马上给回龙张婶、回龙枣花贴标上架!”

55•百泉湖畔。日外。   
    一个老干部模样的人,正在休闲散步。
    石龙上前问好,打听附近邮局。
    老干部指点告诉石龙。
    “老王!瞧瞧好不好看?”
    一个六十开外的夫人过来,穿一件大红线衣,金钱如意图案,非常鲜亮。
老王连连赞美,夫人一脸自豪。

    石龙呆看夫人。
        ——夫人幻化为张婶,张婶穿上金钱如意线衣,显得光彩。张婶笑,笑得年轻,大方,幸福……
     
    张婶笑容化为夫人笑容。
    夫人:“年轻人,怎么了?敢是在心里偷偷笑话我,人老珠黄,糟蹋时装吧……”
    石龙:“不是,不是,您老穿着好看得很。”
    夫人:“是吗?过得好,心情好,花红百岁不显老!”
    老王拉夫人走去
    石龙赶上:“哪买的?”                                
    夫人指点:“就那儿。”                                

56•邮所。日内。
    石龙填好汇款单,递进窗口。
    窗内女青年:“附言超限了,超字加钱啊。”
    石龙:“加钱就加钱。”
    女青年:“交钱吧,总共三千零五十二元五角。”
    石龙递钱进去。
    石龙背后,一张狐疑的脸,是猴能。
    石龙转身,猴能连忙用一张广告遮面。
    石龙没发现遮面人是猴能,走出邮所。

57•家禽动物疾病治疗防疫中心,日内。
    中心主任办公室。
    石龙正与李主任交谈。
    李主任:“这是最新研制的药品,对防治鸡鸭流感特效,对治疗猪瘟之类疾病效果也比较理想……”
    石龙买了一些药。
    李主任赠送科普小册子给石龙。

58•服装市场。日内。
    石龙把一件成衣装进提袋。    
    一对年轻伴侣在挑选乳罩。
    石龙感觉眼前一亮——他看见一个时尚少妇。
    少妇——高挺性感的胸脯。
    石龙痴看少妇。
    少妇幻化为枣花。枣花戴上乳罩,胸乳丰满动人。

枣花淡化,化回到超市少妇。
    少妇拿乳罩给男伴征询感觉。
    男伴吻乳罩,很投入,很痴迷。
    少妇:“吃吧,你。”
    男伴:“爱,总是爱不够。”
    少妇:“馋猫!”
    男伴又吻少妇一口,少妇幸福,脸红。
    青年伴侣收起乳罩,相拥亲昵离去。
    石龙对年轻女摊主:“老板,给我也拿一个,就是刚才那样的。”
    年轻女摊主职业养成地热情:“先生真有眼光,真体贴入微,真是领潮帅哥。这是刚进的货,最新设计,最新产品,特抢手,特性感,太太保险倍儿喜欢,情人保险倍儿痴情……”
    石龙:“真的?”
    年轻女摊主:“吻吻,特仿真,特质感。”她把乳罩放到胸前。
    石龙不好意思。                                              
    年轻女摊主:“脸红什么?还处男啊。”                     
    石龙往后退。
    年轻女摊主拉住他的手往乳罩摸去。
    不远处,猴能窥视,阴笑。
    石龙抽回手,连忙付钱。
    年轻女摊主更加热情:“我这里还有女人内裤,特性感,特浪漫,特温柔,特调情,特刺激……”
    石龙:“我不懂,下次带枣花来挑选。”
    年轻女摊主甜甜地开玩笑:“哟!先生也是个惧内的主儿啊。好,怕老婆,有饭吃……”
    石龙:“这儿卖护肤品吗?”                            
    年轻女摊主:“那儿有。”
    顺着手指,石龙看见一个化妆品摊位。
    石龙谢过指点,像做了一次头回行窃的小偷似得,惶惶逃离。
    背后年轻女摊主:“再来啊,先生,带着太太。再来我们就成老朋友了,我给你们特价优惠……”
    
