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故事 > 正文
死亡之旅
类别:故事 作者:石金旺 日期:2019/3/12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一次有惊无险的煤气中毒事件,让笔者体验了一回死忙之旅,也让人想起那个煤炉时代每年频繁发生的事故,生命只有一次,安全重于泰山,值得引以为鉴.欢迎来稿,问好致意,期待更多新作。

    2019年3月11日,也就是今天,是我开启死亡之旅的第五天。按照家乡的发送死者的习俗,从死亡的当天算起,一共5天的发送期,今天是死后的第五天,按习俗,今天上午,是亲戚朋友同事前来给我告别的日子,他们会在我的灵柩前,烧香烧纸供献磕头跪拜,同时有音乐团吹吹打打奏乐以增哀思。中饭之后的一小时左右,儿子要来给我用白酒沾脸,女儿检查随葬物品是否遗漏。之后,邻家木匠师傅张增富开始用三寸铁钉钉棺,第一锤下去,要喊“爸呀,躲钉”。棺钉好之后,主丧者王义堂高声喊话“起丧”随即撤灵,将灵柩抬上早已停在一旁的手扶拖拉机车斗中,女儿攀在棺木的大头,儿子在前侄儿男女随后左肩搭一条长长的白绫,孙子被人抱着,手握飘逸的白纸做的灵灵幡,在最前头引灵,前往墓地安葬。两三个小时之后,也就是下午五点左右,我也就长眠于地下,享受阴间安静舒适的生活去了。
       当然了,我活过来了 。写到这里正好是正午12点,孙子跑进我的书房来,让我抱着他到北窗前看白云,蓝蓝的天上飘着一朵朵白云,阳光正明媚。
       我是3月5日早晨从太原出发,中午回到故乡的。这次回去是发送我那苦命的姑姑。之所以说“苦命”是我姑姑81年前她三岁,随她的亲爹亲娘从山东老家逃荒来到山西我的村子,我奶奶收留了她。亲生爹娘别她而去,至今姑姑也不知他们所踪。她在我爷爷奶奶的抚养下长大成人,原本奶奶想让她跟我四叔做童养媳,但四叔长大念师范,思想现代,不愿接收这门亲事。随后,待她长到出嫁的年龄,正巧那年奶奶家盖西屋,我姑夫王雷则的父亲到我家帮忙盖房,从墙头摔下,亡故。为了补偿他家重大损失,将姑姑出嫁给了亡者的儿子我的姑夫。我的姑姑一生乐乐寡欢。不过,姑姑与他生下了两个儿子三个姑娘,个个出息,日子过得不错。姑姑活了84岁,于今年3月3日晨安享地去了。
      在她死后的第三天我回到了家乡,并于当晚为她守灵一夜。
      第四日傍晚,音乐团来的晚些,我刚吃完晚饭,碗还未放下,乐团即将开演,表弟支红,才突然想起乐团的字幕需要的悼词还未写,让我在十几分钟的时间内写出悼词,并打在字幕上。好在对姑姑的身世清楚,一阵紧张,八百字左右的悼词写完,累得精疲力尽。当晚的引魂仪式也没参加,晚九点多钟和兄弟姐妹及堂兄弟、堂嫂堂妹一齐到三弟家里喝酒叙旧。
       晚十一时左右,散场,我与三弟续谈 。其间谈到他对我的一些误解。我便给他讲到,作为一家长子,我处理家事的两个原则。其一,按程序办,即任何家事,先与当事者沟通,再召集众兄妹商讨。其二,兄妹之间先讲理后讲情。并穿插兄弟之间以往的误会纠葛事例进行阐释。零点,三弟封火睡觉。
       封火时,三弟用红胶土与煤粉和好的煤泥封火,没扎眼,为得是不怕熄灭,耐久。但谁知,上口封死,煤气没进入烟囱,自然从下风口冒出。临睡前,我说要三弟将窗户打开一点,他哼了一声,但我未检查。就这两点失误,开启了我与三弟的死亡之旅。
        大约凌晨三点左右,三弟打手电下床小便,惊动我,我也下床方便,借着电光,看到门内处有蓝色的幽光飘忽,再看窗户玻璃似乎略开一缝,便上床放心续觉。但谁知,我看到的却只是纱窗略开一点,便误认是玻璃窗开了一道缝。睡下便进入梦中:“美丽车元_我的家”群里一辆载着一高一矮两座楼房的房车朝前走着的抖音视频有好几个。有的清晰,有的模糊。我费尽力气,终于将清晰的那个收藏。随后昏迷不醒,直到大概上午9点多,遥远的声音呼唤我,才微微睁开眼。灰蒙蒙的天光中,看见几张似乎熟悉的脸孔贴近我。后,又陷入昏迷。直到11点多到达长治市医院才有所清醒。和三弟进入高压氧后我才完全清醒。吸氧110分钟后,身心轻爽。
       听二弟讲 ,他七点左右,来我和三弟睡的屋洗漱,喊我俩起床。三弟醒来头疼,他略轻。我却没了动静。二弟才意识到,哥弟俩这是中了煤气。他又是喊叫又是掐人中,我仍没回应。二弟慌乱中,打错120,打成了110。他将我平放在院中,并借来,姑姑临终前没用完的氧气袋,硬挤出一点氧气供我呼吸。随后救护车珊珊来迟。车近不到大门前的圪台下,圪台下的那片不大的场地,有村里与姑姑同一天去世的申支贤老人在此搭了个灵棚发丧。人很多,看着我被抬上救护车,那是怎样一个情景,我不晓得。9点多,姊妹兄弟四人随车来到黎城医院,大大的县医院没有急救一氧化碳中毒的医疗设备。听说中医院有台高压氧仓,据说也坏了。在这里稍作停顿,车迅速开往长治市医院急救。
      这次回乡,我有两点异常。一是话多,二是懒动。过去在校时,我长期任中学班主任、政教主任、副校长分管学校安全,就是任校长时,也特别注重安全。那时,学生住校,宿舍长期升煤火取暖,学生睡下后,都要巡视,看火是否封好,烟囱是否畅通罩好,窗户是否略开一缝。即是现在自己家住上了暖气楼房,白天黑夜也要勤开一点玻璃窗以便透气,就是在前一晚停灵着姑姑的房间,那么冷的房间,我也背着人悄悄开一点窗透气。没想到出事的这一晚,懒了一点,出了这么大的事。即便7号中午从氧仓出来,医生说,煤气中毒,易复发,还需七至十次吸氧。我还是疑惑不信。已经好了,还复发什么!直至第二次进入大氧仓,我讯问十几个仓友,他们均是十几天甚至一月后复发的,复发后几乎与刚中毒时的病情一样甚至更严重。看他们那痴呆呆的样子,催我惊醒。
      经过这次死亡之旅,我深感,生死无界碑。通向死亡之路,堂堂荡荡,畅畅快快。但留给亲人的悲痛,却无休无止,濠濠瀚瀚。
       

