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剧本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剧本 > 正文
滴水观音第四幕      谁是真凶
案中案  情中情
类别:剧本 作者:华灵 日期:2017/9/26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真凶终于浮出水面,人性的扭曲将一个原本纯真的女孩变成了心机重重的杀人恶魔。剧情环环相扣,精彩纷呈,出乎人的意料。期待精彩!
第四幕  谁是真凶

分局审讯室里,室内陈设依旧。马凯坐在桌后,王猛站在他身旁。下面依次坐着韩冬,梅新玲和胡非,韩冬臂上挽着黑纱,梅胡二人戴着镣铐。韩轻声啜泣,梅表情沉穆,胡东张西望。
马凯:“梅新玲,你可知罪?”
梅新玲:“我,我知罪,但有一事不明,还望赐教。”
马凯:“说来听听!”
梅新玲【稍顿】:“我自感做的天衣无缝,你是如何开始怀疑上我的?”
马凯:“耳环。”
梅新玲:“耳环?”
马凯:“对,一只孔雀蓝珐琅耳环!”
【唱】:
常宽的死令人遗憾
韩冰的死又让我悲伤
为了让案件尽快水落石出
我查遍了常宽的关系来往
从中得知了你的身份
原来竟是常宽的遗孀

你和韩冰的关系让我联想
是否有疏漏在某个地方
于是就借口将可薇探望
借送花之名去摸排暗访
我仔细观察了你的双耳
惊奇地发现了耳孔一双
梅新玲:“那又有什么,天下戴耳饰的女人多了是。”
马凯:“你说得对。”但在验尸的时候我发现李可微是没有带过耳饰的,这点从胡非和韩冬那里得到了证实。不带耳饰为何还要买如此昂贵的东西,难道带回家欣赏吗?这显然不合情理。唯一的解释就是——送人。”
梅新玲【冷笑道】:“马警官,你这也太富有想象力了吧!即使李可薇买了昂贵的耳饰,又怎能证明她送给了我。”
马凯:“是呀,她为什么一定要送给你呢?难道仅仅是因为你是她的主治医生?答案显然是否定的。那是因为——你掌握了她的一个致命隐私,并用这个隐私要挟了她。”
韩冬:“什么隐私?”
马凯【面朝韩冬,一字一顿地】:“李——可——薇——怀——的——孩——子——不——是——你——的!”
韩冬【本能地】:“那是谁的?”
马凯【指着胡非】:“是他的!”
胡非【重重地点点头】:“是,我的。”
韩冬这时显得面无表情。
马凯【继续面对着梅新玲】:
【唱】: 
那天我独自来到医院
欲向李可薇询问耳环
谁知她竟昏迷不醒
这时韩东出现在眼前
我就和他闲聊几句
准备起身时听你在喊
才知道李可薇已经醒转
就想急切问个究竟
不料你竟百般阻拦
虽然表面看并无不妥
职责所系你有这个权限
但凭我多年的刑侦经验
还是从你貌似平静的脸上
发现了一些恐惧和不安
于是我仔细观察了你的双耳
发现你曾经带过耳环
那耳孔清晰可辨
一侧还带有瘀斑

就在我进一步寻找证据时
却传来了可薇猝死的噩言
逝者已死矣
生者常戚戚
李可薇究竟与你有多大的仇
值得你下如此毒手
我可怜这个命运多舛的女人
更可怜那个失去母亲的婴幼
这时韩冬突然发了狂,冲上去欲撕扯梅新玲,王猛迅速冲上去将他控制住。胡非也失声痛哭。
梅新玲【哈哈哈大笑】:“你胡说,那根本就是一次医疗事故!”
马凯【冷笑道】: “哼哼!是我在胡说吗?
【唱】:  
有些事让你意想不到
巧的不能再巧
次日刚好要举办一个画展
在韩国展出你丈夫的遗作
主办方特邀你去参加
当时你一定心在琢磨
这机会岂容错过

