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剧本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剧本 > 正文
滴水观音
——根据淡蓝同名小说改编
类别:剧本 作者:华灵 日期:2017/9/21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文笔老成,构思精妙,剧情一波三折引人入胜。期待精彩!
【根据淡蓝同名小说改编,原载故事会2009年第十四期】

              第一幕  自杀疑云

某区公安分局审讯室里:警官马凯表情严肃,直视着坐在对面的韩东,警员王猛站立在他身后。
马凯:“韩冬,你知罪吗?”
韩冬:“不,不知……”
马凯【唱】: 
你姐姐凌晨四点即已死掉
为何你时近中午才来报告
你穿的是四十二码的鞋,
可分明是四十三码的脚
我看你言语吞吐肩发抖,
料想此中必有蹊跷
韩冬:“人,人……真不是我杀的!”
马凯:“那好,我来帮你回放一下。”
马凯【唱】: 
凌晨三点钟的时候,
你一个人悄悄爬进窗口
蹑手蹑脚地来到床前
却发觉姐姐并未睡安

于是你想偷她的滴水观音
却被她发现拼命纠缠
恼羞成怒的你丧尽天良
用木棍狠狠击中她的脑干
姐姐重重地倒下了
倒在了自己亲人的眼前

而你为了掩人耳目躲事端
丧心病狂又动起了歪心肠
狠心将姐姐的腕静脉割断
造成她割腕自杀的假象
然后将自己的一双鞋扔到窗外
自作聪明清理了现场
又从鞋柜找一双男式鞋穿上
带上滴水观音匆匆逃离了现场

可怜姐弟情深
你却痛下杀心
如此妖孽不除,
人间安得太平
你可知天网恢恢疏不废
你可知要想不知人莫为
韩冬啊,你还不知罪?
韩冬:“冤枉啊警官 冤枉!让我给您细说原委。”
韩冬【唱】: 
三个月前的某一天
我被单位清退赋闲
可怜我一无技术二无资金
如何在这个城市竞争生存
眼看着妻子下月就要临盆
无奈我竟身无分文
不得已再向姐姐伸手
可她却埋怨我整日游手好闲

想一想自己也真够可怜
三十岁了居然还为养家难
我也曾拼命努力工作
可到头来却还是两手白板
我也曾拼命向前追赶
可距离有钱人却越来越远
连小草也有开花的愿望
我这等小人物为何就等不到春天
马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咳,你不该……”
韩冬【唱】: 
于是我就把怨气撒向姐姐
虽然同为一母所生
结局却为何如此不同
既然父母早已亡故
姐姐理应是我最亲的人
最困难的时候不帮我
此事让我想不脱
于是我打算向姐姐行窃

