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剧本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剧本 > 正文
大山里的爱(第二集)
电视剧本 农村
类别:剧本 作者:柳韵鹰风 日期:2019/2/10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这一集重点描写石龙与枣花结婚一直到张神通过养鸭致富,把剧中几个主要人物的性格特点一一展现出来。

时间:本世纪初。
地点:太行山回龙景区,张沟村。
人物:
    石龙:男,二十多岁,青年道德模范,来张沟落户的年轻创业者。
    枣花:女,二十多岁,山村青年,石龙的妻子。
    枣花爹,六十来岁,山村农民,积劳成疾。
    张婶:四十多岁,寡妇。
    小宝:男,十来岁,游客。
    小宝爸爸:中年企业家。
    小宝妈妈:中年。
    疤脸:男,山村青年,憨厚,缺点心眼。
    猴能:男,二十多岁,山村青年,心眼灵活,见钱眼开,品质不好,爱着枣花,嫉妒石龙。

第二集故事梗概:
石龙与枣花洞房花烛夜,青年们嬉闹,有人搞恶作剧。枣花爹、张婶操心。
石龙来到张沟枣花家落户。给枣花爹治病,送终。
石龙在张沟搞起养鸭。石龙为救落水儿童,鸭吃了张婶家梯田的青苗。石龙给张婶送来鸭,帮助张婶脱贫致富。
落水儿童父母感激石龙,给石龙钱表示谢意,石龙不收。
枣花在猴能教唆下,背着石龙收了落水儿童父母3000元酬谢金。猴能要枣花“报答”,枣花差点遭到猴能的强奸,她不敢告诉石龙……

第二集提纲
1、闹洞房,恶作剧;
2、石龙养鸭;
3、石龙救落水儿童;
4、鸭吃青苗;
5、猴能教唆枣花收了救人酬金,欲强奸枣花,未遂;
6、石龙帮张婶起步养鸭。

商业性分析:
爱,是永恒的主题。中国“三农”普遍关注。《爱》剧反映山区农村变革,农民生活和思想、情感的变化过程,多有感人情节,能引起广泛关注、喜爱。
有观众就是市场优势,预估其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都会很好。
《爱》剧取材山区真实生活,拍摄场景和人物服装、道具等都可取于自然生态,不少人物也不必用专业演员,能减少大量制作成本,最终利好商业运行成效。
  
21•张沟。夜外。
    枣花家街门外,老人们向枣花爹道别,散去。
    张婶没走。
    枣花爹对张婶说:“老妹子,夜这么深了……”
    张婶:“回去也睡不着。”

22•张沟枣花家。夜内。
    洞房里,猴能给胖妞使个眼色,不见了。
    胖妞:“散了,散了,已经大半夜了,都甭碍事了,让新郎新娘亲热吧。过去今夜,就该瘦花肥枣了。”
    “整地下种吧。”
    “结个大龙枣。”
    “弄个大胖小。”
    玩家哈哈笑闹,散去。
    胖妞最后走,临走留给枣花和石龙一个小玩具,是一对接吻亲昵的小洋人。
    
23•枣花家街门外。夜外。
    枣花爹和张婶还在说话。
    石龙、枣花送胖妞走出街门。
    一个黑影溜进洞房。
    石龙:“爹,早点睡吧,您身体不好。”
    枣花爹:“瞧瞧!你这一来,我啥病都没有了。”                      
    石龙:“张婶也回去歇吧。我跟枣花的事,让您也劳费恁多神。”             
    张婶:“我没儿没女的,就是想多看看你们。看着你和枣花都这样中用,这样好,心里说不出有多好受……”
    枣花拉一下石龙,两人离去。