于是就伪造了登机记录
暗地里却偷偷回国
趁护士换班,韩冬去卫生间的片刻
偷偷将输液滴速调到最快
直接造成了李可薇的暴殁
梅新玲:“那是护士小宋新来上班,业务不熟,麻痹大意造成的,医院里已有定论,与我何干?”
马凯【愤怒地】:“你还在狡辩?看看这是什么?”说着扔出几张从医院监控里拍出的视频。“这些视频虽然模糊,作案时你又带着口罩,但经我们技术分析,还是马上就锁定了你!”
梅新玲终于低下了高傲的头,沉默不语。
王猛:“那杀人动机是什么,马局长?”王猛来了兴趣。
马凯:“是——一枚印章。
王猛韩冬:“印章?怎么不是滴水观音?”
马凯:“这就要牵扯到另一宗命案。”
    王猛:“马局长,你是说案中有案?”
马凯:“是的,大家可能都听说了,就在一个星期前,本市最著名的画家常宽先生不幸遭遇了车祸,这表面上是一次车祸,实则是一次谋杀。”
王猛:“啊,谋杀?交警部门不是已经定性了吗?并且还在报纸上登过。”
马凯:“是的,原来的确如此。”
【唱】:  常宽驾驶着那辆崭新的奥迪
在平坦的马路上飞驰
恰逢附近的学校放学
他下意识地去踩刹车
不料刹车突然失灵,
于是为了规避学生,
他把自己撞倒在树上

因为此案我重提了卷宗
发现许多疑点值得推想
一来常宽的车子新买
满月时才做过调试和保养
二来我走访了好几家专卖
都说奥迪的刹车不赖
本市的该型车已过万辆
难道万分之一的瑕疵
恰巧被常宽遇上
三来又走访了许多熟人
都说他开车谨慎稳当
为何在明知有学生路过的地方
还有将车加速到一百码外的轻狂

重重问号使我疑窦丛生
一定要彻查此案一窥端倪
于是我再次来到损坏的车里
细细检查不放过一丝可疑
我隐隐闻到一股气味
和残存的汽油味混在一起
职业的敏感使我和技术科联系
不料竟查出是一种迷幻药的残余

究竟是谁将药放进车内
为何要制造这起车祸
于是我取下损坏的监控
赶快把它送到技术科
经过紧张尽力的修复
我很快就拿到了结果
看后不禁大吃一惊
果真有人暗动了手脚
说到这儿马凯大吼一声:“胡非,你可知罪?”
胡非【早已吓得面如土色】:“我,我……不关我事,是梅新玲叫我干的,还说事成之后给我十万块钱。”
梅新玲【冷冷地】:“还是我来帮你继续讲吧,马队长!你先喝口水润润嗓。”
【唱】:  我和常宽认识在六年之前
一次老乡会我们分坐两边
他才华出众令我钦佩
他谈吐文雅让我陶醉
这时几位好事的同学听说
我们年近三十了还没婚结
于是就趁着酒兴起哄
将我俩在一个房间偷锁

待第二天酒醒后
我不禁大哭起来
恶作剧的同学毁了我清白
今后如何见人我心生悲哀
常宽看我这样也无可奈何
知道木已成舟已无法更改
于是跪在地上求我原谅
希望能嫁给他以作补偿

事情闹成这样实属张狂
我说什么又有什么用场
况且他当时还小有名气
我不忍毁了他前程无量
于是心一软就答应了
最后我们才结对成双
王猛【这时突然激动起来】:“你胡说?梅新玲,你还记得我吗?”
梅新玲:“你,你——我近视,眼镜没带来,听话音有点耳熟。”说着往前凑了凑,眯缝起了眼,这时王猛也从桌后走到了台前。
梅新玲:“啊——你不是公安干校的那个老乡王猛吗?”
王猛【愤愤地】:“难得你还记得我。作为前男友,我可永远忘不了你!并一直在关注着你一切的消息。”
梅新玲:“啊,是吗?我对你有那么重要吗?仅仅相处过半年!你倒说来听听,我现在什么都不怕了!”
王猛:“你真是无耻至极!”
【唱】:
真的不堪回首那一天,
时间仿佛没有过去还停留在昨天
你突然轻易说告别
就像那风中乱叶纷纷正离开秋天
我们在高中时处过同班
上大学又彼此相邻
我们都来自农村
生活艰苦几乎没有零用钱