哪知刚跳进她的房间
就见她在血泊中躺身
我内心惊惧想要离去
却听到她微弱的气息

我知道她尚未断气
忙凑近看是否能救
只见她含泪望着我
说出四个字便气绝魂走
马凯王猛:“ 哪四个字?”
韩冬【一字一顿】:“ 滴——水——观——音!”
马凯【从抽屉里拿出一尊佛像】:“是不是这个?”
韩冬【惊异地】:“咦!——它怎么会在这里?”
马凯【一脸严肃,唱】:
斜对门的王老汉大清早刚把门开
就看见一个人鬼鬼祟祟从韩冰家出来
还把一个什么东西藏进他家咸菜罐
然后逃命似地紧急避开
当得知你姐姐竟遭遇了不测
就赶紧把它送到我这儿来!
韩冬【额上冒汗】:“那人是我。”
【唱】:
我听见有人开门心惊动
就把赃物藏在了罐子中
常听说姐姐家里有宝贝
敢情就是这观音滴水
姐姐临死之前托付我
这宝贝价值肯定不菲
马凯【严厉地】:“人既不是你杀的,为何还要清理现场?你这不是助纣为桀吗?”
韩冬【汗涔涔的,唱】:
只因我做贼心虚涉其间
只因我怕人命关天受株连
于是自作聪明清理了地板
还换了一双鞋子逃离现场
想造成自己不在场的假象
回家后左思右想心愧切
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姐姐
于是踌躇再三前来报案
希望能为姐姐申诉屈冤
马凯:“这就怪了,韩冰屋里怎么会有男人的鞋?她不是一直单身吗?”
韩冬【迟疑了一下,唱】:
姐姐生前曾和一名画家苦恋
他的名字叫常宽
她开服装店赚的钱
大都资助他办了画展
可名气大后的常宽竟移情别恋
和一位女医师璧合珠联
姐姐年近四十仍未婚嫁
每想至此我珠泪涟涟
有道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可他们为何却劳燕分散
天下哪有这样的痴情女
天下哪有这样的负心汉
为此我常将姐姐埋怨
为此姊弟间龊龉不断
马凯:“唔!我怎么说韩冰狭小的两居室里,居然挂满了署名常宽的画作,甚至连卫生间也不放过。看得出她对常宽用情之深。”
王猛:“听说常宽先生在几天前遇车祸身故了,报纸上登过的。”
马凯:“噢,知道了。”
【唱】:  
刚才法医打电话向我报告
说从韩冰胃里发现大量安眠药
而昨天刚好是常宽的头七
韩冰很有可能是为殉情而死
她可能怕安眠药不足以致命
才又割断腕静脉加以保证
如此死法令人惶恐
即使铁石心肠也会动情!
马凯【轻叹了一口气】:“好了,韩冬,你现在可以走了!”
韩冬【忙用手擦擦额门上的汗,有些不敢相信】:“您说的是真的吗?警官!”
马凯:“当然。偌!你还可以把这个带走。”【他指着桌子上的滴水观音说道。】“这个原本就是你家的东西,现在你姐姐不在了,请代她收管好。”
韩冬双手颤抖着捧过滴水观音像,转身就要离开。
马凯:“这几天呆在家里哪儿也别去,随时等候我们传唤。”
韩冬:“哎——知道了!”
韩冬下去。
王猛:“就这样让他离开了?你真的相信韩冰是死于自杀吗?”
马凯【压低声音,老谋深算地】:“这叫放长线钓大鱼。”
【唱】:
我在案发现场捡到一只耳环,
是一只孔雀蓝珐琅耳环
可我仔细检查过韩冰的双耳
丝毫没有配带过耳环的痕迹
这说明在韩冬到来之前
一定有人先行来过这里
而一般割腕自杀者
常常会躺在床上虚弱地死去
可韩冰却冰冷地睡在地板上
这显然违背常理
另外法医还告诉我
韩冰脑后曾受过重击
所有这些都让我深信不疑
也许真凶正在某个角落隐匿
走,让我们再审视一遍现场
让我们再问问法医去”
二人下。【落幕】


              第二幕  观音被劫

韩冬家里,一个上世纪八十年代低矮破旧的二居室,还是他父母留下的。客厅陈设简单陈旧,唯沙发是新的。妻子李可薇腆着大肚子斜倚在沙发上,脸色苍白,显得有气无力。
韩冬上【强作兴奋地】:“老婆,我回来了!”
李可薇【关切地】:“你,回来了!——警察没难为你吧!”
韩冬【调皮地苦笑一下】: “没有没有,局里的马哥对我可好了。喏!他还叫我把这个也带了回来。”说着把滴水观音像小心翼翼地递给妻子。
李可薇:“吓!才刚进了一回局子,就和警察称兄道弟起来,看你那点出息!”
韩冬:“可不是吗?”
【唱】:
我心怀不轨将姐姐探看
不曾想却成了最后一面
姐姐和我虽非同父所生
但姐姐对我恩重如山
过去每次接济她都会给
最近她心事重才将我刁难
临终还把祖传的观音交给咱
可恨我小肚鸡肠心怀不满
丧尽天良竟将她骗
姐姐死得那真叫惨
我一定揪出真凶来为她祭奠
李可薇【唱】:
姐姐的这份情让人感动
愿九泉之下的姐姐安得长眠
姐姐从事服装行业这么多年
手里的钱没有千万也有百万
从今后咱衣食无忧再不用作难
也不怕债主登上门来讨人嫌
等咱小宝宝出生长大了
一定带他到姑姑墓前把坟添
韩冬 可薇【唱】:
从今后咱衣食无忧再不用作难
也不怕债主登上门来讨人嫌
等咱小宝宝出生长大了
一定带他到姑姑墓前把坟添
韩冬【唱】:
姐姐的一生苦又艰
爱一个人那么多年
资助人家办了一个又一个画展
自己却舍不得吃和穿
使常宽从籍籍无名的小画匠
摇身变成闻名遐迩的大家风范
姐姐的努力没有白费
姐姐的下场却很凄惨
成名后的常宽抛弃了姐姐另寻新欢
可怜的姐姐却守着远去的爱情宁愿孤单
李可薇【唱】:
所以说有才的男人靠不住
没才的男人才最可爱
这世道哪有什么永远
永远的只有金钱
这世间哪有什么真情
真情的只有母婴
韩冬【轻刮了一下可薇的鼻子】:“你是说我要有才也会变坏?”
李可薇【笑道】:“先给你提个醒!噢,对了,你去菜市场买些排骨来,我需要补补身子。”
韩冬【笑眯眯地摸了一下可薇的肚子,轻轻带上门出去】:“好咧!”