24•枣花家。夜内。
    洞房里,枣花像干完一场重活,累得不行。她长长出了一口气:“人,可都走了。”
    石龙:“张婶还没回去。”
    枣花:“她呀,听说嫁过好几回了。张沟,是她两年前才又改嫁到这里的。嫁来没几个月,男人就猝死了……”
    石龙:“张婶人很好,遭遇不好。往后他生活有困难,咱帮着点。”
    枣花:“你是见谁都帮。有相面算卦的说,她生来就是受苦的命,还克男人。”
    石龙叹口气,想心事。
    枣花缓过劲来,兴致勃勃整理打扮。
    枣花玩小洋人。
    枣花:“龙哥快来看,多好玩!”
    石龙:“鸭……鸭……”
    枣花:“龙哥——”
    石龙醒过神来,见是枣花唤他玩,自觉对不住枣花,歉意地笑了笑,过来。
    枣花指着一个小洋人问石龙:“这个人是谁?”
    石龙:“洋娃娃,叫约翰吧。”
    枣花:“不,叫龙哥。”
    石龙笑:“龙哥就龙哥,回来我石龙也洋洋。”
    枣花又指着另一个小洋人问石龙:“这个人是谁?”
    石龙:“洋妹妹,叫枣花。”
    枣花:“不,叫胖妞。”
    石龙:“开玩笑。”
    枣花:“不,这个就是胖妞,这个就是石龙。”
    石龙:“别乱说。”
    枣花:“没乱说。胖妞啥都对我说了,她心里有你。”
    石龙:“我可没有胡乱想过。咱俩已经结婚了,慢慢她就目标转移了。”          
    枣花别扭着。
    石龙:“别乱想了,咱来玩。”
    石龙要过小洋人,转动起来:“枣花你来看,双鸭抢小鱼儿……”

25•枣花家。夜外。
    街门外,枣花爹看看洞房,灯还亮着。
    张婶和枣花爹眼神会意,两人起身……

26•枣花家。夜内。
    洞房里。
    石龙玩小洋人,像个孩子。
    石龙:“这个是大憨蛙,这个是小能丫。大憨蛙,咕儿呱,小能丫,能开花,能出一群小胖鸭。小胖鸭,戛戛戛,戛戛戛戛叫枣花,戛戛戛戛叫亲妈,戛戛戛戛……”
    枣花:“戛戛戛戛找他爸,戛戛戛戛……”
    石龙:“抱金娃,哈哈哈,金娃娃,戛戛戛戛抱金娃娃,金娃娃,哈哈哈……”
    
27•枣花家。夜外。
    洞房外。
    枣花爹、张婶隔窗看着,喜滋滋的。

28•枣花家。夜内。
    洞房里。
    枣花看着石龙,眼光火辣,胸脯起伏。
    石龙玩小洋人,越玩越入迷,陶醉得忘了一切。
    枣花委屈,眼眶噙泪。         
    石龙停玩,看枣花。    
    石龙给枣花拭泪。                   
    枣花咬住石龙的手。
    石龙把枣花抱在怀里。
    枣花轻咬,狠咬。
    石龙咧嘴,笑得滑稽。                        

29•枣花家。夜外。
    洞房外。
    枣花爹吃惊,张嘴想吆喝,被一只手捂住。
    张婶示意不要惊扰小两口。
    两人离开。

30•枣花家。夜外。
    街门外。
    枣花爹:“我担心……”                                 
    张婶:“别担心,那是亲哩。”
    枣花爹:“谁这样亲法?”
    张婶:“我就咬过……”她有点不好意思,却很幸福。
    张婶笑脸化出画面……