你曾说一溪明月一颗心
一树梨花一生情
哪知几年的城市生活
却让你褪质变色
从一个腼腆纯朴的姑娘
变成一个爱慕虚荣的女郎
梅新玲【唱】: 
到底什么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你可能这辈子都无法理解
每个人心中都会有痛
但我的痛也许更多

我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
三岁母亲又远嫁外省
自小和年迈的姥姥生活
懂事就尝尽人情冷薄
常常被同龄孩子讥笑
像个包袱般被亲戚推脱
别人的童年是在蜜里过
我的童年却像泡进黄连锅

于是十二岁那年
我对着镜子发誓说
总有一天这个腌臜丑小鸭
会变成亭亭玉立的白天鹅
王猛【唱】:
那你也不应该以身体为代价
去换取自己的未来
你煞费苦心和副院长交好
到头来还不是一样被人抛
梅新玲【唱】:
做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
而我除了身体一无所有
别人看中的是我的肉体
我看中的是对方的权力

我生有俏丽的容貌
和足以傲人的身材
却不能像同龄人般打扮
也没有好工作供我选择
如今我毕竟留在了这座城市
像一个真正的城里人模样生活
王猛【唱】:  
那次本市老乡聚首
你说愿和常宽一起白头
明知常宽有多年苦恋的女友
为何还要将他挑逗
梅新玲 【唱】:
只因我当时已有身孕
孩子一生下来不能没有父亲
单身母亲的日子据说难熬
不得己而出此招
况且中学时我就对他仰慕
所以才在宴会上大声说出
王猛【唱】:  
爱一个人原本无错
你不该太看重结果
有些人追求了一生
却最终孤独地生活
有些人抱恨退出
和一个不爱的人百年好合
牡丹玫瑰人人都爱
但野草花也有合理的归宿
你不该耍心计使坏
得到了现在的结果
梅新玲【唱】:你怎知我利用了手段?
王猛【唱】:       
你们的房门的确被锁
但不久他们就感觉做得太过
当他们想要去打开时
却发觉里面已被反锁
马凯:“小王,别打断梅新玲的话,让她继续把故事讲完。”
梅新玲:“是,王猛推断的不错!
【唱】: 
常宽虽和我勉强结了婚
但一直念念不忘那个贱人
常常借外出采风的机会
差三岔五和她藕断丝连
我气不过说他几句
他竟越来越明目张胆
不仅与她幽会频频
还与她在公开场合出现
尤其让人可恨的是
还把那枚印章交她保管
他说自己的一切都是韩冰给予
今生得不到她就要封笔

此事让我非常懊恼
就想找个机会将他训导
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休想
我的性格自来如此乖张
于是就找来了胡非帮忙
塞给他迷幻药和车钥匙
答应事成之后给他十万
让他暗中行动寻找时机
胡非【唱】:    
我被毒品迷失了心窍
又被金钱熏瞎了双眼
姐姐的话我奉若圣旨
爽口答应一定照办
于是悄悄将常宽盯梢
看他一进韩冰家马上报告

姐姐听后果然怒不可遏
说一切按事先约定行事
于是我偷偷摸进韩冰小区
在停车坪上将那辆车找住
破坏了它的刹车系统
并把迷幻药恰当安置
梅新玲【唱】:  
后来常宽果然出了车祸
死在了医院抢救室里
临死之前我曾问他
那枚印章藏在哪里?
昏迷之中的他吐出四个字
滴水观音……
韩冬【恨得牙齿咯咯响】:“那枚印章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值得你以死相逼?”
马凯:“是的,滴水观音是你姐姐一次外出旅游时买的仿古品,大概只值几百块钱。但常宽的印章就不同了!”
【唱】:      
它的价值并非来自上等和田
而是常宽死后的近百幅遗作
说起来这常宽也怪
别的画家印章有好几枚
而他独此一颗别无其他
嵌上它每幅画价值十万
而没有它近乎废纸一张
我想梅大夫看重的应是这个
千万财富足以让人疯狂
梅新玲轻叹了一口气,默不作声了。
韩冬:“但我曾打开过滴水观音的肚子,里面什么也没有啊!”
马凯:“呵呵,滴水观音应该指的是这个。”马凯说着,从桌子底下端出一盆绿色植物。
【唱】:       
该物原名叫佛手莲
产自南美洲的山间
枝叶和根茎都有剧毒
当天气潮湿的时光
其叶子会向下滴水
而开的花又像观音座像
故在我国叫滴水观音
常作为观赏植物培养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那枚印章当在此花中藏
说着松开了双手,那盆花顿时跌落在地上,摔成了两半。随即从已经有些干涸的泥土中滚出一个圆形带柄的器物,不是印章是什么?
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马凯【继续唱】:  
当常宽横遭车祸身亡故
韩冰得到消息悲痛欲绝
她前思后想了好几日
遂决定选在常宽头七与世别
但刚服下大量安眠药
不巧这时却来了访客
那访客进门二话不说
追着她讨要那枚印章
韩冰当然据理不让
于是二人发生了推搡

