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 | 旧体诗 | 散文诗 | 歌词 | 诗赛 | 诗译 | 小说 | 故事 | 杂文 | 散文 | 剧本 | 日记 | 童话 | 文评 | 诗论 | 留言
作者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诗歌 > 故事 > 正文
陶铸在乐昌
类别:故事 作者:刘会明 日期:2018/9/5 字体: 】 阅读:
编者按:一个久远的故事,一篇早期领导人下乡视察的记录,文笔细腻,体现了陶铸对茶叶的爱好和关注,并由此推动了当地茶叶的种植与发展。具有一定的历史参考价值。欢迎来稿,期待更多佳作。
 

文 / 刘会明
 
    引  子 
.   上世纪 五十年代,中南局书记兼广东省委第一书记的陶铸多次到韶关地区考察调研,写下了《松树的风格》、发现和保护了“马埧人"、开发了坪石金鸡山旅游区和创建了乐昌沿溪山茶场。本文说说

        【陶铸和沿溪山茶的故事】
    秋,太阳下还是火辣辣的,
一天,一辆布蓬北京吉普车行驶在蜿蜒的盘山公路上,翻过风门坳,风驰电挚般地向九峰方向驶来,车后卷起了长长的沙尘。吉普车大山深处的九峰沿溪山小桥边嘎然停了下来,车上下来四位中壮年汉子。他们站立在路边桥头四周环望,似乎看得仔细。见桥对面一间茶店,一行人向小店走来。
    这里叫沿溪山,离九峰乡公所(镇政府)十五华里路。是九峰到乐昌的必经之地,步行乐昌来回的人多有要在此歇脚,或喝碗茶,偶有商人借宿权当客栈。店主姓刘,年届花甲,身体健壮,气色甚佳,面显慈善,也健谈,结识人多,江湖上的人和过往百客多有按《三国演义》刘关张桃园结义的称呼,叫他刘大哥。
    茶店门前有一副木刻的绿字对联:客来茶当酒/君归茗余香,横额:浸绿浮香。店主见行人向店里走来,个个气宇轩昂,前面这位来头不小。粗眉大眼,虎背熊腰,国字面,短头发,穿一套没有领章的旧军服,一看就是行伍出身。 四人进店,见店内有张八仙桌,四条长櫈。还有有几张板櫈和竹椅子,侧间是卧室。全屋家杂虽陈旧些,但摆设整齐,也很干净。店主招呼客人:“请坐!请坐!远道而来辛苦了,喝茶吧"?“好的"。四位客人围着八仙桌三面坐下。只见店主把一茶具洗过,放在桌子上的圆盘内,五个茶杯门围成一个圈。店主说“前有客人刚走,这壶茶是刚冲的第二泡,不烫不凉正好,你们先解渴。店主站在桌边,双手执壶,在五个茶杯中循环斟茶,循环几圈,大个子客人见之说:“关公巡城"。店子上下拉动茶壶,茶水由转为点滴入杯,口道:“韩信点兵",只见壶中茶水许少,滴入杯中越来越慢,客人接着说:‘蜻蜓点水",这时只见主人的茶壶口上下举落,壶嘴快要点到杯中茶水面,茶水一滴一滴循环滴入每个杯中。杯中茶水七成满。
    店主放下茶壶,手示客人:“请用茶"。客人双手托杯,喝入口中,感到很凊润,把刚才路途的颠簸和滚滚沙尘洗掉了不少。店主说这位干部是品茶之人,对茶很有学问。问道“请问你们从何而来,到何而去"? “我姓陶名铸,今天从韶关来,到老坪石去“。当得知陶铸在马灞考察时发现到农民在烧制磷肥时有用猿人化石当原材,当即指示当地领导进行保护,通知考古专家前来考察,并把自己的吉普车让给专家使用。今天是和乐昌领导到坪石水牛湾考察金鸡岭的。店主对陶书记敬佩之心油然而生,肃然起敬。店主说:“书记你们再坐片刻,我冲杯老树茶与你们品偿”。他从内间取出一个箱子,从箱子里取出一套茶具:几只有盖的青花瓷杯和一只青花瓷壶。店主一边生火煮水,一边与客人聊天。陶铸说:“我在1927年从广州回湖南搞兵运,路过九峰,在一农户家喝了碗茶后,步行六十华里爬山涉水都不口干舌噪,快三十年啦,我记忆犹新。今天这杯茶又有当年的感觉哟"。众人听后很是感动。店主告诉客人,早在乾隆下江江南时,有一次得有痢疾,几天卧床不起,太医甚急。有一南方官员献出九峰茶给皇上调理后,好愈。皇上大悦。九峰茶也因之名誉大扬。
    店主用猛火将水烧至快沸,改用文火烧至沸腾,将开水转入青花壶中。他清洁好茶具后,取出包用草纸包裹的茶叶,在各杯中放五六粒将开水。此时壶中开水已降至八九成热。他手执青花壶向杯中注水,由低向高拉起,来回三次,陶祷见店主凤凰三点头,施行茶礼,即回注目礼:看主人须叟转看茶杯。主人说:‘有礼了",陶铸说“应该"。其他人见他们两人如此投机默契投缘,既佩服又感动。
    主人向每个茶杯冲茶,从高处冲落的开水直击杯底,茶叶在杯中翻滚,热气腾腾。如同龙腾虎跃,翻江倒海。每冲一杯加上盖。店主说:“水是茶之母,具是茶之父,茶叶是百年茶树的春茶名叫三叶尖也叫白毛尖,做工精细;水是清晨太阳未出山之前的清泉水,杯是清代乾隆年间的青花瓷,胎薄,透光内可透花,声清脆如罄,是冲绿茶的上等茶具。今天真是遇上了知音,有如徐孺与陈蕃,子琪与钟子芽,招呼你们大干部,三生有幸"。主人告诉客人,现在可以用茶了,各位先闻其味,再观其形,然后细品其味。陶铸见说,于是右手端杯,左手执盖,将杯举至鼻边,揭盖小口,一股热气飘然而出,轻轻的,悠悠的飘入鼻中,半脒双眼,感到无比清香,头脑仿若洞开。再小开杯盖,又轻吸,热气流入喉中打住转入口中,口腔如同有雾,口清舌爽。陶铸再次揭开杯盖,深深长吸热气,运气直压丹田,一股清新热流流畅五脏六腑,此时好像站在洞庭湖边,看见湖光水色,金色粼粼,远处不尽长江,滚滚东逝。一阵清风吹来,了起衣衫,无限惬意。陶铸回神过来,揭开杯盖,“呵!不得了”。见杯中五六技茶叶耸在水中,头在下叶片在上,下不沉底,上不浮面,技枝三片,片片完整。汤色清绿透彻。心中大悦。轻轻呷一口,茶湿舌苔,,清、滑、嫰、润。见他在口中“咂咂"几下,滑嫩微苦,吸气有回甘味,连品三次,放下茶杯,面带笑容,“好久没品到这茶啰,此是上等茶哟"。“茶质佳,汤色靓,留香长,回味甘”。问是何地茶叶,店主见客人有问,回应这是后面山上的几棵百年山茶树,春秋二季可采。陶铸说茶树应是生长在当阳的山坡上,不是山埂也不是山窝。"正是"。你何以知哓?"“我观茶叶肥而壮,厚而细,叶经细小,就知道它当阳而不暴晒,有水而不涝积,日暖而夜寒,见其有茸毛是雾足而生。大家见书记对茶如此内行,无不称赞。
    陶铸与店主说:我们过几天从坪石回程时,你带我上山看看如何。店主应允。
    几天后