31•上世纪八十年代。矿山。日外。
    年轻张婶跟年轻徐伯举行婚礼,简单而热闹。

32•矿山。夜內。
    简易工房里,大红囍字新色未退。
    年轻张婶放下针线,看闹钟,听动静。
    张婶出门看星星月亮……显得心神难宁。
    年轻徐伯进来,晕晕乎乎。
    张婶端茶过来。
    徐伯乐呵呵的,抖着一件新衣:“发钱了,给你买的。”
    张婶试衣,照镜,眉飞色舞。
    徐伯靠在墙上,迷迷糊糊看张婶。                          
    张婶体语示爱。
    徐伯昏昏然,栽嘴。
    张婶心急火燎,趴徐伯身上咬了一口。
    “啊!”
    徐伯睡意顿消,撇嘴。
    张婶笑。
    徐伯也笑了,笑一会,嘴狠狠一撇,抱住张婶。
    两人热吻。
    徐伯解张婶衣扣。
    张婶:“床,床。”                         
    徐伯抱张婶上床。
    张婶:“门!门!”
    徐伯撇嘴,起身关门……
    早起。
    张婶抚揉徐伯身上齿印,神显羞愧。
    徐伯:“我窝囊废,让你受屈。”
    张婶脸红:“昨晚你很中,很厉害,很男人。”                                      
    徐伯:“都是你咬的。往后,再看到我不男人了,你就咬,狠狠咬,咬疼我。”                                                                                                                                         
    张婶:“你个老实头,俺还心疼哩!”
    徐伯憨厚地笑。
    张婶羞赧地笑。

33•枣花家。夜外。
    街门外。
    年轻张婶的笑脸化回现在的张婶。
    枣花爹也笑了,笑得很开心。
    枣花爹:“我怕枣花不知轻重,苦害了小龙。”
    张婶:“不会。不信你去看看,小两口这会儿正亲着哩。”
    两人朝洞房看去……

34•枣花家。夜外。
    洞房里。
    灯还亮着,隔窗可见影影绰绰晃动。
    两个人影亲昵,爱抚,倒下。
    灯灭。
     喘息,昵语……
         
    街门外。
    枣花爹、张婶欣慰地笑。
    枣花爹突然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捂嘴,轻轻咳嗽,咳出一口痰,带很大腥味。
    张婶:“咳血啦!”
    枣花爹:“别声张,他们小两口新婚,让小龙省几天心吧。我的病我心里有数,这些天是高兴,提劲,硬撑哩,过事怕就不行了。”
    张婶:“你可不能泄劲。”
    枣花爹:“我跟不了他们很多天了。往后,你替我招呼着点。枣花是从小惯大的,怕搁不好小龙……”
    张婶:“不会。”
    枣花爹又捂嘴咳嗽,尽量不让出声。
    张婶轻轻叹息。

    静谧的山村夜景。星星月亮很美。后半夜了,风有点凉。
    张婶给枣花爹添加衣裳。
    谁都没有注意,一个黑影从洞房钻出来,像山猫一样蹿过厕所矮墙,隐入茫茫夜色。
    “啊!”
    洞房传出一声喊叫,惊恐吓人。
    枣花爹、张婶慌忙起身……
           
35•山村。夜外。 
    一棵老柿树。
    树下,两个人影。人影荒唐地窃笑。
    “吓死龙鸭……”
    “叫渴死枣花哩……”
    “我是对着石龙哩。他来张沟,抢咱的好吃。”
    “你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哩,石龙比你强一百倍。”
    “我就是要让石龙吃点苦头。”
    “缺德。怪不得胖妞也看不中你这个小野猴。”
    “你真扫兴。”
    “你等报应吧。”
     
36•枣花家。夜內。
    洞房里,灯亮。
    石龙把一只蟾蜍扔到院里。
    枣花坐在床上,一脸气恼。
    石龙起来,搜搜床下、旮旯,查查门窗,找根棍子顶住了门。

37•枣花家。夜外。
    当院。
    一只蟾蜍,也像喝醉了酒,半死不活,歪歪咧咧地爬动。
    枣花爹跺脚:“一定是赖猴!”
    张婶:“造孽呀,咋能这样作闹人……”     
    张婶挨近窗户:“别搁心啊,孩子。多少辈都兴闹新房,这是没法的事。新人圆房没人闹还怕不好哩,怕招鬼。他们也真是不该,闹得太下作,太伤人了……”
    “爹——”里面传出枣花的声音,很抱屈,带哭腔。
    枣花爹:“明天,我拿棍敲他!”
    “爹,张婶,您休息吧,我们没事儿。”石龙的声音。          