客人一怒之下
就用韩冰举放衣服的棍棒
重重敲击了她的脑后
直接造成韩冰命丧当场
然后又用随身携带的手术刀
割断韩冰腕静脉以制造假象
当她正要进一步清理时
却看到窗户外有人影晃荡
于是匆忙逃离了房间
但后来人不明就里,
还帮助真凶清理了现场
说着将目光投向了韩冬,韩冬无比羞愧地低下了头。
马凯【再次面向韩冬,用手指着梅新玲和胡非】:“你可知他二人是什么关系?”
韩冬【迷惑地】:“不,不知道。”
马凯:“胡非是梅新玲的表弟,他二人是姑表亲戚。”
韩冬:“啊?但这与我姐姐和可薇的死又有什么关联?”
马凯:“当然有关联了。”
【唱】:      
大约半个月前的某一天
李可薇来梅新玲处做产前保健
恰巧此时胡非前来向表姐借钱
看见李可薇就躲在了门后边

伺李可薇走后
胡非就向表姐坦言
说刚才那女子是韩冰弟媳
又是他的前任红颜
他怀疑肚里的孩子是他的
希望表姐能掐指推算

于是梅新玲就上了心
主动向可薇嘘寒问暖
懵懂无知的可薇哪里知道
一个巨大的阴谋就在眼前
还把她当成了亲人无话不谈

梅新玲确认孩子不属韩冬
一个险恶的计划已在心底构成
她以此为借口要挟可薇
要她把姐姐家的滴水观音偷来
起初可薇以为梅新玲只是贪财
就把自己和韩冬省吃俭用的钱
拿出来买了那对孔雀蓝耳环
可梅新玲依旧不依不饶
非得到滴水观音方可罢休
于是李可薇迫于无奈
才鼓动丈夫去姐姐家偷

直说得三人都低下了头。
马凯【一挥手】:“来人,把他们先送到检察院收留。”
【落幕】
……接下来请看第五幕《空留长恨》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一片云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华灵 发表作品:137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滴水观音第四幕  华灵
    · 七律·秋怀 沈仙墨人
    · 七绝·重阳 沈仙墨人
    · 趣味诗话:倒着看,反着看 赵中华
    · 五绝·霜枫 沈仙墨人
    · H先生,最后一首诗 孙永斌
    · 七绝·独悟 沈仙墨人
    · 月亮与银杏树下…… 孙永斌
    · 秋景 爱农
    · 莫尔河的秋天 何坚雄
    · 花海 小丁香
    · 月亮的神情 孙永斌
    · 好想抱着你大哭一场 墨脱
    · 思乡 麻雀爱苹果
    · 五律•秋收 阳光高照
    · 笔下皆民意 炎乃
    · 真假难辨 炎乃
    · 抱我采朝阳 炎乃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东北作家网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华人中文文学网
    ·gucci ·慧聪网 ·悦效 ·新三板 ·比特币 ·简历模板 ·安徽电力招标网 ·浙江希望机械有限公司 ·广州工作服定做 ·毕业金 ·石家庄房产 ·癫痫病能根治吗
    ·MT4 平台下载 ·高仿沛纳海多少钱 ·富光杯官网 ·北京培训网 ·旅游 ·现货贵金属平台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