59•傍晚。山村小集。日外。
    枣花在一个首饰摊前停停,走开。
    猴能来到首饰摊,挑条项链,讨价还价后,掏给摊主10元钱,走开。
    枣花买一件衣服。
    枣花又在几个摊前站了站,走开。
    猴能在旁边偷偷看着枣花离开一个首饰摊,眼珠转了转,走向首饰摊。
    枣花感觉到人们看她的目光异常。
    枣花听到人们在议论石龙。
    枣花被捂住了眼,掀开一看,是胖妞。
    胖妞:“枣花姐,龙哥救落水儿童,登报了。大家都在说这事哩。”
    枣花:“都说一些啥?”
    胖妞:“夸好呗!还说被救儿童的爸爸是个大老板,给了你们一万元酬谢金。”
    枣花:“不是的。他要给一万,我……我们,只收了三千。”
    胖妞:“三千也不少啊,真是做好人,得好报。”
    枣花:“可是,龙哥又退给人家了。”                           
    胖妞:“啊,现在很多人都向钱看哩,你们还这样做好事?龙哥真好,对谁都好,对你一定更好。”
    枣花:“好,好着哩。”
    胖妞:“好?还咬人家!”
    枣花脸红:“俺是亲哩,气死你!”
    胖妞:“咬是亲?明天,我把龙哥咬碎,吃了。”
    枣花:“想死你。”
    两个人打闹,玩笑。                                    

60•日将落山。山路。日外。  
    枣花走着,兴匆匆喜俏俏的。
    猴能从一块岩石后跳出来,拦住枣花。
    枣花:“你又想使啥坏?弄癞蛤蟆恶心人,还……”
    枣花羞说那件丢人事。“呸!”她狠狠了吐了一口。
    猴能嬉皮笑脸:“石龙阳痿了吧?我可棒着哩。”
    枣花:“想死你!再敢混蛋,我全都告诉龙哥,叫他把你的装孬根子骟掉。”
    猴能:“不敢,不敢,龙哥的女人,给猴子安十个老虎胆也不敢。今天我是来给你赔罪的……”
    猴能拿出那副刚掏10元钱从小摊买的项链,给枣花。                            
    枣花不要。
    猴能着急:“我咋啦?你咋啦?咱俩咋啦?石龙要咋!胖妞给俩浪骚小人儿,石龙都要。城里女人的俩大妈 ,石龙都摸……”
    枣花:“你胡说!龙哥不是那种人。”
    猴能:“石龙是啥人?我都亲眼看见了,就在今天,在服装市场……”
    枣花:“滚!我不想听!”她气冲冲走开。
    猴能撵上,陪着笑脸:“好了,我啥都不说。这条项链你收下吧,决没歹意,只是我要出去了,留个玩物,让你快活。”
    枣花:“哼!”
    猴能:“就算是我——你的侯老弟,补给你和龙哥结婚的微薄贺礼,祝你们白头到老。总该收下了吧?”
    枣花只有收了。                                          
    猴能要给枣花戴上,枣花坚决不。猴能不敢再强迫。
    猴能:“石龙是个傻蛋,人家给钱还退回去。现在啥时代了?金钱社会,一切向钱看哩……”
    枣花:“也不能啥钱都要。”
    猴能:“咋叫啥钱都要?这是应该应份。报纸都登了,现在救人,先搞好价才下水。一万,两万,要多少钱的都有。三万,五万,出多少钱的也都有。他们给咱一万,不多。咱才收了三千,太少,怎能再退给他们!再说,因为救人,咱还赔了张婶鸭,亏吃大了呀……”
    枣花心里乱哄哄的。
    猴能:“枣花,你好好想想,跟着石龙,发不了财。”
    枣花:“……”
    猴能:“我们走吧,外面花花的世界,哗哗的钱。跟着我,保险让你活得快快乐乐……”              
    枣花低头。
    猴能求告。
    枣花:“你先走吧。”
    猴能无奈:“也中,我先出去趟趟露水。我等着你啊,啥时侯想出来,给我打电话。”
    猴能离去。
    枣花发怔。       