上一篇作品: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访问 次][得分 :0 分] [级别 :暂无级别  ] 编辑:西苑清风
·网友评论:(显示最新3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 评分标准:初级作者:±1分,中级:±2分,高级:±3分,白银:±4分,黄金(钻石):±5分,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辱骂、威胁的语言。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作者信息
    作者:石金旺 发表作品:83 篇
    诗歌搜索
     
    作者登录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
    最新作品
    · 死亡之旅 石金旺
    · 茶杯中的黑枸杞 闫庆超
    · 凌顺达
    · 浣沙溪 故乡的春 赵鹏
    · 《黄河颂》有感 愚智
    · 无题 牧远
    · 周末【10首】 空也静
    · 春天,一生放不下的情 雨送黄昏
    · 老树戏说 港河渡
    · 回味你给我的那些味道 钟希珩
    · 在那些重的事物前摆放一件 钟希珩
    · 聆听《九九艳阳天》和《风 邢松海
    · 遥远的你 蓝翎
    · 《谁将荒芜圈养在你遗失的 薛永峰
    · 我不敢看宇宙 杨继光
    · 钟声 诗人東邪
    · 临江仙·春日书怀 刘达耕
    · 一段南方的夏日时光 钟希珩
    友情链接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河北作家网 ·文网书店 ·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闽文学网 ·贵州作家网 ·诗歌网 ·吉林文学网
    ·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燕赵文化网 ·中华散文网 ·名人传 ·万豪金业 ·大通冰室 ·花成代孕网 ·天游主管
    ·南京宣传片制作 ·微信刷票 ·微信刷票 ·微信投票 ·自主招生 ·以太坊 ·卡神官网 ·阳澄湖大闸蟹礼券
    本站简介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用户须知 | 欢迎注册
    COPYRIGHT © 2011 中国网络诗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1027585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网站制作[盛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