38•张沟。日外。  
    石龙把一群鸭放进沟水里。鸭群中有几只大白鹅,很招人喜爱。
    石龙掬水洗脸,捞草喂鹅。
    石龙欣赏鸭觅食戏水
    石龙登高,扯着喉咙喊:
        哎——
    乐起  漫山遍岭回声。
       巍巍那个太行山哟,                               
       红岩峡谷情。
       十字岭的好风水哟,                                
       柱天老爷顶。
       哎——                                    
       通天那个有道哟,
       善是飞船。
       大爱那个无痕哟
       爱装山川。
       哎——
       老百姓都敬奉着,
       爱民的神。
       各路神都赐福给
       大爱无痕。
       哎——
       通天那个有道哟,
       善是飞船。
       大爱那个无痕哟,
       爱装山川。
        ……                  
    歌声中,迭出画面:
    ——石龙给枣花爹请医治病……                            
    ——石龙给病重的枣花爹喂饭喂药……  
    ——石龙、枣花为枣花爹祭奠送终……  
    ——石龙参加修桥打洞……  
    ——石龙搀扶老人上山……  
    ——石龙给伤兽病树疗伤治病……  
    ——石龙放生……  
    石龙脑海浮现出画面:
        ——张婶跟一个山民捡羊粪蛋。山民:“一碗羊粪蛋,一碗小米饭……”
        ——张婶:“我没儿没女的,就是想多看看你们……”
    歌声抑低。                                                
    石龙自言自语:“怎样能让张婶也过上好日子呢……”
    
    “叔叔!……”                                          
    不远处,一个儿童落水。
    石龙奔去。
    鹅鸭上岸,跑进一块梯田。
    石龙把落水儿童抱上岸。
    儿童瘫软。 
    一对中年夫妇慌慌张张跑来,近前男人干急,女人直哭,两人束手无策。
    石龙把儿童头朝下放到一块石板上,拍背。
    儿童哇哇吐水,稍后,哭出声来。
    有山民过来,为儿童庆幸。
    中年妇女抱住儿童:“小宝!小宝!吓死妈啦……”
    小宝:“叔叔救我。”                      
    中年男人感激落泪,掏出一沓人民币。
    石龙;“不用……”
    中年男人执意往石龙手中塞钱。
    “鸭进田啦!”
    石龙一激灵,飞身跑去。
    钱落一地。
    猴能眼馋馋地看一会儿钱,匆匆离去。

    一块梯田。                        
    青苗被吃得一片狼籍。
    鸭、鹅被石龙赶回沟里,欢快嬉戏。
    石龙田头痛惜。

39•张婶家。日外。
    疤脸过来,拽着张婶。
    疤脸:“煮他的鸭肉……”

40•梯田。日外。
    石龙:“张婶,都怪我没操到心,我赔你损失。”
    张婶:“你是救人行好啊,,我咋能叫你赔……”
    疤脸:“我去逮他的鸭!”
    张婶吵嚷疤脸,制止他乱来。
    疤脸:“我还吹尿泡哩……”

41•枣花家。日外。                                                
    猴能急忙忙跑来,老远就喊:“枣花!枣花!”
    枣花出来。
    猴能喘着粗气:“快……钱……要飞跑了,哗哗的票子啊……”
    猴能比比划划,满口飞沫。
    枣花将信将疑。
    猴能:“诓你,我是猴孙!”
    枣花:“石龙救了人,咱也不能跟人家张口要钱吧……”
    猴能:“哎呀,哪是咱要?是人家要给!”
    枣花拿不定主意。
    猴能:“快吧,财神爷一走,钱就没了!”
    枣花:“等石龙回来再说吧。他做的事……”
    猴能:“他来就弄不成了!你等着,我去叫他们。”
    猴能跑走
    枣花愣一会,回屋。        

42•山村长途车站。日外。
    中年夫妇领着小宝正要上车.
    猴能匆匆赶来:“大老板!大老板!……”
    中年夫妇瞧见猴能朝他们喊叫,莫名其妙。
    猴能到中年夫妇跟前:“龙哥,他请你们……”
    中年男人:“谁是龙哥?我们不认识。”
    猴能:“就是石龙啊,刚才救您儿的那个人。我跟他,我们是亲哥们。”
    中年男人:“你是谁?”
    猴能:“我姓侯,叫我侯老弟就中。龙哥在家等着,要我来请你们,想跟你们交个好朋友……”
    中年夫妇商量商量,跟猴能去了。             