61•晚上。枣花家。夜內。
    枣花穿衣,照镜。
    枣花一阵兴奋过后,感觉孤寂。
    枣花出门看看,听听,叹了口气。
    枣花回屋再照镜自赏,觉得没劲,打个哈欠,脱衣……
    石龙进来:“枣花!”
    枣花立刻来了精神:“龙哥!咋才回来,让人等死了。”
    石龙注意到枣花身上的新衣:“你也赶集了?”
    枣花:“放好鸭,懒得再做别啥。你不在家,我闷得慌,就到集上转了转。”
    石龙欣赏枣花。                                            
    枣花抻抻衣角,展臂转身:“好看吗?”
    石龙脑海出现:
        ——少妇,高挺性感的胸脯……
        ——枣花,胸乳丰满动人……
    石龙自言自语:“好看,一定很好看。”
    枣花愣了:“龙哥,你说谁呀?”
    石龙清醒过来,知道自己的话是驴头不对马嘴了,歉意地笑笑,赶快纠正:“我是说,还是枣花有眼光,买的东西都好看。我给你也买个小玩意,不知道称心不称心。”
    枣花:“龙哥也会给枣花买衣服了!我试试,一定很好看。”
    枣花穿上石龙买来的新衣,啼笑皆非。
    枣花:“龙哥——这是给枣花买的吗?”
    石龙:“是呀,穿上它,抱着孙子,一身吉祥如意,多富态,多奶奶,多姥姥啊。”
    枣花:“你笑话我,嫌枣花老了。”
    石龙:“不是,不是,你听我解释。”
    枣花捶打石龙:“就是,就是,你不用解释。”
    石龙:“别闹了,逗你玩哩,这是给张婶买的。”
    枣花:“啊,张婶?”
    石龙:“张婶的衣裳都打补丁了。”
    枣花脱下,脸上露出失意。
    枣花打开防裂膏,闻闻:“啥味呀,能搓脸吗?”
    石龙:“这是治皮肤病的。”
    枣花:“我啥时候得皮肤病了?”
    石龙:“张婶手上裂的大口子,跟老虎嘴似的。”
    枣花:“又是给张婶的,她……”
    枣花瞧见大宝,打开闻闻:“这个好,味清香。”
    石龙:“也是给张婶捎的,她还想年轻年轻。”
    枣花:“还是给张婶的。张婶是咱的几等老人呀?”
    石龙:“张婶没儿没女没依靠,她把枣花和小龙当儿女,咱就敬她做干娘吧。”                                               
    枣花:“就你心好!”
    石龙拿出乳罩:“这是我专门精心给枣花买的小宝贝,猜猜是啥?”
    枣花:“龙哥心里还有枣花呀。”
    枣花抢了过来,打开一看,见是一副乳罩,很泄气:“就这呀,还宝贝……”
    石龙:“我觉得好看,就买来了。你喜欢吗?”
    枣花:“龙哥喜欢,枣花就喜欢吧。”
    石龙:“我不会买东西。”
    枣花:“龙哥可会。给张婶买的,样样都好。还有吗?”
    石龙:“没有了。”
    枣花:“没有了?给张婶还买几样哩……”
    石龙:“我没眼光,下次咱俩一块去吧。再就是年轻女摊主太热情,太开放了。她把乳罩放到胸前让我吻,让我摸,我心里直扑腾,不敢多停,就蹿回来了。”
    枣花:“啊,你真摸人家女人的俩大妈了?”
    石龙:“你觉得,你的龙哥有这个胆吗?”
    枣花:“你还敢打狼哩。”
    石龙:“关键是,那没用,常繁软蛋。”
    枣花:“可能是给癞蛤蟆吓得吧,猴子真坏!他还说你这了那了……”
    石龙:“他那号人,别搭理他。”
    枣花:“猴子乱说好多,反正我也不信。”
    枣花不愿细说,石龙也不往下细问。
    两人亲热。

62•晚上。张婶家。夜外。
    一头猪躺在地上哼哼。
    张婶端来食放到猪嘴边,猪看看,闻都懒闻。
    张婶无可奈何。
    疤脸进来:“我把头给它扳朝上,你往嘴里倒。”
    疤脸弯腰使劲往上扳拧猪头,不知怎么弄疼了猪,猪一挓挲,吞了一口。
    疤脸捂住裤裆:“啊,咬蛋了!”
    张婶:“我去请医生给你抹抹药水。”                     
    疤脸:“不用,抓把灰揉揉就不疼了。”
    疤脸从锅底抓来灰,褪下裤子,自己摆治起来。
    张婶既可怜又可笑:“愣头青……”
    张婶去伺候猪,见一只鸭繁了一个软蛋,翅膀也耷拉下来。
    张婶慌乱起来:“可不得了啦,我去找石龙来摆治摆治。”
    疤脸:“我去!”
    张婶:“你不疼了?”
    疤脸早跑出门外,还捂着裤裆。
    