韩冬刚走,这时胡非上。
胡非:“我叫胡非,昨天刚给前任女友打电话要钱,今天就让我来取款。哈哈!要不是她有把柄在我手中攥,这半年多来的吃喝谁来管。”
【唱】: 
我和可薇本是一对凤鸾
在一起整整同居了六年
公园里有我们偎依的双肩
小河里流淌过我们的笑颜

我也曾是一位上进青年
才华横溢帅气又阳刚
在学校文艺队当过队长
也曾有诗篇发表在报上
笛子 吉他样样拿手
拉二胡还得过大奖
只因交友不慎染上了毒瘾
深陷其中至今仍不能拔身
所挣的钱根本不够用
父母也与我断了血亲
毒品使我迷失了本性
不得已找前女友接济要银
【大大咧咧地推开门】:“小薇——”
李可薇【讨厌地】:“你怎么又来了?”
胡非:“我怎么不能来?”【指着李可薇的肚子】“我可是这孩子的……”
李可薇:“住口!滚出去!”
胡非【嬉皮笑脸地】:“嘻嘻,要滚可以,钱呢?”
李可薇:“什么钱?”
胡非:“你不是发短信要我来拿钱?”
李可薇【生气地】:“我——我发错了!”
胡非:“不,不要这样嘛,姑奶奶!”
李可薇:“我警告你,这可是最后一次了,你也再三向我保证过。”说着从身后的坤包里掏出一沓子钱。
胡非【一把抢过】:“得了,以后再也不会麻烦姑奶奶了,因为我已经找到工作。咦,这是什么?”一边说着一边向沙发上尚未收起的滴水观音走去。
李可薇:“你给我住手!!”
可胡非哪听她的,一把抓起观音像撒腿就往外跑。
李可薇【气极】:“你个天杀的,出门被车撞!”骂完痛苦地弯下腰去。
这时韩冬刚好进来,与胡非撞了个满怀。韩冬看见他拿走滴水观音,就想转身去追,不料这时却听到了李可薇“哎呦哎哟”的痛苦声,急忙奔到了她身边。
李可薇【痛苦地】:“韩冬,我肚子好疼,快,快带我到医院梅大夫那儿。”
韩冬【急出眼泪,抱起可薇就走】:“喂,出租车,出租车!”
【落幕】