43•张婶家。日外。 
    石龙送来一笼鸭。
    张婶:“你这孩子,咋恁直板哩?我说了不让你赔青,你还是……”
    石龙:“不是赔青,张婶。我是给你想了一个脱贫的门路。”
    张婶:“不是赔青是啥,你把张婶瞧成啥人了,我能恁没良心?平时你帮我做了那么多,这回又是为了救人,鹅鸭又不懂人事,吃几棵青苗,还能再让你赔!”
    石龙:“赔,也是应该的。我这不是赔。”                  
    张婶:“是啥?”
    石龙:“合作。”
    张婶:“合作?你跟我?我可啥都没有呀。”
    石龙:“有,张婶有人啊。你人这么好,我一直想着帮你找个进钱门路哩,这一来正好,咱一起养鸭吧。”
    张婶:“我不中,没技术,会赔光的。”
    石龙:“我有基础,教你。”
    张婶:“那就养吧。算你给我做的底垫,卖了钱还你。”
    石龙:“只要咱都挣了钱,啥事都好说好办。”
    张婶笑了。
    
    疤脸进来,看见了鸭。
    疤脸:“我去扳尿泥。”
    石龙:“干啥?”
    疤脸:“烧鸭。”
    石龙:“你敢乱来!”
    疤脸:“尿泥包着,扔锅底一烧,毛都吃了,肠子肚子也好吃,沾点盐,可香。”
    石龙:“这些都是优良品种,高级宴席上用的。你要敢败坏一点皮毛,我可治你蛤蟆支锅。”
    疤脸:“薅你鸭毛!”
    张婶:“别捣乱了,走吧。”
    疤脸拨拉一把鸭,拔几根毛,塞进嘴里,嚼着跑了。                            

44•枣花家。日外。
    枣花、猴能高高兴兴地送中年夫妇走出街门.
    枣花热情挽留:“再坐会吧,石龙快回来了。”
    猴能急忙拉一下枣花的衣角,摇头。
    猴能又对中年夫妇做出很对不住的样子:“龙哥是热心助人的道德模范,忙得很。看看,把贵客都凉待了。对不起,对不起了啊,下次一定热情招待,热情招待!”
    中年男人:“不等石龙先生了。这次来这里时间太紧了,我回去还有重要业务,过后,一定挤出时间再专门来访。”
    中年夫人:“有时间你们到省城去,先给我们打电话。”      
    中年男人掏一张名片送给枣花。
    猴能:“那好,那好,不远送了啊。”                     
    枣花、猴能目送中年夫妇走远,回屋。

45•张婶家。日外。
    石龙帮张婶垒鸭圈,脸上淌汗。
    张婶给石龙端来一碗水:“歇会吧,喝口水。”
    石龙接碗,瞧张婶手。
    几道裂口,像张嘴怪兽,有的还浸着血,很吓人。
    石龙看张婶。
    张婶一脸沧桑和劳累困苦,衣服不显眼处,打着补丁。
    石龙心酸。

46•枣花家.日内。
    枣花屋里。红喜字。
    枣花、猴能对着钱笑。
    猴能:“咋样?天上掉馅饼!”
    枣花:“这,天上掉的馅饼,能不能吃呀?”
    猴能:“不吃白不吃,傻蛋才不吃。”
    枣花:“石龙回来,会不会厉害?”
    猴能:“今天这事,你就别对他说了。龙哥太老实,你要说了,他保险不叫要,就是要了,也不会叫你花,还不定好填哪个穷窟窿哩!”
    枣花不高兴:“你就好损他。”
    猴能:“今天,枣花姐咋谢我?”
    枣花:“钱,你想要多少?”
    猴能:“我不要钱。”
    枣花:“我给你做碗荷包蛋吧。”
    枣花起身下厨房。
    猴能从背后抱住枣花:“我不吃荷包蛋。”
    枣花:“你想咋?”                     
    猴能:“想吃蜜,吃枣花蜜。”
    枣花:“赖皮猴,你真坏!”
    猴能:“吃一口,就一口。”
    枣花:“不丢手,咬你啊!”                             
    猴能抱枣花上床。
    枣花咬猴能。
    猴能:“你真咬啊!”他打枣花一下,想再打,又住手。
    猴能撕扯枣花衣服。
    枣花急中生智:“龙哥来啦!”
    猴能立刻松手,惊慌失措……