63•晚上。枣花家。夜內。
    枣花比试乳罩,还一会闻闻大宝。
    石龙:“枣花也喜欢大宝,下次一定给你买来。”
    枣花:“龙哥光有张婶了,哪还会记住枣花。”
    石龙拿过乳罩,挑逗枣花:“就是,石龙心里只有张婶。枣花既然不大喜欢,就把乳罩也给张婶吧。”
    枣花夺过乳罩:“才不哩!我也性感性感。”
    枣花赌气戴上乳罩混玩起来。玩着玩着,不知不觉竟真的投入进去,激情勃发,不能自已。
    石龙眼光发亮,冲动起来,朝乳罩吻去。                  
    枣花抱住石龙,两人互相爱抚。
    石龙抱枣花上床。
    枣花示意关门。
    石龙关好门窗。
    灯熄……           

64•晚上。枣花家。夜外。
    街门嘭嘭嘭!嘭嘭嘭……
    一个人影叫喊:“咬蛋了!掉蛋了!……”
    屋里灯亮。
    枣花的呵斥声:“疤脸,滚!”
    疤脸不住声喊:“石龙,咬蛋了!张婶,掉蛋了!”
    石龙起来开门。
    枣花:“去叫他滚。”
    石龙:“疤脸说不清楚,怕是张婶家出事了。”
    枣花:“张婶,都是张婶!”
    屋内。
    石龙给枣花笑笑,表示对不起,请求原谅。
    枣花抱屈。
    石龙吻枣花一口,说:“我出去看看。”穿衣开门。
    枣花一脸恼怒。
              
65•晚上。枣花家。夜外转夜內。
    街门外。
    疤脸颠三倒四,含含混混地说:“挤眼……猪……扳头……咬蛋……软蛋……鸭……翅膀……耷拉……”
    半天,石龙才揣摩出疤脸的意思,张婶家的猪生病了,鸭也生病了。
    石龙:“老疤,你先回去告诉张婶,我拿点药,随后就到。”
    屋内。
    枣花的脸很难看。
    石龙回屋,见枣花的脸色难看,就解释:“真作闹人,正赶到这时候,张婶家的猪和鸭都得病了……”
    枣花:“猪,鸭,张婶家的啥都重要,比咱家的人还重要,比枣花重要!”
    石龙:“张婶日子过得困难,还指望这头猪,几只鸭哩。”
    枣花:“她有指望,我啥指望?”
    石龙:“咱俩都年轻,比张婶强。”
    枣花:“强啥?张婶的事,你恁搁心。胳膊肘净朝外拐,好填人家,亏待自家……”
    石龙:“张婶不是外人,咱也没吃啥亏。”
    枣花:“还要吃多大亏?咱舍命救人都没要钱,还陪她恁多鸭,还管她恁多事……”
    石龙备好东西,笑了笑,跟枣花逗乐告别:“别怄了,算龙哥又对不起枣花妹妹一回。我很快就回来,回来好好爱,爱你个惊天动地,爱你个大河漫灌十字岭,爱得那满山遍岭结大枣,爱出一群戛戛戛戛乱叫妈,戛戛戛戛乱找爸……”
    枣花破涕为笑:“去你的,都是嘴上劲!”
    石龙匆匆出门。
    石龙又回来拿买给张婶的东西,给枣花做个调皮相:“先睡吧,抱着枕头,做个好梦。”                                  
    枣花抱屈地瞪石龙一眼。                       