              第三幕  命悬一线

医院病房里,李可薇气若游丝,心电监护和氧气罩都已用上。主治大夫梅新玲正拿着听诊器听胎心音,值班护士小宋正忙着打点滴。
梅新玲【扭头对呆立一旁的韩冬说】:“病人血压有点高,宫缩又频繁,需要住院观察治疗,否则大人小孩都会有危险。”
韩冬无可奈何地点点头,眼泪瞬间从面颊上流了下来。他直视着妻子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心中有说不出的忧伤。
这时马凯手捧一束鲜花上。
【唱】:
听说李可薇住进了医院
这消息猝不及防令人心慌
案情扑朔迷离至今难决断
突破口还须在他二人身上
这韩冬一看就是个痴情种
我来瞧病能否感动他的热肠
哎,真希望李可薇能转危为安
咱一切都好商量!
韩冬默默走出病房,正要拭泪,不期却遇上了身着便装的马凯。
韩冬【有些吃惊地】:“马警官,你怎么来了!?”
马凯【笑笑】:“我怎么不能来?一听到消息我就往这儿赶。你妻子现在怎么样了?”
韩冬【擦了擦眼泪,唱】:
她病情现在基本稳定
但还没有脱离危险
医生说她血压有点高
看样子像是子痫
真可恨那个抢观音的贼
丧尽天良欺我可薇
等母子平安渡过这一关
我一定找他算账没完
马凯:“认识抢走观音的那个人吗?”
韩冬【沉思状】:“不,不认识——但又好像在哪见过。容我想想……噢,对了!”
【唱】:  
有一次我带可薇来这儿体检
可薇让我买水说有点口干
回来的时候我远远望见
一个人正和她亲密交谈
看我来时匆匆离去
迅速消失在茫茫市间
我气问那人是谁
她说一个亲戚前来借钱
如今我脑海千翻万转
料定是此人不会改变
马凯:“你就如此相信你的妻子?”
韩冬:“当然,妻子无论说什么我都会相信的,因为她是我的老大。”
马凯:“但你错了!”
【唱】:  
那人的名字叫胡非
是你妻子的前任男友
曾因偷盗被网上通缉
也曾因吸毒关过拘留
这次正是他和你妻子合谋
将你的滴水观音抢跑
只有你还蒙在鼓里
像一根木头浑不知晓
韩冬【惊得目瞪口呆】:“这——怎么可能?!你胡说!”
马凯【舒缓了一下语气,平静地说】:“实不相瞒,上次之所以让你带滴水观音回去,是因为我们要布控,暗中跟踪你。所以胡非拿到滴水观音不到半个小时,就被我们抓了起来,现在还在审讯室里。”
韩冬:“可我还是不敢相信,我挚爱的妻子会连同她的前男友一起来打劫我。”
马凯【唱】:
正是因为你对妻子过于溺爱
才使你的判断力受到严重伤害
你根本不愿了解她的过去
那些情史孕育着危机
你的妻子甚至还进一步参与
一个更大的阴谋诡计
说着拿出那只孔雀蓝珐琅耳环。“据我们查证,这耳环是你妻子于两个月前在华夏商场首饰专柜购买的,但不知为何却出现在了案发现场?你如何解释?”
韩冬【痛苦发狂地】:“不,不会的!作为丈夫,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她是个好人,平时连鸡子都不敢杀,怎会去杀人?不许你这样栽赃侮辱她!你给我回去,我不想再见到你!”说着开始推搡马凯。
这时梅大夫突然跑出来对韩冬说:“病人醒了,正呼唤你的名字呢!快过去看看吧!”
马凯举着那只孔雀蓝珐琅耳环也要挤进门去,却被梅大夫给硬生生挡了回来:“病人刚有好转,情绪还不稳定,任何刺激都会让她再次恶化,您——还是请回吧!”
马凯:“不,我是警察,辖区昨天刚发生了命案,我需要询问病人一下,哪怕几句也行!”
梅大夫【斩钉截铁地】:“不行!请你也照顾一下我的职责,她是我的病人,现在住医院里,我必须对她的病情全权负责!我不管她和你们的案子有多大关系!”
马凯【无可奈何地耸耸肩】:“那——好吧!请代我把这束鲜花转交给她。
梅新玲接过鲜花,直盯着心有不甘的马凯缓缓穿过走廊离开。
【落幕】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一片云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华灵 发表作品:136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滴水观音 华灵
    · 醉美南华拾乡镇(组诗) 风声虫语
    · 无谓的喟叹 潇潇雨
    · 家与道的思索 白说废话
    · 恍如隔世 徐岱锋
    · 风语蒺藜月容憔 蓝天剑
    · 朱兵辉诗歌 朱兵辉
    · 七绝•福州状元岭秋思 张可全
    · 西湖断桥断念断想 武孝君
    · 别说我不认识海 袁文章
    · 生 活 冀成
    · 七绝·观章渡老街随想 暗香疏影
    · 印象千岛湖 北城
    · 采桑子.秋夜情思 徐克静
    · 《忆秦娥·全面小康》 王先政
    · 素面朝天 搞怪诗兄
    · 九月 未央
    · 西江月    董东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东北作家网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华人中文文学网
    ·gucci ·慧聪网 ·悦效 ·新三板 ·比特币 ·简历模板 ·安徽电力招标网 ·浙江希望机械有限公司 ·广州工作服定做 ·毕业金 ·石家庄房产 ·癫痫病能根治吗
    ·MT4 平台下载 ·高仿沛纳海多少钱 ·富光杯官网 ·北京培训网 ·旅游 ·现货贵金属平台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