47•张婶家。日外。
    石龙垒好鸭圈,擦汗,告辞。
    张婶:“吃罢饭才走吧。”
    石龙:“不了,张婶。刚开始养,会遇到一些困难,往后,有做不好的事,叫我。”
    石龙走,张婶送出门。

48•枣花家。日内。
    枣花住室,外间屋。
    枣花又羞又气:“赖皮猴,往后你敢再起孬心,今天这事,我都告诉龙哥。”
    猴能:“别!千万不能告诉龙哥,龙哥会活剥我。”
    枣花:“你走吧。”
    猴能:“你不让弄那……我想吃荷包蛋。”
    枣花:“没有。”
    猴能:“让我喝瓶龙哥做的山葡萄酒吧。”
    枣花从钱沓上拿一张百元票扔给猴能:“自己去买!”
    猴能:“烟,吸烟……”
    枣花:“不够买?!”
    猴能:“够……可是……”他从钱沓上又拿了一张。
    枣花:“还不快滚?龙哥真要回来了!”
    猴能:“滚,我滚。千万别跟龙哥说……”
    猴能溜走。
    猴能出来街门打了自己一巴掌:“他妈,今天真窝囊!枣花,我忘不了你……”
    枣花哇哭出声来,把钱拨拉地上,又抹着泪捡拾。

49•枣花家.日内。
    石龙进屋门。
    枣花正在梳理乱发。                                     
    石龙见枣花神色很不对劲,问她:“枣花,你咋了?”
    枣花抱住石龙,流下委屈的泪。
    石龙:“咋了?咋了?”
    枣花掩饰:“没咋,人家想你嘛……”
    石龙看见桌上的钱:“这是哪笔钱?”
    枣花:“给你的,一个大老板。”
    石龙:“怎么回事?我怎么不知道?”
    枣花:“谁叫你才回家哩!人家等了你好半天,刚走,给咱留下三千块钱。”
    石龙:“谁?”                              
    枣花:“就是你救落水小孩的爹娘呀。人家是大款,要给一万哩,我只留了他们三千……”
    石龙:“他们人呢?”
    枣花:“刚走。”
    石龙:“就是这钱?”
    枣花:“啊。”
    石龙:“你好糊涂!”
    枣花:“咋啦?”
    石龙:“回来再说。”
    石龙拿起桌上的钱,跑出门外。
    枣花茫然。                       

50•山村长途汽车小站。日外。
    汽车发动。
    石龙朝汽车跑来。
    中年夫妇看见了追来的石龙,非常高兴。
    中年男人:“石先生,到省城给我们打电话!……”
    中年夫人:“阿龙,一定来我们家做客!……”
    小宝挥手:“叔叔再见!再见……”
    石龙手里晃着钱:“等等!等等……”                   
    汽车走远。
    石龙无可奈何。