66•夜。张婶家。夜外。
    石龙给疤脸抹上消炎药水。
    石龙:“往后再莽撞,当心把你尿尿的家伙咬掉。”
    疤脸:“我咬猪妈!”
    石龙:“咬掉猪妈,小猪娃娃就都要挨饿了。回家歇歇吧,弄不好叫发了炎,疼死你。”                                          
    疤脸咬开一个鸭蛋,仰脖喝下,出去。
    石龙给病猪、病鸭打针。
    张婶拌鸭食,石龙把药掺进食里。
    石龙看着鸭吃了药食,又看打过针的病猪、病鸭。
    病猪睁开了眼,病鸭有了点精神。
    石龙舒口气:“明天,过明天,再连打两针,就会好的。鸭的预防抗病药,停两星期还得再喂一次。”                                                                        
    张婶:“我记着。明天我自己做吧,你就甭来了。”
    石龙:“明天我还来。今天紧急,没顾上教你。”
    张婶:“我还真害怕做不好哩。”
    石龙:“哪有生来就啥都会的,明天张婶为主,我做帮手。做几次,就掌握了。”                               
    张婶:“这可是太好了。我本来不忍心很劳累你,还带累枣花,今天实在是晕头了,才跑去找你。哎,这么晚了,都睡觉了,又把你咋呼来,枣花心里咋会好受?”
    石龙:“枣花会想开的,张婶别搁心。”
    张婶:“搁心嘛。我这颗心,想放都放不下。也不知道咋的,一看见枣花,我心里就特别心疼。”
    石龙:“张婶是好心人。”
    张婶:“就是命苦啊,没儿没女没依靠。”
    石龙:“你就把我和枣花当亲儿亲女吧,往后遇到合适的,再找个老伴。”
    张婶:“哪还敢混想哩,只想多看你们几眼。一见到枣花和你,我就想起年轻时候……”                      
    张婶脸神化出回忆画面——   

67•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天清早。矿山。日内。
    工房里,囍字尚新。
    年轻徐伯起床,对年轻张婶说:“昨夜睡得真死。你咋不咬我了?”
    年轻张婶笑:“心疼你,怕累死你。往后,我要高兴起来,你要不给我撇嘴,就咬死你。”
    徐伯:“咱要是生个女孩,长大也敢咬男人才好哩,男人大概都想叫咬。”                                                                                                                             
    张婶:“生个男孩我可不想要撇嘴,撇嘴多难看。”   
    徐伯:“那就生个不露齿的咬人狼。”
    张婶:“清孬了你!不过,你撇嘴还怪好看哩,只是别给别的女人撇,还吓死人家哩。”
    徐伯:“你也别咬别的男人,还捶死你哩。”
    张婶:“又说孬话,咬死你!”                                                                
    徐伯笑:“说玩话哩。”
    张婶:“咬俺男人,我还心疼哩。”
    徐伯:“我情愿叫你咬啊。”
    张婶:“真的?我吃你!”
    徐伯:“给。”
    张婶张嘴向徐伯脸上狠狠咬去,却给了他一个火辣辣的吻。
    徐伯又来劲了,抱住张婶。
    张婶:“晚上,晚上。” 
    徐伯不。
    张婶:“下班别喝酒,给我好好撇。” 
    徐伯松手,撇嘴,兴冲冲出门。                         
    张婶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68•夜。张婶家。夜外。
    年轻张婶的笑脸渐淡,化回现在的张婶。
    张婶端着荷包蛋,还浸沉在幸福中。
    石龙分享着张婶的幸福,非常开心。
    石龙看病猪病鸭,它们精神了许多。
    张婶把荷包蛋放到一块石板桌上,招呼石龙:“暖暖身子吧,半夜了。年轻人做啥都好逞刚强,也得知道顾惜身体。”
    石龙:“我不饿。”石龙让张婶吃。
    张婶:“锅里还有。”
    石龙把碗挪给张婶,进屋掀开锅,只剩下汤水。
    石龙盛汤出来,坐下喝了几口。他见那碗没动,抬头看张婶,张婶眼眶泪珠滚动。
    石龙从那个碗里拨出两个荷包蛋到自己碗里,让张婶一起吃。张婶擦擦眼,坐下,端起了碗。                                            
    石龙:“张婶,您要有儿女,也该有我跟枣花这么大了吧?”
    张婶:“我哪有生儿养女的命嘛……”
    张婶眼睛湿润,又陷入回忆——                                                       

69•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天。矿山。夜内。
    简易工房里。囍字褪色。
    年轻张婶呆看小闹钟。
    闹钟化出张婶回忆画面——                                                                          
    ——年轻徐伯嘴狠狠一撇,抱住张婶。                         
    ——徐伯:“咱要是生个女孩,长大也敢咬男人才好哩,男人大概都想叫咬。”
    ——张婶:“生个男孩我可不想要撇嘴,撇嘴多难看!”   
    ——徐伯:“那就生个不露齿的咬人狼。”
    ——张婶:“清孬了你!不过,你撇嘴还怪好看哩,只是别给别的女人撇,还吓死人家哩。”
    ——徐伯:“你也别咬别的男人,还捶死你哩。”
    ——张婶:“又说孬话,咬死你!”
    ——徐伯笑,傻呵呵的
    画外喊声:“徐大山被抓走了,杀人犯!”
    张婶惊慌失措。                                                             

70•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天。看守所。日外。
    看守所门外。
    囚车待动。
    年轻张婶沮丧。
    刑警押年轻徐伯出来。
    张婶迎上。
    徐伯:“我没有杀人,真没有杀人。”
    张婶:“咋判你死缓?”
    徐伯:“我冤,冤!”
    张婶:“相信政府,来里头还上诉吧。”
    徐伯:“我说不清楚,说不清楚。”
    张婶:“窝囊猪!”
    徐伯:“你改嫁吧,我出不来了。”
    张婶:“你上诉,我等你。”
    徐伯:“你改嫁吧,改嫁吧……”                                                          
    刑警催徐伯上车。
    徐伯只是可怜兮兮地哭。
    张婶恨上来,扑上去狠狠咬住徐伯。
    刑警呵斥着拉开张婶,押徐伯上车。
    张婶看徐伯上车,眼泪汪汪。
    张婶:“上诉!”
    徐伯回头看张婶,不再哭,狠狠撇嘴……                    

71•夜。张婶家。夜外。
    徐伯撇嘴渐淡,化回张婶现在痛苦回忆的表情。                            
    石龙心情沉重。
    石龙:“这些年,您得大伯的信儿不?”
    张婶:“不得。”
    石龙:“回来,我帮你打听打听。”
    张婶:“别费心了,我不想他了。”
    石龙:“您俩还是很有感情的嘛。”
    张婶:“别说了,我对不起大山。说等他,又走两家。哎,越走越难,总是我作孽了。”
    石龙:“不是的,张婶是好人。”
    张婶:“要不,就是大山真冤,冤死了。冤鬼报复我对他不实在,闹我活受罪。”                                 
    石龙:“也不是的,过去坎就好走路了。回龙一天天好起来,张婶也会苦尽甜来。”
张婶:“盼吧。不知咋的,自从遇到枣花和你,我就觉得好像有了啥好盼头,活着也有劲了。” 
    石龙和张婶都高兴起来,两人说说笑笑吃荷包蛋……                                                            

72•夜。枣花家。夜內。
    枣花屋。
    枣花开门看看,又掩上门。
    枣花穿衣,脱下。戴项链,去下。玩小人,丢下……
    胖妞进来。
    枣花:“胖妞,你也没睡?”                                                                        
    胖妞:“睡不着,来瞧瞧枣花姐。”
    枣花:“瞧我?”
    胖妞:“你不高兴吗,我就恁讨人厌烦?”
    枣花:“瞧你龙哥的吧?”
    胖妞:“就是瞧龙哥咋了?你家的龙哥不让瞧啊,你把龙哥黑夜白天都栓到裤腰带上,甭叫见太阳。”
    枣花:“随便瞧。谁能挡住你,疯!”
    胖妞:“你好,把龙哥让给我。”                                                          
    枣花:“想死你!”                   
    胖妞:“我就疯死你!”                                                                               
    两人混玩起来                   