51•枣花家。夜內。                                            
    石龙愁眉不展。
    枣花回想白天的事,觉得既委屈,又歉疚。                  
    枣花:“龙哥,你不能原谅我吗?”
    石龙:“我能原谅。可是,很丢咱回龙的人。”
    枣花紧张:“丢人?!”
    石龙:“还不够丢人啊,就是别人不戳咱的脊梁骨,我也睡不了安稳觉。”
    枣花由紧张变为恐惧:“你还会爱我吗?”
    石龙:“爱是爱,就是这块石头压在心里,恐怕要常做坏梦了。”
    枣花:“就没法挽救了?”
    石龙:“怎么挽救?我没追上汽车,也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在哪住,经营什么……”
    枣花松了一口气:“你说的都是钱呀……”
    石龙:“钱,也是人格。还有什么比见钱不要脸面,不要良心更丢人的吗?”
    枣花:“没有了。”
    枣花掏出一张名片给石龙。
    石龙起初不知枣花何意,接过来看着看着,恍然醒悟:“好!”
    枣花:“好啥好?”
    石龙:“好,还是枣花想得远,最知道石龙我的心。明天,咱把钱给郝总夫妇寄回去,就说枣花和石龙对他们的心意全领了,祝他们走好运,发大财,对全社会多做贡献,多献爱心。如有兴趣,就来回龙投资开发,我们都乐意打工,搞双赢。多好啊……”
    枣花:“你说好就好,只要龙哥还疼枣花!……”
    石龙:“怎能不疼!——哎,对了,咱到底收了人家多少钱?”
    枣花:“就三千。”
    石龙:“怎么少了二百?”
    枣花又紧张起来,连忙掩饰:“我花了。”
    石龙:“花了?”
    枣花脸红:“我想……买点化妆,撵撵时兴。”
    石龙按住枣花双肩,深情注视。
    枣花不安:“我又错了吗?”                         
    石龙:“很好。”
    枣花:“你咋了?”                               
    石龙:“真是一罐枣花蜜。”
    枣花害羞:“龙哥……”
    枣花闭上眼。
    石龙轻轻吻去。        
    两人热吻,爱抚。                                             
    窗外,花好月圆。
    屋里,呓昵梦甜。
            
52•清早。张婶家。日外。    
    张婶正收鸭蛋,喜上眉梢。
    石龙进来,带着纸箱:“张婶,我要进城去卖鸭蛋,把你的也捎走好吗?”
    张婶:“好,好。总叫你操心。”
    石龙:“多少都是跑一趟。”
    张婶领石龙进屋,掀开一块盖布,露出一筐鸭蛋。
    张婶:“还没几天,就繁了这么多。”
    石龙帮张婶把鸭蛋装箱,装好封箱,贴一张粉纸,写上:回龙张婶。
    石龙:“张婶,你想买点什么吗?”
    张婶:“我不了。给枣花买件衣裳吧。”
    石龙:“谢谢张婶操心,枣花有穿的。张婶添件新衣吧,你身上穿的已经打补丁了。”
    张婶看看自己的补丁,也觉得有点寒碜:“我老了,不讲究了。枣花正年轻着哩,穿着可不能让人低看。”
    石龙:“张婶没老,稍作打扮就显年轻。”
    张婶:“是吗?只要枣花和你不讨厌,我就很高兴了。”
    张婶想了想:“再买瓶搓脸洗面东西吧,就是电视上说的,增白养颜,年轻人都喜欢用的那种。”
    石龙:“张婶开放得真快。”
    张婶:“我有心事。”     
    石龙笑,很开心。
    张婶笑,很幸福。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柳韵鹰风 发表作品:2174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大山里的爱(第二集) 柳韵鹰风
    · 糊涂是福,沿新年熏香袅娜 萧月月
    · 一切从平凡开始 凌顺达
    · [ 我给你的灵感  王瑞龙
    · 冬日暖阳,呼之欲出神往时 萧月月
    · 春归 二郎山醉客
    · 七绝•观福州雕塑园《 张可全
    · 雨霖铃.故宫怀古 赵品义
    · 拜年 柳韵鹰风
    · 梅报残雪 张志明
    · 七律·古南门 李祖标
    · 虞美人  春节 凌顺达
    · 除夕 赵翊天
    · 春风颂 炎乃
    · 七绝·春节 沈仙墨人
    · 黔阳怀古 大漠月
    · 两节上坟雨又雨 大漠月
    · 过铜陵天井湖 大漠月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万豪金业 ·大通冰室 ·花成代孕网 ·天游主管
    ·南京宣传片制作 ·微信刷票 ·微信刷票 ·微信投票 ·自主招生 ·以太坊 ·卡神官网 ·阳澄湖大闸蟹礼券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