73•夜。张婶家。夜外。
    院里,月光下。
    石龙拿出防裂膏给张婶:“搓搓手吧,裂的口子,人瞧着都害怕。”
    张婶:“我这手是老树皮了,还叫你这样操心。”
    石龙拿出大宝:“这是搓脸的,养颜保健,男女老少都能用,就是电视广告说的,大宝,天天见。”
    张婶:“给枣花拿走吧,我是专意叫你给枣花买的。我用,就糟蹋了。”
    石龙:“枣花有用的。张婶也年轻年轻吧。”
    张婶:“你不拿走,明天我就给枣花送去。枣花用了,我心里才好受。”
    石龙要张婶试穿新衣。     
    张婶:“我不用试,只要枣花喜欢就好。”
    石龙:“这是专门给您买的,照着县城老夫人的眼光特意挑选的,你这岁数的老太太穿上,可好看了。”
    张婶:“你这孩子,我不是叫你给枣花买衣裳的吗,咋给我买了?”
    石龙:“枣花有穿的。你试试,试试吧。”
    石龙帮张婶穿上。张婶乐得合不拢嘴。
    张婶:“这么鲜亮,我咋穿的出门呀。”
    张婶脱下:“给枣花吧。放好,等枣花生过孩子,身体发胖了穿。”
    石龙:“张婶心里可是老有枣花啊!”
    张婶:“傻孩子,你心里不是老有张婶吗?”
    两人开心地笑                                           
    猪鸭精神也好起来。

74•夜。枣花家。夜內。
    胖妞正跟枣花说心思话。
    胖妞:“我就是心里没底儿,想让龙哥帮我拿个主意。在家没意思,想出去跑跑。猴能串掇我跟他走,我想跟他,又怕那猴儿太精,靠不住。”
    枣花:“猴能也想拉我出去。我要等等再说,没答应他,也没跟石龙说。”             
    胖妞:“你还出去做啥?跟在龙哥身边多好,龙哥有出息,对你也恁好。”
    枣花:“你不知道……”                               
    胖妞:“咋啦?您俩打架了?”
    枣花:“没有。”
    胖妞:“嘻,是那事……猴子作孽。”
    枣花:“疯,啥都说!我是怨他心里没有俺这个家。”
    胖妞:“还是那事吧。我可没听说龙哥外面有相好。”
    枣花:“不是相好。是……”
    胖妞:“是啥?可不能听猴子乱说,他本来就说话没准星,因为你,又记恨着龙哥,还能说龙哥的好话?他说龙哥在城里摸人家年轻女老板的俩大妈了,你信?我就不信。他猴子才有这花花肠子。”
    枣花:“不是城里女老板,是张婶……”
    胖妞大笑:“更不沾边了,就那个嫁过一百回的老寡妇,老烂菜一棵,猪拱都嫌没味,龙哥怎么会!”
    枣花:“是猪,鸭,张婶,把他的魂牵走了。”
    胖妞:“你病了,说胡话。我找他去。”
    枣花送胖妞出门。胖妞早跑没有了人影。
    枣花嘟囔一句,回屋。

75•夜。张婶家。夜外。
    院里。
    石龙跟张婶说话,兴致勃勃。
    石龙:“您上年纪了,千万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
    张婶:“看我真是老糊涂了,唠叨个没完没了。快回去吧,枣花怕早等急了。”
    石龙告辞。

    本集剧终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柳韵鹰风 发表作品:2175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大山里的爱(第三集) 柳韵鹰风
    · 大山里的爱(第二集) 柳韵鹰风
    · 糊涂是福,沿新年熏香袅娜 萧月月
    · 一切从平凡开始 凌顺达
    · [ 我给你的灵感  王瑞龙
    · 冬日暖阳,呼之欲出神往时 萧月月
    · 春归 二郎山醉客
    · 七绝•观福州雕塑园《 张可全
    · 雨霖铃.故宫怀古 赵品义
    · 拜年 柳韵鹰风
    · 梅报残雪 张志明
    · 七律·古南门 李祖标
    · 虞美人  春节 凌顺达
    · 除夕 赵翊天
    · 春风颂 炎乃
    · 七绝·春节 沈仙墨人
    · 黔阳怀古 大漠月
    · 两节上坟雨又雨 大漠月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万豪金业 ·大通冰室 ·花成代孕网 ·天游主管
    ·南京宣传片制作 ·微信刷票 ·微信刷票 ·微信投票 ·自主招生 ·以太坊 ·卡神官网 ·阳澄湖大闸蟹礼券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